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潇洒搜神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完事

潇洒搜神记 寻找起 4456 2021.05.12 02:04

  此时,苏夜露处。两个人背着苏夜露走在京都的大街上,周围满是灾民,有些一动不动可能已经死了。现在城中已经开始安抚灾民,现在还躺在路边的,大多都已经是路边的骸骨了。

  “额~~~”此时苏夜露突然叫了一声。

  “咦,你醒了。”听到苏夜露的叫声之后,一旁的那个女的开口说道。

  “继续睡吧,现在的你不适合活动。”背着苏夜露的那个男子继续走着没有回头说道。

  “他……”此时苏夜露抬起了一只手,颤悠悠的指着路边的一个男孩说道,但是话说到一半立即手又落了下来。

  “是那个小孩,之前看他从你背上的女孩身边跑开的那个。”那个女的说着,立即跑了过去。

  此时那个男孩面如死了一般躺在那里,那个垃圾桶已经不知道被他丢到哪里去了。只剩他一个人躺在路边。而且和刚才的模样完全不同,浑身的肌肉像是收缩了一般整个人显得及其的消瘦,几乎瘦了一半。脸色铁青,甚至有苍蝇从他的嘴里爬出来,根本看不出之前还是一个正常的男孩。

  “是食物中毒。”此时,那个女的蹲下来看着那个男孩说道。

  那个女的一蹲下,周围的苍蝇立即一下子都飞了起来。那个女的立即挥了挥手。

  “你不是医生吗,能救活他吗?”一旁的男子开口说道。

  “要我救活他,他必须得先活着。”那个女的说着,开始伸出手在那个男孩身上摸了起来:“这小孩真是什么都敢吃,毒中实在是太深了,身体差生了抗体,估计是活不了了。”

  就在此时,那个女的伸手在女孩肚子上摸了一下。

  “让我把你肚子里的脏东西给弄出来吧,至少在死之前,不会那么痛苦了。”那个女的说着,突然从手里拿出了一把刀。

  “咳……”此时那个男孩说突然咳嗦了一声。

  旁边的一对男女都一惊。

  “竟然还有气,真是奇迹。”那个女的立即站了起来说道。

  正在此时,那个男孩突然动了,猛地伸出一只手抓住了那个女人的手,之后抬起头看着那个女的说道:“救我~~~!”

  “……”

  “……”

  ……

  顿时,两个人都愣住了。

  “这个灾民碍你们事了吗,没关系,我们马上把他弄走。”突然一个戴着口罩的人走过来说道,说着就要去碰那个男孩。

  “这人还活着。”此时一旁的男子突然抬手说道。

  “死了吧。”对方好奇的开口说道。

  “还活着。”那个男子看着地上的男孩忍不住的又说道。

  “……这灾民你认识?”对方看着地上的男孩好奇的冲着那个男子说道。

  “老李,过来帮忙,这里有一家三口。”此时,远处的一个同伴冲着那个人吼道。

  “诶,来了。”那个男子冲着远处回答道,之后看了一眼这几个人,摇了摇头,莫名其妙的就离开了。

  “我刚刚检查过了,他并不是阴阳家的人。”此时,一旁的女的说道。

  “确实。”那个男子说着,直接将路边的那个男孩给提溜起来,之后又说道:“我们走。”

  此时,皇宫内部。纪才谦处。

  “陛下。”纪才谦走到皇帝面前行礼说道。

  “嗯,来了。做吧。”皇帝立即冲着纪才谦说道。

  “谢陛下。”纪才谦立即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我这次找你来,是想跟你说,我希望你去辅佐太子。”此时皇帝突然站了起来冲着纪才谦说道。

  “三皇子对我有知遇之恩。”纪才谦立即拱手说道。

  “三皇子是我的儿子。你听我的,难道我会害他不成?”皇帝冲着纪才谦反问道。

  “……”

  “这两个儿子我都清楚,老三向来以民为本,受到百姓爱戴也是无可厚非的。但是那又能怎样?老百姓算什么东西,你我心里都清楚。真正能够稳住国家基业的是心腹,是国家士族大夫。你说我说的对吗?”皇帝冲着纪才谦又说道。

  “是。”纪才谦拱手说道。

  “老三主张的以民为本,听这就很可笑。就好比作商人,有了自己的基业,生意,工人。难道商人要工人为重,基业次之,生意为轻吗?”皇帝说着,坐了下来,之后给自己倒了杯茶说道:“这年头庸人太多了,有些话,是说给别人听的,听听就好,别当真。三皇子就是个庸人。当人,作为父亲我还是会给三皇子一个安身之所的,而且碍于皇子之争的结果,太子,是最合适的人选。”

  “陛下。”纪才谦冲着皇帝行了一下礼说道,之后又说道:“陛下以为何谓国家?”

