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四章 水灵球的预言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088 2019.05.29 19:34

  铁栏门外的通道里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很杂很乱,像是老鼠翻找食物。

  “嘘……”两人对视一眼,咔沽把手指比在嘴边,压着嗓子用夸张的嘴形小声说道,“好像有人来了,你把我藏好了。”

  “??”楚天满脸问号,用同样的说话方式道,“你这么大一个人,这里就这么点地方,我怎么藏你?”

  咔沽眨了眨眼睛,手臂撑着巨书的边缘,站在上面,书页翻动,穿过其小腿,咔沽整个人开始虚幻了起来,然后一瞬间消失在书本之中,打开的书页还在翻动,冒着紫色的柔光,忽而闭拢,变成一个手掌般大小的小书,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

  楚天恍然大悟,将小书拾起,藏在了自己的怀里,然后靠着墙边坐下,半空上的颗粒像烧光了煤油的燃灯,暗了下去掉落在地上。

  “哗啦啦,啪嗒啪嗒……”

  一连串的脚步声由远至近,最后全部消失,铁栏门处塞满通道的人影在声音消失的一瞬间全部冒了出来。

  铁栏门上的锁链被取下,房间地面上的颗粒重新飘到了空中,散发着光亮,众人有条不紊的依次从门口进入,直到最后一个人进来,大约总共有十余人,塞满了这个不大的空间。

  楚天佯装初醒的模样,眯着眼睛,伸手挡着光亮,环顾众人。

  整个正方形的房间里,十余人以一种半圆形的包围圈将楚天围在圆心处墙壁的中央位置,为首的是扎雄,而扎雄的一侧就是疫婆婆。

  两人的身后,大部队里都是清一色的成年人,皆身披斗篷,面露峻色,有男有女。

  “怎么?大法师回来了吗?”楚天见众人不说话,自己开口道,也不敢随便乱动。

  扎雄往后面移了一步,疫婆婆往前一步,两只狡猾的眼珠盯着楚天的胸口,那里是咔沽藏身的地方,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很有深意的表情。

  楚天咽了一口唾沫,视线游离。

  疫婆婆没有再继续,而是用枯手从斗篷下捧出了一个透明的球形物体。

  那物体像是由一团水组成一样,而且表面还在流动。

  “水球”漂浮在两人之间的半空上,疫婆婆道,“这是可以预言某种未来的水灵球,是由某一个领路人的尸骨和各种魔域材料融合花了一百年制造出来的,所以我需要你不要怀疑它的可信度。”

  丝毫没有给楚天说话的机会,疫婆婆大手一挥,那水灵球像是被火势烧开,开始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热气由白变红,覆盖着其上半个圆球,一时间,整个水灵球上半部分升腾着红雾,红雾飘浮在上半空,隐隐约约组成一幅血腥的战争场面,血光滔天,兵戎相见,而下半部分,白色水雾凝聚,滴落在地面之上,蔓延开来,汇成了一副水画,画中欣欣向荣,一片平和。

  楚天看着这奇异的景观,有些出神,直到疫婆婆开口讲话,才回过神来。

  “这是你在被带走之后,我用先前从你头上拔下的几根毛发融进水灵球,所展现出来的未来。”疫婆婆脸色凝重,“水灵球一般都是用于预测我们村落未来的,而且每次启用都需要昂贵的代价,但为了村落,我们也经常使用,但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你知道你现在看到的这幅景象预示着什么吗?你的存在对于我们村落是一个极端,不是灭亡,就是带我们走向终点,理想国度。”

  “大家知道了吧,把你们叫来这里的目的。”扎雄接着疫婆婆的话说道,“根据疫婆婆所说的,我们要对面前这个人进行一个审判,大法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而且目前情况危急,所以我们不能等了,是把他留下来好好保护,还是立刻把他杀掉,扔出这里,大家有什么意见吗?请谨慎发言,毕竟这关系着我们村落的未来。”

  闻言众人面面相觑,还是疫婆婆第一个发言,“我先来说明我的观点吧,这个人是因为被追杀才来到魔域的,但因为守边者的出现才侥幸存活了下来,也就是说如果守边者与抓捕他的人交战而失败,那后者肯定会来到此处寻找他,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所以不论我们是把他藏在这里,还是把他杀掉,扔出去,我相信,那帮人都不会善罢甘休,会把我们村落搜一个底朝天的,可能我们还会发生冲突,也就是说,无论他在不在这里,我们都很有可能要与别人发生冲突,结合这些因素,我的建议是把他留下,因为可能他真的会带领我们走向终极目标。”

  “对对,你说的没错,那帮人是为了抓我,并不是为了杀我,你们要是把我杀了,后果不知道会……”楚天赶忙解释道,忽觉一凌厉的目光刺穿而来,扭头过去,刚好对上了横眉怒目的扎雄,随即又悻悻的把话给憋了回去。

  “还有人有看法吗?”扎雄收回目光,冲着人群喊着。

  这帮人平日里被独裁惯了,一般都习惯于听命于大法师,大法师让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所以,一时间没人说话。

  “既然没有人说话,那我就先说说。”扎雄一看就是这个村落的二把手,所以站了出来,“我不太同意疫婆婆的想法,虽然我笃信水灵球的魔力,但现在的情况大家也都看见了,有一些异样,这种铤而走险的方法我觉得不可取,况且这个人我们不知跟,不知底的,而且一看就是那种胆小怕事的,你们真的觉得他能带领我们走向终点吗?”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纷纷点头。

  只有疫婆婆反驳道,“你也知道对他不知根不知底的,那你怎么能确定他不会呢?你可知道他叫什么?是什么身份?以貌取人是极其愚蠢的行为大法师应该不止一次的和你说过吧。”

  被疫婆婆的话噎住,扎雄的脸上有些难看,但也确实找不出理由来应付。

  人群中一人忽道,“对啊,我们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呢?”

  “那你就来说说你是谁吧?”疫婆婆笑着蹲在楚天面前,“就接着在那个木屋里你没有说完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