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骑士,黑夜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灵的过往(四)

骑士,黑夜之子 懂人自懂 2006 2019.05.12 13:55

  我感觉体内像是有一个火山的喷发口一样往外涌着滚烫的熔浆,全身上下的皮肤宛如贫瘠干枯的土地一般开裂,撕的我生疼。

  我睁开眼睛,怒吼一声,一股气波从我体内喷涌而出,整个行刑台被震的碎成了渣子,连同震碎的还有束缚我的绳索,我浑身上下的衣物以及那把大刀,那个离我最近的行刑官被震飞出去好远,摔在后边的地面上,七窍流血,呜呼一声,没了呼吸。

  我就像一个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一样匍匐在地上,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惊恐的气息,人群发出喧闹的尖叫声,开始四处逃窜。

  我的身体没有再像之前一般的痛疼,相反的还很畅快,而且我的身体机能仿佛在那一瞬间得到了显著的提升。

  我的视野开始渐渐的变远,听力变的清晰,嗅觉以及对自身范围内的情况都了如指掌,但我很快就发现,我体弱多病的体质并没有改变,虚弱感涌了上来,让我不得不浑身赤裸的跪倒在地上。

  广场上已经没有人了,卫兵们也早已吓跑了,这个时候我看见一个穿着黑夜风衣身材高大的年轻男人朝我走了过来。

  他走到我身边,因为虚弱的原因,我的视线有些模糊,我想抬头看看他的脸,却只能看见他黑得发亮的长筒靴。

  他把风衣脱了下来,丢在我身上,然后俯身蹲下,我这才看清他的容貌。他一席长发绑在脑后,白皙的脸上眼眶深邃。他把修长的手指抵在我的额头上,一股让人及其舒服的暖流灌输进了我的身体,我这才发现我体力竟然奇迹般的恢复了,疲惫虚弱感都一扫而空。

  他站起身来,对我说,年轻人,跟我来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他带我去的是当时我想都不敢想的黑暗之城的主堡,而他带我见的人更是我一生都无法企及的神灵,我当时的君王,黑夜之神,裔。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之前所释放出的能量并非偶然。

  在奴隶祖先的远古时代,大部分的选择了彻底放弃能力,而还有为数不多的一条支流选择偷偷的隐藏了能力,但他们并没有放弃,而是将其延续了下去。

  而我的生父就是其中的一个,他当时在我母亲怀孕的时候,说是要离开一段时间,但肯定会回来找她的,但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我的生父没了消息。

  当时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非常高兴的,因为能力者的寿命极长,有很大的可能我的生父并没有死,这样让我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但因为我的母亲是一个没有能力的奴隶,所以我生下来,自身是没有能力,但当我生命受到极大威胁的时候,这种能力会开启来保护自己,但这也不是一定的,有很多这种混血的奴隶,并没有能力保护,最后不为人知的死去,这取决于先天携带的能力的强弱。

  带我走进黑暗之城的那个男人我后来才知道他是城池里最神圣的职位之一,骑士。

  他向城主引荐了我,虽然有引荐要比没有晋升骑士容易的多,但真正成为骑士的道路是异常艰难的。

  城主没有正面见我,他只是坐在王座上,隔着几百米长的宫殿地毯遥遥的看了一眼跪在正殿门外的我就起身走了。

  那位骑士走回到我身边告诉我,让我在这里安顿下来,跟着一群想要晋升骑士的能力者们一起训练,考核,最后筛选得出最终骑士的名额,而没有成为骑士的人会被永远的囚禁在城堡里,没有名分的默默守护着这座城池,当战争来临,这种人属于第一个冲锋陷阵的。

  我当时问了他的名字和帮助我的原因。

  他就那样笔直的站在我的旁边俯视着我,我抬起头迎着刺眼的阳光看着他,许久之后,他才说道,你以后的名字叫做灵。

  在这之后,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也没有问我答不答应就走了,然后接替他的是一个老头子,他领着我去了一间石砖屋,告诉我,以后这就是我的房间了,老头子给我送来了一套衣服,我站在房间里有些手足无措,这里不知道比我那个茅草屋要好上多少倍。

  几天后,我被传唤,随着一群想要晋升骑士之位的能力者们一起被驱赶到了城堡最顶层的一处露天广场上,在那里,我再次看到了那个女生。

  她在我看她的同时也注意到了我,圆润的脸蛋上露出了一丝疑惑,但也只是一眼。

  和我一同接受训练的都是天资聪慧的能力者,而我根本不知道怎么使用能力,我仿佛再一次的回到了那个悲惨的日子里。

  他们觉得我是个废物,每次训练只有我一个人完不成,所以他们开始对我冷嘲热讽,没有人愿意陪我训练,我就这样形单影只的每天像一个格格不入的丑小鸭一样被嘲笑,就连训练官也不曾一次的向上面反应当初让我加入这里是否是出了什么差错,但碍于引荐我的那位骑士地位之高,还不至于直接将我剔除出去。

  后来终于在一次训练完之后,因为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无休止的嘲讽而出言反抗招致一顿毒打的时候,那个女生看不下去了,她走过来推开人群,将我从地上扶了起来,拍掉我身上的灰尘,在我耳边对我说,以后我陪你训练。

  从那以后,每天正常规定的训练时间之外,她总会拉着我多训练很长一段时间,她就像一个年纪不大的小老师,手把手的教授我技能,我在她的帮助下,也开始渐渐的掌握了要领。

  其他的人还是嘲讽我,倒也不至于像以前的那般直接。

  我曾问过她为什么要帮我,她说看见我就像看见她家的那条被恶犬咬死的宠物狗,看我很可怜,想要保护我。

  我只是笑笑,就只当她开了一个玩笑,我觉得当时和她在一起的日子里可以算得上我这几百年以来最快乐的时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