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银河霸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节 开拓者归来

银河霸主 小古月子 24410 2006.03.24 08:51

    地球,在茫茫宇宙中是个很不起眼但又得天独厚的星球。地球是太阳系中唯一适宜生命存在的天体。但是,人类科技的发展,地球已经不再是唯一适合生命存在的星球。

  经过上万年的发展,地球上的能源已经濒临枯竭,虽然科技的发展使得可替代能源不段的出现。人类永远不满足与地球上那一点点的能源,各国之间的战争相继结束,形成了两大势力,位于西大陆崇尚自由和民主的星际联盟以及位于东大陆的查理曼联合王国。

  两个国家之间隔洋相望保持着有限和平态势,自查理曼一世派遣星际舰队,去太阳系内占领殖民星球而暴发第一次星际战争之后,星际联盟和查理曼联合王国在地球上面一直处于严重的敌对状态。

  科技再次爆炸式的发展,各种运用与军事的武器装备相继研发成功,却又不敢于在地球之上使用,两大势力的对抗,使得人类回想起数千年前地球上的两大军事组织的对抗,差点毁灭了地球。星际联盟和查理曼联合王国在地球上保持着紧张的表面平衡。

  银河历109年,七月,星际联盟月球港。

  月球作为地球的唯一天然卫星,一直以来都是被星际联盟占据,当初刚统一东大陆的查理曼一世如坐针毡,却又不敢在地球近太空发动战争夺取制高点。

  而星际联盟虽然zhan有如此好的战略优势,却又不敢对查理曼联合王国悍然发动攻击,打破这脆弱的平衡。

  经过长途星际航行的飞船战舰经常要停靠在月球月球港内,休整补给之后,做好跨越大气层的准备,进入地球。

  当然,查理曼联合王国的太空舰队就不享有此项待遇,从遥远的天王,海王,冥王三大星球,以及其他小行星上运输资源回地球的运输舰,直能直接穿越大气层进入地球。

  月球港内穿梭着各星球向地球的运输舰,以及在太阳系内执行警戒任务的舰队。一直处于紧张的忙碌状态。

  一对从木星返回地球的运输舰队刚刚停靠完毕,月球港内的领航员正准备休息一下,享受一下天然的纯正的木星咖啡。

  警报响起,三艘运输舰向月球港慢慢的靠近,破旧的外壳在监视器上晃动,不时向太空中漂浮出少量的不明物体,使人怀疑这运输舰是不是遭受了星际海盗的袭击。

  “这是什么型号的运输舰,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少尉军衔的领航总长自言自语道,作为刚刚继任的领航总长,一直以来小心谨慎,惟恐发生错误,因为在月球总督府内,那个暴躁的总督可是不会容忍他这个新任的总长犯错。况且这个领航总长的位置可是无数人都在垂涎,每个殖民星球上返回的运输舰队,第一个先孝敬的自然是这个位置不高,但却是直接管辖着飞船进出的领航总长。

  “阁下,这是开拓者一型号运输舰,”领航总长身边一位不起眼的手下回答。

  “开拓者一型?这不是一百多年前的运输舰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领航总长略微一沉思,目光注视着发回来的光象图,“马上通知总督,这可能是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领航总长马上想起上百前的事情,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他知道,一百多年前人类迈向外太空之时的狂热。

  作为航空总长,各种型号的现役飞船战舰都了如指掌,但是这种在太空博物馆内都难以一见的老式运输舰还是第一次看见,这可是在他出生以前就已经淘汰的型号。还是一百多年前,那个狂热的年代,人类迈向银河的刚刚起步,星际远航刚刚成为可能,这个开拓者一型运输舰,正是那个年代的娇子。如今见到,却是没落而陈旧,破败不堪,颠簸的身躯,那龟裂的外壳,正以缓慢的速度向月球港靠近。真令人怀疑,这三艘运输舰是如何坚持到现在,一百多年的远航距离。

  “是,总长阁下。”

  这老古董舰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那些殖民星系都是瞎子吗?三艘型号古怪的运输舰,应该不能逃脱庞大的星系雷达,居然没有任何一点点消息就突然临近月球港。

  领航总长心里在嘀咕着,一时间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何。

  月球港的警报持续不断,作为地球唯一的近空战略要地,军事守卫异常森严,虽然查理曼联合王国不会轻易向月球发动进攻,但是几十年前的那场偷袭还是记忆犹心。

  当时查理曼一世的舰队穿梭过大气层,居然安然的在月球港进行补给,随后向海王星迈进,使得星际联盟的殖民计划大幅受挫,三颗殖民星球被查理曼联合王国占领。

  当时的月球总督因为渎职,畏罪自杀。

  月球总督府,在月球上,唯一最豪华,最雄伟的建筑也就是这个总督府邸,护卫更是森严无比。

  在这严密守卫之后的总督府邸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被领航总长想象为暴躁的总督,此时正在享受着奢华的生活,上任总督遗留下大量的钱财,以及无数眷养的女奴,每天只要在总督府邸吃喝玩乐,大批的金钱自然而然的进入自己的口袋。

  作为星际联盟总统的侄子,这位总督可是费劲心机才登上这个位置,那个被他搞下去的总督也正是他耍的一点点小小的手段。

  连续的嘟嘟的响声打断的总督的思路,身体一个激灵,颤抖几下,看着身下美艳的女奴,嘴角残留的液体,总督露出满足的笑容。

  虽然星际联盟内部一直标榜着自由,以人权为口号讨伐查理曼联合王国,煽动查理曼联合王国内部反叛势力。但是这眷养女奴的行为是在地球之外,所有的星际联盟殖民星系,包括月球都盛行的事情,这些中京女奴正是达官显贵们最喜爱的。

  “什么事情,”整理完毕,总督整理好自己的总督服,出现在大厅内,面色不善的询问自己的管家,自己好事被打断,之前曾经严令管家除非地球爆炸,或者月球遭受攻击,不得打扰。但是这管家还是骚扰了自己,要不是他为人激灵,早就一脚把他蹿进垃圾小行星。

  “总督大人,刚才月球港传来消息,好象是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凯旋归来,”管家小心谨慎的回答总督的问题,看出总督心情不爽。

  “什么?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舰队?”总督哈哈大笑起来,这种玩笑当然蒙骗不了这个高贵的总督,总督如是想,“这些小兔崽子没事给我找乐子,什么时候我们有开拓舰队的,就是有也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

  “就是一百多年前的开拓舰队,”管家应声回答,声音不响亮,却直灌总督的耳膜,令总督一震,大笑噶然终止。

  总督面色一变,“马上备车,”一声令下,管家匆忙的出了总督府,为总督准备月球车。

  十分钟后,月球港内。

  三艘开拓者一型运输舰已经慢慢的停靠在月球港泊位上面,刚才的领航总长派人努力的向这三艘开拓者运输舰进行联系,无奈,这三艘运输舰象是失去了生机一般,一点都没有回音,或许是联络器损坏,领航总长如是想到。

  总督可是难得来一次领航台,除了第一次上任,以及地球向外殖民星球派遣庞大舰队的时候,这个总督才偶尔出现几次,难得因为一点点小小的事情,来到领航处,这可是领航总长的光荣。

  领航总长向总督汇报这异常的情况,总督不时的点头,给以鼓励的眼神,虽然不常出现,笼络人心的手段还是有的。

  “报告总督大人,总长阁下,三艘开拓者舰,无一开启大门,请求指示?”庞大的显示屏上面正播放着月球港的整体情形,三艘开拓者运输舰停靠在偏远的港口泊位,大批的港口护卫角斗士以及高级的刀锋战士遍布开拓者运输舰周围。

  “用切割器械,不,”总督停顿一下“还是用定向zha药将门炸开。”总督下达了命令。

  ......

