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银河霸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节 月球沦陷

银河霸主 小古月子 14858 2006.03.30 00:37

    三角自爆阵形,“狂化地震波,”数个还具有战斗能力的角斗士,幻化为狂战士,瞬时使用出只有狂化的时候才能使用的“狂化地震波”,作为角斗士具有强大的近距离攻击能力,在太阳系内,步兵系的战士除了普通刀锋战士外,所有的步兵都不是角斗士的对手,特别是角斗士狂化后的强大破坏力,实在是令人恐惧,单个狂战士发出的“狂化地震波”可以使几十米距离内受到强大的破坏。

  而数个狂战士在同一位置使用出“狂化地震波”,那样累积的破坏力,会使得百米之内所有的物体受到强烈的破坏,无论是人类还是机器,一般情况下,人类的器官会受到全面的损坏,七窍留血也是正常之事。

  当然狂化后的狂战士也难以抵御如此强烈的破坏力,累积的破坏力会使得发动攻击的狂战士受到致命的伤害。

  此时停靠在月球港,开拓者外围的星际联盟的士兵,只感觉那艘开拓者运输舰开始强烈的颤抖,斑驳的运输舰外壳不断的破碎。

  “快闪开,狂化地震波,角斗士自爆拉......”不知是谁先行发出这声呼喊,原本围观在周围准备攻入开拓者运输舰,解救里面的战士的士兵,飞快的远离运输舰的泊位。

  “哦,我的上帝......”领航总长发出一声惊呼,双手紧撑着自己的双颊,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是这位总长所能承受的,原本以为升官发财指日可待,没想到精锐的刀锋战士还有星际联盟可靠的角斗士都不得不使用终极的狂化地震波,可以肯定那艘运输舰内一定是隐藏着异常强大的敌人。

  “总长大人,是不是马上将运输舰都脱离母港?”正当领航总长发呆之时,身边的一位参谋秘书冷静的建议道。

  “对对,马上,马上将那三艘该死的运输舰全部赶出我们的月球港,马上,”领航总长一声怒吼,双手猛烈的拍打在指挥台上。

  “哦不,我的港口,该死,”正当领航总长发布完命令之时,那艘被星际联盟战士攻入的开拓者运输舰,连续的几声轰隆,耀眼的爆炸声起,连带着泊位一起飘进了太空内。

  支离破碎的装甲碎片四处飞散。

  月球港内。

  所有的探照灯全部聚集在此。

  一双血迹斑斑的双手从刚刚爆炸过的泊位伸了出来,是一个刀锋战士,看勋章是那位司徒队长,头盔掉去了一半,原本银白色的盔甲成了灰黑色。四肢血色绯红,金黄色的头发散落在外。

  “是司徒队长,”救援人员一声惊呼。

  医护妹妹快速的赶到了现场,战地救护车对赶到了月球港,“怪物......是怪兽......可能是异型.......”断断续续的几句话结束之后,刀锋战士司徒队长陷入了昏迷。

  “嗷,嗷......”一只恶心的巨型的花斑蚊子出现在司徒队长身后。

  站起身子身高足足数米高,八只纤细而修长的触角四处挥舞,触角前端尖锐的爪子,喀嚓喀嚓的刺进了围攻在它周围士兵的庄稼,呼的一声,被抓住的士兵被送到那花斑蚊子的嘴里,只见一蓬血舞飞出,一个活生生的士兵被吞进了异型的口中。

  士兵的盔甲掉在这只异型的身边。

  只是瞬间的时间就有六七个士兵被异形吞进了口中,咽下了肚子。

  “忽”,“忽”,“忽”,刚脱离港口的两艘开拓者运输舰,仓门大开,数只黑色的异形跳进月球港,延着月球港的向内侵袭。

  “天那,那是什么?”总督回到了指挥台,入眼就是那几只异形正在攻击星际联盟的士兵们,强大的破坏力,吞噬着士兵们的生命,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类正在被那可怕的怪物咀嚼,场面血腥异常。

  “报告,刚才侵入运输舰唯一回来的司徒队长昏迷前说那是异型,跟电影里的怪物一样,好象比那东西还要可怕......”传输图象显示出战地医院传来的声象。

  “机甲卫队,刀锋骑士团,战斗机升空,所有能动的作战部队给我全部出动,”眼见着自己的守卫部队一个个的被消灭,总督虽然可以乘坐逃生飞船离开这里,但是丢守月球的责任,足够他一生都在监狱中度过。

  “从三艘开拓者运输舰上登上月球港的只是五六只异形,此时已经将月球港,停泊飞船的泊位搅和的一片混乱,一道道激光飞射进异形的躯体,受伤后的异形却能在短暂的时间内得以恢复。

  被刀锋战士的激光剑刚砍断异形的触角,才是数秒的时间,那断裂之处伸长出来的触角将攻击它的刀锋战士刺了个通透。

  围攻异形的星际联盟战士损失惨重,几个中队的士兵上去只能抵挡几分钟的时间,之后又是几个中队的士兵如飞蛾扑火般的上前。

  “我们的战机来了。”

  夜鹰升空,呼啸的盘旋在异型的上空,光束炮飞向异型,却又被敏捷的躲避开去。

  “猛男呼叫黑妹,换飞弹,”两艘夜鹰战斗发射光束炮后,长机呼叫僚机。

  “啊,救命,猛男,我被抓住拉,天那......”