  “……”皇帝听了这话没有回答,但是手指却在桌子上敲了起来。踏、踏、踏、踏……之后立即又说道:“你是想说国家的来源之初吗?不过我倒觉得到现在和以前大有不同。”

  “陛下是君王,深知为君之道,在下是个人文人,只懂得文学和学识。我国以前向来以人之初性本善为理论,所以老百姓在有事情的时候很少求政府。但是他们内心是极其渴望政府能够出面解决一些事情的。为什么?因为他们早就发现人之初性本善的弊端。”纪才谦冲着皇帝又说道。

  “人之初性本善确实像是无政府主义说出来的话,不过我身为皇帝岂会信这种东西。那帮人也真是奇怪,喊了自己都不信的话几千年,反而内心十分渴望谁来管管。真是贱呐。”皇帝说着,喝了一杯茶。

  “臣倒觉得这句话是为了政府减轻自己的责任说出来的,毕竟老百姓很少有机会说话。”纪才谦又说道。

  “哼,在朕的面前,你倒是喜欢把罪责全都怪到政府头上。”此时皇帝突然放下杯子说道,之后又说道:“要是什么事情都怨政府反而好说了,那么随便一个正直的人都能够把国家的弊端给纠正过来,事实真的如此吗?”

  “臣是想说,陛下刚才也说过,政府建立之初和现在有很大的区别。在下以为,政府的存在就是为了弥补人性的不足。就像刚才陛下的比喻,商人确实不能以工人为重,基业次之,生意为轻。我们政府就是为了弥补其中的不足之处。”纪才谦又说道。

  “不过,这也不能够称为你辅佐三皇子的理由。太子没有仁爱之心吗?我知道,也许你认为太子牺牲少数的人利益来维护多数人的利益是不对的。但是凡事都要搞清楚现实。我告诉你现实是什么。现实就是牺牲多数人的利益,来维护少数人的利益。”皇帝坐在那里说道。

  “……”

  “太子也是大叫扶贫的第一个人。你别小看这两个字,很多人只会扶持那些有钱的人。就连国家也是如此,毕竟扶持穷人和扶持有钱人带来的收益是不一样的。国家历来也都是拉拢一些士族大夫。但是太子他做到了,这就是三皇子做不到的事情。”皇帝冲着纪才谦又说道。

  “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请,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情微臣不想说。我也从来没有说过牺牲少数人来维护多数人是绝对错的。毕竟,属下有时候也会如此。但是陛下说三皇子是庸人就错了,那么二皇子也可以说是懒人,废柴。太子也可以说是匹夫。他们秉承的并不是中庸之道。而他们的信仰,有些人看不出来。”纪才谦又说道。

  “……我还是想听听,你到底是如何评价三皇子的。”此时皇帝顿了一下,之后倒了一杯茶冲着纪才谦又说道。

  此时,时间渐渐来到傍晚,纪博文他们回到家中。不过此次他又带来了一个人,王才英。

  “妈,我回来了。”纪博文冲着屋里面喊道。

  “回来啦。”纪博文的母亲听到纪博文的喊叫立即从屋里走了出来,之后又说道:“我正等你呢。”此时纪博文的母亲正系着围裙,像是在做饭,不过看到了王才英之后皱起了眉头。

  “妈。我新交的一个朋友,看他无依无靠的,就让他先住我家。”纪博文指了指身后的王才英开口说道。

  “哦。”现在城中的灾民这么多,纪博文的母亲也没有多想,直接开口说道,不过之后突然伸手拉着纪博文到了一边又说道:“你先到这儿来,妈跟你说个事儿。之前三皇子不是给了你很多钱吗,你花了多少?你先给妈,妈替你放着。”

  “我花完了。”纪博文立即回答道。

  “别撒谎啊,你一个小孩子能花多少钱。”纪博文的母亲立即皱着眉头冲着纪博文说道,之后又说道:“你先给妈,等你长大了,给你娶个媳妇用,啊。”

