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三章 咔沽的三个问题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246 2019.05.28 20:42

  “楚天……楚天……”咔沽嘴里念叨着,“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

  “嗯,可能在你们听起来确实挺奇怪的,因为你们的名字在我这里听起来也是一样。”楚天几乎已经习惯出了人域后,别人听到自己的名字后对其的看法了。

  “对啦,楚天,你不是有一个问题要问我嘛?”咔沽突然问道,“之前因为我理解错了,所以,你现在还没问呢。”

  “嗯……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就是我问了你别生气。”楚天点点头,试探性的问道。

  “好,我不会生气的。”咔沽点点头,似乎要问自己问题,很高兴的样子。

  “就是,我一直不太确定,你是男孩还是女孩……”楚天有些试探性的,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哈哈哈。”咔沽再一次拍着肚子大笑了起来,笑了好一会儿,才断断续续的说道,“这……重要嘛……”

  “不重要,我也只是好奇而已。”楚天也自觉自己的这个问题有些愚蠢,无奈的摇头苦笑。

  “那你看我头发还看不出来嘛?”咔沽道。

  “如果在我们领域里,我可以基本从头发上判断一个人的性别,那也是在成人之后,不过我在这里,看到了太多留着长头发的男人,所以……嗯……就是这样。”楚天解释道。

  “唔……行吧。”咔沽点点头,随即鼓着脸颊,吐了吐小舌头,调皮的说道,“人家这么可爱,当然是女孩子了啦。”

  “和我猜的差不多。”其实楚天早就猜过咔沽的性别了,只是之前一直没有机会询问,也没有询问的理由,但现在两人独处,心里的好奇自然也就憋不住了。

  “你还有什么问题想要问我嘛?”

  “有,很多。”

  “不行。”咔沽撅起小嘴,“时间有限,而且我还有要问你的,所以给你最后一个问我问题的机会,好好把握唔,问一个你目前最想要知道的,然后就轮到我来问你啦。”

  “……你能把我救出去吗?就只把我带出去,我一定会自己悄悄的离开这里的,永远也不再回来,就只把我带出去。”楚天几乎是毫无思考,吐口而出,求生的本能在此刻显得愈发的强烈。

  “你不要以为我是小孩子你就糊弄我哦,这明显是一个要求而不是一个问题好嘛。”咔沽有些气鼓鼓的说着,“再说啦,走出这扇铁门,到达地面的通道里到处都是大法师布下的法阵,我一个人都好不容易的进来,带上你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家伙,出去比登天都难。”

  “好像你登天也不难吧……”楚天嘟囔了一句。

  “喂喂喂,你能不能不要耍贫嘴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啊,最后一次了,问题!问题!”咔沽伸出手掌,一脸严肃的竖起来一根指头。

  “那就和我说说那个大法师的为人吧,我听扎雄说,要等大法师回来,我才能被带出去,似乎还要经过审问,才能对我做出相应的行动,他人好吗?会不会一言不合就把我处以极刑啊。”反正逃出这里的想法已经被扼杀掉了,楚天也已经有些无所谓了,索性就直接挑了一个咔沽话里的字眼。

  “嗯么么么……怎么说呢,大法师是一个身体棒棒的老人哦,留着快要拖到地上的胡须,带着一顶尖头帽,有时候满脸堆着笑很和蔼,但有的时候却凶巴巴的,是我们村落的领路人,也就是指引我们方向的一个魔法师。

  我们村落里上上下下的人都要听从他的命令,而且我们也很一致的愿意这么做,因为他指引的方向在我们村落建造伊始就从来没有出过差错,直到现在为止,他现在不在村落的原因就是为了指引我们下一次前进的方向……”咔沽托着腮帮子侃侃而谈,“呀呀呀,好想跟你说多了,好啦好啦,你的提问到此结束,该我啦。”

  “行,你问吧。”说实话,楚天也没多大期待能从一个小孩子的嘴巴里得知一个大人的脾气秉性,毕竟小孩子几乎都是大人们,尤其是老人们的宠爱对象。

  “那我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东西是什么,你是从哪里得来的?”咔沽说着话,屁股挪到了巨书的一侧上,而在另一侧的纸面上,紫光流动,就像是一个潜水艇从水底潜出一样,一个尖尖的物体从纸面上浮了出来。

  起初楚天还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而且自己关于魔域的事物都是一概不知,即便是自己待过的时间较长的神域也了解甚少,哪会知道咔沽说的是什么东西,但当其完全露出来的时候,楚天才恍然大悟。

  自己这段时间总感觉少了一点什么,原来刺扔给自己的那颗菱形水晶不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咔沽给顺手拿走了。

  “嘻嘻,你不要一副那种表情,我又不偷东西,我要是想偷,就不会拿出来让你看到了。”咔沽看着楚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是一个神域人给我的,什么也没有和我说,因为她被抓走了。”楚天回到,“你能把它还给我吗?”

  “不能。”咔沽摇了摇头,菱形水晶潜入书本中,“你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你还把它看作宝贝似的,死死的抱着,即使是手指变成了蹼?”

  “啊……那是一个拼了命都想保护我的人交给我的,可能是她所看重的什么贵重物品,也可能是单纯就为了给我用的,但不论是哪一种,我也不能它搞丢。”楚天回到。

  “哇,说的真好呀,我都想和你做朋友啦。”咔沽拍了拍手掌,“那接下来是第二个问题啦,你是怎么跑到那个地方的,就是我和另一个小孩发现你的地方。”

  “我在神域被一个人追杀,然后因为他太过于强大,所以我只能被迫的选择逃跑,然后就来到了这里,但不巧的是,我刚一落地就被一群人给包围了,然后好像你们称呼为守边者的人和他们发生了冲突,我就趁机逃了出来,在那期间,我还被误伤,变成了那副模样,差不多就是这样。”

  “嗯……有理有据,让人信服。”咔沽跟一个大人似的点了点头,“那接下来是最后一个问题啦,你到底是哪一个领域的,然后叫做什么,如果你告诉我,你名字就是叫做楚天的话,那你可以选择不回答我的第三个问题。”

  楚天这一次没有第一时间回应,而是看着咔沽,后者咬着嘴唇,两颗大眼睛看看楚天,又若无其事的看看周围,一副被人盯着不太好意思的模样。

  半晌后,楚天呼了一口气。

  “我来自神域,我叫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