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险象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333 2019.05.04 19:59

  “关上所有车窗,停车。”寒陵站起身来,声音不大,却传遍车厢角落。

  车窗外已经阴沉的看不清马路两旁的建筑物了,就连并行的车辆也不见了踪影,密集的雨点持续增大,噼里啪啦的打在车身上。

  司机不知道是因为听信寒陵的话还是看不清路面将车停了下来,后排的那个大叔最先有了动作,站起来,开始关后车厢的窗户,那个应聘的年轻人和三个青年也纷纷起身帮忙。

  见状那对夫妻以及女学生也开始关紧靠近自己的车窗,唯独那个进城的大妈没有任何动作,扭头看了寒陵一眼,自顾自的说,“这天儿那么闷热,关窗干啥子啊,等这雨下进来再讲。”

  “蠢货。”寒陵低声咒骂一声,“楚天,把窗户关上。”

  楚天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认真的寒陵,知道这天气可能不是平日里那般简单,老老实实的将车窗合拢。

  寒陵则走到大妈身边,想要关上窗户的时候,那大妈死活掰着玻璃不让关。

  寒陵脸上满是讥讽,转身回到后车厢,喊道,“大家都往车厢后面靠。”

  那对夫妇最先有了动作,这种中薪阶层的工人家庭,被社会磨合的脾气温和,一般不出大事都会平和处事,两人拉着女儿急匆匆的跑到了车厢后面,一同跑到后面的还有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学生。

  司机从驾驶座上起来,看了寒陵一眼,又看了看窗外,拿出手机在拨号码,后车厢的大叔和年轻人关上窗户之后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老老实实的没有动,倒是那三个青年商量了一下,从座位上起来,让司机开门,三人打算冒着大雨离开这里。

  司机打开车门,楚天看了寒陵一眼,冲着三个年轻人喊到,“外面未必有这里安全。”

  三人毫不理会,把体恤裹在头上,冲了出去,车门关闭,司机的电话还是没有拨通。

  车外的雨已经下的很大了,伴随着薄薄的黑雾,寒陵看着飘进车厢里的一缕薄雾,突然出手攥在手里,再打开手时,在其掌心囤积着一撮黑灰。

  “这天气可真是怪的很嘞。”那大妈刚说完,手指般粗的雨珠直接倾斜的打在车子的左侧,一瞬间大妈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那司机见情况不好,赶紧三步并两步的跑到了车厢后面。

  都这个时候了,大妈还起身弯腰捡自己的东西,边捡边骂骂咧咧的说道,“这天气反常的很嘞。”她忽然的想起了什么,不再捡东西,而是从裤子的口袋里掏出了老年机,甩了甩还能用,“这天气肯定是你造成滴,”大妈指着寒陵,”这个人肯定不是一个好东西,你们听我一句劝,俺是过来人,跟着他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我现在就报警抓你。”说着,就开始打电话。

  人就是这样,在一些反常的情况之下,有一个人站出来领导大局,有些人会觉得这个人很靠谱,都愿意听从,而有些人会认为,这个人这么厉害他肯定知道这反常的缘由,肯定是造成这种反常情况的坏人,这个大妈明显属于后者。

  “随便。”寒陵耸耸肩,将楚天等人护在车厢后方,看着那个中年妇女。

  还没等电话接通,窗外突然一瞬间亮如白昼,紧接着一道贯彻天地如同刺穿骨髓的尖锐雷声轰然而至,车体魏然一震,玻璃尽数破碎,上一秒还聒噪的大妈直接傻眼了,浑身发抖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在场的各位也面漏骇色,抚着就近的座椅勉强稳住身体。

  寒陵面不改色,两只白皙的手掌慢慢的贴在后车厢前方黄色的横栏上,低声呢喃,“圣洁的神光啊,赐予我抵御邪恶的力量。”

  话闭,自其手掌之下,一缕白光蔓延而开,顺着横栏将后车厢全部包裹而进,像是一层透明的流动薄膜,抵御着两侧肆虐拍打的雨柱。

  窗外的雨势不减反增,携卷着呼啸的狂风,顺着碎裂的窗户贯穿整个车厢,唯独震撼不动这白光包裹的空间。

  大妈站在雨中,湿透的衣服,头发紧紧的贴在身上,本来咄咄逼人的神色似是被这狂风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对未知的恐惧以及哀求的目光,她突然的朝寒陵扑了过来,想要寻求一处避难之所,但事与愿违,白光将其弹飞在了地上,她从地上爬起来,嚎啕大哭,脸上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救救我啊,求求你救救我,我狗眼看人低,让我进去吧。”

  楚天刚想说话却被寒陵顶了回去,“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

  周遭已经完全黑了下去,完全依靠着白光照亮这不大的空间,肆虐的狂风夹着蕴涵万力的暴雨直接将整个车厢搅碎,一同搅碎的还有那个绝望的大妈。

  带着黑雾翻滚的气流将成吨的雨水卷成螺旋状,鼓涌着缠绕轰击着白色空间,空间里的人早已吓傻了眼,女学生紧紧的抓着座椅的的扶手,夫妻中的妻子面对眼前的情景直接昏厥了过去,可怜的丈夫不仅要照顾瘫软的妻子还有一个哇哇直哭的女儿。

  司机,大叔还有年轻人抵在白色空间最后方的壁墙上,面漏骇色。楚天虽也害怕,但他心里有底,因为他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会保护自己。

  暴雨开始倾斜,带着龙卷直接将整个空间翻滚直立了过来,从远处观望,就像是龙卷风中夹带着一个隐隐发光的白色方块。

  寒陵抓着横栏,手臂上青筋暴起,才勉强维持住摇晃的车厢,众人也纷纷抓住残存的座椅,避免摔个人仰马翻。

  没有人说话,即便是扯着嗓子吼叫在这震耳欲聋的呜呜声中也显得微不足道,他们的目光全都聚集在面前的这个背影上。

  “这只是我说的,以邪恶目的而寻找你的势力的一种小小手段,看吧,你根本应付不来。”寒陵只是平常说话,声音却清晰的印进楚天的耳朵里。

  楚天抚着座椅身形随着空间轻微摇晃,声嘶力竭的喊着,“先别说这个了,解决面前的情况再说!”

  寒陵没有第一时间回应,而是看着前方肆虐的黑雨,在那里白色墙壁已经开始渐渐地变得透明,“解决不了的,楚天,除非你释放自己的力量,虽然我不知道会以什么方式觉醒,但只要你想,它总会以一种方式出现。”

  “怎么会?你不是很厉害的吗?你不是神吗?”

  “啊,是啊,可神也不是万能的,也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办成的。”语闭,寒陵闭上了眼睛,放开了握住横栏的手,在那一瞬间,白光骤然消失,周遭无尽的灰暗之中,众人摔落进了旋转的龙口之中,他们确实是在声嘶力竭的大喊,对生命的渴望撕裂了喉咙,只是任何声音都听不见而已。

  “弟弟,原谅哥哥吧,这是难得一次让你升华的机会,也是对你无法做出选择的一点惩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