  刚飞过的的一艘夜鹰僚机被一只异形凌空抓住了机翼,一道闪光之后,夜鹰战机在异形的爪子中爆炸。

  这样的战斗四处可见,人类对付异形似乎没有一点点办法,各种武器到要尝试之后未能摧毁掉异型生物。无数的士兵被吞噬掉生命。

  “那是什么?”指挥台不知是谁嘀咕了一声。

  “天那,”惊呼声四起,只见一颗巨大的星球正向月球靠近,距离已经非常之接近,但是月球上所有人的眼球都被港口给吸引住,而且那星球时影时现,所有投向星球的光线都被吸收殆尽。

  “那是什么?”只见那颗奇怪的星球上飞出无数的怪物,有些与月球港口正在与人类士兵战斗的一样,更多的是不知名的异形。

  “完了,全完了,”总督声泪俱下,自己才坐了没多久的位置肯定是保不住的。“总督大人,现在该怎么办?”

  “走吧,都走吧......”总督无力的躺到了指挥椅上,脸色苍白,似乎瞬间老了几十岁,颓然无比。

  随着总督的一声令下,月球上响起了紧急撤离的警报,原本那颗星球越来越靠近月球之时就已经有战斗人员注意到,特别是战斗机上的人员,再看到无数的异型向月球突进的时候,恐惧遍布全身。

  银河历109年,七月,月球受到不明生物的攻击,只是几个小时的时间,月球沦陷。

  三角自爆阵形,“狂化地震波,”数个还具有战斗能力的角斗士,幻化为狂战士,瞬时使用出只有狂化的时候才能使用的“狂化地震波”,作为角斗士具有强大的近距离攻击能力,在太阳系内,步兵系的战士除了普通刀锋战士外,所有的步兵都不是角斗士的对手,特别是角斗士狂化后的强大破坏力,实在是令人恐惧,单个狂战士发出的“狂化地震波”可以使几十米距离内受到强大的破坏。

  而数个狂战士在同一位置使用出“狂化地震波”,那样累积的破坏力,会使得百米之内所有的物体受到强烈的破坏,无论是人类还是机器,一般情况下,人类的器官会受到全面的损坏,七窍留血也是正常之事。

  当然狂化后的狂战士也难以抵御如此强烈的破坏力,累积的破坏力会使得发动攻击的狂战士受到致命的伤害。

  此时停靠在月球港,开拓者外围的星际联盟的士兵,只感觉那艘开拓者运输舰开始强烈的颤抖,斑驳的运输舰外壳不断的破碎。

  “快闪开,狂化地震波,角斗士自爆拉......”不知是谁先行发出这声呼喊,原本围观在周围准备攻入开拓者运输舰,解救里面的战士的士兵,飞快的远离运输舰的泊位。

  “哦,我的上帝......”领航总长发出一声惊呼,双手紧撑着自己的双颊,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是这位总长所能承受的,原本以为升官发财指日可待,没想到精锐的刀锋战士还有星际联盟可靠的角斗士都不得不使用终极的狂化地震波,可以肯定那艘运输舰内一定是隐藏着异常强大的敌人。

  “总长大人,是不是马上将运输舰都脱离母港?”正当领航总长发呆之时,身边的一位参谋秘书冷静的建议道。

  “对对,马上,马上将那三艘该死的运输舰全部赶出我们的月球港,马上,”领航总长一声怒吼,双手猛烈的拍打在指挥台上。

  “哦不,我的港口,该死,”正当领航总长发布完命令之时,那艘被星际联盟战士攻入的开拓者运输舰,连续的几声轰隆,耀眼的爆炸声起,连带着泊位一起飘进了太空内。

  支离破碎的装甲碎片四处飞散。

  月球港内。

  所有的探照灯全部聚集在此。

  一双血迹斑斑的双手从刚刚爆炸过的泊位伸了出来,是一个刀锋战士,看勋章是那位司徒队长,头盔掉去了一半,原本银白色的盔甲成了灰黑色。四肢血色绯红,金黄色的头发散落在外。

  “是司徒队长,”救援人员一声惊呼。

  医护妹妹快速的赶到了现场,战地救护车对赶到了月球港,“怪物......是怪兽......可能是异型.......”断断续续的几句话结束之后,刀锋战士司徒队长陷入了昏迷。

  “嗷,嗷......”一只恶心的巨型的花斑蚊子出现在司徒队长身后。

  站起身子身高足足数米高,八只纤细而修长的触角四处挥舞,触角前端尖锐的爪子,喀嚓喀嚓的刺进了围攻在它周围士兵的庄稼,呼的一声,被抓住的士兵被送到那花斑蚊子的嘴里,只见一蓬血舞飞出,一个活生生的士兵被吞进了异型的口中。

