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二章 私闯地牢的小咔沽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323 2019.05.28 20:35

  在强迫着让自己有事做的情况下,楚天对着整个房间的一角一落仔细的检查了不下三遍,大约耗费了两三个小时的时间,什么都没有发现后,楚天终于还是老老实实的又坐了回去,捂着额头惆怅了一会儿,有些不太情愿的低声说道,“魂,你在吗?”

  本以为这种主动询问的弱智行为是无法和魂沟通的,但不成想真的有声音回应了自己,但不是魂的,而是咔沽的。

  “哇哇哇哇……呃……嗯……唔。”惨叫声传来,然后是一阵东西砸落的声音,最后咔沽连滚带爬的以一种无法想象出来的大幅度高难度的瑜伽姿势挂在铁栏门上,紫色的头发因为倒立的原因散落下来,铺了一地,两个脸蛋一颤一颤的。

  “……”已经看到是咔沽了,差不多站起来准备去看看的楚天想了想又坐了回去,故作大声的喊道,“谁?!”

  “啊咧……啊咧……是我……是我,快过来帮我一下。”咔沽扭着小身体,好像依靠自己的力量下不来。

  “哦……”楚天起身,装作一副啥样也看不清的样子,顺着墙壁摸了过去,一瞬间的不注意,在走到铁栏门处的时候,咔沽竟然已经不见了。

  身后的房间里忽然亮起了昏黄的光亮,地面上的瓦砾尘土飘在半空中,是光亮的来源。

  而咔沽坐在楚天的身后,房间中的一本打开的并且漂浮在离地面大约半米有余的巨书上面,巨书朝着地面的一侧是刻着错乱花纹的紫色木质封面,而咔沽坐着的是两侧掀开的泛黄纸张的中央,说是巨书其实也是按照咔沽的身型来讲的。

  楚天见过类似的书,不过要比这个要小上很多,是在从天而降的那群人中间,而且似乎看起来还是一个领头的女人捧起的。

  “嘻嘻嘻……你好呀,我们好像还没有正式的认识一下呐,我叫咔沽,你呢?”现在的咔沽没有披着斗篷,娇小的身躯上穿着一件紫色的宽松粗布衣,脚上是一双有些太大而不合脚的靴子,比成年人还要长的紫色卷发将整个后背盖住,发梢一直延伸到书本的边缘,有几撮甚至都触碰到了地面,总体上给人一种就是虽粗布碎衣但却好似贵族家庭里的小萝莉,可爱和干净。

  “我叫……”楚天看着人畜无害的咔沽,又把话给憋了回去,“算了,我不能和人说话的,被那个叫什么扎雄的人知道,我就惨了。”

  “放心放心,我才不会告密的唔。”咔沽荡着小腿,“而且这里是不让人随便进来的,但我进来了呀,如果被人知道,我也会很惨的哦,所以,你什么都可以给我说,我会给你保密的,可以拉钩的。”

  说完,咔沽伸出手勾起了小而短的小拇指,大眼睛里有些期待。

  “……”楚天看着满脸期待的咔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算了,你还是回去吧,不然被别人发现,我们两个都要倒霉,你会被当作目中无规矩只会捣乱的小孩,我会被当作教唆小孩的坏人。”

  “那你是坏人嘛?”咔沽有些委屈的把小手收了回去。

  “我说了你会信吗?”

  “信啊,为啥不信呢?”

  “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坏人。”楚天靠着墙角坐下,抬头看着房间半空上漂浮的发光颗粒,“我杀过人,而且不少,在我们领域算是最恶劣的一种坏人了。”

  “那你为什么要杀人呀?”咔沽追问。

  “因为他们伤害了我的家人。”

  “看吧,我就知道你不是坏人。”咔沽笑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特大号的棒棒糖,有些吃力的塞进嘴里,小脸瞬间被撑的圆鼓鼓的,“唔唔唔唔……唔唔唔……”

  “喂,你把嘴里的东西拿出来再讲话好不……”楚天扶额有些无奈。

  “唔……啊……”咔沽把棒棒糖从嘴里拔出来,“我就是因为知道你不是坏人我才会来找你的,你不要看我年纪小,但我懂得很多哦。”

  “嗯,可以看出来一点点,和你聊了这么几句,有时候感觉比和一个成年人聊更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是一个小孩的原因。”楚天点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哎,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能呀,你问吧。”咔沽的目光一直在棒棒糖上和楚天身上游离。

  “呼……要不你先吃?”楚天有些无奈的笑道。

  “哦……你是想吃这个呀……诺……给你吃吧。”没有丝毫犹豫,仿佛把棒棒糖看的很重的咔沽直接将其举给了楚天。

  “……”楚天一愣,像是做了什么羞耻的样子,“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还说我先吃?你的意思不就是我先吃,吃完你要吃嘛?”咔沽眨着眼睛,挠了挠脑袋。

  “我的意思是,要不要你先吃,然后我再问你问题,我看你好像挺馋的。”楚天解释道。

  “不用不用……你问吧。”咔沽手中的棒棒糖像是被一把无形的刀子从中间切割一样,一分为二,一半被自己送到了嘴里,另一半,在空中漂到楚天的跟前,悬浮着,“这样就好啦。”

  “呃……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不用了,我不饿。”

  “别装了,我知道你很长时间没有吃东西啦。”咔沽咂了咂嘴,“放心吧,里面没有毒,反而有可以提升精神和体力的材料,吃吧,不然你可能今晚上都熬不过去,这里可不是一个看起来很平常的地方,这可是我们村落的大法师专门为侵入我们村落的坏人准备的炼狱,不饿不困不脱水还不一定能过一段时间呢,况且你都已经快虚脱了,你不吃,一定会死的。”

  “嗯……”闻言楚天吞了一口口水,将空中的半个棒棒糖拿在手里,看了看咔沽,填进了嘴里。

  并没有印象中棒棒糖带来的甜感,反而是一种让人恶心的,像是苦药一样的怪味充斥了整个口腔,没反应过来的楚天差点吐了出来,想了想,也别辜负人家的一番好意,又伸手唔住,咳嗽了起来。

  “哈哈哈哈……”看到楚天这番模样,咔沽拍着小肚子,仰头笑了起来。

  楚天渐渐适应了过来,咬着糖,吐了一口口水,“这是棒棒糖?!”

  “嗯?”咔沽停下了有些悦耳的笑声,“你们那里叫这个是棒棒糖吗?其实我们吃的并不是外表看起来这样的,我只是为了不得已的进食,但又很烦这种食材的丑陋外表,所以我才把它们变成了一副你说的棒棒糖的模样,这样我填到嘴里的时候,心里会好受一些。”

  “哦……这样啊。”楚天点点头,嘴里的糖块化开,感觉也没有之前刚入嘴时的难受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己的空腹感和疲惫感竟然渐渐的开始消失了。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咔沽问道。

  “我叫楚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