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帝国星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一、它们来了

帝国星穹 圣者晨雷 3102 2020.03.31 18:59

  月氏大赞跌跌撞撞地走着,他的身上全是血。

  不过他脸上没有什么恐惧之色,相反,他神情相当镇定,仿佛认定秦人这边不会为难他一样。

  他甚至还有闲心左右打量,当他看到那些刚从奴隶释放成为自由人的秦人时,面上略带着轻蔑,不过当他看到那些随赵和而来的秦人时,神情就有些肃然。

  在他眼中,虽然这两个群体衣着打扮说话口音都一样,但彼此之间却还有着某种极深的差别。

  直到他被带到赵和面前。

  赵和坐在一个树墩做的轧凳之上,静静地盯着月氏大赞。苏祗落跪在他的面前,头深深伏下去,看起来象是一个见到可怖主人的奴隶。

  月氏大赞用力甩开押着他的手,将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另一只手背在背后,弯腰,微微鞠躬,向赵和行了一个很怪异的礼。

  “我,月氏大赞海努,奉神之代治者、大地的主人、所有财富的拥有者、异种的征服者、众王之王阿勃兰的命令,来到这里见你。”月氏大赞行完礼之后,抬脸直视着赵和:“我带来了我主的旨意,我主要求你,异种的王子、谎言之子,僭越者,立刻向我主投降,在我主与他所带来的怒火将你们焚烧干净之前!”

  他这一番说得众人都愣了起来。

  就连跪在地上的苏祗落,也忍不住抬起头,看着这个家伙,满脸都是错愕之色。

  赵和看了一眼苏祗落,发觉他是真的疑惑,同时还夹带着恐惧与愤怒,不由得微微摇头。

  看起来……这位看似精明的月氏头人,还是被人利用了。

  “你刚才说的太长了,我不太懂是什么意思。”赵和微微挑了一下下巴道。

  月氏大赞海努将手伸入怀里,旁边的秦人顿时上前,将赵和护在身后,还有人按住他的手,不许他乱动。

  海努轻蔑地看了按住自己的人一眼:“你们这些异种,就是这么胆小怯懦吗?”

  在赵和的示意下,按住他的人收回手,海怒终于从怀里掏出了他想要的东西。

  那是一张羊皮。

  当他展开羊皮之后,赵和发觉,那羊皮上有一连串的字迹。

  让众人惊讶的是,字迹不知是用什么墨汁写的,绿色的光芒闪动,看上去仿佛是一个个火焰在跳跃。

  “吼!”

  赵和还没有仔细看这字迹,他身边的阿图突然怒吼了一声,手中的长矛猛然刺出,直接将海努的手与身体一起刺穿。

  但是,海努的身上竟然没有流血,从他被刺穿的体内流出来的,是带着刺鼻味道的液体!

  赵和眉头一皱,刚想说什么,海努却抬起脸对他一笑。

  “你们的愚蠢使你们这些异种必然会在神之绿焰中哀嚎毁灭,而我,将在神之绿焰中复活并永生!”

  随着他这样一句话,他的身体之上,每一个毛孔都往外喷涌着绿色的火,一瞬之间,绿焰将他整个吞没,而在下一刻,轰的一声响,他人化成了一个巨大的火团,向着四周炸了开来。

  赵和被护得很紧,阿图在刺出那一矛之后,根本就挺身挡在了赵和而前,所以飞溅的火没有伤着他。但是别的人,特别是跪在地上的苏祗落,则被炸开的火团波及,身上也燃烧起来。

  和他一样被火焰触着然后燃烧起来的人,足有七八个,每个人都手忙脚乱想要扑灭身上的火焰,但是那火不但扑不灭,反而立刻向别处蔓延。

  “沙,用沙把着火的人埋住!”赵和退了一步,沉声说道。

  没有被火沾上的人七手八脚来帮忙,终于用沙将火焰都扑灭了,但着火之人,一个个都惨呼不止,显然,这火焰造成的痛苦,远胜于一般伤势。

  赵和的脸极为阴郁,他看了一眼苏祗落,苏祗落一边在地上痛得打滚,一边连连喊冤:“我不知道会这样啊,我不知道他是一个怪物……”

  “怪物?”赵和身边的解羽抡起枪柄,狠狠抽了苏祗落一记,刚才他险些也被火烧着,此时看到受伤者的模样,心有余悸,便将一腔怒意,尽数发作在苏祗落身上。

  “真不知道,他一个多月两个月前才来到我的部族之中,他自称是大月氏国派来的……因为他有些手段,所以我们相信了他……”

  苏祗落此时心中懊恼加怨恨,若是时光可以倒流,他恨不得回到两个月将,这个名为海努的大赞初次出现在他面前之时,那样的话,他必然当场将之杀死,绝对不会听信他半个字。

  两个月前,他们这支月氏人在山谷放牧之时,海努翻山而来,自称大赞。最初时苏祗落并不相信,但当海努在他们面前展露出一手很奇特的幻术之后,整个部族都被其折服,相信他真的是从大月氏国来的大赞。

