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九章 咔沽和一个小孩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067 2019.05.26 22:11

  “喂,小孩,你给我起来!”有了青草汁的润喉,楚天终于说出了一句话,然后就开始挣扎,却发现即便是坐在自己身上的确实是个小孩子,而且无论从个头,体型和声音上都证明了这一点,可无论自己怎么挣扎,都推不掉他,就像是一块稳稳的岩石压在自己身上一样,唯一的不同,是自己现在还没有被压成肉泥。

  “喂,小孩,你见到我这个模样都不害怕的吗?!啊?!”见小孩不回应,楚天又说道。

  那小孩连头都没有回,从后背看过去,像是在托着腮帮子看着远处,然后他的第二句话蹦了出来,“咔沽,咔沽,你快来呀!”

  “什么咔沽,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楚天索性不再挣扎了,一边是自己的体力确实已经没有多少了,一边自己的嗓子也已经差不多又干裂了,索性就直接老老实实的躺着,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情。

  “来啦来啦。”又是一道声音响起,这一次声音也很稚嫩,从远处传来,被风吹的有些不太清晰,但比之前那个小孩的声音要清亮上许多,而且听不出是男生还是女生。

  “你看你看,我还从来没有看过这种生物呐。”第一个小孩终于从楚天的肚皮上站起来了,随着赶来的第二个听起来名字好像是叫做咔沽的小孩站在了楚天头部的两侧,然后两个孩子蹲下,用一种看待怪物的眼神看着自己。

  楚天睁着眼睛打量着两个小孩,在自己左一侧的是刚才坐在自己身上的,长相很普通,是一个男孩,大约十几岁的样子,黑色乱糟糟的头发,黑色的眼睛,瘦瘦的脸蛋,披着一个小黑斗篷。

  而在自己右侧那个叫做咔沽的小孩,让楚天的眼睛一亮。

  看模样比刚才的小孩要小上越多,大约七八岁的模样,藏在一件蓝色斗篷帽子里的小脸干净的让人有些想捏一捏,纯紫色的卷发刘海从帽子里伸出有着凌乱的遮住小小的额头,如果说世界上有颗美丽的不可一世的紫色宝石,那一定是嵌在这个小孩的眼眶里,微翘的小鼻子下一张粉嘟嘟嘴角微扬的小嘴,还有两个嵌在两侧圆圆的脸颊上的小酒窝组合在一起,构成了一张让人挑不出毛病,看一眼就无法挪开视线的婴儿肥般的漂亮脸蛋。

  两人就这么端详着楚天,楚天就这么端详着咔沽一会儿。

  “确实没有见到过呀。”咔沽挠了挠小脑袋,“应该又是守边者那帮家伙研究出来的新魔法。”

  “是嘛是嘛,那我们把它拔开吧,看看有没有我们能用上的材料。”另一个小孩说道。

  拔开?什么意思?是要把自己当作实验小白鼠吗?喂,我是人啊,是人。楚天挣扎着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喉咙真真切切的干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发出唔唔唔的怪声。

  “嗯……它身上确实还残留着魔法哎,不过它好像有什么话想对我们讲。”

  两个小孩头碰头的凑近了一些,想要听听楚天在说些什么。

  楚天目光哀求的与两个小孩的目光交流,现在是什么感觉,就像是在不懂汉语的外国人面前用汉语问路,或者是在坏人面前苦苦哀求不要杀自己的毫无用处的求饶的欲哭无泪的感觉。

  “还是不要这么干啦,虽然我们出来是找材料的,不过,这个看起来恶心心的小怪物的里面可能是一个人哦。”咔沽想了一会,说道。

  对对对,楚天目光带着肯定的转向咔沽,一副你说的太对了,就是这么一回事儿的样子。

  “他们释放魔法的对象不都是入侵我们领域的坏蛋嘛?万一这里面是一个坏蛋怎么办?”另一个小孩回到。

  不对不对不对,楚天目光带着否定的转向另一个小孩,一副你说错了,我就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的样子。

  “可万一里面是一个好人呐?他只是误打误撞的跑到了这里,被守边者误伤了而已,之前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你看它的样子,怪可怜的。”咔沽道。

  “嗯……”另一个小孩撅着嘴巴,没有说话。

  “你想一想呀,如果他是入侵者,那么守边者对他释放了魔法,为啥没有把它带走呢。”咔沽道。

  “我不知道呀……为啥呀……”

  “那肯定就误伤了呗,说明它不是入侵者,所以守边者没有把它抓走呀,而是让它走啦。”咔沽笑着,本就上扬的嘴角又勾起了很多。

  “也可能是入侵者呀,逃了出来也是有可能唔。”

  “你是不是傻呀,你用你那个小脑袋想一想,入侵者想要逃走为啥不走传送通道啦?而是跑到这种方圆很远很远都没有通道入口的野外?它是要逃走还是要等着被抓走呀?”

  “唔……也是哦,那我们要把它怎么办呀,总不能带回村落吧,要是被大法师看到,我们又要挨训了。”

  “反正我也都习惯了,就这样吧,就说是我带回去的。”咔沽说着就从斗篷里面扯出一条毛毯,“我婆婆经常跟我说,藏在宝箱里的不一定是宝藏,也可能是毒气,危险与宝物是连在一起的,所以,我一般遇到一些别人不太看好的东西,或者是人,我都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出决定,要不然永远也不会成为像我婆婆一样的超级大大大大法师。”

  “哈哈哈。”另一个孩子接过咔沽递过来的毛毯的边缘,合力展开,笑道,“你婆婆一直都和你这么说的吗?大大大大法师?”

  闻言,咔沽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暗淡,毛毯落在楚天的身上,将其整个包裹而进,一瞬间没了视线,说不慌那是假的,倒也没有太多的担忧,毕竟从两个小孩之前的谈话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安全暂时还没有问题。

  说起来有些奇特,楚天明明被密不透风的裹在毛毯里,但并没有感觉到一丝呼吸困难的感觉,也听不见外面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了,奇怪的是自己好像是聋了一般,什么声音都消失了,而且自己好像就一直的躺在地上,他们不是说要带自己去什么村落吗?怎么不走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