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灵VS树人诺奇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614 2019.04.03 04:21

  “等等,等等,老朋友你确定要这么做吗?”诺斯急忙伸手调停,一副别打架有话好好说的样子。

  “闪开吧。”灵还没等诺奇回应,便低头轻声说道,“既然它想知道,那我就证明给它看,话语永远也比不上伤疤留下的印象深刻。”

  灵向前一步,侧头道,“极流,我也知道你一直想看看我的实力,只是没有明说罢了,那么现在,赌局开盘,看看二十年前那晚上的赌注,谁才是赢家。”

  闻言,极流没有回应和无奈的诺斯皆是后退一步。

  “树人,虽然我这两百年来没有太多的训练,但对付你也绰绰有余了。”说话之间,灵周身的气压骤降,压的灰尘四起,衣衫抖动,手中红芒攒动,汇成一把猩红匕首,“希望你别后悔。”

  “给你一个建议,在动手之前,不要说太多的话,这让人看起来会像是一个没有实力只会虚张声势的家伙。”

  灵冷哼一声,双手合十于胸前结印,忽的身体一沉,周边的灰尘如莲花般绽放凝滞,于其脚下,一片漆黑铺遍而去,笼罩四周,这种黑暗不同于自然天气,而是真真切切的黑暗,即便是探灯也无法穿透。

  当然了,这种黑暗领域,能力者可以借助能力勉强看清周围的,像极流和诺斯都能看清战局,所以有人肯定会说了,既然能力者都能看到自己,那释放领域有什么作用呢?原因就在于属于不同势力的能力者,身处于自己的领域中,能大幅度的彻底释放自己的能力。譬如黑暗领域的灵,雨域中的雨神,而且也不是所有的能力者在别人的领域里都能自由的行动,这要取决于能力者与释放领域的人之间的实力差距。

  “在黑暗领域里对黑暗之城的守城者出手,你不觉得可笑吗?”诺奇在领域里丝毫没有顾虑,甚至还可以出口调侃两句。

  “我记得你刚刚才和我说过,你现在的这种行为可以看做是虚张声势。”

  “我说的是动身之前,可没说动身之中。”

  话音刚落,灵猛然发力,一跃而起,低声诵道,“神谕,沐血神刃!”

  那匕首上的红芒如涌动的红水一般不安分的躁动着,灵将其抛起,在黑色映衬下的血红之色如墨水般绽开,化成数百把匕首。灵于空中,张开双臂,猛的一挥,携带着劲风,那铺天盖地的红色匕首对着诺奇爆掠而去。

  诺奇见那无数的匕首逼至身前,当下浑身一抖,随着大地的剧烈抖动,那树根下的土地崩然而裂,碎石溅飞,扎根与底下的粗壮树根像一条条绷紧的弓弦一般破土而出。诺奇头顶的树枝布满青藤,缠在一起,无数的藤条击打在匕首之上,那藤条似是硬如钢铁,两者相碰,一阵阵噌蹭之声。

  诺奇上方抵御不断,脚下连着地底的数十条树根,如一条条巨蟒出动,从地表蔓延而开,直逼向灵。那粗壮的树根,带着飞溅的碎石力量不可小觑,灵反手握住一把匕首,堪堪抵御住几根树根的抽掠,一个不慎,被其抽中,那衣物瞬间破碎,痛感不言而喻。

  灵稍作整顿,岂料上方突传一阵破空之声,一根粗实的藤条鞭抽而来。灵匆忙下身,凝聚力量,短暂的考量之后,伸出右臂硬生生的横顶在了藤条之上,巨大的疼痛从其右臂开始蔓延至全身,灵吃疼,稍一松弛,那藤条上的压力直接压的灵倒退而去,后者一个重心不稳,踉跄而倒,匆忙之间,灵探出左手堪堪插地,随着一道破土之声,那藤条压着灵竟然滑行了数百米,被迫撞在了一块巨石之上才勉强停了下来,巨石破碎,灵被压入碎石之中,自其脚下一条被手臂犁出的沟壑一直蔓延到自己刚才所站的位置。