  “轰隆”一声,原本就相当破旧的开拓者运输舰,被高效定向zha药爆破,舰门轰然倒塌,一堆灰尘之后,黑忽忽的开拓者舰内寂静无声。

  地球,在茫茫宇宙中是个很不起眼但又得天独厚的星球。地球是太阳系中唯一适宜生命存在的天体。但是,人类科技的发展,地球已经不再是唯一适合生命存在的星球。

  经过上万年的发展,地球上的能源已经濒临枯竭,虽然科技的发展使得可替代能源不段的出现。人类永远不满足与地球上那一点点的能源,各国之间的战争相继结束,形成了两大势力,位于西大陆崇尚自由和民主的星际联盟以及位于东大陆的查理曼联合王国。

  两个国家之间隔洋相望保持着有限和平态势,自查理曼一世派遣星际舰队,去太阳系内占领殖民星球而暴发第一次星际战争之后,星际联盟和查理曼联合王国在地球上面一直处于严重的敌对状态。

  科技再次爆炸式的发展,各种运用与军事的武器装备相继研发成功,却又不敢于在地球之上使用,两大势力的对抗,使得人类回想起数千年前地球上的两大军事组织的对抗,差点毁灭了地球。星际联盟和查理曼联合王国在地球上保持着紧张的表面平衡。

  银河历109年,七月,星际联盟月球港。

  月球作为地球的唯一天然卫星,一直以来都是被星际联盟占据,当初刚统一东大陆的查理曼一世如坐针毡,却又不敢在地球近太空发动战争夺取制高点。

  而星际联盟虽然zhan有如此好的战略优势,却又不敢对查理曼联合王国悍然发动攻击,打破这脆弱的平衡。

  经过长途星际航行的飞船战舰经常要停靠在月球月球港内,休整补给之后,做好跨越大气层的准备,进入地球。

  当然,查理曼联合王国的太空舰队就不享有此项待遇,从遥远的天王,海王,冥王三大星球,以及其他小行星上运输资源回地球的运输舰,直能直接穿越大气层进入地球。

  月球港内穿梭着各星球向地球的运输舰,以及在太阳系内执行警戒任务的舰队。一直处于紧张的忙碌状态。

  一对从木星返回地球的运输舰队刚刚停靠完毕,月球港内的领航员正准备休息一下,享受一下天然的纯正的木星咖啡。

  警报响起,三艘运输舰向月球港慢慢的靠近,破旧的外壳在监视器上晃动,不时向太空中漂浮出少量的不明物体,使人怀疑这运输舰是不是遭受了星际海盗的袭击。

  “这是什么型号的运输舰,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少尉军衔的领航总长自言自语道,作为刚刚继任的领航总长,一直以来小心谨慎,惟恐发生错误,因为在月球总督府内,那个暴躁的总督可是不会容忍他这个新任的总长犯错。况且这个领航总长的位置可是无数人都在垂涎,每个殖民星球上返回的运输舰队,第一个先孝敬的自然是这个位置不高,但却是直接管辖着飞船进出的领航总长。

  “阁下,这是开拓者一型号运输舰,”领航总长身边一位不起眼的手下回答。

  “开拓者一型?这不是一百多年前的运输舰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领航总长略微一沉思,目光注视着发回来的光象图,“马上通知总督,这可能是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领航总长马上想起上百前的事情,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他知道,一百多年前人类迈向外太空之时的狂热。

  作为航空总长,各种型号的现役飞船战舰都了如指掌,但是这种在太空博物馆内都难以一见的老式运输舰还是第一次看见,这可是在他出生以前就已经淘汰的型号。还是一百多年前,那个狂热的年代,人类迈向银河的刚刚起步,星际远航刚刚成为可能,这个开拓者一型运输舰,正是那个年代的娇子。如今见到,却是没落而陈旧,破败不堪,颠簸的身躯,那龟裂的外壳,正以缓慢的速度向月球港靠近。真令人怀疑,这三艘运输舰是如何坚持到现在,一百多年的远航距离。

  “是,总长阁下。”

  这老古董舰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那些殖民星系都是瞎子吗?三艘型号古怪的运输舰,应该不能逃脱庞大的星系雷达,居然没有任何一点点消息就突然临近月球港。

  领航总长心里在嘀咕着,一时间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何。

  月球港的警报持续不断,作为地球唯一的近空战略要地,军事守卫异常森严,虽然查理曼联合王国不会轻易向月球发动进攻,但是几十年前的那场偷袭还是记忆犹心。

  当时查理曼一世的舰队穿梭过大气层,居然安然的在月球港进行补给,随后向海王星迈进,使得星际联盟的殖民计划大幅受挫,三颗殖民星球被查理曼联合王国占领。

  当时的月球总督因为渎职,畏罪自杀。

  月球总督府,在月球上,唯一最豪华,最雄伟的建筑也就是这个总督府邸,护卫更是森严无比。

  在这严密守卫之后的总督府邸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被领航总长想象为暴躁的总督,此时正在享受着奢华的生活,上任总督遗留下大量的钱财,以及无数眷养的女奴,每天只要在总督府邸吃喝玩乐,大批的金钱自然而然的进入自己的口袋。

  作为星际联盟总统的侄子,这位总督可是费劲心机才登上这个位置,那个被他搞下去的总督也正是他耍的一点点小小的手段。

  连续的嘟嘟的响声打断的总督的思路,身体一个激灵,颤抖几下,看着身下美艳的女奴,嘴角残留的液体,总督露出满足的笑容。

  虽然星际联盟内部一直标榜着自由,以人权为口号讨伐查理曼联合王国,煽动查理曼联合王国内部反叛势力。但是这眷养女奴的行为是在地球之外,所有的星际联盟殖民星系,包括月球都盛行的事情,这些中京女奴正是达官显贵们最喜爱的。

  “什么事情,”整理完毕,总督整理好自己的总督服,出现在大厅内,面色不善的询问自己的管家,自己好事被打断,之前曾经严令管家除非地球爆炸,或者月球遭受攻击,不得打扰。但是这管家还是骚扰了自己,要不是他为人激灵,早就一脚把他蹿进垃圾小行星。

  “总督大人,刚才月球港传来消息,好象是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凯旋归来,”管家小心谨慎的回答总督的问题,看出总督心情不爽。

  “什么?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舰队?”总督哈哈大笑起来,这种玩笑当然蒙骗不了这个高贵的总督,总督如是想,“这些小兔崽子没事给我找乐子,什么时候我们有开拓舰队的,就是有也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

  “就是一百多年前的开拓舰队,”管家应声回答,声音不响亮,却直灌总督的耳膜,令总督一震,大笑噶然终止。

  总督面色一变,“马上备车,”一声令下,管家匆忙的出了总督府,为总督准备月球车。

  十分钟后,月球港内。

  三艘开拓者一型运输舰已经慢慢的停靠在月球港泊位上面,刚才的领航总长派人努力的向这三艘开拓者运输舰进行联系,无奈,这三艘运输舰象是失去了生机一般,一点都没有回音,或许是联络器损坏,领航总长如是想到。

  总督可是难得来一次领航台,除了第一次上任,以及地球向外殖民星球派遣庞大舰队的时候,这个总督才偶尔出现几次,难得因为一点点小小的事情,来到领航处,这可是领航总长的光荣。

  领航总长向总督汇报这异常的情况,总督不时的点头,给以鼓励的眼神,虽然不常出现,笼络人心的手段还是有的。

  “报告总督大人,总长阁下,三艘开拓者舰,无一开启大门,请求指示?”庞大的显示屏上面正播放着月球港的整体情形,三艘开拓者运输舰停靠在偏远的港口泊位,大批的港口护卫角斗士以及高级的刀锋战士遍布开拓者运输舰周围。

  “用切割器械,不,”总督停顿一下“还是用定向zha药将门炸开。”总督下达了命令。

  ......

