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黑骑夜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203 2019.05.17 10:45

  两人几乎是同时破门而入,屋内,杨天背靠在柜子上目光空洞,不知所措,而躺在床上的高海表情痛苦的扭曲着。

  极流第一时间跑过去,摁着痉挛的高海,而灵则扶住险些瘫软的杨天,“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我不知道。”杨天浑身剧烈的抖动着,毫无平日里处事不惊的姿态。

  而在一旁的高海突然的大喊大叫了起来,“救救我…………,救,我不想……不想……死啊。”话还没说完,高海的头往侧面一扭,没了动静。

  极流趴在高海身上听了听心跳,伸手放在其鼻下,转身对着灵摇了摇头。

  灵长叹了一口气,脸色阴沉,忽的抬手掐住杨天的脖子把他直接提起来钉在柜子上,“杨天,你他妈的潜伏了很深啊,能力者。”

  杨天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有些不知所措,脖子也被掐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极流,窥视他的记忆。”

  极流点点头,刚想动用能力,却大惊失色,“我能力没有了!”

  话音未落,灵也同样的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变化,自己的能力竟然也消失了!

  而与此同时,院子里传来了齐湾的救命声,灵对着杨天甩了一句待在这里别动的话就和极流冲了出去。

  院子里,齐湾浑身颤抖的站在院子的门口,在她的身后一个浑身隐藏在黑暗里的人正拿着一把利刃抵在她的脖颈处。

  “你是什么人?”两人目光交流一下,极流问道。

  而在其一旁的灵则紧紧的盯着那个即便是在被灯光照的明亮的院子里依旧全身弥漫着黑色的人影,不知道为何,灵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像,真是太像了,真没想到在这个领域里还能看到这么一双美丽的眼睛。”那人影的声音嘶哑带着狡猾,“如果只露出双眼的话,我几乎就认为是她了,你说是吧?黑骑,灵?”

  闻言,齐湾和极流的目光一起转向了灵。

  后者听到这个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浑身一颤,颤抖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想了想,又扔在地上,“放了她吧,这件事与她没有关系。”

  “你还真是灾星啊,不论走到哪里疾病和灾难也随之而行。”那人影在黑暗里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只要你告诉我极夜的花种在哪里,我就放了她,不然的话,她的人头立马落地。”

  “想不到堂堂神域骑士也会用这种威胁人类的方法来达成自己的目的。”灵轻哼一声,“夜。”

  “你也配用威胁两个字?!”夜忽然的激动了起来,随即又很快的平静下来,将齐湾往前推了一把,自己也从黑暗里走了出来。

  院子里的灯光照在夜的身上,一个身材高大,留着长发,左眼眶空荡荡满脸都是丑陋疤痕的男人。

  看到这张脸,即便是灵也无法无动于衷,冰冷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悲痛,“夜……”

  “别再叫我的名字了,我现在想知道的是花种和黑夜之子的下落。”

  “魂是我们的君王啊,你真的已经堕落了吗?”

  “随便吧,我已经无所谓了。”

  “那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即便是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灵的语气恢复冰冷,“还有,你用那个女人根本威胁不到我,你想杀就杀吧,我不止一次的告诉过她,她不离开就代表着已经做好了死的觉悟。”

  齐湾听到这句话心里咯噔一下,预料之中也是预料之外,但她还是忍住没有让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流下来。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的话……”夜手中的利刃锋芒一闪,顷刻之间在齐湾的锁骨处冒出了一条细细的血线。

  “灵!”极流站在一旁有些看不下去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紧张,通过之前的谈话,极流的心里对这个女人有一些不一样的观点。

  “我也没有办法。”灵扭头小声的说道,“不止你一个人失去了能力。”

  没有了能力,两个人是不可能抵得过黑骑的,在这期间,夜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在那道细伤口的基础上,又多了两条伤口,但却都不足以致命。

  灵双手紧握,却突然的发现那三条伤口竟然组成了一个箭头的模样,而极流也同样的观察到了这一点。

  两人眼神交流了一下,不约而同的顺着那个箭头的方向瞄了过去。

  在那方向的第五层楼房的阳台上,一个身材矮小,双手扶着栏杆,披在身上的皮衣随着微风轻轻摆动的人影站立在那里。

  “屠神者吗?”灵喉咙一动,额头上渗出了点点汗珠,而一旁的极流也同样的有些惶恐,“绝对没有错,这个身影和那天在你公司看到的一样。”

  “我在和你说话的时候不要东张西望。”话音刚落,齐湾的身后已经没有了人影,一束带着残影的黑光在院子里极速的跳动了几下之后,紧紧的贴在了灵的身上,与此同时,夜手中的利刃带着血花刺透了灵的胸膛。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灵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胸膛一阵刺痛,全身发软,要不是夜抱着自己,自己恐怕现在已经躺在地上了。

  极流伸手擦了擦溅在脸上的血,怔怔地的看着两个人,而较远一旁的齐湾目光空洞的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我们都为守护我们的使命而放弃了很多东西,你理解被人当作背叛者的滋味吗?灵。”两个人的身高差不多,以至于夜小的不能再小的话还是送到了灵的耳边,“把他想要的拿出来吧,我不想再失去同伴了,灵。”

  灵能感觉到夜的身体在频繁的颤抖,一滴滚烫的泪水滴在灵的脖子上,“你明白的,即便是我知道也不会说。”

  夜苦笑一声,“你这种怪物即便是刺穿心脏也会为了使命继续活下去吧,活下去,躲在那个魔鬼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灵。”

  说完,夜拔出利刃,头也不回的朝院子的门口走去。

  灵捂着冒血的胸口,看着夜的背影,惨叫一声扑通的倒在地上,忍着剧痛对极流说道,“带齐湾和杨天离开这里。”

  “答应我,一定要活下去。”极流点点头,拦着冲过来的痛哭流涕的齐湾钻进了里屋。

  “高焱,求你了,别死啊。”这是齐湾消失在灵视野里最后声嘶力竭喊出来的一句话。

  灵看着那扇关闭的房门,扭头把视线对准了夜离开的方向,夜已经停下了脚步,在他的面前,那个矮小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