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深夜对话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4033 2019.03.18 19:29

  已是深夜,路上车辆稀少,再加上已进入郊区,道路更是畅通无比。

  所以两人很快就步行到达了此次的目的地--沃田村高海的家门前。至于为什么是步行,当然是高海以防万一警察顺着这条线索找上门来而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们将车停在了村子里的一个湖边,然后灵暴力的把车扔进了湖里。

  对于扔车这一提议,两人在意见上达成了默契的一致,只不过车主人的意见就不得而知了。

  沃田村坐落在凯旋市西南郊区,很久之前以土壤肥沃,农作物殷实而著名。但那也已是过去式,如今的村庄已经今非昔比,肥沃的土地开始变得贫瘠,加上那些想去城市里过上好生活的劳动力流失,农作物的产量也开始节节下降。

  巧不逢时,为了响应国家城市改造计划,提高人名幸福指数,周边的村落开始被拆除,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被改造成一幢幢楼房,本就被父母“拴”在家里维持村落生命力的那些青壮年又开始蠢蠢欲动,人员的大量流失,让这个曾经颇有些名气的村落日渐消落,直到如今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至于沃田村为什么没有如同周边的村落一同被改造,原因就是因为高海。高海是国家资源部所看重的高级特殊教授,而其所任职的部门也就高海一个人。

  高海因为年龄的缘故,已经不再如同那些青年一般向往大城市的生活,相反他还是喜欢在人烟稀少的地方搞自己的研究,而那个地方就是沃田村,因为这层缘故,所以沃田村得以保存下来。

  当两人驻足在一间两三米高的土瓦房前时,已是凌晨两点多钟,村庄里不少人家的窗户里透出了灯光,还有拖拉机,三轮车发动起来的轰隆声,正值炎夏,不少农民选择早出早归,以避免炎日的灼烤。

  “我一个人住,房间里有点乱,随便坐。”高海打开灯,光线顺着天花板快速的照亮周围杂乱的房间。

  “要喝点什么?”高海把摘下来的手表放在桌子上,走到客厅旁边的厨房里,扭头对着已经坐在沙发上的灵说道。

  “如果我想要一杯放了两颗冰块的番茄汁,估计这里也没有,所以,随便。”

  “确实没有。”高海从冰箱里拿了两瓶饮料走了过来,随手扔了一瓶给灵,“不过倒是有冰镇的番茄味饮料。”

  灵打开喝了一口,艰难的把饮料压进了喉咙,“嗯,不错。”

  高海笑笑,坐在茶几较长那一侧的单人沙发上,打开自己那瓶,喝了一口。

  “那么现在,该讨论正事了。”灵见高海坐定,直接切入正题,“既然您是城主的朋友,我自然是相信您的,不过在我开口之前,我希望听听您的故事,还有与城主相识的那部分。”

  “当然。”高海双手枕在脑后,倚在沙发的靠背上,侃侃而谈,“六十三年前我出生在一个工薪家庭……”

  灵克服心里障碍打算再喝一口饮料,结果听闻此话,差点呛死,“您才六十三岁?我还以为好几千岁了。”

  高海笑道,“不要用你所认识的东西来看待这个世界。”

  灵点点头,单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示意高海继续说。

  “本来我的家庭还是很美满的,即便是没有很多的经济来源,生活过的有些拮据,但至少我们一家人生活在一起这也已经足够了。可是我的父亲是有野心的,在我十岁那年,他说要和几个伙伴出去搞一件大事,结果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后来我妈才知道他已经在外面有了新的家庭。你知道吗?不论是多疲惫,不论是为了这个家的存在肩上顶着多大的重任,她还是每天将笑挂在脸上,因为那个时候她还有我,还有一个等着我爸事业有成归来的盼头,可自从她知道那个消息以后。

  我的母亲每天开始郁郁寡欢,昔日的笑脸荡然无存,几乎是一夜之间苍老了很多,最后没几年就病逝,那时我才十五岁。于是我就开始各地流浪,与街头的乞丐同吃同住了三年,当然,我也尝试找过工作,但由于我受不了当时的那个老板像奴隶一般的驱使我,还在公众场合羞辱我,所以,我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一个酒瓶塞到了他的胃里,然后我被捕了,被判了十年。

  当时我入狱时刚好是我成年,十八岁,所以我被放出来的时候已经二十八岁了,我凭借着在监狱里从我“启蒙老师”那里学到的技巧,开始盗窃,这使我的生活富裕了起来,我也渐渐尝到了甜头,直到我三十三岁那年,我偷了一个不该偷的人。”

  “你应该庆幸当初他没有杀掉你。”灵想也没想的接道。

  “确实如此,他把我从盗窃现场也就是那间我们相识的酒吧里拉到外面海揍了一顿,然后又把我拎了回去,扔在了他对面的沙发上,给了我一瓶酒。那种感觉就像是本来还是发现儿子惹祸的严厉父亲可下一秒又像是一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我没有从他的身上发现任何两个陌生人第一面相处时所表现出的尴尬,相反,我感觉他只要稍微再施展一点点社交能力,酒吧里的每一个人都会和他成为知心朋友,无话不谈。

  他就像一个社会上的贵族名流,举手投足之间尽显优雅,而且那长在别人脸上看起来无比邋遢的络腮胡却能给他增添魅力。这件事在后来我们的赌注中实现了。他把一瓶昂贵的酒放在桌子上,和我探讨如何能摸到女老板大腿的这种值得深思的问题,结果我的下场之前已经跟你说过了,而他的脸上则多了几个嘴唇印,在这无聊的赌注之后,他就毫无顾忌的袒露了自己的身份,并用酒瓶及时的塞住了我张大的嘴巴,我现在才知道那滋味并不好受。我觉的他的举动是怕我会喊,大家快过来看啊,这里有个异类,长这个模样诸如此类的话。