  “轰隆”一声,原本就相当破旧的开拓者运输舰,被高效定向zha药爆破,舰门轰然倒塌,一堆灰尘之后,黑忽忽的开拓者舰内寂静无声。

  地球,在茫茫宇宙中是个很不起眼但又得天独厚的星球。地球是太阳系中唯一适宜生命存在的天体。但是,人类科技的发展,地球已经不再是唯一适合生命存在的星球。

  经过上万年的发展,地球上的能源已经濒临枯竭,虽然科技的发展使得可替代能源不段的出现。人类永远不满足与地球上那一点点的能源,各国之间的战争相继结束,形成了两大势力,位于西大陆崇尚自由和民主的星际联盟以及位于东大陆的查理曼联合王国。

  两个国家之间隔洋相望保持着有限和平态势,自查理曼一世派遣星际舰队,去太阳系内占领殖民星球而暴发第一次星际战争之后,星际联盟和查理曼联合王国在地球上面一直处于严重的敌对状态。

  科技再次爆炸式的发展,各种运用与军事的武器装备相继研发成功,却又不敢于在地球之上使用,两大势力的对抗,使得人类回想起数千年前地球上的两大军事组织的对抗,差点毁灭了地球。星际联盟和查理曼联合王国在地球上保持着紧张的表面平衡。

  银河历109年,七月,星际联盟月球港。

  月球作为地球的唯一天然卫星,一直以来都是被星际联盟占据,当初刚统一东大陆的查理曼一世如坐针毡,却又不敢在地球近太空发动战争夺取制高点。

  而星际联盟虽然zhan有如此好的战略优势,却又不敢对查理曼联合王国悍然发动攻击,打破这脆弱的平衡。

  经过长途星际航行的飞船战舰经常要停靠在月球月球港内,休整补给之后,做好跨越大气层的准备,进入地球。

  当然,查理曼联合王国的太空舰队就不享有此项待遇,从遥远的天王,海王,冥王三大星球,以及其他小行星上运输资源回地球的运输舰,直能直接穿越大气层进入地球。

  月球港内穿梭着各星球向地球的运输舰,以及在太阳系内执行警戒任务的舰队。一直处于紧张的忙碌状态。

  一对从木星返回地球的运输舰队刚刚停靠完毕,月球港内的领航员正准备休息一下,享受一下天然的纯正的木星咖啡。

  警报响起,三艘运输舰向月球港慢慢的靠近,破旧的外壳在监视器上晃动,不时向太空中漂浮出少量的不明物体,使人怀疑这运输舰是不是遭受了星际海盗的袭击。

  “这是什么型号的运输舰,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少尉军衔的领航总长自言自语道,作为刚刚继任的领航总长,一直以来小心谨慎,惟恐发生错误,因为在月球总督府内,那个暴躁的总督可是不会容忍他这个新任的总长犯错。况且这个领航总长的位置可是无数人都在垂涎,每个殖民星球上返回的运输舰队,第一个先孝敬的自然是这个位置不高,但却是直接管辖着飞船进出的领航总长。

  “阁下,这是开拓者一型号运输舰,”领航总长身边一位不起眼的手下回答。

  “开拓者一型?这不是一百多年前的运输舰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领航总长略微一沉思,目光注视着发回来的光象图,“马上通知总督,这可能是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领航总长马上想起上百前的事情,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他知道,一百多年前人类迈向外太空之时的狂热。

  作为航空总长,各种型号的现役飞船战舰都了如指掌,但是这种在太空博物馆内都难以一见的老式运输舰还是第一次看见,这可是在他出生以前就已经淘汰的型号。还是一百多年前,那个狂热的年代,人类迈向银河的刚刚起步,星际远航刚刚成为可能,这个开拓者一型运输舰,正是那个年代的娇子。如今见到,却是没落而陈旧,破败不堪,颠簸的身躯,那龟裂的外壳,正以缓慢的速度向月球港靠近。真令人怀疑,这三艘运输舰是如何坚持到现在,一百多年的远航距离。

  “是,总长阁下。”

  这老古董舰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那些殖民星系都是瞎子吗?三艘型号古怪的运输舰,应该不能逃脱庞大的星系雷达,居然没有任何一点点消息就突然临近月球港。

  领航总长心里在嘀咕着,一时间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何。

  月球港的警报持续不断,作为地球唯一的近空战略要地,军事守卫异常森严,虽然查理曼联合王国不会轻易向月球发动进攻,但是几十年前的那场偷袭还是记忆犹心。

  当时查理曼一世的舰队穿梭过大气层,居然安然的在月球港进行补给,随后向海王星迈进,使得星际联盟的殖民计划大幅受挫,三颗殖民星球被查理曼联合王国占领。

  当时的月球总督因为渎职,畏罪自杀。

  月球总督府,在月球上,唯一最豪华,最雄伟的建筑也就是这个总督府邸,护卫更是森严无比。

  在这严密守卫之后的总督府邸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被领航总长想象为暴躁的总督,此时正在享受着奢华的生活,上任总督遗留下大量的钱财,以及无数眷养的女奴,每天只要在总督府邸吃喝玩乐,大批的金钱自然而然的进入自己的口袋。

  作为星际联盟总统的侄子,这位总督可是费劲心机才登上这个位置,那个被他搞下去的总督也正是他耍的一点点小小的手段。

  连续的嘟嘟的响声打断的总督的思路,身体一个激灵,颤抖几下,看着身下美艳的女奴,嘴角残留的液体,总督露出满足的笑容。

  虽然星际联盟内部一直标榜着自由,以人权为口号讨伐查理曼联合王国,煽动查理曼联合王国内部反叛势力。但是这眷养女奴的行为是在地球之外,所有的星际联盟殖民星系,包括月球都盛行的事情,这些中京女奴正是达官显贵们最喜爱的。

  “什么事情,”整理完毕,总督整理好自己的总督服,出现在大厅内,面色不善的询问自己的管家,自己好事被打断,之前曾经严令管家除非地球爆炸,或者月球遭受攻击,不得打扰。但是这管家还是骚扰了自己,要不是他为人激灵,早就一脚把他蹿进垃圾小行星。

  “总督大人,刚才月球港传来消息,好象是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凯旋归来,”管家小心谨慎的回答总督的问题,看出总督心情不爽。

  “什么?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舰队?”总督哈哈大笑起来,这种玩笑当然蒙骗不了这个高贵的总督,总督如是想,“这些小兔崽子没事给我找乐子,什么时候我们有开拓舰队的,就是有也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

  “就是一百多年前的开拓舰队,”管家应声回答,声音不响亮,却直灌总督的耳膜,令总督一震,大笑噶然终止。

  总督面色一变,“马上备车,”一声令下,管家匆忙的出了总督府,为总督准备月球车。

  十分钟后,月球港内。

  三艘开拓者一型运输舰已经慢慢的停靠在月球港泊位上面,刚才的领航总长派人努力的向这三艘开拓者运输舰进行联系,无奈,这三艘运输舰象是失去了生机一般,一点都没有回音,或许是联络器损坏,领航总长如是想到。

  总督可是难得来一次领航台,除了第一次上任,以及地球向外殖民星球派遣庞大舰队的时候,这个总督才偶尔出现几次,难得因为一点点小小的事情,来到领航处,这可是领航总长的光荣。

  领航总长向总督汇报这异常的情况,总督不时的点头,给以鼓励的眼神,虽然不常出现,笼络人心的手段还是有的。

  “报告总督大人,总长阁下,三艘开拓者舰,无一开启大门,请求指示?”庞大的显示屏上面正播放着月球港的整体情形,三艘开拓者运输舰停靠在偏远的港口泊位,大批的港口护卫角斗士以及高级的刀锋战士遍布开拓者运输舰周围。

  “用切割器械,不,”总督停顿一下“还是用定向zha药将门炸开。”总督下达了命令。

  ......

