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极流和齐湾的对话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852 2019.05.16 12:06

  虽已经是深夜了,但不大的院子里此时站满了穿着西装的人,其中大多数都是中年领导,眼熟的只有两个,极流和杨天。

  开门声引来了人群的目光,看到灵,人群自觉的让出了一条路,极流从人群里走到灵的旁边,看了一眼齐湾,对灵说道,“来了。”

  灵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在其身后的齐湾可不是面无表情,这人群中的大多数人她都认识,都是各个阶层的领导,市级的省级的,全都是自己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面孔,这不仅让她有些猜不透灵口中所说的这个老爷子的身份背景。

  “让一个生命垂危的老头等这么长时间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少在这里说什么风凉话,我在路上出了点事,你要想知道早就知道了。”灵放开齐湾的手,与极流并肩站在一起,在其耳边低语了一会,转头对齐湾说,“我进去的期间你就跟着他,寸步不离。”

  齐湾乖巧的点了点头,目送灵走进了内院的里屋。

  “你应该认识我吧?”极流不知道从哪里搬了个凳子放在齐湾面前。

  齐湾点头道谢,坐在凳子上,“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有点印象,你是高总的朋友吗?”

  “算是吧。”极流说完就往人群中走。

  齐湾想到灵说的话要寸步不离的跟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刚想站起来,却发现那个男人只是走到人群里一个坐在躺椅上的领导的旁边要凳子,而且语气还不是很小,类似于起开,我要坐之类的言语。

  那领导齐湾有些面熟,自己应该是作为公司的外交交流过,好像是一个地位挺高的官员。

  这多少让齐湾有些吃惊,一般的人面对这种领导巴不得把自己衣服垫着凳子让领导坐,可那个男人不但不拍马屁好像把领导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儿似的。

  那领导平日里趾高气扬惯了,大半夜的来这里只不过是因为上层的意思来这里给这个老教授一些面子,不知道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敢这么和自己说话,当下直接躺在躺椅上,两个年轻人站在领导两侧,看样子应该是保镖。

  齐湾不敢贸然上去交涉,打算把凳子让给极流坐的时候,一个自己很眼熟的穿着黑色背心的中年男人从人群里钻了出来,杨天,那个在齐湾眼中貌似是唯一一个灵可以称之为朋友的男人。

  杨天走到两人中间,伸手拍了拍极流的肩膀,让齐湾有些不可思议的是,杨天竟然在领导耳边低语几句而不是劝说极流,而更加不可思议的是那领导似乎给杨天面子,哼了一声,站起身来唤两个保镖走到了一旁。

  极流搬着躺椅在齐湾错愕的目光下走到自己身旁,并排将躺椅放下,躺在上面,从怀里掏出一根香烟,冲齐湾挑了挑眉,“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齐湾使劲的摆头。

  “谢谢。”极流点上烟,狂吸了半根将烟雾吐了出来。

  “你应该认识我。”极流突然说道,“你看见我的一次是在希望市灵骑大厦一楼帮你们高总寻人。”

  其实那一次的记忆很容易就回想起来了,毕竟不久之前刚发生的,而且当时还出现了反常天气,想到天气,齐湾突然记起了灵对自己所说的话,那片浓雾是那个刚来的人事部女经理用能力制造的,那么当时在场的却处变不惊的极流该不会也是能力者吧?

  极流见齐湾没有反应,以为还在回想,自顾自的说着,“可能我今天穿的比较正式还顺便整理了一下头发,平日里我很邋遢的,而且也不会往头上抹发蜡。”

  “不不不,我认得我认得。”齐湾急忙摆手道,就像一个在领导面前瞻前顾后的小姑娘。

  “你不用这么拘束,也不必怕我,我对女士可是很绅士的。”极流笑笑。

  “那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

  “我猜你也是这里的常客,为什么房间里那个老人快要离世了,而你们两个却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看人可不能只看表面,就比如一个发着高烧的人还会活蹦乱跳的和伙伴打闹,一个丧妻的人还会每天挤着公交去上班。