  士兵的盔甲掉在这只异型的身边。

  只是瞬间的时间就有六七个士兵被异形吞进了口中,咽下了肚子。

  “忽”,“忽”,“忽”,刚脱离港口的两艘开拓者运输舰,仓门大开,数只黑色的异形跳进月球港,延着月球港的向内侵袭。

  “天那,那是什么?”总督回到了指挥台,入眼就是那几只异形正在攻击星际联盟的士兵们,强大的破坏力,吞噬着士兵们的生命,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类正在被那可怕的怪物咀嚼,场面血腥异常。

  “报告,刚才侵入运输舰唯一回来的司徒队长昏迷前说那是异型,跟电影里的怪物一样,好象比那东西还要可怕......”传输图象显示出战地医院传来的声象。

  “机甲卫队,刀锋骑士团,战斗机升空,所有能动的作战部队给我全部出动,”眼见着自己的守卫部队一个个的被消灭,总督虽然可以乘坐逃生飞船离开这里,但是丢守月球的责任,足够他一生都在监狱中度过。

  “从三艘开拓者运输舰上登上月球港的只是五六只异形,此时已经将月球港,停泊飞船的泊位搅和的一片混乱,一道道激光飞射进异形的躯体,受伤后的异形却能在短暂的时间内得以恢复。

  被刀锋战士的激光剑刚砍断异形的触角,才是数秒的时间,那断裂之处伸长出来的触角将攻击它的刀锋战士刺了个通透。

  围攻异形的星际联盟战士损失惨重,几个中队的士兵上去只能抵挡几分钟的时间,之后又是几个中队的士兵如飞蛾扑火般的上前。

  “我们的战机来了。”

  夜鹰升空,呼啸的盘旋在异型的上空,光束炮飞向异型,却又被敏捷的躲避开去。

  “猛男呼叫黑妹,换飞弹,”两艘夜鹰战斗发射光束炮后,长机呼叫僚机。

  “啊,救命,猛男,我被抓住拉,天那......”

  刚飞过的的一艘夜鹰僚机被一只异形凌空抓住了机翼,一道闪光之后,夜鹰战机在异形的爪子中爆炸。

  这样的战斗四处可见,人类对付异形似乎没有一点点办法,各种武器到要尝试之后未能摧毁掉异型生物。无数的士兵被吞噬掉生命。

  “那是什么?”指挥台不知是谁嘀咕了一声。

  “天那,”惊呼声四起,只见一颗巨大的星球正向月球靠近,距离已经非常之接近,但是月球上所有人的眼球都被港口给吸引住,而且那星球时影时现,所有投向星球的光线都被吸收殆尽。

  “那是什么?”只见那颗奇怪的星球上飞出无数的怪物,有些与月球港口正在与人类士兵战斗的一样,更多的是不知名的异形。

  “完了,全完了,”总督声泪俱下,自己才坐了没多久的位置肯定是保不住的。“总督大人,现在该怎么办?”

  “走吧,都走吧......”总督无力的躺到了指挥椅上,脸色苍白,似乎瞬间老了几十岁,颓然无比。

  随着总督的一声令下,月球上响起了紧急撤离的警报,原本那颗星球越来越靠近月球之时就已经有战斗人员注意到,特别是战斗机上的人员,再看到无数的异型向月球突进的时候,恐惧遍布全身。

  银河历109年,七月,月球受到不明生物的攻击,只是几个小时的时间,月球沦陷。

  三角自爆阵形,“狂化地震波,”数个还具有战斗能力的角斗士,幻化为狂战士,瞬时使用出只有狂化的时候才能使用的“狂化地震波”,作为角斗士具有强大的近距离攻击能力,在太阳系内,步兵系的战士除了普通刀锋战士外,所有的步兵都不是角斗士的对手,特别是角斗士狂化后的强大破坏力,实在是令人恐惧,单个狂战士发出的“狂化地震波”可以使几十米距离内受到强大的破坏。

  而数个狂战士在同一位置使用出“狂化地震波”,那样累积的破坏力,会使得百米之内所有的物体受到强烈的破坏,无论是人类还是机器,一般情况下,人类的器官会受到全面的损坏,七窍留血也是正常之事。

  当然狂化后的狂战士也难以抵御如此强烈的破坏力,累积的破坏力会使得发动攻击的狂战士受到致命的伤害。

  此时停靠在月球港,开拓者外围的星际联盟的士兵,只感觉那艘开拓者运输舰开始强烈的颤抖,斑驳的运输舰外壳不断的破碎。

  “快闪开,狂化地震波,角斗士自爆拉......”不知是谁先行发出这声呼喊,原本围观在周围准备攻入开拓者运输舰,解救里面的战士的士兵,飞快的远离运输舰的泊位。

  “哦,我的上帝......”领航总长发出一声惊呼,双手紧撑着自己的双颊,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是这位总长所能承受的,原本以为升官发财指日可待,没想到精锐的刀锋战士还有星际联盟可靠的角斗士都不得不使用终极的狂化地震波,可以肯定那艘运输舰内一定是隐藏着异常强大的敌人。