  若不是海努这个大赞推动,他们也不会这么仓促地拿轮台城当作自己袭击的目标。

  赵和听他断断续续将海努如何混入部族的经过说了一遍,却没有听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他说的那称号很长的,一大串的家伙,究竟是什么?”赵和旁边马定沉声问道。

  “我不知道啊……”苏祗落声音带着哭腔:“我现在……连他是不是人都不知道……”

  这个海努,口口声声说秦人是所谓“异种”,他身上受伤,却不流血,他身体里涌出的绿焰——这一切,不由得不让人往别处想,怀疑他究竟是不是真正的人类。

  “是人,某种秘法罢了,可能是一种油脂。”众人人心惶惶之际,赵和开口道。

  他一边说,一边示意了一下脚下。在众人脚下,还有那个海努炸碎后的残骸。

  原本惶恐不安的人们稍稍定下心来,就连姬北与高凌二人,也都悄悄舒了口气。

  唯有马定,面色依然不变。

  赵和让人将残骸清理掉,又让人把苏祗落带走,等闲杂人等全部打发走之后,他这才转过脸,看着阿图。

  这个昆仑奴此时仍然在喘着气,因为面色黝黑的缘故,所以很难判断出他的神怀。但那双瞪得溜圆、白眼仁亮得晃眼的眼睛,还是透露出惊恐。

  “现在你可以说了。”赵和道。

  刚才阿图的反应非常迅速,在海努试图捧着那羊皮上前时,立刻刺中了对方。若非如此,给海努真的接近到赵和身边,再这么炸开来,即便赵和本人无恙,他身边之人恐怕也会出伤亡。

  “它们……它们来了!”阿图先是用赵和不懂的昆仑奴之语说了一遍,然后又用秦语又说了一遍。

  赵和扬了一下眉:“它们是什么?”

  他刚才安抚众人,说那个海努仍然是人,只不过是用某种油脂和秘法制造了刚才的爆炸,但是实际上,赵和对自己这个说法并不十分确定。

  阿图应该知道得更多。

  这个神神叨叨的昆仑奴,万里迢迢来到大秦咸阳,投靠了霍勒,然后又因为某种预言,转而追随赵和。赵和一直觉得他们还隐瞒了某种东西,但阿图不肯说,他也不能强迫。到了现在,赵和觉得,对方应该会开口了。

  “它们……它们知道你的存在了,所以它们派他来了……”阿图又道。

  赵和看他仍然是惊魂未定,没有逼问,反而回过头去道:“拿袋酒来。”

  西域这边多葡萄,因此葡萄酒有的是,赵和在于阗和龟兹结交的都是富贵,自然少不得有人送酒给他,而他们来重建轮台,龟兹人提供的补给之中,有一部分就是酒。不一会儿,一个大酒囊被拿了过来,赵和示意阿图接过去:“喝一喝。”

  阿图接过酒囊,咕咚咕咚往自己脖子里灌,足足灌去半袋子酒,他才止住,还了酒囊之后,翻身拜倒在赵和面前。

  “贵人,西域……西域已经不是安全之地了,请尽快离开这里,回到大秦,回到咸阳吧!”阿图向赵和说道。

  赵和哑然一笑。

  对他来说,西域从来就不是什么安全之地,他一路行来,不说恶劣的自然气候,就是与西域诸国打交道的时候,哪一次不是冒着性命危险在做事?看起来他很顺利地将一切问题解决了,但那背后,离不开他自己的算计和身边诸多帮手的浴血奋战。

  “说一说,它们究竟是谁,你为什么这样怕它们?”赵和温声道。

  阿图抬起头,看着赵和:“我不知道它们是谁……很小的时候,我的父母那时还活着,我的父亲是族中最厉害的勇士,他可以徒手与狮子搏斗,他可以从河里将鳄鱼拖上岸……但他怕它们,他只能带着我的族人逃避它们……”

  在阿图口中,“它们”是不是人都不能确定,他只知道“它们”是一种可怕的灾祸,不知何时起,“它们”开始在极西之地出现。

  有三个部族自称为“它们”的被选者,以“它们”的名义,带着血腥与杀戮,开始向外扩张。这三个部族所制造的恐惧,给当时还很年幼的阿图留下了根深蒂固的印象,哪怕多年之后,“它们”的势力又出现在他面前,让他又重新回忆起被恐惧所支配的幼年时代。

  “这三个奉‘它们’之命行事的族人当中,便有一些象刚才那家伙的怪物……这三个部族,被我们呼为火妖三族!”

举报

作者感言

圣者晨雷

圣者晨雷

咳咳,如果我告诉大伙,这本书其实是一本科幻……你们会不会相信?

2020-03-31 18: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