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六章 猎捕者——持风之神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286 2019.05.25 22:35

  我……还活着吗?

  楚天以为自己被带着逃离城堡的时候已经是自己生活到现在所遭受到的最痛苦的几十分钟了,而在刺眼的闪着五颜六色光线的传送通道里让他改变了这个想法。

  像是被丢进开足马力的洗衣机里乱甩了一通,又像是坐在急速旋转的失控摩天轮里,失重,眩晕,旋转,碰撞,让人生不如死的十几分钟后,最后被重重的甩了出去,面部朝下的砸落在青草地上。

  无力,钻疼,恶心。

  楚天几乎被折腾的就剩一口气了,如果现在有人来说带他去安全的地方,他会断然拒绝,可能现在让自己趴在此刻的地方缓一缓才是对自己最好的待遇。

  伸手将怀里硌的胸口有些生疼的水晶掏了出来,楚天从地上爬起又突然的俯身呕吐了起来,无奈胃里已经空空如也了,只吐出来一口酸水。

  “这个看起来像是弱鸡一样的人怎么会从通道里爬出来?”

  声音突然从前方传来,很近,楚天一瞬间警惕了起来,站直身体,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十几个人影团团围住了。

  只是天空有些灰暗,像是暴雨即将来临之前的预兆,看不清周围人影的面容,但却隐约的能看到他们穿着的衣服,都是清一色的灰色,其中两人就在自己正前方,离得自己很近,很显然,刚才的话就是这两个人其中之一说出来的。

  “大人,我们任务在身,还是谨慎一些的好,待我上前询问,如若是杂碎渣滓,斩了便好。”两人之一上前几步,步伐缓慢,在楚天的面前大约两米处停下,“你是何人,为何从通道里传出。”

  楚天攥紧手里的水晶,看清了面前之人的相貌,骨瘦如柴,形销骨立,着一身灰色大衣,头发长而凌乱,给人一种不宜接触的感觉。

  楚天有些慌乱的看着他,一时间没有回应,而是在心里打起了算盘,是跑还是留,是实话实话还是编织谎言,看他们的样子应该不像是保护自己一边的人员,那么自己随便编出一个啥事都不知道的喽啰身份,他们是否会放过自己,鉴于之前自己所听到的两人之间的谈话,好像实话实话自己才会有更大的概率存活下来吧。

  “聋子?还是哑巴?”那人的大衣衣摆突然掀起,两侧两团疾风卷出,呈流动的锯齿状架在楚天的脖子上,“何人,为何通道里传出?!”

  “我……我叫楚天……”楚天脖子两侧被气流卷的生疼,隐隐约约有血丝浮现,“我我我……被人追杀,逃到这里的……”

  “大人,任务里的猎捕目标是这个名字吗?”那人转身朝着后方的另一个人影询问道。

  被问者显然就是这群人的头目了,他往前移动寸许,并肩站在瘦者身旁,个头要比后者高上许多,也是着灰色风衣,竖起的衣领遮在其有些突出的颧骨上,身材健硕,黑色的中分长发,胡须下的嘴角微垂,刚正不阿。

  “这听起来是一个独特的名字,如果是的话,我不会注意不到的。”那人嗓音浑厚,字字刚劲,“你可是黑夜之子?”

  “是,我就是黑暗之城城主和光明之城城主的儿子,黑夜之子。”看目前的这个情况,想要自己逃出去是不可能的了,说不定这拨人马和之前只身在光明之城搅得天翻地覆的那个矮人并不是一起的,那么自己说出身份可能还会震慑一下,拿定主意,楚天一脸严肃的回到。

  “哈哈哈哈,你不用说的这么具体,我连黑王都不怕,还会怕你这个胡子都没长齐的毛头小子?”那人哈哈大笑道,“而且黑王已经死了几百年了,就凭你那势单力薄的母亲又能奈我何,你可知我身后是……”

  “咳咳……大人。”一旁的瘦者捂嘴轻咳,“大人,无意冒犯您的谈话,只是这里毕竟是魔域,我们要紧的还是快点完成任务,要是被魔域的势力发现,被当作成侵犯者,会节外生枝的。”

  “那怕什么?”那人扫视着包围着楚天的数道人影,“我不是已经派人将周围方圆几千米的地段都清查了吗?况且我还有很多话想问一下这个浑身上下都看不出来一丁点的神明之血的神明之子。”

  “呃……您也知道,魔域里的生灵擅长异能妖术,常常神出鬼没而且无迹可寻,况且,您要是有很多话,也可以先把他带走再说不迟。”

  “行议官?!你是在忤逆于我?!”那人脚下忽然灰尘四起,衣袍扇动,“你可知道在和谁说话,我可是伟大的持风之神,不要因为你是我的直属下部,就得寸进尺以下犯上,有些情况我会自行斟酌!”

  “不敢不敢……”行议官慌忙急退两步,拉开距离,跪在地上,“大人斟酌便是,下属不再多言。”

  灰尘飘散,衣袍落下,风神挥了挥大手,“起来吧。”

  “是。”行议官起身,退到风神身后,错肩而立。

  “刚才我们说到哪了?黑神与白神的儿子?”风神戏谑道。

  楚天刚才看着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丝毫不敢随便乱动,生怕被当作无辜的牺牲者,直到风神提到自己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说……”

  “哦……对了,说道你为什么看起来像个弱鸡了?”风神嘲讽道,“听说你是在人域长大的啊,那看起来像个弱鸡也没什么问题了,不过现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你怎么还是一副卑微的奴隶样,是被我们吓坏了吗?还是已经习惯当作人类了?”

  楚天刚想回答,却突然感觉体内有一股异动,随即血气上涌,一丝恍惚乍现,视线有些模糊,全身乏力,手中攥紧的水晶因为无力脱手落在地上,体内一道声音顺着头骨回响在自己耳朵里,“楚天,放我出去!”

  声音虽然有些不羁和狂妄,但楚天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听出了那是自己的声音,确切的说,不,并不是自己的,而是魂的。

  “不行,你不能出来。”虽说自己现在有些身陷险境,但从上一次魂占用身体造成的巨大破坏力和其完全随心所欲的思想以及自己还没完全掌握,确切的来讲就根本没有掌握的夺回身体的方法三个角度来讲,即便是魂帮助自己逃了出去,但跑去哪里,自己就无从得知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楚天心里都决定不会随便的唤出魂。

  “那是什么?”虽然捂着脑袋看起来有些痛苦的楚天很吸引自己的注意力,但掉落在地上的水晶却比前者的引力更大一些,所以,风神往前迈了一步,忽闻一声痛苦的嚎叫在自己左侧方传来,一条巨大的绿色藤蔓从四平的草地里刺出,将一个人影直接戳穿带上了灰暗的半空之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