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帝国星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六、蜀地先乱

帝国星穹 圣者晨雷 3197 2021.04.11 20:42

  道统元年十二月十八日,辰时。

  连下了两天的雪晴了,红日东升,将蜀都西山照得银光锃亮。蜀郡郡城周围,三三两两的人影开始出现。

  申灿眯着眼睛望了望西边的山岭,在寒风之中缩了缩脖子。

  “瓜娃儿,你又在偷懒!”

  他才转过身来,便被人踹了一脚,他身体一个趔趄,赶忙扶正头盔,拄起了长矛:“哪个,哪个胆敢袭军!”

  “若你大爷我欲袭军,你已经死了不知多少回啦!”踹他的人劈手又给他的皮盔来了一下,打得他晕头转向。

  不过申灿总算看清楚来人了,当即点头哈腰道:“三大爷,原来是你!”

  “你瓜娃长点心,不要做个憨儿,这几日情形不对!”被他称为三大爷的老卒道。

  申灿嘿嘿干笑了两声:“还能有什么不对,每日里不都这样过么?”

  “你懂个锤子,这几日入城的流民数量不对!”老卒冷笑道。

  “有啥不对,每日都是那般,不是听闻中原打起仗来了么,汉中那边都受波及,流民全逃来了呗。”

  “蠢货,汉中至蜀郡,山道崎岖,流民哪里那么容易来,你这厮守着大门也不晓得打听,流民非是来自汉中,而是来自周边!”老卒又骂了一声。

  “那也不须我们操心啊,我们不过是小卒罢了,天塌下来,也有高个子顶着。”申灿嘟囔了一声。

  老卒摇了摇头,情知这个年轻的门卒见识浅薄,再加上蜀地太平时久,故此人心都失去了警惕。

  也只有这他样自外流入蜀中的,经过流离动乱,才知道这等情形是何等不正常。

  但他知道又有何用,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门吏,每日里看着一个城门便是他的全部事情了。

  老卒忧心忡忡之时,那些到门前的流民已经聚拢过来。

  这些游民一个个失魂落魄,看上去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老卒看着他们,心中多少有些不忍:“这些该死的青狼羌!”

  “这与青狼羌有什么关系?”申灿好奇地问道。

  “若不是青狼羌入蜀,哪里会有这许多流民?”老卒道。

  “说起羌人,咱们城中兴安坊有家羌人开的汤饼铺子,里面羌人的羊肉炙很好,三大爷,何时请我去吃一吃吧?”

  老卒冷笑了一声:“你这瓜娃每月的俸饷尽数投到那半掩门的胯下去了,还想要你大爷我请你吃?”

  “三大爷你是饱人不知饿人饥,若是你将你家宝儿许与我,我定然会每日里守在家中,再也不去烟柳之地一步!”

  “呸,就你这模样,也不撒泡尿照照?我家宝儿那是何等人物,莫说你这瓜娃,便是一两千石的大官来求,我也不肯嫁!”

  二人正说话间,却见流民之中有一人突然跑了过来大叫:“救命!救命!”

  几乎在此人动起的同时,流民之中数人猛然追出,而且拔出了手中的短刃!

  申灿看得目瞪口呆,他傍边的老卒当先反应过来,立刻避入城门之中,并且随手就开始要阖上城门。

  城头之上的兵士也意识到不对,当即有军官下令放下城头铁闸,还有人大叫收起吊桥。

  只不过在这同时,城内那些行尸走肉一般的流民之中,又有人冲出,挥刀便冲向城上。

  此时城头上下的士卒数量有三四十人,但他们要么忙着关闸收桥,或者注意力在城外骤然乱起的流民身上,这些城内流民冲上来时,虽然也有几人举起兵刃拦截,但转瞬之间,就被这群完全不顾性命的流民以命换命给吞没了。

  老卒回头望见这一幕,心中狂跳,他情知不妙,反而放弃关城门,而是往外冲了出去。

  城门前的兵士们反应过来,正与冲上来的流民厮杀,申灿更是当先在前,步槊连接捅出,转眼间便有三人被他捅翻。

  那个大呼救命之人逃至他身后,一边喘气一边叫道:“告变,告变!贼人欲夺蜀郡!”

  申灿抓住对方衣裳正要喝问,却听到身后老卒叫道:“走,快走!”

  申灿愣了一愣:“怎么了?”