  “轰隆”一声,原本就相当破旧的开拓者运输舰,被高效定向zha药爆破,舰门轰然倒塌,一堆灰尘之后,黑忽忽的开拓者舰内寂静无声。

  地球,在茫茫宇宙中是个很不起眼但又得天独厚的星球。地球是太阳系中唯一适宜生命存在的天体。但是,人类科技的发展,地球已经不再是唯一适合生命存在的星球。

  经过上万年的发展,地球上的能源已经濒临枯竭,虽然科技的发展使得可替代能源不段的出现。人类永远不满足与地球上那一点点的能源,各国之间的战争相继结束,形成了两大势力,位于西大陆崇尚自由和民主的星际联盟以及位于东大陆的查理曼联合王国。

  两个国家之间隔洋相望保持着有限和平态势,自查理曼一世派遣星际舰队,去太阳系内占领殖民星球而暴发第一次星际战争之后,星际联盟和查理曼联合王国在地球上面一直处于严重的敌对状态。

  科技再次爆炸式的发展,各种运用与军事的武器装备相继研发成功,却又不敢于在地球之上使用,两大势力的对抗,使得人类回想起数千年前地球上的两大军事组织的对抗,差点毁灭了地球。星际联盟和查理曼联合王国在地球上保持着紧张的表面平衡。

  银河历109年,七月,星际联盟月球港。

  月球作为地球的唯一天然卫星,一直以来都是被星际联盟占据,当初刚统一东大陆的查理曼一世如坐针毡,却又不敢在地球近太空发动战争夺取制高点。

  而星际联盟虽然zhan有如此好的战略优势,却又不敢对查理曼联合王国悍然发动攻击,打破这脆弱的平衡。

  经过长途星际航行的飞船战舰经常要停靠在月球月球港内,休整补给之后,做好跨越大气层的准备,进入地球。

  当然,查理曼联合王国的太空舰队就不享有此项待遇,从遥远的天王,海王,冥王三大星球,以及其他小行星上运输资源回地球的运输舰,直能直接穿越大气层进入地球。

  月球港内穿梭着各星球向地球的运输舰,以及在太阳系内执行警戒任务的舰队。一直处于紧张的忙碌状态。

  一对从木星返回地球的运输舰队刚刚停靠完毕,月球港内的领航员正准备休息一下,享受一下天然的纯正的木星咖啡。

  警报响起,三艘运输舰向月球港慢慢的靠近,破旧的外壳在监视器上晃动,不时向太空中漂浮出少量的不明物体,使人怀疑这运输舰是不是遭受了星际海盗的袭击。

  “这是什么型号的运输舰,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少尉军衔的领航总长自言自语道,作为刚刚继任的领航总长,一直以来小心谨慎,惟恐发生错误,因为在月球总督府内,那个暴躁的总督可是不会容忍他这个新任的总长犯错。况且这个领航总长的位置可是无数人都在垂涎,每个殖民星球上返回的运输舰队,第一个先孝敬的自然是这个位置不高,但却是直接管辖着飞船进出的领航总长。

  “阁下,这是开拓者一型号运输舰,”领航总长身边一位不起眼的手下回答。

  “开拓者一型?这不是一百多年前的运输舰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领航总长略微一沉思,目光注视着发回来的光象图,“马上通知总督,这可能是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领航总长马上想起上百前的事情,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他知道,一百多年前人类迈向外太空之时的狂热。

  作为航空总长,各种型号的现役飞船战舰都了如指掌,但是这种在太空博物馆内都难以一见的老式运输舰还是第一次看见,这可是在他出生以前就已经淘汰的型号。还是一百多年前,那个狂热的年代,人类迈向银河的刚刚起步,星际远航刚刚成为可能,这个开拓者一型运输舰,正是那个年代的娇子。如今见到,却是没落而陈旧,破败不堪,颠簸的身躯,那龟裂的外壳,正以缓慢的速度向月球港靠近。真令人怀疑,这三艘运输舰是如何坚持到现在,一百多年的远航距离。

  “是,总长阁下。”

  这老古董舰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那些殖民星系都是瞎子吗?三艘型号古怪的运输舰,应该不能逃脱庞大的星系雷达,居然没有任何一点点消息就突然临近月球港。

  领航总长心里在嘀咕着,一时间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何。

  月球港的警报持续不断,作为地球唯一的近空战略要地,军事守卫异常森严,虽然查理曼联合王国不会轻易向月球发动进攻,但是几十年前的那场偷袭还是记忆犹心。

  当时查理曼一世的舰队穿梭过大气层,居然安然的在月球港进行补给,随后向海王星迈进,使得星际联盟的殖民计划大幅受挫,三颗殖民星球被查理曼联合王国占领。

  当时的月球总督因为渎职,畏罪自杀。

  月球总督府,在月球上,唯一最豪华,最雄伟的建筑也就是这个总督府邸,护卫更是森严无比。

  在这严密守卫之后的总督府邸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被领航总长想象为暴躁的总督,此时正在享受着奢华的生活,上任总督遗留下大量的钱财,以及无数眷养的女奴,每天只要在总督府邸吃喝玩乐,大批的金钱自然而然的进入自己的口袋。

  作为星际联盟总统的侄子,这位总督可是费劲心机才登上这个位置,那个被他搞下去的总督也正是他耍的一点点小小的手段。

  连续的嘟嘟的响声打断的总督的思路,身体一个激灵,颤抖几下,看着身下美艳的女奴,嘴角残留的液体,总督露出满足的笑容。

  虽然星际联盟内部一直标榜着自由,以人权为口号讨伐查理曼联合王国,煽动查理曼联合王国内部反叛势力。但是这眷养女奴的行为是在地球之外,所有的星际联盟殖民星系,包括月球都盛行的事情,这些中京女奴正是达官显贵们最喜爱的。

  “什么事情,”整理完毕,总督整理好自己的总督服,出现在大厅内,面色不善的询问自己的管家,自己好事被打断,之前曾经严令管家除非地球爆炸,或者月球遭受攻击,不得打扰。但是这管家还是骚扰了自己,要不是他为人激灵,早就一脚把他蹿进垃圾小行星。

  “总督大人,刚才月球港传来消息,好象是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凯旋归来,”管家小心谨慎的回答总督的问题,看出总督心情不爽。

  “什么?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舰队?”总督哈哈大笑起来,这种玩笑当然蒙骗不了这个高贵的总督,总督如是想,“这些小兔崽子没事给我找乐子,什么时候我们有开拓舰队的,就是有也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

  “就是一百多年前的开拓舰队,”管家应声回答,声音不响亮,却直灌总督的耳膜,令总督一震,大笑噶然终止。

  总督面色一变,“马上备车,”一声令下,管家匆忙的出了总督府,为总督准备月球车。

  十分钟后,月球港内。

  三艘开拓者一型运输舰已经慢慢的停靠在月球港泊位上面,刚才的领航总长派人努力的向这三艘开拓者运输舰进行联系,无奈,这三艘运输舰象是失去了生机一般,一点都没有回音,或许是联络器损坏,领航总长如是想到。

  总督可是难得来一次领航台,除了第一次上任,以及地球向外殖民星球派遣庞大舰队的时候,这个总督才偶尔出现几次,难得因为一点点小小的事情,来到领航处,这可是领航总长的光荣。

  领航总长向总督汇报这异常的情况,总督不时的点头,给以鼓励的眼神,虽然不常出现,笼络人心的手段还是有的。

  “报告总督大人,总长阁下,三艘开拓者舰,无一开启大门,请求指示?”庞大的显示屏上面正播放着月球港的整体情形,三艘开拓者运输舰停靠在偏远的港口泊位,大批的港口护卫角斗士以及高级的刀锋战士遍布开拓者运输舰周围。

  “用切割器械,不,”总督停顿一下“还是用定向zha药将门炸开。”总督下达了命令。

  ......

