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要看遍天尘世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心思

我要看遍天尘世间 宝盖衣谷 2097 2020.09.16 17:25

  与此同时……

  青城,

  依山而造的城主府阁楼上,青玄子眺望着东方,眉宇间展现着一股凝重;

  “究竟是哪位熟人?”

  青玄子细细探索着方圆千里,想要探查出刚刚一闪而逝的熟悉气息;

  “莫非是我感应错了?不应该呀……”

  没有探查出结果的青玄子,凝神掐算起来,虽然已至化神修为,但青玄子一身所修皆在剑上,谋算并非长处。

  半响不得结果,青玄子只能放弃……

  “大伯!”

  袁家书房内,袁清恭敬地站立一旁,等待着,在那查看书籍的男子回复。

  一身宽敞华服,胡茬稀疏的袁天重好像读到不可思解之处,眉头微皱,一身结丹修为的灵力波动微颤一丝。

  嗯!

  袁清咬着牙,不敢丝毫怯懦,只是这威压着实难抗!

  “这老狐狸!”

  就在袁清感到小腿打颤之际,全身忽然感觉从那深海飘上了天空,

  好在,抗过去了。

  “袁清啊,你也快筑基了吧。”

  “是的,大伯!”

  “嗯,有什么需要帮助就去跟管家说。”

  老狐狸,我想要家传《通玄功法》你能给我?!

  袁清脑海里闪过许多念头,又想起刚刚袁天重有意无意的打压,不敢表露出心思,只能点头称是。

  ……

  一天后,

  余小二蹒跚着步伐走到客栈门前,魂失落魄地看着废墟,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手心已经紧握得流出了血迹,可能是心痛大过身行吧,

  试问,谁能受的了喜欢的人,相处一起的兄弟,接连在眼前受辱死去,而自己还苟活着;

  余小二承受不了这种打击,但他不敢死,他怕死,还没有出人头地,还没有过上吃穿不愁的日子,

  啊……

  街坊邻居都惋惜地看着他瘫在地上,嘶哄着,却没人上前;毕竟这人人向仙的世界,虽然平凡人能时常接触修士,仙家手段也偶尔听闻,但真临到头上,还是明哲保身怕丢了性命。

  ……

  袁清复述完在苍山派所接触到的事项,离开书房准备回自己的住宅,在走廊遇上了一位衣景秀丽的美妇人。

  “拜见伯母。”

  美妇人冷眼看了一下袁清,本想不做应答径直去书房,刹那感应到袁清这半步筑基的情况,便又说了两句;

  “有时间就好好准备突破,好去临山县帮你父亲管理去。”

  说完也没理会袁清,依旧自顾自地错身离去。

  只见袁清停顿的身影没有动静,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我会筑基的,但不是现在,不是以苍山派外门功法!”

  不管是天尘还是联邦,修为越高便越难孕育子嗣,这世家之人又偏偏讲究血脉亲嫡。

  袁天重夫妇,一者结丹一者筑基,原本并无子嗣的袁家主偶然与婢女诞下袁洪,袁家主母虽然内心存恨,但明面却得庇护这主系血脉,直到四年前与袁天重怀上一儿,那妇人便立刻打发袁洪外派修炼,而家传书经只能主系清修。

  但又讲到青城境内,袁刘两家势力才堪堪抵过那苍山一派。

  苍山派分内外两门,外门是大浪淘沙广收子弟,只有筑基之后便又忠心于门派的,才会收入内门,以作核心子弟。

  可想而知外门所修功法只到筑基,如若不入苍山,除非自有机遇,否则便是仙途此断……

  “呼~应该快回来了吧!”

  袁清收复了一下心思,哪怕袁天重主系一脉一直按压着旁系,但上头还有袁家祖辈看着,只要在规则内就不怕有生命意外。

  想到自己谋算的事情,袁清加快了步伐赶往自己家宅,已经有点急促地想要拿到那能快速晋升的机缘去跟袁天重更换了,想必一部功功法换他嫡子仙途,应该不难!

  “怎么就一对母子?”

  “袁师兄,当时情况比较复杂,在商量好的地方等待许久都没有看到人来,反而听到那客栈方向一声巨响。”

  “是啊,袁师兄,我们后来回去查看的时候现场已经崩塌一半了!”

  失神了片刻,

  袁清苦笑了一声,“终究还是……”

  看着昏迷一旁的萧掌柜母子,袁清无奈地挥手,想让苍山收服的两师弟自己处置。

  这两男子,虽然眉清目秀的,但却是心理扭曲之人,不然客栈内也不会残杀大海小丽惨死了。

  眼瞅着还能处理上这蜜熟风韵的萧掌柜,两人就一顿心急呀。

  可能是把小凡从萧掌柜怀里挣脱出来的举动,也可能是萧掌柜做了个噩梦,忽然哭喊着,

  “大海快跑!邓丽丽?!余小二!呜呜……李言……”

  嗯?李言?余小二?

  “余小二?等会~”

  袁清忽然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想起来三年前上山的前因,随即问了两人,

  “那客栈之后呢?”

  两个人顿时心感不安,一人一语交代着事项跟后面打探到的景象,也不敢说杀人只是归咎于打斗误杀!

  “嗯?那县长带走了两人,一个是余小二,还有一个认不清?!”

  袁清没有细想两人的做派,反正只要结果是想要的就可以。

  思索着那县长带走的肯定是李言,想当时还是他借着袁洪身死,找到自己谋划来一出这样的戏。

  “这母子先安顿在我这,你俩立刻去接触那余小二……”

  袁清吩咐着两人,交代该说的话便打发两人出去了。

  他看着萧掌柜母子,就这样静静地看着;

  “希望你能给力点,李言?!”

  此时,除了刘县长与那道袍男子和处理现场的两名狱警,没人知道李言已被捏碎心脏,被埋于刘家县外三里处的乱葬岗里。

  是夜……

  星光斑点挂座天空,月亮好似告假,没有出来争一争光辉照耀的魁首;树林在哗哗作响,虫豸在嘶鸣四周。

  突~

  乱葬岗的一堆小土坡上,忽然伸出一只手,

  渐渐的,

  一颗头,半个身子,整个人都翻开泥土爬了出来。

  “呼~老师没有骗人啊!复活是可以选择延时恢复或者随机复活的!”

  李言浑身脏兮兮地盘坐着,心有余怯地摸了摸心脏,

  “好恐怖,筑基就能做到操控自如隔空捏碎心脏嘛?”

  看着魂念里只剩下一道复杂阵纹,李言收了收心,不再回忆那窒息痛感,盘腿修炼,搬运气血,恢复着自身灵力,想着尽快恢复好去找小二,查清萧掌柜的下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