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章 刺的骑士之道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223 2019.05.22 11:02

  门被打开了,一个矮小瘦弱的黑色人影晃了进来。

  刺紧挨在床边,垂下的手掌掌心处一缕白光蔓延而出附着在床上,将楚天的腰部包纳而进,另一只手上白色光剑汇成,持于胸前。

  楚天只能看到刺的银发和背部,但却能感觉到刺有些没来由的紧张。

  “哇哦~哇哦~哇哦。”屠神者拍着手掌戏谑道,“瞧瞧我找到了什么宝贝,大名鼎鼎的黑夜之子,还有……嗯……骑士?”

  刺脸色铁青,之前对战魂时脸上的从容淡定一丝不剩,“我自认为敌不过你,所以也不会说一些挑衅的话来激怒你,但他,你休想带走,休想!”

  “亲爱的,你已经激怒我了,彻底。”话音落,影消失。

  刺神色一凛,手掌快而有力结印,一堵光墙拔地而起,继而曲卷成半圆状将两人包裹而进。

  “楚天,你得夺回身体,想办法离开这里!”刺观察着四周,沉声道。

  “我……我……”

  “你可以的,我相信你。”刺侧过头,低垂的眼帘下的眸子闪着一缕光亮,“你可以的。”

  楚天点点头,进行了两次大程度的深呼吸,让自己在这个有些不可控制的局面下稳下心来。

  随后脑袋平躺,目光看着上方有些像滴在清水里的油泽一样漂浮的白团,闭上了眼睛。

  他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来和另一个自己对话,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有刺所说的那种特殊力量,他做不到,甚至在这种情况之下连放平心态都做不到。

  “我……做不到。”楚天摇着头睁开了眼睛,他希望刺能再激励一下自己,却发现刺已经不在床边了。

  光罩之外,屠神者佝偻着身子,面目狰狞,似一头准备猎食的豺狼。

  刺贴在光罩的外壁上,白色的风衣露出了很多细小的破口,鲜血从破口处流出。

  听到楚天的话,本来浑身战栗的刺忽然的站直了身躯,像是卸下了不堪重负的隐形包裹,没有回头,语气平淡,“我知道了,告诉你的哥哥,我很爱他。”

  话音未落,刺的身影已经消失了,光罩表面的白晕开始扩散变的浓厚,像一层层密不透风的蜡烛壁,完完全全的保护住了自己的身体,也阻挡了外面的视野。

  楚天目光涣散,没有焦点,刺的遗言还在耳边环绕,像一张张口无遮拦的嘴一样批判着自己的无能。

  “不……不……不!!!”前半段的呢喃忽而扭成怒吼,楚天脖子和额头上青筋暴起,脸色暗红,嘴巴已经张到了人类的极限,不愿面对现实的不甘撕裂了喉咙。

  ——嗡嗡嗡——

  伴随着像是用铁锤重重的击打在罩在头上的铁盆一样的一连串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楚天脑袋空白,视线开始模糊,紧随其后的还有一股像是洪水冲来的轰鸣声……

  “啊……”

  楚天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一扇半圆形类似于斩出的剑气一般的黑色波浪水平的对自己扫了过来。

  出于本能反应,楚天想伸手护住自己,却发现自己丝毫动弹不得,手和脚皆被绑在一张椅子上。

  黑色冲击挤撞在腹部之上,血气上涌,一瞬间只感觉自己的肋骨,脊椎骨和内脏都被波动冲了个粉碎。

  自己的衣物,捆绑自己的绳子和自己所坐的椅子被冲成了粉末,楚天闷哼一声,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整个人像是被丢了出去的一样陷进了身后的一面墙壁里,随后又重重的滑坐在地上。

  一口气还没喘过来,疾风扑面,刺弯着身体横向的撞在了楚天的腰部上,后者凭着随时都可能消失的意志,用两条胳膊狠狠的抱着刺,低垂着头,为她抵御着因为两次的冲击,破碎的墙壁上不间断的掉落而下的碎石。

  “呃……”白衣浸红的刺躺在楚天怀里,嘴唇微动,缓缓睁开眼睛,“你做到了。”

  “别死啊,要不然我没有脸面对寒陵了。”楚天忍着巨疼将自己的后背从墙壁里拔了出来,将刺轻轻的平放在地上,缓缓起身,前移一步,顶在刺的前面,与屠神者对目而立。

  长发恢复成之前的长短,而自己胳膊上和腹部受到的伤在刚才一阵像是闹肚子的声音之后也已经完全恢复了,丝毫感觉不出来自己刚才几乎受到了瘫痪的重伤。

  楚天看着一片狼藉的房间,十多天之前,这里还是一片平静,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的就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自己不应该站出来的,连最基本的战斗都不会,只会白白的去送死,但现在又能有什么办法,保护自己的刺奄奄一息,已经毫无战斗的意志和力量。

  “这次轮到你了吗?”屠神者站在房间的门口处,身后是之前被魂破坏的破烂不堪的走廊。

  “不是。”楚天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刺,“我还没有愚蠢到要和你打。”

  “哦?那你这看起来就让人恶心的英雄救美的行为是在干嘛?”

  “你来这里的目的不就是要把我带走吗?如果我同意跟你走,你能放过她吗?”

  屠神者一愣,随即咧嘴大笑了起来,“瞧瞧你这舍己为人的大无畏精神,简直和你英雄救美的行为一样愚蠢,我拒绝,不过如果她已经死了的话,那也就没有办法了。”

  “啊,就算你答应……我也不会同意的……”躺在一旁的刺忽然的晃了起来,将楚天拉在自己的身后,“我就知道你会做到的。”

  “你…………”

  楚天看着刺纤细的背影,心里虽有很多话要说,却到了嘴边,欲言又止。

  “你就那么安静的躺在那里不好吗?可能装死你还能捡回一条命。”屠神者道。

  “你不会懂的,有些东西比生命还要重要。”刺擦掉嘴角的血,“我只是躺着休息一会而已。”

  “你还真会自吹自擂呐。”屠神者身体下沉,自其脚掌之下,蛛网状裂痕铺开,“自以为凭借着犹如洗脑般一样的骑士精神就可以做到很多做不到的事情,只不过是大言不惭的逞能而已,你们的那一点信念,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不堪一击。”

  “相比于我来说,自大的是你才对。”刺周身泛起白色涟漪。

  “啊,是啊,因为我有资本,我就是绝对的力量!”话音刚落,屠神者已然消失,其刚站立的地板猛然塌陷,碎石溅落。

  刺双目快速扫视,身后的光剑还未出手,一道金白色的光柱从房顶打穿而下,一瞬竖立在刺的面前,而光柱的另一侧,被打断攻击的屠神者脸上并没有多少的不甘,相反的,在他的眼眸里,刺看到了兴奋和期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