  “总长大人,是不是马上将运输舰都脱离母港?”正当领航总长发呆之时,身边的一位参谋秘书冷静的建议道。

  “对对,马上,马上将那三艘该死的运输舰全部赶出我们的月球港,马上,”领航总长一声怒吼,双手猛烈的拍打在指挥台上。

  “哦不,我的港口,该死,”正当领航总长发布完命令之时,那艘被星际联盟战士攻入的开拓者运输舰,连续的几声轰隆,耀眼的爆炸声起,连带着泊位一起飘进了太空内。

  支离破碎的装甲碎片四处飞散。

  月球港内。

  所有的探照灯全部聚集在此。

  一双血迹斑斑的双手从刚刚爆炸过的泊位伸了出来,是一个刀锋战士,看勋章是那位司徒队长,头盔掉去了一半,原本银白色的盔甲成了灰黑色。四肢血色绯红,金黄色的头发散落在外。

  “是司徒队长,”救援人员一声惊呼。

  医护妹妹快速的赶到了现场,战地救护车对赶到了月球港,“怪物......是怪兽......可能是异型.......”断断续续的几句话结束之后,刀锋战士司徒队长陷入了昏迷。

  “嗷,嗷......”一只恶心的巨型的花斑蚊子出现在司徒队长身后。

  站起身子身高足足数米高,八只纤细而修长的触角四处挥舞,触角前端尖锐的爪子,喀嚓喀嚓的刺进了围攻在它周围士兵的庄稼,呼的一声,被抓住的士兵被送到那花斑蚊子的嘴里,只见一蓬血舞飞出,一个活生生的士兵被吞进了异型的口中。

  士兵的盔甲掉在这只异型的身边。

  只是瞬间的时间就有六七个士兵被异形吞进了口中,咽下了肚子。

  “忽”,“忽”,“忽”,刚脱离港口的两艘开拓者运输舰,仓门大开,数只黑色的异形跳进月球港,延着月球港的向内侵袭。

  “天那,那是什么?”总督回到了指挥台,入眼就是那几只异形正在攻击星际联盟的士兵们,强大的破坏力,吞噬着士兵们的生命,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类正在被那可怕的怪物咀嚼,场面血腥异常。

  “报告,刚才侵入运输舰唯一回来的司徒队长昏迷前说那是异型,跟电影里的怪物一样,好象比那东西还要可怕......”传输图象显示出战地医院传来的声象。

  “机甲卫队,刀锋骑士团,战斗机升空,所有能动的作战部队给我全部出动,”眼见着自己的守卫部队一个个的被消灭,总督虽然可以乘坐逃生飞船离开这里,但是丢守月球的责任,足够他一生都在监狱中度过。

  “从三艘开拓者运输舰上登上月球港的只是五六只异形,此时已经将月球港,停泊飞船的泊位搅和的一片混乱,一道道激光飞射进异形的躯体,受伤后的异形却能在短暂的时间内得以恢复。

  被刀锋战士的激光剑刚砍断异形的触角,才是数秒的时间,那断裂之处伸长出来的触角将攻击它的刀锋战士刺了个通透。

  围攻异形的星际联盟战士损失惨重,几个中队的士兵上去只能抵挡几分钟的时间,之后又是几个中队的士兵如飞蛾扑火般的上前。

  “我们的战机来了。”

  夜鹰升空,呼啸的盘旋在异型的上空,光束炮飞向异型,却又被敏捷的躲避开去。

  “猛男呼叫黑妹,换飞弹,”两艘夜鹰战斗发射光束炮后,长机呼叫僚机。

  “啊,救命,猛男,我被抓住拉,天那......”

  刚飞过的的一艘夜鹰僚机被一只异形凌空抓住了机翼,一道闪光之后,夜鹰战机在异形的爪子中爆炸。

  这样的战斗四处可见,人类对付异形似乎没有一点点办法,各种武器到要尝试之后未能摧毁掉异型生物。无数的士兵被吞噬掉生命。

  “那是什么?”指挥台不知是谁嘀咕了一声。

  “天那,”惊呼声四起,只见一颗巨大的星球正向月球靠近,距离已经非常之接近,但是月球上所有人的眼球都被港口给吸引住,而且那星球时影时现,所有投向星球的光线都被吸收殆尽。

  “那是什么?”只见那颗奇怪的星球上飞出无数的怪物,有些与月球港口正在与人类士兵战斗的一样,更多的是不知名的异形。

  “完了,全完了,”总督声泪俱下,自己才坐了没多久的位置肯定是保不住的。“总督大人,现在该怎么办?”