  “轰隆”一声,原本就相当破旧的开拓者运输舰,被高效定向zha药爆破,舰门轰然倒塌,一堆灰尘之后,黑忽忽的开拓者舰内寂静无声。

  地球,在茫茫宇宙中是个很不起眼但又得天独厚的星球。地球是太阳系中唯一适宜生命存在的天体。但是,人类科技的发展,地球已经不再是唯一适合生命存在的星球。

  经过上万年的发展,地球上的能源已经濒临枯竭,虽然科技的发展使得可替代能源不段的出现。人类永远不满足与地球上那一点点的能源,各国之间的战争相继结束,形成了两大势力,位于西大陆崇尚自由和民主的星际联盟以及位于东大陆的查理曼联合王国。

  两个国家之间隔洋相望保持着有限和平态势,自查理曼一世派遣星际舰队,去太阳系内占领殖民星球而暴发第一次星际战争之后,星际联盟和查理曼联合王国在地球上面一直处于严重的敌对状态。

  科技再次爆炸式的发展,各种运用与军事的武器装备相继研发成功,却又不敢于在地球之上使用,两大势力的对抗,使得人类回想起数千年前地球上的两大军事组织的对抗,差点毁灭了地球。星际联盟和查理曼联合王国在地球上保持着紧张的表面平衡。

  银河历109年,七月,星际联盟月球港。

  月球作为地球的唯一天然卫星,一直以来都是被星际联盟占据,当初刚统一东大陆的查理曼一世如坐针毡,却又不敢在地球近太空发动战争夺取制高点。

  而星际联盟虽然zhan有如此好的战略优势,却又不敢对查理曼联合王国悍然发动攻击,打破这脆弱的平衡。

  经过长途星际航行的飞船战舰经常要停靠在月球月球港内,休整补给之后,做好跨越大气层的准备,进入地球。

  当然,查理曼联合王国的太空舰队就不享有此项待遇,从遥远的天王,海王,冥王三大星球,以及其他小行星上运输资源回地球的运输舰,直能直接穿越大气层进入地球。

  月球港内穿梭着各星球向地球的运输舰,以及在太阳系内执行警戒任务的舰队。一直处于紧张的忙碌状态。

  一对从木星返回地球的运输舰队刚刚停靠完毕,月球港内的领航员正准备休息一下,享受一下天然的纯正的木星咖啡。

  警报响起,三艘运输舰向月球港慢慢的靠近,破旧的外壳在监视器上晃动,不时向太空中漂浮出少量的不明物体,使人怀疑这运输舰是不是遭受了星际海盗的袭击。

  “这是什么型号的运输舰,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少尉军衔的领航总长自言自语道,作为刚刚继任的领航总长,一直以来小心谨慎,惟恐发生错误,因为在月球总督府内,那个暴躁的总督可是不会容忍他这个新任的总长犯错。况且这个领航总长的位置可是无数人都在垂涎,每个殖民星球上返回的运输舰队,第一个先孝敬的自然是这个位置不高,但却是直接管辖着飞船进出的领航总长。

  “阁下,这是开拓者一型号运输舰,”领航总长身边一位不起眼的手下回答。

  “开拓者一型?这不是一百多年前的运输舰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领航总长略微一沉思,目光注视着发回来的光象图,“马上通知总督,这可能是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领航总长马上想起上百前的事情,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他知道,一百多年前人类迈向外太空之时的狂热。

  作为航空总长,各种型号的现役飞船战舰都了如指掌,但是这种在太空博物馆内都难以一见的老式运输舰还是第一次看见,这可是在他出生以前就已经淘汰的型号。还是一百多年前,那个狂热的年代,人类迈向银河的刚刚起步,星际远航刚刚成为可能,这个开拓者一型运输舰,正是那个年代的娇子。如今见到,却是没落而陈旧,破败不堪,颠簸的身躯,那龟裂的外壳,正以缓慢的速度向月球港靠近。真令人怀疑,这三艘运输舰是如何坚持到现在,一百多年的远航距离。

  “是,总长阁下。”

  这老古董舰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那些殖民星系都是瞎子吗?三艘型号古怪的运输舰,应该不能逃脱庞大的星系雷达,居然没有任何一点点消息就突然临近月球港。

  领航总长心里在嘀咕着,一时间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何。

  月球港的警报持续不断,作为地球唯一的近空战略要地,军事守卫异常森严,虽然查理曼联合王国不会轻易向月球发动进攻,但是几十年前的那场偷袭还是记忆犹心。

  当时查理曼一世的舰队穿梭过大气层,居然安然的在月球港进行补给,随后向海王星迈进,使得星际联盟的殖民计划大幅受挫,三颗殖民星球被查理曼联合王国占领。

  当时的月球总督因为渎职,畏罪自杀。

  月球总督府,在月球上,唯一最豪华,最雄伟的建筑也就是这个总督府邸,护卫更是森严无比。

  在这严密守卫之后的总督府邸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被领航总长想象为暴躁的总督,此时正在享受着奢华的生活,上任总督遗留下大量的钱财,以及无数眷养的女奴,每天只要在总督府邸吃喝玩乐,大批的金钱自然而然的进入自己的口袋。

  作为星际联盟总统的侄子,这位总督可是费劲心机才登上这个位置,那个被他搞下去的总督也正是他耍的一点点小小的手段。

  连续的嘟嘟的响声打断的总督的思路,身体一个激灵,颤抖几下,看着身下美艳的女奴,嘴角残留的液体,总督露出满足的笑容。

  虽然星际联盟内部一直标榜着自由,以人权为口号讨伐查理曼联合王国,煽动查理曼联合王国内部反叛势力。但是这眷养女奴的行为是在地球之外,所有的星际联盟殖民星系,包括月球都盛行的事情,这些中京女奴正是达官显贵们最喜爱的。

  “什么事情,”整理完毕,总督整理好自己的总督服,出现在大厅内,面色不善的询问自己的管家,自己好事被打断,之前曾经严令管家除非地球爆炸,或者月球遭受攻击,不得打扰。但是这管家还是骚扰了自己,要不是他为人激灵,早就一脚把他蹿进垃圾小行星。

  “总督大人,刚才月球港传来消息,好象是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凯旋归来,”管家小心谨慎的回答总督的问题,看出总督心情不爽。

  “什么?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舰队?”总督哈哈大笑起来,这种玩笑当然蒙骗不了这个高贵的总督,总督如是想,“这些小兔崽子没事给我找乐子,什么时候我们有开拓舰队的,就是有也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

  “就是一百多年前的开拓舰队,”管家应声回答,声音不响亮,却直灌总督的耳膜,令总督一震,大笑噶然终止。

  总督面色一变,“马上备车,”一声令下,管家匆忙的出了总督府,为总督准备月球车。

  十分钟后,月球港内。

  三艘开拓者一型运输舰已经慢慢的停靠在月球港泊位上面,刚才的领航总长派人努力的向这三艘开拓者运输舰进行联系,无奈,这三艘运输舰象是失去了生机一般,一点都没有回音,或许是联络器损坏,领航总长如是想到。

  总督可是难得来一次领航台,除了第一次上任,以及地球向外殖民星球派遣庞大舰队的时候,这个总督才偶尔出现几次,难得因为一点点小小的事情,来到领航处,这可是领航总长的光荣。

  领航总长向总督汇报这异常的情况,总督不时的点头,给以鼓励的眼神,虽然不常出现,笼络人心的手段还是有的。

  “报告总督大人,总长阁下,三艘开拓者舰,无一开启大门,请求指示?”庞大的显示屏上面正播放着月球港的整体情形,三艘开拓者运输舰停靠在偏远的港口泊位,大批的港口护卫角斗士以及高级的刀锋战士遍布开拓者运输舰周围。

  “用切割器械,不,”总督停顿一下“还是用定向zha药将门炸开。”总督下达了命令。

  ......