  他说自己是另一个世界的神,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找一位可靠的人类作为朋友,其实也就是一个接头人,他和我说不久的将来,人域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动荡,那动荡足以毁灭整个人域,并且许诺动荡来临之际会保住我的性命。

  我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他,等他把话说完然后转身就走,他说了一些关于神域的知识,以及预料到了现在会发生的事情,也就是你。”

  高海指了指灵,接着说道,“开始我是不相信的,毕竟这也是一个正常人类该有的结论与反应,直到在我想转身要远离这个神经病以防被传染的时候,因为当时他的话真的让人听了会相信,周围便发生了一些变化,我给自己来了两个大嘴巴子,然后老老实实的回来坐着,顺便自觉的找了个新的啤酒瓶堵住了我的嘴继续听他把话说完。

  后来他厚着脸皮的跟着我回到了家,当然那个时候还不是这里,他从我这里汲取了关于人域的各种知识,我也从他那里对神域有了一定的了解,在互相了解的过程中,我们两个建立了非常深厚的友谊。后来,他跟我说要回去了,我依依不舍的和他来到了这里,也就是现在的这个家,当初这个村还没有现在这么多人,这栋房子的下面是一片荒地,他跟我来了个拥抱,说了一句我们还会见面的这种没有新意的话,便从我面前消失了。”

  高海说到这里,思念之情毫无掩饰,“虽只有短暂的相处,但我们之间的友谊不可谓不深,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毕竟我当时小偷身份的特殊性,知音者甚少,所以我做了一个对于我来说非常重大的决定,我拿出了我做小偷这些年所偷来的所有积蓄,本来是想用来娶媳妇的,但我却在这里盖了这件房,他说过会回来的,我也相信他。我觉得他从这里离开,如果回来也会从这里回来吧。

  但是过了几年,毫无音讯,当时我的心里有些动摇,虽然我不是那种想要拯救世界的人,但他说的人域灾难我还是有些担心的。于是,我不知道这算不算背叛,我将除了我们世界之外还存在生命而且是那种具有极大危险性破坏性的消息上报给国家,希望他们能重视这个问题,但却没有收到一点回复。

  由于他们的无知与无视,再加上背叛朋友的负罪感,我最后还是放弃了,直到前几年,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来到了这个世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后来政府将这件事平息了下来,与对方签订了一些合约,因为这件事,我也被国家重新重视了起来,他们直接把我提拔为刚成立的一个叫非人类能力研究所的所长,还给予了我丰厚的报酬,以及国家可使用的全部资源,我没有接受他们的全部要求,而是选择了在这个地方等着我的朋友。

  在这期间我还是钻研了神域的知识,并开始拓展除人域以及神域之外是否还有域的存在。当然,我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然后就过了二十多年,也就是现在,我在离我家不远处看见了受伤的你。

  我不认为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我把你送进了医院,结果你切掉了我的两根手指,我看见你匕首不寻常的时候我才明白,但我也不确认你是不是和我的老朋友有什么关系,直到今晚上,我老朋友给我的那个东西发光以及我之前和你说的那一系列因素的时候,我才知道你应该就是我等的人。”高海喝了口饮料,缓缓道,“但你不是带来战争的人。”

  灵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您说的很对,您那位老朋友所说的战争不是他预料到的,而是他挑起的。现在我的出现也是因为他挑起的战争而发生的连锁反应,而那种反应还远不如此。人域也已经不再是安全的地方了。

  您刚刚提到的那个人,就在您找到我之前,我已经见过了。他的存在在我这里印证了一件事。

  那就是,弱小的人域被我们视为避难所,所以人域应该存在着为数不少的各域人,只是他们隐藏的很好没有被你们发现而已。

  不同于人域的人,他们会因为体内存在的能量有互相的轻微反应而聚集在一起,但这种一起也是相对来说的,距离应该还是有的。所以,能力者都应该离的不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城市里应该还有很多的各域人,他们或逃避战乱,或厌倦生存环境,各种原因,迫使他们来到了这个世界。”灵顿了顿,“人域迟早会发生一场浩劫,因为弱小的东西总会被压榨而且无力还击,但先前我和你提到的那个孩子是这场浩劫的关键,如果不能及时找到他,很可能人域的浩劫近在眼前,而这场浩劫可能会抹平整个人域。”

  “那个孩子?”高海听闻此话,拿着饮料的手都有些颤抖。

  “那是城主的孩子,黑夜之子,魂。”

  高海眼里闪过一丝异样,但很快消失了,他做出了正常人听到这种消息所表现出来的惊讶,只听这个名字就让人不寒而栗。

  “那我的老朋友为什么没有来?”

  灵叹了一口气,“城主为了护我离开已经陨落了。”

  高海听到这个消息,眼皮下垂,眯着眼睛,接连叹了好几口气,瘫软在沙发上,摘掉眼镜,揉着自己的眼睛。

  双方沉默了许久,高海打破安静,他摸了把脸,戴上眼镜,声音有些低沉,“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尽快找到那个孩子吧,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先在我这里住下吧,我也会趁此教你一些人域的知识,这样找起来应该要简单一些。我们也了解一下对方,以便更好的相处。”

  灵点点头,一本正经的喝了口饮料,“哈……”那种感觉就像是大枣和香蕉一同填到嘴里咀嚼起来的味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