  灵吐了一口血,咬牙将左臂从土里拔出,双手吃力的顶住压的自己不能起身的藤条。

  对方可不会因为自己的困境而手下留情,转瞬之间又是一根粗实的藤条席卷而下,目标不是灵而是压住灵的那根藤条,若是被其砸中,两根藤条的重量恐怕能压的灵全身都会碎成粉末。

  灵面目狰狞的狂吼一声,从藤条之下挣脱而出,只是那金属左臂已经不堪重负,那层仿真皮肤已经被刮擦的露出了里面银色的铁皮,手掌上的表皮已经全部毁坏,银色的铁皮手指断了两三根,依靠五颜六色的电线耷拉在手上还不至于掉落。

  那第二条藤条压了下来,扬起了一阵灰尘。

  灵活动了一下还能用的左臂,当下也不再敢大意,单手握住匕首,呢喃一句,顿时匕首红芒四溅,通天增长,灵双手扶稳,面目狰狞,狂吼一声,怒劈而下,任由身下的树根抽打着自己的身体。

  诺奇将藤条收回,树顶全部枝干拧在一起,迎压而上,两者相撞,势均力敌,碰撞处波动翻滚而去,巨大的气压直接撕碎周边的土地。

  对峙片刻,灵额头青筋暴起,怒吼一声,手上力道骤增,一股更强的气压席卷而去,在破碎地表的基础下,犁出一道更深的沟壑。

  似是不堪重负,诺奇略处下风,脚下的土地轰然碎裂,自己竟然被压的下沉了数米之多。

  反观灵这一次边,虽有略小的优势,但其释放的能力已经严重的超出了金属铁臂的承受范围。剧烈的狂风热浪扑面而来,将灵的上衣全部扯碎,那漏出来的金属铁臂也开始渐渐地不堪重负,有些扭曲变形,黄色表皮开始裂出一道道细缝,还伴随着齿轮崩裂的声音。

  “差不多行了。”不知什么时候极流已经出现在了波动爆发处,“你的这条胳膊快差不多了,我觉得那个老头已经没有精力再给你做一条了。”

  灵听到这个声音一愣,有些不明白极流虽身处剧烈的波动之中为什么看起来却影响不大,但没过多久,灵发现诺奇也因为极流的存在有一些愣神,露出了一些破绽,灵乘胜追击,没有理会极流,抓住时机,匕首横侧,直接斩断了束缚的藤条,直逼其面门。

  诺奇因为剧烈的痛疼,本来面目狰狞的脸此刻更加的狰狞,只不过它已经无力再反抗了,这种级别的战斗,一个分神有可能就会送命。诺奇看着越来越大的匕首,席卷而来,却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恐惧,或许对于这种生物死亡也微不足道吧。

  只不过那匕首的血刃在距离自己脸不足几厘米的位置硬生生的停了下来,那匕首上散发的炽热气流灼烧着自己的眼睛。诺奇眯着眼睛,侧头绕过匕首看清了对面的情况。

  只见得灵面目狰狞的喘着粗气,狼狈不堪,衣衫尽碎,左臂扭曲,红色的右瞳渐渐的淡去。

  “为什么不杀了我?”诺奇伸出藤条拨掉匕首。

  灵反手挥舞,匕首一个斡旋,将其触碰匕首的藤条全部斩断,随后灵将匕首横劈收起,插在地上,缓缓落地,站在比自己不知道高多少的匕首下,扶着匕首,断断续续的说道,“别自作多情,我可不是因为与你有交集,才手下留情。”

  “哦,是吗?”诺奇古怪的笑笑,随即身体前倾,对着灵极速掠去,那铺满地表的树根牵连着地面,带起阵阵碎土。

  灵没想到诺奇会反打,脸色陡变,迅速腾空后退,堪堪避掉脚下的树根。只是诺奇并没有追击,而是树干汇成的大手,直接将匕首提起。

  “你不是诺奇!”灵浮空而立,脸色阴沉的说道。

  诺奇咯咯一笑,那匕首不受控制的从其手里挣脱,扯断数根藤条,直接反身一插,通天的匕刃直接贯穿诺奇的身躯,涌动的红芒灼起一阵灰烟,将其燃烧殆尽,只剩一顿灰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