  “我真的花完了。”纪博文立即重复的说道,之后又说道:“不过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得到,我得到了这个。”纪博文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两块玉。

  “这是啥,能娶到媳妇吗?”纪博文的母亲随便瞟了一眼说道。

  “伯母,我住哪儿呀?”王才英此时开始检查屋子,打开了一间房门看了看。

  “等你爸回来再收拾你。”纪博文的母亲转头看了一眼纪博文说道,之后冲着王才英走了过去说道:“灾民是吧,肚子一定饿坏了吧。你先去洗个澡,待会儿就有饭吃了。”

  “不用,我,额……刚才吃的还没消化完呢。”王才英说着,还打了个嗝。

  “要不你先去洗澡吧。”纪博文立即冲着王才英说道。

  “我自己一个人洗啊,你们谁都不准偷看。”王才英冲着两人开口说道。

  “呵呵呵。”纪博文还以为他含蓄,笑了一声。

  到了晚上,纪才谦回来之后。

  看了那两块儿玉,感觉价值不菲,皱起了眉头。

  “这就是你带来的小鬼吗?”纪才谦看着王才英开口说道,之后又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我身为灾区总指挥,收留一个孤儿也说得过去。不过那两块儿玉我看了,不像是普通小鬼能够戴在身上的,能告诉我这两个块儿玉是怎么来的吗?”纪才谦冲着王才英问道。

  “……”王才英看着纪才谦没有说话。

  “这两块儿玉不是他的,是他的一个朋友的。”纪博文立即上前说道。

  此时纪才谦转头看向王才英,王才英依旧没有回答。

  “行,我不逼你,既然你不想说,那算了。”纪才谦说着看了看手中的这两块玉,之后交到了纪博文的手上又说道:“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做。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好。”最后冲着纪博文说道。

  纪博文的家里虽然不是很富裕,但是毕竟是当官的,家境比一般的家庭要好一些,他家在受灾的时候收留一个孤儿完全说得过去。只不过收留王才英就不知道有什么用了,而且王才英也不认为自己是被收留的,他认为自己只是出钱暂时住在他们家。

  后来纪才谦暗中调查了一下王才英的身世,发现他好像完全是个谜,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这倒让他谨慎了起来。

  两天之后。纪才谦早早起来,显得一脸的疲惫。

  “今天怎么起这么早?”此时,纪博文的母亲冲着纪才谦开口说道。

  “我再到城里转两圈,看看灾民情况怎么样了。”此时纪才谦冲着纪博文的母亲说道。

  “诶,你不吃早饭了。你等会,我随便做点马上就好。”此时纪博文的母亲也立即起身说道。

  纪才谦站在原地顿了一下,之后想了一下马上说道:“算了,你在外面随便找点东西吃吧。”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早上过后,城门外。

  “粮食都给你装好了,这次你带着粮食护送灾民去其他城市,万事都要小心。”纪才谦冲着那个军官开口说道。

  “是,大人。”那个军官冲着纪才谦开口说道,之后想了一下又说道:“自从跟了大人之后,做的事情都是属下之前没做过的。而且跟百姓打交道的时间变多了,反而和当官的打交道的机会变少了。”

  “怎么,你是想到我的手下做事吗,其实也可以。”纪才谦立即笑了笑说道。

  “不是。”那个人立即说道,之后又说道:“属下是想早点做完,然后回到我该回去的地方。”

  “?”纪才谦疑惑的看着对方。

  “大人你不适合当官吧,而且非常不适合。”那个人冲着纪才谦又说道。

  “……”纪才谦听了对方的话张了一下嘴,但是什么都没有说。

  “是属下多嘴,告辞。”对方拱手说道,之后转身便离开了。

  那个人带着人离开之后,纪才谦站在那里迟迟没有动。一阵风拂过,纪才谦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纪才谦直接坐在了地上,身子靠在了一边的建筑上。

  此时,三皇子走了过来。

  “陛下说了,这次你维护城市灾民有功,我向他推举你丞相之位,但是陛下拒绝了,说你现在功劳还不够,而且之前只是一个芝麻大点的官,现在当丞相还说不过去。”三皇子冲着纪才谦说道。

  纪才谦一直坐在那里,三皇子站在他的后面看着他的背影,却迟迟没有回答。

  “不过你放心,只要父皇有心,想要推举你还是很简单的。”太子又说道。

  纪才谦突然伸手摆了摆手,然后站了起来,一脸疲惫的转身走回了城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