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激战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013 2019.04.28 11:53

  “醒醒,寒,醒醒。”寒感觉自己躺在一张柔弱的大床上,而且有人在拍打自己的脸,声音也很熟悉。

  睁开眼睛,寒看见的是满脸担心的陵。

  “你可算醒了,吓死我了,你这个混蛋。”见寒安然无恙的醒了过来,陵松了一口气,用拳头重重的捶了一下寒的胸口,满脸委屈,“你以后要是再这么乱来,我就不管你了。”说完,就扭过头去不再看寒。

  “呃……”寒摸了摸有些发麻的胸口,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已经在出租屋的卧室里面了,他轻轻的拍了拍有些赌气的陵,“我怎么在这里?”

  …………

  一个多小时之前,郊区医院旁的狭窄胡同里。

  面具女人没有再给寒说话的机会,面具的缝隙里飘出一股带着香味的气息,寒仅仅吸了一口,便昏睡了过去。

  面具女人把尾巴收起来,寒没了束缚,直接整个人面朝前的摔倒在地上。

  面具女人环顾四周,单身提着寒的衣领,一跃而起,跳上胡同墙壁的顶端,在月光下,如一只在草丛里来去自如的蚂蚱一样,轻松的翻越着高楼平房的屋顶朝着远处跃去。

  很快,面具女人提着寒已经穿过郊区抵达市中心地段了,在一幢高楼的顶层,她忽然的停了下来,从皮衣里掏出震动的手机,按下了接听健,“啊,我在大学的宿舍里收拾一些东西。”

  “嗯嗯嗯,知道了,我很快就回去了。”面具女刚挂掉电话,神色突然一凛。

  在自己面前距离几十米的另一幢大楼的天台上,站着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人影。

  面具女人自然不会傻到认为对面这个人影是因为闲来无事来楼顶观赏夜空的,但也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当下直接是选择了退后打算换一个方向离开,但刚走出两步,对面的人影就说话了,虽然距离隔得很远,但声音还是清晰清楚,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想把我的男朋友带到哪里去啊?”陵站在楼顶的边缘,双手环胸。

  面具女人停下脚步,将寒丢在地上,“我还以为神域的人都有勇无谋呢,原来是早就做好了打算。”

  “你没有对他做过分的事情吧。”陵说着话,便身影一闪,站在了面具女人所在的楼顶上,手里握着一把闪着白光的剑。

  “好像我有没有对他做过,你都不会放过我了?”

  “是啊,他是一个从来只关心任务和别人,却最需要别人来关心的笨蛋啊。”陵身形一抖,像一名训练有素的职业击剑手,手中的白剑对着面具女人的面具猛刺了过去。

  后者身形侧闪避过伤害,白剑刺出的剑气卷着空气,刺穿远方的天空,像滑落夜空的流星。

  刺了个空,陵手腕侧倾,将剑刃持平,向右侧挥劈,环绕在剑身上的白色剑气因为速度向后飘去,整个挥舞起来的剑就像被风吹动起来的白色旗帜。

  一侧的面具女人见其逼进,两条纤细的胳膊呈✖️状护在胸前,六根弯曲如镰刀般的爪刃刺穿黑皮手套分别从双手长出。

  “——锵——”

  带着流苏的剑刃撞击在爪刃之上,发出一阵让人抓狂的刺耳声,卷起的狂风将两人的长发吹的狂飘了起来。

  “兽域的能力者?”陵在看到这种形态之后就立马想到了。

  “啊……我劝你在这么紧要的关头,注意力还是放在别的地方吧。”面具女人透过面具的两只眼睛仿佛在轻笑,“拖着一个累赘总归会影响战力吧?”

  话毕,在面具女人的身后两条毛茸茸的尾巴升了起来,看起来柔滑的茸毛突然变成针状,像机械一般合拢闭合,变成了两条弯曲的长矛,分别对着陵和躺在地上的寒猛刺了过去。

  “混蛋。”陵咒骂一声,放弃对峙,将白剑放在寒面前,一条尾巴击撞在白剑之上,另一边,一条尾巴和六根弯曲的爪刃没入了陵的左肩里。

  “我知道你们神域人自愈能力很强,那这样呢?”面具女人怪笑一声。

  尾巴和爪刃刺穿左肩,陵忍着剧痛,感觉爪刃正在自己的身体里向心脏划去。

  当下陵左肩后撤,爪刃和尾巴带着一块肉和鲜血从陵的肩膀里撤了出来,陵附身抱起寒快速的往后撤去,与面具女人拉开了距离。

  “有些话你可说错了。”陵把寒轻轻的放在地上,“他可不是累赘,他是我的同伴,为了保护他,所以我会变得更强。”

  陵握着流血的左肩,伤口开始快速愈合。

  “你们这些人可真有意思?为了保护同伴而变得更强,不应该先变的更强来保护同伴吗?”面具女人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剧增,黑色的皮衣变成毛发,“我可没时间在这里慢慢的跟你耗,这是最后一击了。”

  “啊……那就来吧。”陵的伤口已经愈合,只是衣服上有一片破损的大洞露着雪白的皮肤,双手结印,“白域。”

  白色光芒笼罩着整个大楼的天台。

  “妈妈,妈妈,你看那个大楼的上面有人在放烟花哎。”楼底下的公路上一辆私人轿车里,一个小男孩拽着他妈妈的衣角喊道。

  路边忙碌的人群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光亮所吸引。

  偌大的天台上,只有面具女人一个人。

  也已经不能说是人了,只是一个站立的,浑身上下黑色毛发,三四米高带着面具长发飞舞的怪物而已。

  “真应该让他醒着告诉你,这个领域对我没用啊。”面具怪物身形一抖,直逼到天台的一个四角边缘,六根爪刃呈✖️状划穿空气。

  “同为女人,你应该知道女人比男人要更加的谨慎和小心。”陵半张带着势在必得的浅笑从面具怪物的右侧浮现。

  似是有些气急败坏,怪物转身朝着陵划去,却又一次落空。

  陵身形浮现在怪物对角线处的四角处,悬空而立,长发飞舞,随机双手紧握白剑,将其插入地板,身体继续上浮离地十几米处,双手合十,“神谕,剑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