  “走吧,都走吧......”总督无力的躺到了指挥椅上,脸色苍白,似乎瞬间老了几十岁,颓然无比。

  随着总督的一声令下,月球上响起了紧急撤离的警报,原本那颗星球越来越靠近月球之时就已经有战斗人员注意到,特别是战斗机上的人员,再看到无数的异型向月球突进的时候,恐惧遍布全身。

  银河历109年,七月,月球受到不明生物的攻击,只是几个小时的时间,月球沦陷。

  三角自爆阵形,“狂化地震波,”数个还具有战斗能力的角斗士,幻化为狂战士,瞬时使用出只有狂化的时候才能使用的“狂化地震波”,作为角斗士具有强大的近距离攻击能力,在太阳系内,步兵系的战士除了普通刀锋战士外,所有的步兵都不是角斗士的对手,特别是角斗士狂化后的强大破坏力,实在是令人恐惧,单个狂战士发出的“狂化地震波”可以使几十米距离内受到强大的破坏。

  而数个狂战士在同一位置使用出“狂化地震波”,那样累积的破坏力,会使得百米之内所有的物体受到强烈的破坏,无论是人类还是机器,一般情况下,人类的器官会受到全面的损坏,七窍留血也是正常之事。

  当然狂化后的狂战士也难以抵御如此强烈的破坏力,累积的破坏力会使得发动攻击的狂战士受到致命的伤害。

  此时停靠在月球港,开拓者外围的星际联盟的士兵,只感觉那艘开拓者运输舰开始强烈的颤抖,斑驳的运输舰外壳不断的破碎。

  “快闪开,狂化地震波,角斗士自爆拉......”不知是谁先行发出这声呼喊,原本围观在周围准备攻入开拓者运输舰,解救里面的战士的士兵,飞快的远离运输舰的泊位。

  “哦,我的上帝......”领航总长发出一声惊呼,双手紧撑着自己的双颊,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是这位总长所能承受的,原本以为升官发财指日可待,没想到精锐的刀锋战士还有星际联盟可靠的角斗士都不得不使用终极的狂化地震波,可以肯定那艘运输舰内一定是隐藏着异常强大的敌人。

  “总长大人,是不是马上将运输舰都脱离母港?”正当领航总长发呆之时,身边的一位参谋秘书冷静的建议道。

  “对对,马上,马上将那三艘该死的运输舰全部赶出我们的月球港,马上,”领航总长一声怒吼,双手猛烈的拍打在指挥台上。

  “哦不,我的港口,该死,”正当领航总长发布完命令之时,那艘被星际联盟战士攻入的开拓者运输舰,连续的几声轰隆,耀眼的爆炸声起,连带着泊位一起飘进了太空内。

  支离破碎的装甲碎片四处飞散。

  月球港内。

  所有的探照灯全部聚集在此。

  一双血迹斑斑的双手从刚刚爆炸过的泊位伸了出来,是一个刀锋战士,看勋章是那位司徒队长,头盔掉去了一半,原本银白色的盔甲成了灰黑色。四肢血色绯红,金黄色的头发散落在外。

  “是司徒队长,”救援人员一声惊呼。

  医护妹妹快速的赶到了现场,战地救护车对赶到了月球港,“怪物......是怪兽......可能是异型.......”断断续续的几句话结束之后,刀锋战士司徒队长陷入了昏迷。

  “嗷,嗷......”一只恶心的巨型的花斑蚊子出现在司徒队长身后。

  站起身子身高足足数米高,八只纤细而修长的触角四处挥舞,触角前端尖锐的爪子,喀嚓喀嚓的刺进了围攻在它周围士兵的庄稼,呼的一声,被抓住的士兵被送到那花斑蚊子的嘴里,只见一蓬血舞飞出,一个活生生的士兵被吞进了异型的口中。

  士兵的盔甲掉在这只异型的身边。

  只是瞬间的时间就有六七个士兵被异形吞进了口中,咽下了肚子。

  “忽”,“忽”,“忽”,刚脱离港口的两艘开拓者运输舰,仓门大开,数只黑色的异形跳进月球港,延着月球港的向内侵袭。

  “天那,那是什么?”总督回到了指挥台,入眼就是那几只异形正在攻击星际联盟的士兵们,强大的破坏力,吞噬着士兵们的生命,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类正在被那可怕的怪物咀嚼,场面血腥异常。

  “报告,刚才侵入运输舰唯一回来的司徒队长昏迷前说那是异型,跟电影里的怪物一样,好象比那东西还要可怕......”传输图象显示出战地医院传来的声象。

  “机甲卫队,刀锋骑士团,战斗机升空,所有能动的作战部队给我全部出动,”眼见着自己的守卫部队一个个的被消灭,总督虽然可以乘坐逃生飞船离开这里,但是丢守月球的责任,足够他一生都在监狱中度过。

  “从三艘开拓者运输舰上登上月球港的只是五六只异形,此时已经将月球港,停泊飞船的泊位搅和的一片混乱,一道道激光飞射进异形的躯体,受伤后的异形却能在短暂的时间内得以恢复。

  被刀锋战士的激光剑刚砍断异形的触角,才是数秒的时间,那断裂之处伸长出来的触角将攻击它的刀锋战士刺了个通透。

  围攻异形的星际联盟战士损失惨重,几个中队的士兵上去只能抵挡几分钟的时间,之后又是几个中队的士兵如飞蛾扑火般的上前。

  “我们的战机来了。”

  夜鹰升空,呼啸的盘旋在异型的上空,光束炮飞向异型,却又被敏捷的躲避开去。

  “猛男呼叫黑妹,换飞弹,”两艘夜鹰战斗发射光束炮后,长机呼叫僚机。

  “啊,救命,猛男,我被抓住拉,天那......”

