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潇洒搜神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两人决裂

潇洒搜神记 寻找起 4563 2021.05.09 23:31

  此时皇宫内部,皇帝在后院正在跟丞相在一起。“今天在早朝的时候,我看你跟太子的关系变得不一般了。”皇帝此时冲着丞相说道。

  “……哦,小的毕竟是丞相了,现在京城灾民这么严重,微臣自然要想一些办法,就找了太子商量了一下。”丞相立即回答道。

  “现在太子和三皇子政见不同。我是他们的父亲,最希望看到的就是两人能够同心协力,能够共渡难关。而你,最近和三皇子越来越疏远,现在反而和太子混在一起,你自己说,这是微臣之道吗?”皇帝此时转身冲着丞相又说道。

  “……!!!微臣知错,微臣有罪,请陛下责罚。”丞相此时终于醒悟,立即跪下来说道。

  “嗯,知道错就好。”皇帝点了点头又说道,之后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说道:“当初我之所以选你当丞相就是看你左右逢源,能够凡是做到滴水不露,现在你亲近一个,疏远一个,实在不像是你的所谓。”

  此时丞相满头是汗,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处境,也渐渐知道了三皇子此时在皇帝心中的地位有所提升。

  “属下明白了,属下这就去三皇子府上,磕头认错。”丞相立即又说道。

  此时皇帝站了起来又说道:“哎,也是为难你了。你一方面是丞相,一方面又是臣子,做人,又要做事,很多事情确实不能够面面俱到。之前让你当丞相也是委屈你了,现在你还是干自己的老本行去吧,丞相的事情你不用再管了。”皇帝说着,挥了挥手。

  “……属下明白……属下告退。”丞相只能磕了个头,退了回去。

  皇帝等到丞相退去,坐在那里想了一下,突然皱起了眉头,之后冲着身边的一个下人说道:“去,叫纪才谦来见我。”

  “遵命。”旁边一个下人立即说道。

  此时,饭店里面。

  “你还不能走。”纪博文突然又说道。

  “……你还想怎样?”王才英冲着纪博文说道。

  “你不是肚子,而且你现在无依无靠吧,怎么样?我这里到有一桌饭菜,你想不想吃。”纪博文转身冲着身后自己的房间说道。

  “他……为什么?”谢弘文听到之后立即好气的说道。

  此时谢冰云立即做了个手势,让他不要说话。

  “先告诉你啊,我可没钱。”王才英冲着纪才谦开口说道。

  “不用钱。反正,这里面的东西我们也吃不完了。”纪博文无所谓的说道。

  王才英听到之后眼睛一亮。

  “刚才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女的呢?”此时谢冰云冲着王才英又问道。

  “啊?什么女的?”王才英立即好奇的问道。

  “刚才有个女的一直注视着你,难道你们不认识吗?”谢冰云开口说道。

  “哦,她呀,她有她该去的地方,但是我并不想去。”王才英无所谓的说道,之后立即冲进了纪博文所在的房间又说道:“你说的,白吃不要钱。”

  “当然。”纪博文挥手说道。

  之后王才英立即冲到了房间里面,拿起东西就吃了起来。

  “那个女孩说不定现在还在找你呢,难道你就这样把她丢下了?”谢冰云冲着王才英说道。

  “哼,她还说喜欢我呢,难道说我还得娶她不成?”王才英一边拼命吃着,一边开口说道。

  谢冰云看着在那里吃饭的王才英皱起了眉头之后转身打算离开。

  “诶姐,你去哪儿?”谢弘文冲着谢冰云问道。

  “我要把那个女孩找出来。”谢冰云立即说道。

  “姐,你在跟谁置气呀。外面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么多灾民难道你把他们全部都照顾起来吗?”谢弘文立即拦住自己的姐姐说道。

  此时谢冰云立即反应过来外面什么情况,顿时有些愣住了。

  “你们真是阔气,我这人最喜欢阔气的人了。”此时王才英一边吃着,一边说道。

  这个时候一旁的谢弘文皱起了眉头说道:“哼,穷逼都这么说。我真搞不明白,我们为什么把他叫进来一起吃饭啊。”谢弘文说着,又看向了纪博文。

  纪博文没有说话。

  “谁说我是穷逼,老子有钱,看到没有,这就是钱。”王才英说着,从兜里掏出来两块玉甩了甩说道。

  “这东西很值钱吗?”谢弘文看着那两块玉说道。

  “我看看。”谢冰云接过来之后说道,之后看了两眼又说道:“挺漂亮的。”

