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灵的过往(三)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117 2019.05.12 13:50

  我跑过去推开那个卫兵把小女孩扶了起来。

  卫兵大怒,以为我和她是一伙的。

  一个卫兵用长矛的底部对着我的肚子狠狠的顶了一下,我倒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另一个卫兵将小女孩扛在肩上走了,我至今无法忘记那个小女孩最后看向我的眼神。

  卫兵没收了我的酬劳,将我关进了一个小黑屋里,这一关就是三个月。

  看守我的卫兵有时候会因为受到上级的辱骂而跑进来对我进行毒打来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甚至踢翻我本来就少的可怜的饭菜,用带着鞋跟的靴子把我的头踩在臭气熏天的地面上让我像狗一样的舔饭。

  我没有反抗,也不敢反抗,因为我知道只要我一反抗,可能等待我的就是更加恶毒的刑法。

  就这样,三个月后,我被卫兵们拎着扔出城墙外壁的时候已经是初春了,他们酬劳也没有再还给我,就连我带过来的十辆马车和马匹也被他们收缴了上去。

  我觉的我没有脸再回去见毛叔,但我也没有别的什么地方可去,所以我还是按照来时的路线经过几天的跋涉回到了村落。

  我抵达村落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村子里的房屋透出了点点光亮,我徘徊了很久才走了进去,可当我走到那个我熟悉的茅草屋的时候才发现里面竟然黑漆漆的没有灯光。

  我本来还以为毛叔有什么事出去了,所以我也没在意,可当我推门走进去燃起油灯的时候,出现在我眼前的一幕着实让我崩溃了。

  屋子里的火炉已经灭了,煤炭全部烧空,我给毛叔准备的喝药的茶碗在地上四分五裂,那些药也全部掀翻在地上,还有一床厚厚的棉被。

  可以称得上是我父亲的毛叔躺在床上已经没有呼吸了,露在外面的皮肤呈青紫色,脸上白的像是在水里泡了好长时间,嘴唇发紫,因为这天气的回暖已经开裂了,脓水从嘴里鼓出来呈泡沫状的覆盖着半张脸,看这样子,他已经死了很久了。

  在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崩溃了。

  你能体会那种心情吗,刚从一个魔鬼般的家庭脱离了出来,本来可以平平稳稳的生活下去的,可带我走出来的那个人又死了。”

  “我能理解你当时的那种心情,但我体会不到,因为我从来没有经历过。”齐湾在一旁听的格外认真,她的眼泪已经流了一次又一次,她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有这么不为人知的悲惨童年,但她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以打扰这个氛围。

  灵有些口渴,把桌子上剩余的啤酒全都灌进肚里,“我抱着他的尸体哭了一晚上,直到早上太阳升起来的时候,虽然还在哭,但已经没有声音了,我的嗓子疼的要命,发不出一点声音,眼睛干涩,整个脸都是僵的。

  我点了一把火,把整个房子和他一同烧掉了,连同烧掉的还有我内心的希望。

  我带着仅有的一些干粮,重新踏上了那条通往城池的路,我要报仇,我要杀了那个卫兵,如果不是他,我可能早就赶了回来,也不至于导致这个后果。

  其实我的内心深处还有另外一个想法,就是那个小女孩。

  如果我不多管闲事,帮助那个女孩可能也不会导致这种事情发生,某种意义上来讲,当初他对我伸出援手的举动滋生的后果恰恰夺走了他的生命,可当时这些想法都被我要报仇的欲望掩盖掉了。

  我返回了那座城池,在城墙的外缘徘徊了很久,最后才找到了那个小女孩钻进去的洞口。

  我从洞里钻了进去,没费多长时间就找到那个正在巡逻的卫兵,我从他后面偷偷的摸过去,用随身携带的一把小刀毫无犹豫的插进了他的脖颈里。

  他用手捂住脖子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我,连惨叫的声音都来不及发出,献血从他的脖颈里呲出来,当时我的脸一定是狰狞的。

  我把刀子拔了出来,对着倒地的卫兵一顿猛刺,溅出来的鲜血模糊了我的视线,但却阻止不了我手上的动作。

  直到我闻到一股清香飘来,然后我被人从后面锤了一拳,在我倒地晕倒之前,我转身看见了一个眉头紧皱,但却丝毫不影响容貌的清纯的一个女生。

  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城外的一个白色的袋子里了,袋子已经被我身上的血染红了,我觉得仇已经报完了,本来就想这么一走了之的,我找了一条河,到河边洗了脸,却被搜捕的卫兵们发现了,我跑了但根本跑不过他们,所以最后我被捕了。

  我的头被套上了一个黑麻袋,双手被绳子绑着,被他们带回了城镇,走了一段路之后,上了几层台阶,我被反绑在一个树桩上。

  当麻袋被取掉的时候,我才发现这是一个人头攒动的广场,而我身处的位置是广场的中央,一个凸起的圆形柱台,那是被判刑法的执行台,我扭头看见在我的身后果不其然的有一个提着比我腿都长的大刀的胖子。

  人们开始从广场的四面八方围了过来,他们就像看着一个猴子一样的对着我指指点点的议论着什么,有些人还朝我扔鸡蛋。

  奴隶的命运就是这么的悲惨,被砍头或者绞刑根本都不需要通过什么会议决定,我虽然不知道,但我猜在这个行刑台上,可能死了无数个像我一样的奴隶。

  我看着人头攒动的人群,心里早已万念俱愤,我在闭上眼睛等待着我生命的最后一刻的时候却看见了那个女生。

  她不高也不矮,但却在人群中异常的显眼。

  她身着一袭白衣,长发披散在身后,两只眼睛清澈的似乎能让人忘却一切的烦恼,我仿佛又闻到了那股淡淡的沁人心脾的清香,她看了我一眼,没有过多的停留,而是朝着一个没有人走的往上的台阶走去,那个方向我是知道的,那是通往一座我们领域居住的最神圣的神灵的城堡,那是普通人永远也无法奢望祈求的神圣之地。

  我闭上眼睛不再看她,我的耳边响起人群的欢呼声以及身后大刀上铁环相撞的声音,紧接着一股劲风在我的后脖颈划过,我都可以感觉刀刃已经贴在我的皮肤上了,就在那个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