  刚飞过的的一艘夜鹰僚机被一只异形凌空抓住了机翼,一道闪光之后,夜鹰战机在异形的爪子中爆炸。

  这样的战斗四处可见,人类对付异形似乎没有一点点办法,各种武器到要尝试之后未能摧毁掉异型生物。无数的士兵被吞噬掉生命。

  “那是什么?”指挥台不知是谁嘀咕了一声。

  “天那,”惊呼声四起,只见一颗巨大的星球正向月球靠近,距离已经非常之接近,但是月球上所有人的眼球都被港口给吸引住,而且那星球时影时现,所有投向星球的光线都被吸收殆尽。

  “那是什么?”只见那颗奇怪的星球上飞出无数的怪物,有些与月球港口正在与人类士兵战斗的一样,更多的是不知名的异形。

  “完了,全完了,”总督声泪俱下,自己才坐了没多久的位置肯定是保不住的。“总督大人,现在该怎么办?”

  “走吧,都走吧......”总督无力的躺到了指挥椅上,脸色苍白,似乎瞬间老了几十岁,颓然无比。

  随着总督的一声令下,月球上响起了紧急撤离的警报,原本那颗星球越来越靠近月球之时就已经有战斗人员注意到,特别是战斗机上的人员,再看到无数的异型向月球突进的时候,恐惧遍布全身。

  银河历109年,七月,月球受到不明生物的攻击,只是几个小时的时间,月球沦陷。

  三角自爆阵形,“狂化地震波,”数个还具有战斗能力的角斗士,幻化为狂战士,瞬时使用出只有狂化的时候才能使用的“狂化地震波”,作为角斗士具有强大的近距离攻击能力,在太阳系内,步兵系的战士除了普通刀锋战士外,所有的步兵都不是角斗士的对手,特别是角斗士狂化后的强大破坏力,实在是令人恐惧,单个狂战士发出的“狂化地震波”可以使几十米距离内受到强大的破坏。

  而数个狂战士在同一位置使用出“狂化地震波”,那样累积的破坏力,会使得百米之内所有的物体受到强烈的破坏,无论是人类还是机器,一般情况下,人类的器官会受到全面的损坏,七窍留血也是正常之事。

  当然狂化后的狂战士也难以抵御如此强烈的破坏力,累积的破坏力会使得发动攻击的狂战士受到致命的伤害。

  此时停靠在月球港,开拓者外围的星际联盟的士兵,只感觉那艘开拓者运输舰开始强烈的颤抖,斑驳的运输舰外壳不断的破碎。

  “快闪开,狂化地震波,角斗士自爆拉......”不知是谁先行发出这声呼喊,原本围观在周围准备攻入开拓者运输舰,解救里面的战士的士兵,飞快的远离运输舰的泊位。

  “哦,我的上帝......”领航总长发出一声惊呼,双手紧撑着自己的双颊,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是这位总长所能承受的,原本以为升官发财指日可待,没想到精锐的刀锋战士还有星际联盟可靠的角斗士都不得不使用终极的狂化地震波,可以肯定那艘运输舰内一定是隐藏着异常强大的敌人。

  “总长大人,是不是马上将运输舰都脱离母港?”正当领航总长发呆之时,身边的一位参谋秘书冷静的建议道。

  “对对,马上,马上将那三艘该死的运输舰全部赶出我们的月球港,马上,”领航总长一声怒吼,双手猛烈的拍打在指挥台上。

  “哦不,我的港口,该死,”正当领航总长发布完命令之时,那艘被星际联盟战士攻入的开拓者运输舰,连续的几声轰隆,耀眼的爆炸声起,连带着泊位一起飘进了太空内。

  支离破碎的装甲碎片四处飞散。

  月球港内。

  所有的探照灯全部聚集在此。

  一双血迹斑斑的双手从刚刚爆炸过的泊位伸了出来,是一个刀锋战士,看勋章是那位司徒队长,头盔掉去了一半,原本银白色的盔甲成了灰黑色。四肢血色绯红,金黄色的头发散落在外。

  “是司徒队长,”救援人员一声惊呼。

  医护妹妹快速的赶到了现场,战地救护车对赶到了月球港,“怪物......是怪兽......可能是异型.......”断断续续的几句话结束之后,刀锋战士司徒队长陷入了昏迷。

  “嗷,嗷......”一只恶心的巨型的花斑蚊子出现在司徒队长身后。

  站起身子身高足足数米高,八只纤细而修长的触角四处挥舞,触角前端尖锐的爪子,喀嚓喀嚓的刺进了围攻在它周围士兵的庄稼,呼的一声,被抓住的士兵被送到那花斑蚊子的嘴里,只见一蓬血舞飞出,一个活生生的士兵被吞进了异型的口中。

