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潇洒搜神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潇洒搜神记 寻找起 3867 2021.05.06 01:07

  早朝过后,所有人都回到府中。此时谢府。“冰儿,今天怎么没看你练剑,怎么?累了?”此时谢冰云的母亲看到谢冰云在那里开口问道。

  “嗯。”谢冰云有些迷茫的说道。

  “其实你也不用这么难为自己,女人和男人不同,擅长的是召唤属性。”谢冰云的母亲说着,抬手召唤出一个小小的树叶的嫩芽出来,之后摆在了谢冰云的面前又说道:“看到了没有,这就是女性的力量,孕育的力量。”

  谢冰云死死地盯着那个嫩芽,目不转睛。

  “它就是有生命的,像是活的一般。你的属性应该是火属性吧。”谢冰云的母亲说着,另一只手伸出来,一团小火苗出现在手中:“它就如同是婴儿一般,需要你慢慢帮它养大。你摸摸看。”谢冰云的母亲冲着冲着谢冰云又说道。

  “好烫。”谢冰云伸手触碰了一下,之后立即收了回来说道。

  “当然,在这个年头,任何力量都要成为武器。”谢冰云的母亲说着,甩手将手中绿色的植物往地上一甩。轰——

  一颗参天大树肃立而起。

  “想学吗?”谢冰云的母亲冲着谢冰云又说道。

  “想!”谢冰云猛的点了点头说道。

  “那就好。”谢冰云的母亲笑了笑说道,之后突然脸色一变冲着谢冰云又说道:“冰儿,还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你父亲马上就要在外打仗了,你和朝中大臣联姻的事情也快了,所以我希望你心里有个准备。”

  “我想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谢冰云冲着自己的母亲说道。

  “哎。”谢冰云的母亲叹了一口气说道,之后又说道:“人有七情六欲,爱情占人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所以任何感情在冲动过后,留下的,只有愚蠢的回忆。所以我不希望你重蹈覆辙,与其相信所谓的爱情,门当户对要比它重要得多。”

  “……你和父亲也是如此吗?”谢冰云皱着眉头问道。

  “大胆!咳咳……”谢冰云的母亲说完立即咳嗽了两声,之后看着谢冰云又说道:“如果能够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固然是好的,如果不能,也不能强求。毕竟女人还是太感性了,我不希望你被自己一时的冲动,犯下一辈子无法弥补的错误。当然,这些事情等你长大了自然慢慢会懂,但是现在有些不及了。母亲只能现在告诉你。”

  “……”

  此时谢家之主突然走了过来说道:“你们有空吗?”

  “你是要干嘛去?”谢冰云的母亲看着谢大将军开口问道。

  “那个纪家的小子伤已经好了。我准备送他回去。刚好我也有事去那里一趟。顺便带上谢弘文和谢冰云去那里玩玩。”谢家之主开口说道。

  之后谢冰云的母亲看了谢冰云一眼说道:“去吧。”

  此时谢冰云思绪万千,转身点了点头。

  此时,纪府。

  纪才谦这个时候坐在桌子上正在写着什么。

  “今天怎么有闲情雅致在这里练字啊。”纪博文的母亲走到了纪才谦的面前说道。

  “要真有那闲情雅致就好了。”纪才谦苦笑了一声,一边写着,一边说道。

  此时纪博文的母亲拿起了纪才谦写的一张纸念了起来。

  “现在京中灾民众多,希望城中大户人家门人收入三斗米以上者,接纳灾民三到五名不等,没有上限。由官府出面出售灾民,在市中心挑选,中午十二点开始……你在写告示啊。”纪博文的母亲放下手里的纸说道。

  “是啊。”纪才谦叹了口气说道。

  “你怎么干起这个来了,这是你上司拍给你的任务吗?”纪博文的母亲开口问道。

  “也算是吧。”纪才谦又说道。

  纪博文的母亲听完皱起了眉头。

  “老纪,老纪呀。”此时,三皇子突然笑着走了进来说道。

  “三皇子。”纪博文的母亲立即冲着三皇子行礼说道。

  “哦,嫂子也在。”三皇子立即拱了拱手说道,之后转身冲着纪才谦说道:“你有好办法为什么不早跟我说,我好心里有个底呀。”

  “那个时候八字还没一撇呢,说了也没有意义。”纪才谦立即说道。

  “我去给你们做些点心吧,告辞了。”纪博文的母亲冲着两人说道,之后转身就离开了。

  “说实话,今天陛下做的事情真让人寒心,在朝堂上划去了这么多人的名单,而且还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这个国家的未来真是堪忧哇。”三皇子此时坐了下来又说道。

  “三皇子主张的是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但是皇帝陛下也深知先立后破的道理,要知道,因为杜绝贪污腐败而亡国的也有。”纪才谦此时停下了手中的笔抬头看着三皇子开口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要想治理贪官,必须先要培养清官?”三皇子看着纪才谦说道。

  “总比一刀切要好。”纪才谦又低下头写了起来。

  “你在写什么呢?”三皇子此时走到了纪博文的面前拿起了一张纸说道,之后看了一眼又说道:“你是希望城中的百姓来接纳一些灾民?”

