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雨骑——璃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3507 2019.04.03 14:22

  “这身衣服穿的可还合身?”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七道人影从雨中浮出,为首的是一个身材修长,一席白色风衣的年轻男子。

  “这是不打自招吗?”灵将左臂上一颗将衣袖顶起的螺丝拍了进去淡淡的说道。

  “呵,即便我不明说,此刻我出现在这里,你也知晓了前面那些人的身份,又何必再多此一问?”白衣男子倒是满不在意,弹了弹袖口,一脸懒散的说到,“两百年前能从雨神手里侥幸逃走,你还算有点偷鸡摸狗的下流能力,不过今天,你可没有那种机会了。”

  灵一愣,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对方,才回忆起面前的这个人原来是两百年前围剿自己的雨神的一名小部下,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是能力提升了不少晋升了骑士,

  看起来骑士之势是有了,只不过骑士的能力到底有没有还不知道。

  “今天我可不是单手作战。”灵笑笑回击到。

  “看来是敌了。”极流在一旁开口对灵说道,只是那语气里出奇的平静,“我觉得你应该采取你那位树精朋友的建议。”

  灵还没有反应过来,极流已经凭空消失了,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那七人的身后。刹那间,电光火石,身影残瞬,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极流已经回到了灵的身旁,而在白衣男子身后的那六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永远不会知道了,因为他们的头颅就像一个个熟透的柿子一样,从脖颈处滑落,顺着雨滴坠落到地上。

  “哼,有点意思,只不过你没有尝试对我动手算你还识相。”白衣男子擦了擦衣服上的血点,“雨骑,璃。”

  “呵。”极流嗤笑一声,嘲讽之意尽显脸表,“看这天上下的雨,你不应该叫细吗?或者针也不错。”

  璃嘴角一阵抽搐,“别以为你一点小伎俩,我就会怕你!”话音未落,璃周身空气开始轻微抖动,像电影里卡碟的画面一样,只不过并没有像电影里卡碟后恢复好的画面那样,而是电影里的人物已经凭空消失了。

  “小心!”极流沉稳短促的呼道,随即右手从灵的后方极速探出,随着一阵穿透耳膜的怪声在灵脑后响起,灵一个机灵咬紧牙关护着耳朵,缓解着耳膜与脑骨之间声波来回窜动的余震所带来的痛楚。

  转身才发现在自己脑后的位置上,只有半个上身的璃从雨幕中探出手持一把晶莹剔透带着雨流流苏的长剑对着自己的脑袋,只不过似是受到了什么看不见的阻挡,雨剑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持剑的璃脸上满是疑惑和吃力。

  “看够了吗?”极流在一旁举着攥紧的拳头,那把雨剑的剑尖凭空的悬停在距离其虎口半米的位置上,“看够了就麻烦你打他一下,让我轻松一下,哪怕是用手抠抠他的胳肢窝也好。”

  灵反手唤出匕首,对着璃急刺而去,后者慌忙将身体收回雨中,极流脚下发力,一跃而起,握拳对着后退的璃就是蓄力一挥,似是带着一股强横的气流,慌忙逃进雨域里的璃的一席袖口被削落。

  “你真的以为你一个人可以打我们两个?”极流松开手,晃了晃手腕,“况且骑士与骑士之间也没有多大的差距吧?”

  周围一片寂静,只有雨滴打在地上的哒哒声,就像一个正常的雨夜。

  “我想我的这位朋友就可以把你处理了,听说你上司当初都没有抓住他呢,即使是他现在有点小伤,我依然相信如此。”极流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像极了那种武侠里的隐世高手,不把一切放在眼里,这让灵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对面的这个男人了,“哦,别误会,当然不是因为我觉得你的能力不如我这位朋友的强而讽刺你,而是……纯粹的看不起你。”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极流脸上的笑意更浓,甚至咧嘴露出了几颗白牙,那笑容纯粹干净,如带着阳光温润般的醉意,让人忍不住想和他交朋友。

  话到此处,藏在领域里的璃终于是沉不住气了,先前他确实是没想到这个短发男人会这么的棘手,竟然凭空挡住了自己的一记重剑,平稳的挡下来,璃深知对方需要掌握多大的力量和速度,而且挡住自己攻击的东西自己竟然还看不见,但应该是某种能力物质。所以璃躲在了领域里,但这么一直躲下去也不是什么办法,直到极流那充满讥讽的话语和笑容,彻底激怒了这个表面看起来很稳重但心里很不稳重的骑士。

  璃呢喃一句,周边的雨忽的大了起来,骰子大的雨滴连在一起直砸而下,像在油锅里的角度看着厨师手里攥着一把细长直的面条戳下来一样,只是现在落下来的可不是酥脆的面条,而是一根根可以把人串成烧烤的雨枪。

  灵在一根雨枪就要叉在极流头上的一瞬间,释放了黑暗领域,一瞬间一片黑暗从远方像黎明的阳光从地平线铺设而来一般,快速的笼罩住两个人,避开了密集的雨枪,只是那黑暗领域勉强罩住两个人便不再前行了,似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阻碍,鼓涌的黑流不安分的顶出去又被顶了回来。