  “轰隆”一声,原本就相当破旧的开拓者运输舰,被高效定向zha药爆破,舰门轰然倒塌,一堆灰尘之后,黑忽忽的开拓者舰内寂静无声。

  地球,在茫茫宇宙中是个很不起眼但又得天独厚的星球。地球是太阳系中唯一适宜生命存在的天体。但是,人类科技的发展,地球已经不再是唯一适合生命存在的星球。

  经过上万年的发展,地球上的能源已经濒临枯竭,虽然科技的发展使得可替代能源不段的出现。人类永远不满足与地球上那一点点的能源,各国之间的战争相继结束,形成了两大势力,位于西大陆崇尚自由和民主的星际联盟以及位于东大陆的查理曼联合王国。

  两个国家之间隔洋相望保持着有限和平态势,自查理曼一世派遣星际舰队,去太阳系内占领殖民星球而暴发第一次星际战争之后,星际联盟和查理曼联合王国在地球上面一直处于严重的敌对状态。

  科技再次爆炸式的发展,各种运用与军事的武器装备相继研发成功,却又不敢于在地球之上使用,两大势力的对抗,使得人类回想起数千年前地球上的两大军事组织的对抗,差点毁灭了地球。星际联盟和查理曼联合王国在地球上保持着紧张的表面平衡。

  银河历109年,七月,星际联盟月球港。

  月球作为地球的唯一天然卫星,一直以来都是被星际联盟占据,当初刚统一东大陆的查理曼一世如坐针毡,却又不敢在地球近太空发动战争夺取制高点。

  而星际联盟虽然zhan有如此好的战略优势,却又不敢对查理曼联合王国悍然发动攻击,打破这脆弱的平衡。

  经过长途星际航行的飞船战舰经常要停靠在月球月球港内,休整补给之后,做好跨越大气层的准备,进入地球。

  当然,查理曼联合王国的太空舰队就不享有此项待遇,从遥远的天王,海王,冥王三大星球,以及其他小行星上运输资源回地球的运输舰,直能直接穿越大气层进入地球。

  月球港内穿梭着各星球向地球的运输舰,以及在太阳系内执行警戒任务的舰队。一直处于紧张的忙碌状态。

  一对从木星返回地球的运输舰队刚刚停靠完毕,月球港内的领航员正准备休息一下,享受一下天然的纯正的木星咖啡。

  警报响起,三艘运输舰向月球港慢慢的靠近,破旧的外壳在监视器上晃动,不时向太空中漂浮出少量的不明物体,使人怀疑这运输舰是不是遭受了星际海盗的袭击。

  “这是什么型号的运输舰,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少尉军衔的领航总长自言自语道,作为刚刚继任的领航总长,一直以来小心谨慎,惟恐发生错误,因为在月球总督府内,那个暴躁的总督可是不会容忍他这个新任的总长犯错。况且这个领航总长的位置可是无数人都在垂涎,每个殖民星球上返回的运输舰队,第一个先孝敬的自然是这个位置不高,但却是直接管辖着飞船进出的领航总长。

  “阁下,这是开拓者一型号运输舰,”领航总长身边一位不起眼的手下回答。

  “开拓者一型?这不是一百多年前的运输舰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领航总长略微一沉思,目光注视着发回来的光象图,“马上通知总督,这可能是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领航总长马上想起上百前的事情,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他知道,一百多年前人类迈向外太空之时的狂热。

  作为航空总长,各种型号的现役飞船战舰都了如指掌,但是这种在太空博物馆内都难以一见的老式运输舰还是第一次看见,这可是在他出生以前就已经淘汰的型号。还是一百多年前,那个狂热的年代,人类迈向银河的刚刚起步,星际远航刚刚成为可能,这个开拓者一型运输舰,正是那个年代的娇子。如今见到,却是没落而陈旧,破败不堪,颠簸的身躯,那龟裂的外壳,正以缓慢的速度向月球港靠近。真令人怀疑,这三艘运输舰是如何坚持到现在,一百多年的远航距离。

  “是,总长阁下。”

  这老古董舰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那些殖民星系都是瞎子吗?三艘型号古怪的运输舰,应该不能逃脱庞大的星系雷达,居然没有任何一点点消息就突然临近月球港。

  领航总长心里在嘀咕着,一时间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何。

  月球港的警报持续不断,作为地球唯一的近空战略要地,军事守卫异常森严,虽然查理曼联合王国不会轻易向月球发动进攻,但是几十年前的那场偷袭还是记忆犹心。

  当时查理曼一世的舰队穿梭过大气层,居然安然的在月球港进行补给,随后向海王星迈进,使得星际联盟的殖民计划大幅受挫,三颗殖民星球被查理曼联合王国占领。

  当时的月球总督因为渎职,畏罪自杀。

  月球总督府,在月球上,唯一最豪华,最雄伟的建筑也就是这个总督府邸,护卫更是森严无比。

  在这严密守卫之后的总督府邸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被领航总长想象为暴躁的总督,此时正在享受着奢华的生活,上任总督遗留下大量的钱财,以及无数眷养的女奴,每天只要在总督府邸吃喝玩乐,大批的金钱自然而然的进入自己的口袋。

  作为星际联盟总统的侄子,这位总督可是费劲心机才登上这个位置,那个被他搞下去的总督也正是他耍的一点点小小的手段。

  连续的嘟嘟的响声打断的总督的思路,身体一个激灵,颤抖几下,看着身下美艳的女奴,嘴角残留的液体,总督露出满足的笑容。

  虽然星际联盟内部一直标榜着自由,以人权为口号讨伐查理曼联合王国,煽动查理曼联合王国内部反叛势力。但是这眷养女奴的行为是在地球之外,所有的星际联盟殖民星系,包括月球都盛行的事情,这些中京女奴正是达官显贵们最喜爱的。

  “什么事情,”整理完毕,总督整理好自己的总督服,出现在大厅内,面色不善的询问自己的管家,自己好事被打断,之前曾经严令管家除非地球爆炸,或者月球遭受攻击,不得打扰。但是这管家还是骚扰了自己,要不是他为人激灵,早就一脚把他蹿进垃圾小行星。

  “总督大人,刚才月球港传来消息,好象是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凯旋归来,”管家小心谨慎的回答总督的问题,看出总督心情不爽。

  “什么?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舰队?”总督哈哈大笑起来,这种玩笑当然蒙骗不了这个高贵的总督,总督如是想,“这些小兔崽子没事给我找乐子,什么时候我们有开拓舰队的,就是有也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

  “就是一百多年前的开拓舰队,”管家应声回答,声音不响亮,却直灌总督的耳膜,令总督一震,大笑噶然终止。

  总督面色一变,“马上备车,”一声令下,管家匆忙的出了总督府,为总督准备月球车。

  十分钟后,月球港内。

  三艘开拓者一型运输舰已经慢慢的停靠在月球港泊位上面,刚才的领航总长派人努力的向这三艘开拓者运输舰进行联系,无奈,这三艘运输舰象是失去了生机一般,一点都没有回音,或许是联络器损坏,领航总长如是想到。

  总督可是难得来一次领航台,除了第一次上任,以及地球向外殖民星球派遣庞大舰队的时候,这个总督才偶尔出现几次,难得因为一点点小小的事情,来到领航处,这可是领航总长的光荣。

  领航总长向总督汇报这异常的情况,总督不时的点头,给以鼓励的眼神,虽然不常出现,笼络人心的手段还是有的。

  “报告总督大人,总长阁下,三艘开拓者舰,无一开启大门,请求指示?”庞大的显示屏上面正播放着月球港的整体情形,三艘开拓者运输舰停靠在偏远的港口泊位,大批的港口护卫角斗士以及高级的刀锋战士遍布开拓者运输舰周围。

  “用切割器械,不,”总督停顿一下“还是用定向zha药将门炸开。”总督下达了命令。

  ......

