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这是我给你的地狱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047 2019.04.13 13:27

  撞进仓库,面前只有堆积如山的快递,而左侧则有一条打通的空间。

  楚天猛打方向盘,车子的轮胎喇着地面转向了左侧。

  七八个人坐在左侧通道的尽头处,围在一起打着扑克,而只一眼,楚天就看到了那个搂着一个女生满脸淫笑的秃头胖子。

  几个人被突如其来的汽车轰鸣声给吓了一跳,几个反应慢的还没来得及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已经被愤怒到极点的楚天加快油门直接用车子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三个人趴在车子的前盖上,满嘴的血,肚子估计已经被车体与墙壁之间挤成了粉末。

  还有四个人,楚天打量了一下完全没有受伤的包括秃头在内能反抗的人数,在车厢内点了一根烟,将帽子和口罩摘下,给车外的人充足的准备时间后,才提着砍刀下了车。

  车外三个青年从腰带里掏出水果刀,警惕的看着楚天,而在他们身后的秃头推开吓的不轻的女生,从身后的墙壁旁捡起了一把带着血迹的大砍刀。

  “你个**崽子,竟然找到这里来了?”秃头看到楚天有些吃惊,“怎么了?给你爸爸报仇?看你那气势汹汹提着砍刀的样子,怎么?会用吗?”

  “你们给我滚一边去,我今天只要这个死胖子的命。”楚天看着三人的目光凌厉如刺骨寒风。

  “你们不要听他的,他那是害怕我们人多。”胖子见三人面面相觑竟然有背叛自己的意思,急忙出口制止。

  “呵。”楚天咧嘴一笑,挥舞着手中的砍刀对着有些疏于警惕的三个年轻人就是三刀。

  沉重的砍刀在楚天的手里就像是舞女手里的丝绸一般轻巧,一般得心应手,刀刀见血。

  三人痛苦的哀叫了起来,趴在地上,身体扭曲。

  “秃头,我让你看看什么叫做不该惹的人。”楚天提着砍刀走在三人中间,举起手中的砍刀依次的对着三人的脖颈就是实落的三刀,没有丝毫犹豫,此刻被溅的满脸血迹的楚天俨然与一个心狠手辣,老练专业的刺客杀手一样,这让一旁的秃头竟然有些胆怯害怕了起来。

  “该你了。”楚天把三个人的头颅踢到一起,缓步朝秃头走了过去。

  秃头举着砍刀的手有些颤动,目光游离,忽的从一旁抓起了那个因为害怕蹲在地上的女人,用砍刀架在她的脖子上,“你他妈要是敢过来,我就杀了她。”

  “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那女人被揪着头发,两只手乱摆,显然已经被吓坏了。

  “吵死了。”楚天猛的向前一步,举起手中的砍刀对着秃头光溜溜的头就砍了下去。

  秃头赶紧抽出架在女人脖子下的砍刀挡下这一刀。

  琅珰……

  楚天的砍刀被挡住,抬脚对着秃头的肚子就是一脚,秃头节节后退,楚天双手握住刀柄,绕到自己脑袋的右后方,蓄力对着秃头右侧劈了下去,岂料后退的胖子本是防不住的,但他的手还紧紧的攥着女人的头发,女人因为吃疼,只能跟着秃头的手移动,刚巧就挡在了秃头的前面。

  楚天已经收不回手了,砍刀的前刀刃直接砍碎了女人的颧骨,女人惨叫一声倒在已经摔在墙边的秃头的怀里。

  楚天上前一步,一脚踩在了秃头的左手手腕处,将那把砍刀踩落,对着秃头左胳膊骨节处就是利索的一刀。

  “一啊一”

  秃头惨叫一声,左上臂掉在地上。

  楚天把已经疼晕过去的女人从秃头的怀里拉到了一边,对着秃头的大肚子踢了五六脚,直到踢到秃头满嘴鲜血已经快没有意识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剧烈的疼感让秃头侧躺在地上,意识也开始渐渐的消失,他用缠着绷带的右手勾住楚天的脚,断断续续的说着,“大哥……我错了……我错了……你别杀我……我可以给你钱……我有的是钱……放我一条狗命吧……大哥。”

  楚天满脸鲜血的咧嘴笑着,然后举起手中的砍刀将秃头的右胳膊也一同砍掉。

  “啊……啊……”

  秃头因为失血过多,已经几乎连喊叫的力气也没有了。

  楚天蹲下身去,用手指勾着秃头肥硕的下巴,把他拖到离墙边有一段距离的地板上,然后把他放平躺着。

  已经没有了胳膊的秃头,两只残肢还试图去碰触楚天,嘴里含着模糊不清的话,不知道是向楚天求饶还是觉得自己已经活不下去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对楚天的辱骂。

  不论是这两者的哪一个,楚天丝毫没有兴趣知道。

  他蹲在秃头的头旁边,伸手摸了摸秃头的头,“这就是我给你展示的地狱,好好享受吧。”

  楚天站起身来,走到秃头的脚边,从脚腕开始落刀,到膝盖,大腿根部,两只没有清理干净的胳膊,最后楚天把砍刀放在了秃头的脖子上,轻轻一按,锋利的刀刃直接像切豆腐一样将秃头的头切了下来。

  “呼……”楚天呼了一口气,坐在血泊里,点了一根烟,看着满仓库的尸体,没有丝毫的感觉。

  一根烟烧完,楚天起身从车厢后面的空箱子的缝隙里搬出一桶水,脱光衣服,给自己浑身上下淋了一遍,然后在仓库里找到了一件快递员服装,换在身上,出门,拉下卷帘门,朝着自己通知寒陵的那个咖啡厅走去。

  到达咖啡厅的时候,寒陵还没有来。

  楚天点了一杯咖啡,坐在椅子上看着咖啡店里坐着的形形色色的人谈笑风生。

  男孩子在逗女孩子笑,女孩子在跟女孩子八卦些什么,看报纸的老爷爷,温馨的一家三口,不知道在电脑面前敲什么的年轻员工……

  楚天忽然觉得自己坐在这里有一些格格不入,有些不自然,就像一个小偷坐在一群被小偷偷过的人群里,就像是一个杀人犯坐在警察办公室里报案……

  他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犯了罪的人往往逃逸之后并没有感到侥幸和幸运,而是顶不住痛苦和煎熬选择了自首。

  楚天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看着窗外,像我这样的被判处死刑也不为过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