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阻挡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886 2019.03.14 17:03

  当灵飞到回头看那座破碎城池已经成一个小红点的时候周围开始渐渐飘起了毛毛细雨。灵停了下来,伸出手掌,几滴雨水落在掌心,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他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颗破石头样子的东西。灵小心翼翼地取出,放在了包裹婴儿的丝绸里,继续前行。

  随着到域界距离的缩短,周围的雨开始大了起来,那股预感也更加的强烈。灵放慢了速度,谨慎了起来,那把黑色的匕首又出现在他的手上。

  终于,灵看见了那个通往人域的隐匿入口。各域之间是有无数条互相链接通道的,但要找到入口却十分的困难,这不仅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而且想要打通各域之间的通道也需要十分充裕的能量资源,所以有些域之间虽有很多通道连接,但他们却没有能力找到并且打通。而灵的城主就是打通过域与域之间通道者之一,这条通道也只有黑暗之城的少数知道。

  灵看着近在咫尺的入口,没有迟疑的立即飞了过去。

  而在此刻,那连天的雨丝忽然的密了起来,在入口与灵之间渐渐形成了一堵透明的雨墙阻停了灵。雨墙的中央雨水蹿动鼓涌扭曲成一张中年男子的脸,“你要去哪?”话音方落,在那张脸的下方,雨水扭曲成一副身体,紧接着一个穿着白色风衣的精瘦男人从雨墙里涌了出来。

  那股预感还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灵那张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丝慌张的神色,他抱紧了怀里的婴儿,转身就想逃离,这个时候要顾全大局,保护城主的孩子要紧。

  白衣男人并没有追上来,然而灵还没飞出去多远,在他的左右两侧以及前方又从雨中浮出了三道人影,将灵围住,灵被迫停了下来,转过身去。

  “你要去哪?”那白衣男人飘了过来再次发问,与三道人影将灵围在中间。

  “我要去哪不需要你知道吧?”灵盯着那白衣男人冷冷的说道。

  “嗯……确实不需要我知道,那我换个问法,极夜呢?是不是在你手上?”白衣男人说道。

  “极夜已经和城主一同陨落了,在城中央,你可以去看看。”

  “哈哈。”白衣男人嗤笑一声,“那狡猾的老东西,他会这么甘心的毁掉极夜?!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想要?”灵挑衅地晃了晃手中的盒子,径直的朝下扔了下去,“去拿吧。”

  白衣男人对三人使了一个眼色,后者立刻对着盒子飞了下去。

  “不过即使这样,你还是要死!”白衣男人裂开嘴角,露出一个让人看着很不舒服的奸笑,一副你的命在我手里的样子。

  “你未免也太自大了吧。”

  “不自量力的东西,区区骑士也敢和神这么讲话?!”

  “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家伙,算是个什么东西?!走狗!”灵咒骂一声,忽的溶入黑暗之中。

  似是自己神圣的威严受到了严重的藐视,白衣男人嘴角一阵抽搐,周边下落的雨忽的凝滞,以白衣男人为中央迅速溶聚成一颗巨大的雨团,短暂的滞留后,雨团砰的爆炸,崩裂出的雨丝转化成一根根尖锐的雨针,对着天地之间的黑暗狠狠地刺了过去,暴雨重新下了起来。

  灵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白衣男人的身后,身上插满了细细的雨针,雨针融化,混着血水打湿了衣服,手中的匕首散发着猩红的血气对着白衣男人的脖颈斜劈下去。

  就在那一刹那,从灵的下方,一只雨水溶成的大手握停了灵的手腕,紧接着无数双强有力的雨手从四面八方的暴雨中探出牢牢地抓住灵。白衣男人侧头冷笑一声,消失在暴雨之中。

  灵咬牙挣扎,想要拜托束缚,但却无济于事。他神色一凛,听到正前方有巨大的破空声传来,紧接着,一道带着钻头的巨大雨柱,朝他极速的飞来。

  灵张开手掌,黑色匕首滑落,随着雨滴下坠。灵面目狰狞地大吼道,“神谕,沐血神刃。”

  那把旋转掉落的黑色匕首渐渐地开始抖动了起来,随着微小的次噶声,匕首叠成两把悬在半空中,两把匕首互相摩擦,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吱嘎声,旋出无数把相同的匕首,匕首散发着猩红色的血光,光速上升,旋转刺穿着那极速前行的钻头雨柱。匕首刺穿雨柱溅出层层水花,但却起不到丝毫作用,暴雨为它持续灌注着强大的动力。