  “轰隆”一声,原本就相当破旧的开拓者运输舰,被高效定向zha药爆破,舰门轰然倒塌,一堆灰尘之后,黑忽忽的开拓者舰内寂静无声。

  地球,在茫茫宇宙中是个很不起眼但又得天独厚的星球。地球是太阳系中唯一适宜生命存在的天体。但是,人类科技的发展,地球已经不再是唯一适合生命存在的星球。

  经过上万年的发展,地球上的能源已经濒临枯竭,虽然科技的发展使得可替代能源不段的出现。人类永远不满足与地球上那一点点的能源,各国之间的战争相继结束,形成了两大势力,位于西大陆崇尚自由和民主的星际联盟以及位于东大陆的查理曼联合王国。

  两个国家之间隔洋相望保持着有限和平态势,自查理曼一世派遣星际舰队,去太阳系内占领殖民星球而暴发第一次星际战争之后,星际联盟和查理曼联合王国在地球上面一直处于严重的敌对状态。

  科技再次爆炸式的发展,各种运用与军事的武器装备相继研发成功,却又不敢于在地球之上使用,两大势力的对抗,使得人类回想起数千年前地球上的两大军事组织的对抗,差点毁灭了地球。星际联盟和查理曼联合王国在地球上保持着紧张的表面平衡。

  银河历109年,七月,星际联盟月球港。

  月球作为地球的唯一天然卫星,一直以来都是被星际联盟占据,当初刚统一东大陆的查理曼一世如坐针毡,却又不敢在地球近太空发动战争夺取制高点。

  而星际联盟虽然zhan有如此好的战略优势,却又不敢对查理曼联合王国悍然发动攻击,打破这脆弱的平衡。

  经过长途星际航行的飞船战舰经常要停靠在月球月球港内,休整补给之后,做好跨越大气层的准备,进入地球。

  当然,查理曼联合王国的太空舰队就不享有此项待遇,从遥远的天王,海王,冥王三大星球,以及其他小行星上运输资源回地球的运输舰,直能直接穿越大气层进入地球。

  月球港内穿梭着各星球向地球的运输舰,以及在太阳系内执行警戒任务的舰队。一直处于紧张的忙碌状态。

  一对从木星返回地球的运输舰队刚刚停靠完毕,月球港内的领航员正准备休息一下,享受一下天然的纯正的木星咖啡。

  警报响起,三艘运输舰向月球港慢慢的靠近,破旧的外壳在监视器上晃动,不时向太空中漂浮出少量的不明物体,使人怀疑这运输舰是不是遭受了星际海盗的袭击。

  “这是什么型号的运输舰,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少尉军衔的领航总长自言自语道,作为刚刚继任的领航总长,一直以来小心谨慎,惟恐发生错误,因为在月球总督府内,那个暴躁的总督可是不会容忍他这个新任的总长犯错。况且这个领航总长的位置可是无数人都在垂涎,每个殖民星球上返回的运输舰队,第一个先孝敬的自然是这个位置不高,但却是直接管辖着飞船进出的领航总长。

  “阁下,这是开拓者一型号运输舰,”领航总长身边一位不起眼的手下回答。

  “开拓者一型?这不是一百多年前的运输舰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领航总长略微一沉思,目光注视着发回来的光象图,“马上通知总督,这可能是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领航总长马上想起上百前的事情,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他知道,一百多年前人类迈向外太空之时的狂热。

  作为航空总长,各种型号的现役飞船战舰都了如指掌,但是这种在太空博物馆内都难以一见的老式运输舰还是第一次看见,这可是在他出生以前就已经淘汰的型号。还是一百多年前,那个狂热的年代,人类迈向银河的刚刚起步,星际远航刚刚成为可能,这个开拓者一型运输舰,正是那个年代的娇子。如今见到,却是没落而陈旧,破败不堪,颠簸的身躯,那龟裂的外壳,正以缓慢的速度向月球港靠近。真令人怀疑,这三艘运输舰是如何坚持到现在,一百多年的远航距离。

  “是,总长阁下。”

  这老古董舰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那些殖民星系都是瞎子吗?三艘型号古怪的运输舰,应该不能逃脱庞大的星系雷达,居然没有任何一点点消息就突然临近月球港。

  领航总长心里在嘀咕着,一时间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何。

  月球港的警报持续不断,作为地球唯一的近空战略要地,军事守卫异常森严,虽然查理曼联合王国不会轻易向月球发动进攻,但是几十年前的那场偷袭还是记忆犹心。

  当时查理曼一世的舰队穿梭过大气层,居然安然的在月球港进行补给,随后向海王星迈进,使得星际联盟的殖民计划大幅受挫,三颗殖民星球被查理曼联合王国占领。

  当时的月球总督因为渎职,畏罪自杀。

  月球总督府,在月球上,唯一最豪华,最雄伟的建筑也就是这个总督府邸,护卫更是森严无比。

  在这严密守卫之后的总督府邸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被领航总长想象为暴躁的总督,此时正在享受着奢华的生活,上任总督遗留下大量的钱财,以及无数眷养的女奴,每天只要在总督府邸吃喝玩乐,大批的金钱自然而然的进入自己的口袋。

  作为星际联盟总统的侄子,这位总督可是费劲心机才登上这个位置,那个被他搞下去的总督也正是他耍的一点点小小的手段。

  连续的嘟嘟的响声打断的总督的思路,身体一个激灵,颤抖几下,看着身下美艳的女奴,嘴角残留的液体,总督露出满足的笑容。

  虽然星际联盟内部一直标榜着自由,以人权为口号讨伐查理曼联合王国,煽动查理曼联合王国内部反叛势力。但是这眷养女奴的行为是在地球之外,所有的星际联盟殖民星系,包括月球都盛行的事情,这些中京女奴正是达官显贵们最喜爱的。

  “什么事情,”整理完毕,总督整理好自己的总督服,出现在大厅内,面色不善的询问自己的管家,自己好事被打断,之前曾经严令管家除非地球爆炸,或者月球遭受攻击,不得打扰。但是这管家还是骚扰了自己,要不是他为人激灵,早就一脚把他蹿进垃圾小行星。

  “总督大人,刚才月球港传来消息,好象是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凯旋归来,”管家小心谨慎的回答总督的问题,看出总督心情不爽。

  “什么?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舰队?”总督哈哈大笑起来,这种玩笑当然蒙骗不了这个高贵的总督,总督如是想,“这些小兔崽子没事给我找乐子,什么时候我们有开拓舰队的,就是有也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

  “就是一百多年前的开拓舰队,”管家应声回答,声音不响亮,却直灌总督的耳膜,令总督一震,大笑噶然终止。

  总督面色一变,“马上备车,”一声令下,管家匆忙的出了总督府,为总督准备月球车。

  十分钟后,月球港内。

  三艘开拓者一型运输舰已经慢慢的停靠在月球港泊位上面,刚才的领航总长派人努力的向这三艘开拓者运输舰进行联系,无奈,这三艘运输舰象是失去了生机一般,一点都没有回音,或许是联络器损坏,领航总长如是想到。

  总督可是难得来一次领航台,除了第一次上任,以及地球向外殖民星球派遣庞大舰队的时候,这个总督才偶尔出现几次,难得因为一点点小小的事情,来到领航处,这可是领航总长的光荣。

  领航总长向总督汇报这异常的情况,总督不时的点头,给以鼓励的眼神,虽然不常出现,笼络人心的手段还是有的。

  “报告总督大人,总长阁下,三艘开拓者舰,无一开启大门,请求指示?”庞大的显示屏上面正播放着月球港的整体情形,三艘开拓者运输舰停靠在偏远的港口泊位,大批的港口护卫角斗士以及高级的刀锋战士遍布开拓者运输舰周围。

  “用切割器械,不,”总督停顿一下“还是用定向zha药将门炸开。”总督下达了命令。

  ......