  “诶诶诶,看看就行了啊,谁说要给你们了。”王才英立即夺过那两块玉说道,之后又在那里继续吃着:“你们不是说了吗,这顿饭免费给我吃。”

  “这天地下哪有免费的午餐呐。”此时纪博文开口说道。

  “你……你什么意思?”王才英此时停下了手里的活,看着纪博文开口说道。

  “我是看你这人挺奇怪的,而且又是在危难之中。所以才出手相助的,但是我可没说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放你走。”纪博文冲着王才英又说道。

  这个时候王才英恍然醒悟:“我靠,你算计老子是不是。”王才英说着,就伸手向腰后背抹去,但是立即摸了个寂寞,突然发现自己身后的兵器不见了。

  “那两块儿玉值不值钱我不知道,但是你这把匕首应该挺值钱的。”此时纪博文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多了一把匕首笑着说道。

  呛——纪博文说着一下子拔了出来,一道寒光乍现。

  “哇,好锋利。”纪博文说着,立即忍不住的将匕首又给收了回去。

  “……”

  “……”

  ……

  不过此时王才英有些傻了……

  “嘿嘿,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不就是饭钱嘛,我给,我给。”王才英说着,将两块儿玉又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那就好说了。弘文,我们这顿饭花了多少钱。”纪博文冲着谢弘文说道。

  “太子给了你一万多吧。”谢弘文冲着纪博文开口说道。

  “一万多!!!”王才英立即说道。

  “不止是这顿饭的钱,还有老板的损失加上被你弄丢钱包的那个人的钱,反正我是把钱全部都交出去了,哎呀,现在想想都心疼,你说,值不值啊?”纪博文冲着王才英又说道。

  “……靠,这么多,早知道你给我呀,我去还给他。”王才英顿了一下又说道。

  “这小子一句实话都没有。”谢弘文忍不住了,立即指着王才英说道。

  “其实我本来也没有打算把你怎么样。”此时纪博文突然将匕首放在了王才英的面前说道,之后又说道:“不过现在你又没地方可去,不如先跟着我,住我那里。这两块玉就当是抵押,等你有了稳定的工作,挣了钱。咱俩两清之后,我再把它还给你,怎么样?”

  “靠,真是着了你的道儿了。不过这两块玉它不是我的,是我身边那个姑娘的。”王才英又说道。

  “鬼信。”谢弘文立即说道。

  “鬼他妈骗你,给我。”王才英又说道。

  “你说的话确实不可信,现在怎么又要去找那位姑娘了,你不是不在乎她吗?”纪博文冲着王才英又说道。

  “……也好,反正我也不喜欢被他们安排,不如陪你玩儿玩儿。”王才英此时低声说道。

  “你说什么?”纪博文立即说道。

  “没事。好,我听你的。”王才英立即说道。

  “行啊,不过你要是毁约,无故离开,那这两块儿玉就是我的了。”纪博文甩了甩手中的玉说道。

  “废话,我是那种说话不算的人吗?不就是一万块钱吗,我分分钟给你挣来。”王才英说着,走到了桌子面前,拿起上面的一个鸡腿冲着纪博文一指:“莫欺少年穷。”

  “你牛逼。服务员,给我们打包。”纪博文冲着外面喊道。

  “老子先住你家是吗?”王才英冲着纪博文又说道。

  “对。我家的床,又大又舒服。”

  “那就好。”

  “这两人……”谢弘文白了两人一眼说道。

  这个时候,纪才谦处。

  太子突然从房屋后面走了出来,两人都一惊。

  “太子殿下。”那个军官见到太子之后立即说道。

  “滚。”太子冲着那个军官说道。

  “……”

  “没事,你先退下。”纪才谦冲着那个军官说道。

  那个军官点了点头,之后便离开了。

  剩下太子和纪才谦两个人之后,太子没有说话,而是从灾民的粮仓里面拿出来一个发黄的馒头咬了一口。

  “嗯。这就是灾民吃的东西吗,还不错。咳……”太子嚼了两口说道,突然最后咳嗽了一声。

  “太子您有话直说,怎么有兴趣关心起我来了?”纪才谦冲着太子开口说道。

  太子听了纪才谦的话转头看着纪才谦说道:“你确实不同,和那些整天算计人的人有很大的不一样。不过就算你有本事也没用,其实在国家利益面前,个人利益还是高于一切的,就算你有本事,还是会受到排挤,身处险境。”