  “现在城中这么多灾民,真正受影响的其实还是城里的百姓。有时候百姓要比那些当官的更靠得住,所以让他们出力解决,他们反而会义不容辞。”纪才谦开口说道。

  “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下朝之后皇帝跟我说了,他对你还算满意,只不过只给了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内如果不能够将京都恢复治安的话,还是要问你得罪的。”三皇子此时冲着纪才谦又说道。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纪才谦没有抬头,继续说道。

  “你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此时三皇子冲着纪才谦说道。

  “我没有瞒你,只是说了没必要。”纪才谦开口说道。

  “……说实话,人都急傻了。缺钱了查贪官都忘记了。”三皇子此时顿了一下又开口说道。

  “是啊,小把戏而已,现在想来也没什么。只不过有些事情不合时宜,并不是没人去做,而是他们连想都不会去想。”纪才谦又说道。

  “老爷,我回来了。”此时,纪府的管家走了进来说道。

  “怎么样,京城中的大户人家都通知了吗?”纪才谦此时停下了手中的笔冲着来的人说道。

  “我都提过了,他们都愿意来看看。”那个仆人立即说道。

  “那就好。现在京都瘫痪,很多人还是没事做得,官府要想组织什么事情也简单,毕竟喜欢凑热闹的人也不少,人一多,也就好办了,那些有钱人也就舍得花钱了,明天你先安抚一批灾民,给他们洗干净,好好打扮一下,劲量让他们能够卖个好价钱,好在京都也是富足之地,有钱人也多。哦,对了。叫你去要赈灾的粮食,怎么样了?”纪才谦冲着那个下人又开口问道。

  “额……没有要来。”那个下人立即说道。

  纪才谦和三皇子都一惊。

  “本来说有一百多车粮食,小的今天去看了,只有不到五十车的分量了。”那个仆人开口说道。

  “你就没有问他们为什么吗?”纪才谦皱着眉头说道。

  “小的问了,可是他们说赈灾的事情一直没有定下来,城中也需要粮食,所以就用了些。不过粮官那里倒是有账目,只不过现在粮官现在被革职查办了,账目全部都被封存了,想要要回来必须去刑部大理寺,可是刑部说他们不归赈灾的管,想要要回账目必须需要上级的手稿,小的有……”那个下人立即说道。

  “行了行了行了,别说了,直接说结果吧。”纪才谦听到一半立即说道。

  “小的,没有要过来。”那个仆人立即为难的说道。

  “账目上说的是一百多车粮食,现在不到一半了,看来他们是想在这上面做文章。”三皇子冲着纪才谦说道。

  “那能怎么办?陛下只给了我三天期限,要是按着他们的手续来,三天早过了,那时候也是个死。”纪才谦开口说道,之后冲着那个仆人又说道:“先把粮食运过来再说吧。”

  “……”那个仆人站在那里没有动。

  “怎么了?”纪才谦开口问道。

  “哎,大人,小的去看了一眼,他们把粮食全部都卸下来了,车没了。”那个下人立即说道,之后又说道:“小的问他们,他们说车也没了,想要要回去……只能用手抗。”

  “你今天在朝堂上查贪官得罪了不少人。清官如凤毛麟角,贪官如黄河之沙,如果没他们撑着,我们屁都不是。”三皇子此时在一旁开口说道。

  “你拿着我们自己家的一个小推车先推一辆粮食过来,再拿着钱。”纪才谦突然掏出了一些钱开口说道,之后又说道:“到集市上买一些木匠用的工具来了,再到灾区找一些身强体壮的,最好是干过木匠的,推过来之后先让他们吃顿饱饭,再到城外那些被啃光的树皮的树,砍了坐车,告诉他们,能够造多少车,就有多少粮食,三天之内,必须把所有的粮食全部都运走。”

  “老爷,你是想把我拆成八瓣啊。”那个下人立即苦笑了一声说道。

  “我也没办法,老爷我把所有人都得罪了,现在只有你能用了。快去吧。”纪才谦摆了摆手说道。

  “官方主张贩卖人口,会不会不太好。”三皇子冲着纪才谦开口说道。

  “对于生死都无法保障的人,提一些活法,尊严,他们听不懂,也做不到。”纪才谦开口说道。

  “没错。”三皇子点了点头说道,之后又说道:“官员,富豪,百姓,能够用上的你全都用上了,但是有一点我还是比较在意的,就是现在皇室宗亲,也成了消耗国力最重要的东西了。”

  “那东西我可不敢动,而且最好你也别动。俗话说,兄弟砌墙抵御外。我如果对付皇室皇帝会毫不犹豫的砍了我,性质根本不一样。而且最好你也别动,如果你对付皇室,就会给人落下一个无君无父,欺师灭祖的骂名。”纪才谦冲着三皇子说道。

  “……”

  “现在的人对于皇帝的才能,更关心的是皇帝的品德。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对。只不过现在的仁义道德已经完全变味了,百姓的民智又未开,你还是不要落人口舌的好。”纪才谦又说道。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三皇子突然开口说道。

  “前辈们劈开道路,晚辈们前赴后继,国家还有希望。”纪才谦也说道。

  “老纪。”此时谢大将军走了进来。

  “你看,他应该带来了好消息。”纪才谦看着走进来的谢家之主开口说道,后面还跟着纪博文以及谢冰云还有谢弘文。

  “老脸都磨破了,终于从老熟人那里借来了人。”此时谢家之主将一块令牌交给了纪才谦。

  “还好有你呀。”纪才谦看着令牌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将军。”此时旁边一个军官膜样的人冲着谢大将军拱手说道,之后又说道:“不知道要我们做什么?”

  “不要问我,问他。”谢家之主随便早了把椅子坐了下来端起茶杯用下巴指了指纪才谦说道。

  “你先带两个人,将这些告示贴在集市和人口密集的地方,就跟平时贴告示一样。”纪才谦拿起桌子上的一摞纸说道。

  “好说。”军官立即接过告示,之后转身走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