  于是在这天地之间,一副诡异的画面出现了。一边是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一边是倾盆而下的暴雨,在其两者之间一条活动的清晰明显的分界线将两侧划分开来。

  片刻之后,一团像是横过来滴入清水里的墨滴一般在雨域中荡漾开来,墨滴因为雨水的稀释渐渐地变淡,一个全身笼罩在黑暗里的人影从墨滴的底端喷射而出,两只手中攥着两把匕首,将其抛出,只一秒的时间,那满天的雨枪像是找到了目标一样,全部对着灵刺了过去。

  两把旋转的匕首极速的在灵身边横向转动,速度之快,只能看到在灵的腰部一条圆形红线缠绕,雨枪逼至之时,匕首分解,那红线渐渐变宽,直接成一个蛋状将灵围在其中,雨枪击打在匕首围成的红蛋

  之上,传来不间断的噌蹭之声,竟然溅射出了在雨天下最不可能出现的火花。

  极流在黑暗领域里观望着雨域的战局,不敢轻举妄动,毕竟现在璃还没有现身,自己贸然闯进雨域,暴露身份不说,还有可能成为灵的累赘。

  那铺天盖地的雨枪似是源源不断的轰击着那个有些违和的红蛋,在匕首中央的灵也有些不太好受,本来灵是打算在自己的周身创建一个较小的领域突破雨域然后逼璃现身,毕竟双方各自待在自己的领域里僵持着也没有结果,璃倒是无所谓,反正人家也不赶时间,而且还可以利用这个时间通知帮手,而翻观灵这一边,情况就有些不太乐观了,自己又要赶时间,又不能拖得太久,于是灵先一步动手了,岂料这个家伙竟然贼了起来,不露面的发动攻击,这让灵有些骑虎难下。

  不过灵在想这些的时候,似乎璃已经不耐烦了,灵感觉那雨枪似乎已经停止了轰击,但自己也不敢大意,毕竟这可能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有些时候,短暂的停止是为了更强大攻击。

  很显然,这是对的。

  满天的雨枪忽的凝滞,像是被冻住的冰锥,只不过那上面流动的水流证明了它只是像而已,密密麻麻的枪尖从四面八方各个方向对准中央的一颗看似静止却是在极速飞转的红蛋。

  毫无预兆的,那雨枪三五根,两三根的融在了一起,融合之后雨枪怕是之前的三五倍的样子,短暂的滞留后,一根根带着尖锐破空声的雨枪再次对着目标刺叉而去,只是这次那颗固若金汤的红蛋已经不足以抵御了,硬生生的扛了两三拨轰击之后,匕首直接砰的一声溃散而开,尾随那声音之后,一道只在雨中留下雨痕的人影极速的对着灵飞了过去。

  “小心!他出现了!”极流见那人影现身,立马不假思索的吼道。

  只是声音比那人影慢了太多,虽说先天的战斗天赋再加上自己的作战经验,让灵可以有一次抽出匕首来尝试挡住这次带着死亡袭击的机会,但那也已经太晚了。

  剑到人未到,灵看着那把闪着银光的剑刃对着自己的头直劈而下,抽出匕首,横向挡在其上。

  就在那一瞬间,仿佛一切都静止了,随即又开始慢慢的运转起来,只是眼前的一切都转成了慢动作,灵睁大眼睛看着在雨中慢慢浮现的璃的脸,那白皙的脸上带着胜利者的骄傲,自满,不可一世。

  那把雨剑竟然在接触到匕首的那一瞬间,转化成了柔软的雨水,直接透过了灵的匕首,因为外界的速度极快,水流还没溃散便再次成型,时间流转,一切恢复正常。

  灵条件反射的猛一侧头,雨剑直接垂直的砍在灵的右肩之上,宽度大约五六厘米的雨剑全部没入灵的肉体之中。

  “啊!”灵痛苦的喊了一声,伸出双手想要握住璃的手腕,却发现后者的手腕如同水一般,根本握不住。

  璃阴戾一笑,攥着雨剑往下压去。

  剧烈的痛苦瞬间袭遍全身,伤口处鼓涌的鲜血顺着雨剑淌到璃的手上,这只会让后者更加的癫狂。

  灵已经无力再反抗了,只能将剩余的全部能力用在加速下降上面,以避免速度上的差异被对方把整个右边身体全部削掉。

  而另一边,极流已经从黑暗领域中走了出来,一半身体站在雨域之中,一半站在黑暗领域之中,可以看出来,他有些并不好受,驼着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像是刚才做了一件耗费了自己极大体力的事一样。

  极流抬头看着被璃用雨剑极速压下来的灵,一言不发。片刻之后,他缓缓拖起在两个不同领域里的手,随即慢慢合拢于领域分界线处,有些吃力的一攥,低沉一声,从中直接分离掰出来一把巨剑。

  巨剑大小如同一台落地空调,长度大约为宽度的六倍,一半是静止的黑暗,另一半是流动的雨水,无柄无刃,无篆无纹。

  “真的非要我出手吗?”极流反手提剑,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

  随即脸色微变,抬头半边脸淋着雨水,半边脸看着黑夜只是笑,那种笑就像是本来你刚要替一个请假的同学打扫卫生的时候,那个同学回来了之后你脸上的笑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