  “……此事,不用太子殿下操心。”纪才谦开口说道。

  “我来这里是想要告诉你……跟着我吧,我是太子,未来的储君,我绝对不会亏待你,而且我的势力在朝堂之中很大,绝对能够帮你站稳脚跟。”太子冲着纪才谦又说道。

  “太子来这里,就为了说这些?”纪才谦抬头看着太子开口说道。

  “刑部已经将贪污人员的名单挨个查抄过了。如果我估算的不错,你的赈灾粮应该远没有纪录的这么多。估计不够用吧。”太子冲着纪才谦又说道。

  “……”纪才谦听了之后看着太子。

  “就算你去求陛下,现在各地的粮食又有多少?跟着我,我可以帮你解决很多事情。”太子冲着纪才谦又说道。

  “属下……还是觉得三皇子好一些。”纪才谦冲着太子拱手说道。

  “!!!!!!给脸不要脸。”太子听完突然脸色一变,甩手将馒头给扔了,之后一伸手,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把巨剑:“你现在的职位只不过是一个芝麻大点的官,就算陛下知道你,要想弄死你,就跟弄死一只蚂蚁一样。”太子握着手中的剑说道。

  “口气不小。”纪才谦说着伸手,手中也凭空出现了一把水蓝色的透明细剑。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太子说着,巨剑上突然泛起金光,巨剑仿佛比之前更大了些。

  “大丈夫当如是,不过太子殿下,说句实话,想要拿住我。把你们明月帝国的军队全部都叫来!包括你们的谢大将军,都未必拿得住我。”纪才谦开口说道。

  “我知道你有本事,不过你不要忘了,你还有妻子和孩子。我毕竟是本国的太子,你有没有想过和我动手的后果。”太子冲着纪才谦又说道。

  “……”纪才谦此时顿住了。

  不过此时太子也没有急于上前,而是冲着纪才谦说道:“刚才听你说要把没用的灾民给坑了,其实你跟我没什么区别。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到底跟不跟我?”

  正在此时,突然远处跑过来一个军官。

  “太子殿下。”那个军官看到太子之后立即惊讶的说道。

  “滚!!!”太子冲着那人吼道。

  “额,这……”那个军官立即后退了一步,之后抬头看了一眼纪才谦又说道:“太子殿下,皇帝陛下招纪才谦入宫。”

  “!”太子和纪才谦两人听到后都一惊。

  纪才谦更是眼睛一亮。

  此时,太子又看了一眼纪才谦,之后突然大喝一声,冲着纪才谦冲了过去。

  “喝!”巨剑发起金光冲着纪才谦一劈。

  纪才谦此时不敢还手,甚至不敢用剑去挡,往后一跳。

  不过巨剑始终太长,眼看就要劈中的时候,突然两人当中出现了一个人,手中凭空也冒出了一把剑一下挡住。

  啪——两把巨剑相撞,两个人在那里对峙起来。

  “大哥,你这是做什么?”此时那个人冲着太子说道。

  “三皇子殿下。”一旁的军官看着那个人立即说道。

  “……”啪。太子用力一推,两人兵器分离,之后一转身收起了巨剑。

  太子没有说话,以及回答。而是径直的转身离开,走到那个来报告的小兵面前,死死地盯着那个小兵。

  “啊……属下告退。”那个士兵立即拱手说道,之后马上转身离开了。

  “没想到我大哥会做到如此程度。”三皇子看着太子也走了开口说道。

  “大丈夫理当如此,君子是说给别人听得,做人要做大丈夫。”纪才谦看着太子说道,之后叹了口气又说道:“要是换做以前,我会毫不犹豫的支持太子的。”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三皇子冲着纪才谦问道。

  “我是想说你要小心太子了,皇子之争历来都是你死我活。就算你夺得了皇位,难道你会安心的让太子当个亲王?他这种人不会服软,除非你能够让他心服口服,但是对于太子而言太难了,留着将来肯定是个祸害。”纪才谦冲着三皇子说道。

  “我做不到。”三皇子此时开口说道。

  “或许些事情对于你而言还很难。不过你要记住,皇室当中的法则:杀父者可得形。杀妻者可得身。杀子者可得持。杀友者可得利。手足相残者……可得基业。如果到了万急时刻,谁都可以杀。包括我,这就是皇帝。”纪才谦冲着三皇子说道。

  “你想说什么?”三皇子看着纪才谦又问道。

  “在下是想说,如果身为皇帝,绝对不可以动真感情,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我会支持你。毕竟相对于太子而言,这方面你还不足。”纪才谦冲着三皇子又说道,之后又说道:“但是太子心里,可是清楚得很。”

举报

作者感言

寻找起

寻找起

无情的理论有点过头了,先立后破也是规矩,否则看着也糊里糊涂的不明白。有些东西一带而过就好。

2021-05-09 23: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