  士兵的盔甲掉在这只异型的身边。

  只是瞬间的时间就有六七个士兵被异形吞进了口中,咽下了肚子。

  “忽”,“忽”,“忽”,刚脱离港口的两艘开拓者运输舰,仓门大开,数只黑色的异形跳进月球港,延着月球港的向内侵袭。

  “天那,那是什么?”总督回到了指挥台,入眼就是那几只异形正在攻击星际联盟的士兵们,强大的破坏力,吞噬着士兵们的生命,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类正在被那可怕的怪物咀嚼,场面血腥异常。

  “报告,刚才侵入运输舰唯一回来的司徒队长昏迷前说那是异型,跟电影里的怪物一样,好象比那东西还要可怕......”传输图象显示出战地医院传来的声象。

  “机甲卫队,刀锋骑士团,战斗机升空,所有能动的作战部队给我全部出动,”眼见着自己的守卫部队一个个的被消灭,总督虽然可以乘坐逃生飞船离开这里,但是丢守月球的责任,足够他一生都在监狱中度过。

  “从三艘开拓者运输舰上登上月球港的只是五六只异形,此时已经将月球港,停泊飞船的泊位搅和的一片混乱,一道道激光飞射进异形的躯体,受伤后的异形却能在短暂的时间内得以恢复。

  被刀锋战士的激光剑刚砍断异形的触角,才是数秒的时间,那断裂之处伸长出来的触角将攻击它的刀锋战士刺了个通透。

  围攻异形的星际联盟战士损失惨重,几个中队的士兵上去只能抵挡几分钟的时间,之后又是几个中队的士兵如飞蛾扑火般的上前。

  “我们的战机来了。”

  夜鹰升空,呼啸的盘旋在异型的上空,光束炮飞向异型,却又被敏捷的躲避开去。

  “猛男呼叫黑妹,换飞弹,”两艘夜鹰战斗发射光束炮后,长机呼叫僚机。

  “啊,救命,猛男,我被抓住拉,天那......”

  刚飞过的的一艘夜鹰僚机被一只异形凌空抓住了机翼,一道闪光之后,夜鹰战机在异形的爪子中爆炸。

  这样的战斗四处可见,人类对付异形似乎没有一点点办法,各种武器到要尝试之后未能摧毁掉异型生物。无数的士兵被吞噬掉生命。

  “那是什么?”指挥台不知是谁嘀咕了一声。

  “天那,”惊呼声四起,只见一颗巨大的星球正向月球靠近,距离已经非常之接近,但是月球上所有人的眼球都被港口给吸引住,而且那星球时影时现,所有投向星球的光线都被吸收殆尽。

  “那是什么?”只见那颗奇怪的星球上飞出无数的怪物,有些与月球港口正在与人类士兵战斗的一样,更多的是不知名的异形。

  “完了,全完了,”总督声泪俱下,自己才坐了没多久的位置肯定是保不住的。“总督大人,现在该怎么办?”

  “走吧,都走吧......”总督无力的躺到了指挥椅上,脸色苍白,似乎瞬间老了几十岁,颓然无比。

  随着总督的一声令下,月球上响起了紧急撤离的警报,原本那颗星球越来越靠近月球之时就已经有战斗人员注意到,特别是战斗机上的人员,再看到无数的异型向月球突进的时候,恐惧遍布全身。

  银河历109年,七月,月球受到不明生物的攻击,只是几个小时的时间,月球沦陷。

  三角自爆阵形,“狂化地震波,”数个还具有战斗能力的角斗士,幻化为狂战士,瞬时使用出只有狂化的时候才能使用的“狂化地震波”,作为角斗士具有强大的近距离攻击能力,在太阳系内,步兵系的战士除了普通刀锋战士外,所有的步兵都不是角斗士的对手,特别是角斗士狂化后的强大破坏力,实在是令人恐惧,单个狂战士发出的“狂化地震波”可以使几十米距离内受到强大的破坏。

  而数个狂战士在同一位置使用出“狂化地震波”,那样累积的破坏力,会使得百米之内所有的物体受到强烈的破坏,无论是人类还是机器,一般情况下,人类的器官会受到全面的损坏,七窍留血也是正常之事。

  当然狂化后的狂战士也难以抵御如此强烈的破坏力,累积的破坏力会使得发动攻击的狂战士受到致命的伤害。

  此时停靠在月球港,开拓者外围的星际联盟的士兵,只感觉那艘开拓者运输舰开始强烈的颤抖,斑驳的运输舰外壳不断的破碎。

  “快闪开,狂化地震波,角斗士自爆拉......”不知是谁先行发出这声呼喊,原本围观在周围准备攻入开拓者运输舰,解救里面的战士的士兵,飞快的远离运输舰的泊位。

  “哦,我的上帝......”领航总长发出一声惊呼,双手紧撑着自己的双颊,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是这位总长所能承受的,原本以为升官发财指日可待,没想到精锐的刀锋战士还有星际联盟可靠的角斗士都不得不使用终极的狂化地震波,可以肯定那艘运输舰内一定是隐藏着异常强大的敌人。