  他们有的是因为自己的爱好或者是职业,让自己的表面看起来比身体不那么糟糕,其实痛苦只有他们能体会到。”极流把烟念灭,又从怀里掏了一根点上,“就像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小院子里,存在着四种人。

  第一种就是你,完全不知道情况的人,第二种是那群领导,他们表面上看起来很悲伤,但只不过是顺从上层的命令,心里还想着这该死的老头怎么还不快死,耽误时间,等会再回去吃个什么夜宵。第三种就是我这种人,我表面上看起来满不在乎,但心里还是有些难过的,即使我和老爷子的感情并不很深。第四种就是你口中的高总,他是最特殊的,表面上看起来这不是什么大事,心里也同样的这么认为,他啊,恐怕只有死了他最看重的人才会流露出伤心的情绪。”

  齐湾听了大概,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我看你刚才和他牵着手过来的,怎么?你现在是他秘书还是?”

  虚荣心让齐湾本来想承认两个人的关系的,但细想一下,灵好像也没有正式的承认过,所以到嘴边的话又被齐湾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没…他只是说保护我。”

  “看来他已经跟你交底了啊,还能获得他这种人的信任,你也很不错啊。”极流笑着调侃道,却又话锋一转,“你既然知道了他的身份,为什么还和他走得这么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付出的代价可不是你一个女人能承受的住的。”

  “我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我肯定会一直的走下去的,我一直坚信,有些人错过了就是一辈子了。”说到这件事情,齐湾表现的不再是唯唯诺诺的女生,相反的却异常的刚硬。

  “你可知道一旦他达到了目的,就可能永远的从你的世界里消失,短暂的甜蜜可弥补不了长时间的痛苦,知道是这样,你还会等吗?”极流的声音有些嘶哑,不知道回忆起了什么事情。

  “会。”齐湾回答的毫无犹豫。

  极流直视着齐湾许久,直到手上的香烟烧到自己的手指,他才猛然惊了一下,把烟掐灭,丢在院子里的花丛里,“即便是这个等待的过程痛苦而煎熬?”

  齐湾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迟疑了一会,突然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话里话外无非就是两个目的,要不就是在测试我对高总的感情,要不就是让我离高总远一些。我知道你应该也是能力者,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能力是什么,也不知道刚才他和你说了什么,但我希望你能离我远一点,我也不会再回答你的任何问题。”

  说完,齐湾起身将凳子搬到了一个离极流很远的一个没有人的角落重新坐下。

  “像你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理智的女人真的是少之又少。”极流离开躺椅懒洋洋的走到齐湾面前,“我确实是能力者,而且就算你怎么防我,我要是想对你使用能力都易如反掌。

  不过呢,我突然的改变主意了,高焱告诉了我两件事,第一件就是保护你,第二件就是修改你的记忆,不过不是立即修改,而是在他离开人域之后,这种能力才会启动,那个时候,关于他的一切记忆你都会不记得了,但是现在你放心,我已经决定不会对你使用能力了。”

  齐湾因为极流的话有些警惕,直勾勾的盯着他没有说话。

  “你不问我为什么吗?”极流呵呵一笑,将西服外套脱下垫在地上,坐在上面,双臂弯曲撑着倾斜的身体,看着没有星星的夜空,“你刚才说的一部分话,有一个女人也曾对我说过,我比任何人都知道那种等待的煎熬与痛苦,但你却甘愿忍受,我没有权力去摧毁任何一个人对爱情的一份执着,于情于理于我内心,都没有。”

  齐湾看着那个扬起嘴角望着夜空的男人许久,才呢喃道,“你这样做他不会怪你吗?”

  “我又不是他的手下,说实话,连朋友都算不上,我们充其量只是合作关系,所以他告诉我的事我可以选择做或者不做。”极流呵呵一笑,“不过等他出来我会告诉他我已经对你做了,之后该做的事情你自己应该清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