  灵嘴唇微动,那无数的猩红匕首朝他飞了过来,迅速的切碎抓住自己的雨手,没了束缚,灵右手抓住一把匕首,其他的匕首像是听到了命令一般迅速靠拢了过来,一把一把的拼凑在了一起,转瞬之间,一把猩红通天高的匕首出现在灵的手上。灵手腕一扭,那匕首缓缓的倾斜,带着狂风横在了灵的身前。

  钻头雨柱狠狠地撞在了匕首之上,砰的一声,在两者接触之处,一股强大的波动爆裂而出,那一瞬间,周遭的一切杂质都被震空,通天匕首被震碎,钻头雨柱也一同被震散。

  因为剧烈的冲击灵被震飞的极速后退了很远。灵吐了一口血,一直退到了水墙的边缘。

  白衣男人追了上来,伸出双手在空中画了一个螺旋,在灵的背后,水墙上的水不安分的跳动着,像是停止了操作的利器,瞬间极速崩溃,掉落的水流慢慢的卷在一起,化成了一个卷着狂风的水旋,阻挡了灵的退路。

  “让我猜猜看,你应该是黑暗之城最后一位黑骑了吧,我看过你们的本事,为了保护自己的城池竭力厮杀,哎,他们为了那个昏庸的君主而战,却被无数尖锐的利器戳穿胸膛,他们为了那个破碎的城池而战,却被无数凶残的恶兽撕碎身躯,他们的尸体铺满城池的角落,鲜血渗透地下,守护着这座城,他们都是信仰的勇士,可悲可哀又可怜,一群固执的傻子,死得其所。”

  白衣男人张开双手大声的说着,像是在诉诵一场庄严的誓词,“就在我找到你之前,我亲手用战矛刺穿了一名骁勇善战的女骑,她流出让人兴奋的血液,脸上的痛苦是那么的迷人。她倒在成堆的尸体上面,望着断壁残垣,流下了眼泪。我是仁慈的神啊,所以我给予了她恩惠,砍下了她的头颅,结束了她的痛苦。而现在,你也将要陨落于此,在你陨落之后,我会带着你怀里的孩子去兽域,以神的名誉将伟大的黑夜之子赐给兽域的野兽,我会在那里看着无力哭喊挣扎的小东西被撕成碎片。”

  灵因为巨大的痛苦和悲痛而浑身颤抖着,他虽然很想现在就宰了那个虚伪的家伙,但毕竟自己的肩上承载着黑暗之城最后的希望与城主的重托,也深知自己与对方的实力差距,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骑士,而对方却是实实在在高高在上伟大的主宰者。灵压下自己的情绪,用匕首在婴儿的胳膊上化了一道血口,不明就里的小家伙立马哭了出来。

  “哼。”白衣男人冷哼一声,虽然心里胜券在握,但也怕对方会耍出什么花招,当下双手举天,在他的上空,一把天高的雨剑汇聚而成。白衣男人双手握住剑柄,对着灵狠狠地劈了下去,“在神明面前颤抖吧,蝼蚁!”

  雨剑的剑刃两侧卷着狂风,劈开雨柱,对着灵极速的下落,速度之快,根本来不及躲避。灵叹了一口气,巨大的气压压了下来,将他刚毅的脸庞吹的抖动,上身的黑衣也被搅碎,他稍微的蜷身,保护着怀里的孩子,猛的一侧身,那雨剑毫不留情地直接切碎了灵的一条胳膊,随之切碎的还有身后的雨旋。

  灵咬牙忍着巨痛,抓住雨旋出现裂隙的一瞬间消失在了白衣男人的面前。

  “跳梁小丑!”白衣男人因为嘴边猎物的逃掉而愤怒地咒骂一声,先前的那三个人从远处飞了过来悬在白衣男人身后。

  “东西拿到了吗?”白衣男人转过头问道。中间的人影双手捧着盒子递了过来,白衣男人接过盒子,有些激动,他小心翼翼地打开,里面却空空如也。“妈的!”白衣男人额头青筋暴起,一把将盒子捏了个粉碎。

  断臂失血过多导致意识的模糊与自己誓死捍卫的信仰相互碰撞,让灵在失去意识与保持清醒之间游走,他用骑士之力在婴儿的周围结成一个透明的保护罩,“放心吧,只要我能活下来,一定找到你。”这是在灵摔进人域入口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的低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