  “总长大人,是不是马上将运输舰都脱离母港?”正当领航总长发呆之时,身边的一位参谋秘书冷静的建议道。

  “对对,马上,马上将那三艘该死的运输舰全部赶出我们的月球港,马上,”领航总长一声怒吼,双手猛烈的拍打在指挥台上。

  “哦不,我的港口,该死,”正当领航总长发布完命令之时,那艘被星际联盟战士攻入的开拓者运输舰,连续的几声轰隆,耀眼的爆炸声起,连带着泊位一起飘进了太空内。

  支离破碎的装甲碎片四处飞散。

  月球港内。

  所有的探照灯全部聚集在此。

  一双血迹斑斑的双手从刚刚爆炸过的泊位伸了出来,是一个刀锋战士,看勋章是那位司徒队长,头盔掉去了一半,原本银白色的盔甲成了灰黑色。四肢血色绯红,金黄色的头发散落在外。

  “是司徒队长,”救援人员一声惊呼。

  医护妹妹快速的赶到了现场,战地救护车对赶到了月球港,“怪物......是怪兽......可能是异型.......”断断续续的几句话结束之后,刀锋战士司徒队长陷入了昏迷。

  “嗷,嗷......”一只恶心的巨型的花斑蚊子出现在司徒队长身后。

  站起身子身高足足数米高,八只纤细而修长的触角四处挥舞,触角前端尖锐的爪子,喀嚓喀嚓的刺进了围攻在它周围士兵的庄稼,呼的一声,被抓住的士兵被送到那花斑蚊子的嘴里,只见一蓬血舞飞出,一个活生生的士兵被吞进了异型的口中。

  士兵的盔甲掉在这只异型的身边。

  只是瞬间的时间就有六七个士兵被异形吞进了口中,咽下了肚子。

  “忽”,“忽”,“忽”,刚脱离港口的两艘开拓者运输舰,仓门大开,数只黑色的异形跳进月球港,延着月球港的向内侵袭。

  “天那,那是什么?”总督回到了指挥台,入眼就是那几只异形正在攻击星际联盟的士兵们,强大的破坏力,吞噬着士兵们的生命,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类正在被那可怕的怪物咀嚼,场面血腥异常。

  “报告,刚才侵入运输舰唯一回来的司徒队长昏迷前说那是异型,跟电影里的怪物一样,好象比那东西还要可怕......”传输图象显示出战地医院传来的声象。

  “机甲卫队,刀锋骑士团,战斗机升空,所有能动的作战部队给我全部出动,”眼见着自己的守卫部队一个个的被消灭,总督虽然可以乘坐逃生飞船离开这里,但是丢守月球的责任,足够他一生都在监狱中度过。

  “从三艘开拓者运输舰上登上月球港的只是五六只异形,此时已经将月球港,停泊飞船的泊位搅和的一片混乱,一道道激光飞射进异形的躯体,受伤后的异形却能在短暂的时间内得以恢复。

  被刀锋战士的激光剑刚砍断异形的触角,才是数秒的时间,那断裂之处伸长出来的触角将攻击它的刀锋战士刺了个通透。

  围攻异形的星际联盟战士损失惨重,几个中队的士兵上去只能抵挡几分钟的时间,之后又是几个中队的士兵如飞蛾扑火般的上前。

  “我们的战机来了。”

  夜鹰升空,呼啸的盘旋在异型的上空,光束炮飞向异型,却又被敏捷的躲避开去。

  “猛男呼叫黑妹,换飞弹,”两艘夜鹰战斗发射光束炮后,长机呼叫僚机。

  “啊,救命,猛男,我被抓住拉,天那......”

  刚飞过的的一艘夜鹰僚机被一只异形凌空抓住了机翼,一道闪光之后,夜鹰战机在异形的爪子中爆炸。

  这样的战斗四处可见,人类对付异形似乎没有一点点办法,各种武器到要尝试之后未能摧毁掉异型生物。无数的士兵被吞噬掉生命。

  “那是什么?”指挥台不知是谁嘀咕了一声。

  “天那,”惊呼声四起,只见一颗巨大的星球正向月球靠近,距离已经非常之接近,但是月球上所有人的眼球都被港口给吸引住,而且那星球时影时现,所有投向星球的光线都被吸收殆尽。

  “那是什么?”只见那颗奇怪的星球上飞出无数的怪物,有些与月球港口正在与人类士兵战斗的一样,更多的是不知名的异形。

  “完了,全完了,”总督声泪俱下,自己才坐了没多久的位置肯定是保不住的。“总督大人,现在该怎么办?”

  “走吧,都走吧......”总督无力的躺到了指挥椅上,脸色苍白,似乎瞬间老了几十岁,颓然无比。

  随着总督的一声令下,月球上响起了紧急撤离的警报,原本那颗星球越来越靠近月球之时就已经有战斗人员注意到,特别是战斗机上的人员,再看到无数的异型向月球突进的时候,恐惧遍布全身。

  银河历109年,七月,月球受到不明生物的攻击,只是几个小时的时间,月球沦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