  “轰隆”一声,原本就相当破旧的开拓者运输舰,被高效定向zha药爆破,舰门轰然倒塌,一堆灰尘之后,黑忽忽的开拓者舰内寂静无声。

  地球,在茫茫宇宙中是个很不起眼但又得天独厚的星球。地球是太阳系中唯一适宜生命存在的天体。但是,人类科技的发展,地球已经不再是唯一适合生命存在的星球。

  经过上万年的发展,地球上的能源已经濒临枯竭,虽然科技的发展使得可替代能源不段的出现。人类永远不满足与地球上那一点点的能源,各国之间的战争相继结束,形成了两大势力,位于西大陆崇尚自由和民主的星际联盟以及位于东大陆的查理曼联合王国。

  两个国家之间隔洋相望保持着有限和平态势,自查理曼一世派遣星际舰队,去太阳系内占领殖民星球而暴发第一次星际战争之后,星际联盟和查理曼联合王国在地球上面一直处于严重的敌对状态。

  科技再次爆炸式的发展,各种运用与军事的武器装备相继研发成功,却又不敢于在地球之上使用,两大势力的对抗,使得人类回想起数千年前地球上的两大军事组织的对抗,差点毁灭了地球。星际联盟和查理曼联合王国在地球上保持着紧张的表面平衡。

  银河历109年,七月,星际联盟月球港。

  月球作为地球的唯一天然卫星,一直以来都是被星际联盟占据,当初刚统一东大陆的查理曼一世如坐针毡,却又不敢在地球近太空发动战争夺取制高点。

  而星际联盟虽然zhan有如此好的战略优势,却又不敢对查理曼联合王国悍然发动攻击,打破这脆弱的平衡。

  经过长途星际航行的飞船战舰经常要停靠在月球月球港内,休整补给之后,做好跨越大气层的准备,进入地球。

  当然,查理曼联合王国的太空舰队就不享有此项待遇,从遥远的天王,海王,冥王三大星球,以及其他小行星上运输资源回地球的运输舰,直能直接穿越大气层进入地球。

  月球港内穿梭着各星球向地球的运输舰,以及在太阳系内执行警戒任务的舰队。一直处于紧张的忙碌状态。

  一对从木星返回地球的运输舰队刚刚停靠完毕,月球港内的领航员正准备休息一下,享受一下天然的纯正的木星咖啡。

  警报响起,三艘运输舰向月球港慢慢的靠近,破旧的外壳在监视器上晃动,不时向太空中漂浮出少量的不明物体,使人怀疑这运输舰是不是遭受了星际海盗的袭击。

  “这是什么型号的运输舰,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少尉军衔的领航总长自言自语道,作为刚刚继任的领航总长,一直以来小心谨慎,惟恐发生错误,因为在月球总督府内,那个暴躁的总督可是不会容忍他这个新任的总长犯错。况且这个领航总长的位置可是无数人都在垂涎,每个殖民星球上返回的运输舰队,第一个先孝敬的自然是这个位置不高,但却是直接管辖着飞船进出的领航总长。

  “阁下,这是开拓者一型号运输舰,”领航总长身边一位不起眼的手下回答。

  “开拓者一型?这不是一百多年前的运输舰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领航总长略微一沉思,目光注视着发回来的光象图,“马上通知总督,这可能是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领航总长马上想起上百前的事情,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他知道,一百多年前人类迈向外太空之时的狂热。

  作为航空总长,各种型号的现役飞船战舰都了如指掌,但是这种在太空博物馆内都难以一见的老式运输舰还是第一次看见,这可是在他出生以前就已经淘汰的型号。还是一百多年前,那个狂热的年代,人类迈向银河的刚刚起步,星际远航刚刚成为可能,这个开拓者一型运输舰,正是那个年代的娇子。如今见到,却是没落而陈旧,破败不堪,颠簸的身躯,那龟裂的外壳,正以缓慢的速度向月球港靠近。真令人怀疑,这三艘运输舰是如何坚持到现在,一百多年的远航距离。

  “是,总长阁下。”

  这老古董舰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那些殖民星系都是瞎子吗?三艘型号古怪的运输舰,应该不能逃脱庞大的星系雷达,居然没有任何一点点消息就突然临近月球港。

  领航总长心里在嘀咕着,一时间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何。

  月球港的警报持续不断,作为地球唯一的近空战略要地,军事守卫异常森严,虽然查理曼联合王国不会轻易向月球发动进攻,但是几十年前的那场偷袭还是记忆犹心。

  当时查理曼一世的舰队穿梭过大气层,居然安然的在月球港进行补给,随后向海王星迈进,使得星际联盟的殖民计划大幅受挫,三颗殖民星球被查理曼联合王国占领。

  当时的月球总督因为渎职,畏罪自杀。

  月球总督府,在月球上,唯一最豪华,最雄伟的建筑也就是这个总督府邸,护卫更是森严无比。

  在这严密守卫之后的总督府邸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被领航总长想象为暴躁的总督,此时正在享受着奢华的生活,上任总督遗留下大量的钱财,以及无数眷养的女奴,每天只要在总督府邸吃喝玩乐,大批的金钱自然而然的进入自己的口袋。

  作为星际联盟总统的侄子,这位总督可是费劲心机才登上这个位置,那个被他搞下去的总督也正是他耍的一点点小小的手段。

  连续的嘟嘟的响声打断的总督的思路,身体一个激灵,颤抖几下,看着身下美艳的女奴,嘴角残留的液体,总督露出满足的笑容。

  虽然星际联盟内部一直标榜着自由,以人权为口号讨伐查理曼联合王国,煽动查理曼联合王国内部反叛势力。但是这眷养女奴的行为是在地球之外,所有的星际联盟殖民星系,包括月球都盛行的事情,这些中京女奴正是达官显贵们最喜爱的。

  “什么事情,”整理完毕,总督整理好自己的总督服,出现在大厅内,面色不善的询问自己的管家,自己好事被打断,之前曾经严令管家除非地球爆炸,或者月球遭受攻击,不得打扰。但是这管家还是骚扰了自己,要不是他为人激灵,早就一脚把他蹿进垃圾小行星。

  “总督大人,刚才月球港传来消息,好象是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凯旋归来,”管家小心谨慎的回答总督的问题,看出总督心情不爽。

  “什么?我们的银河系的开拓舰队?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舰队?”总督哈哈大笑起来,这种玩笑当然蒙骗不了这个高贵的总督,总督如是想,“这些小兔崽子没事给我找乐子,什么时候我们有开拓舰队的,就是有也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

  “就是一百多年前的开拓舰队,”管家应声回答,声音不响亮,却直灌总督的耳膜,令总督一震,大笑噶然终止。

  总督面色一变,“马上备车,”一声令下,管家匆忙的出了总督府,为总督准备月球车。

  十分钟后,月球港内。

  三艘开拓者一型运输舰已经慢慢的停靠在月球港泊位上面,刚才的领航总长派人努力的向这三艘开拓者运输舰进行联系,无奈,这三艘运输舰象是失去了生机一般,一点都没有回音,或许是联络器损坏,领航总长如是想到。

  总督可是难得来一次领航台,除了第一次上任,以及地球向外殖民星球派遣庞大舰队的时候,这个总督才偶尔出现几次,难得因为一点点小小的事情,来到领航处,这可是领航总长的光荣。

  领航总长向总督汇报这异常的情况,总督不时的点头,给以鼓励的眼神,虽然不常出现,笼络人心的手段还是有的。

  “报告总督大人,总长阁下,三艘开拓者舰,无一开启大门,请求指示?”庞大的显示屏上面正播放着月球港的整体情形,三艘开拓者运输舰停靠在偏远的港口泊位,大批的港口护卫角斗士以及高级的刀锋战士遍布开拓者运输舰周围。

  “用切割器械,不,”总督停顿一下“还是用定向zha药将门炸开。”总督下达了命令。

  ......

  “轰隆”一声,原本就相当破旧的开拓者运输舰,被高效定向zha药爆破,舰门轰然倒塌,一堆灰尘之后,黑忽忽的开拓者舰内寂静无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