  “贼人早有算计,这些时日入城的流民,许多都是他们同伙,城中兵马不足,守不住的!”老卒叫道。

  申灿等人顿时恍然大悟。

  此前青狼羌祸乱汉中,郡守为防备其入蜀,将重兵北上,蜀郡成都之中如今全部兵卒加起来也不知有没有一千人,这一千人还大多是老弱病残,以这几日出现的流民规模,发生动乱的话,他们真很难守住成都城。

  此时城外聚集的流民已经开始骚动,甚至有人点起了狼烟,显然是在向同伙发出信号。不过因为那告变之人突然发动,因此城门前人还不多,他们若是杀出去,想来对方急于夺城,反而不会追他们。

  因此这十余个门卒当真向着门外杀去,将几个聚拢来试图阻拦的流民杀散后,眼看就要能够破围之时,老卒突然大叫了一声,转过身,向着城内又冲回去。

  申灿一把拽住他:“三大爷,你傻了吗?”

  “宝儿,我宝儿还在城中!”老卒绝望地道。

  他在城中尚有一女儿在,若是他逃走,他女儿怎么办?

  须知这些举事的流民,绝对不是什么善茬,无论此前他们是多么苦楚,但当他们的暴力发泄出来之际,他们又会从可怜之人变成可恶之魔!

  申灿愣了愣,手一松,看着老卒冲回了城门。

  只不过片刻之后,申灿眼珠了就红了起来,他咬牙切齿,握枪追了上去。

  其余几名门卒顾不得他二人,纷纷逃散,倒是那个刚才告变的流民,此时也脸色发白地跟了上来。

  老卒冲回门洞之中,迎面便看到十余名流民正围攻两个士卒。那两个士卒武勇自然超过流民,但奈何对方人多,一个流民狂呼着“无生老母”的口号冲上来,虽然被一矛刺中,却还是死死抱住矛杆,给同伴创造了机会。

  他的同伴随即抱腰扭头,有人夺下那士卒腰间的短刀,将那士卒刺死,然后冲向另一位士卒。

  老卒上前砍翻一个流民,但那些流民也注意到他,都狂呼“无生老母”之名冲上来,眼见他也要同那两名士卒一般,申灿已经赶到,挥槊连环刺劈,接连杀倒五人,其余流民才破胆散开,不敢再阻拦他们。

  “三大爷,若你不将宝儿嫁给我,我今日就亏死了!”申灿叫道。

  “若能救出宝儿,我便将她嫁你!”老卒也叫了起来。

  毕竟变起仓促,而且流民们最主要的目的是夺取城门,因此他们在接连杀死杀伤十余人后,总算从城门处逃了出来,还顺手牵羊夺了一匹马与两头骡子——之所以是三头大牲畜,是因为那告变之人竟然也跟上了他们,而且因为这二人杀得厉害,那告变之人毫发无伤,比起他们来说更为幸运。

  “你是什么人?”老卒见那人寸步不离跟着自己,怒声喝问道。

  “我……我名张钦,原是绵竹人,被贼人……不,是被汉中郡守……”

  这张钦说起话来甚是混乱,在连问了几遍之后,申灿才听明白了前因后果,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

  所谓青狼羌祸乱汉中之事,其实是汉中郡守刘鲁养寇自重,事实上,被赵和赶出敦煌一带的青狼羌进入汉中之后,便受到刘鲁的收买控制。他利用青狼羌制造流民,事实上将自己的亲信安排在流民当中,以其母为“无生老母”,骗取流民为他扩张地盘夺取蜀郡。

  但他派入流民中的亲姓李峙、李特兄弟二人又自有打算,他们觉得此时大秦乱相已生,也想将将蜀郡夺下来为自己充作基业。这个张钦因为读书识字,在绵竹颇有文名,故此被李峙、李特兄弟强请了去,让他为幕僚,为其发布文书。李氏兄弟准备今夜起事,此时张钦突然告变,就使得其只能仓促发动。

  “该死……汉中太守不是朝廷的人么,他想做什么?”申灿听到这里简直不敢相信。

  “想干什么?天下未乱蜀先乱,这是看到天下将乱,想要乘机以搏富贵……”老卒说到这里,烦躁不安地道:“这蜀地要大乱了,申灿,你这瓜娃子若是想娶宝儿,就带着他离开蜀地!”

  “怎么离开?”申灿问道。

  老卒没有说话,而是停下骡子,急声高叫起来:“宝儿,宝儿!”

  此时已经到了他的家门之前,随着他叫声,紧闭的门打开,一婀娜女子探出头,惊声叫道:“阿爷,出什么事了?”

  “将家里的细软收拾一下,我们得离开这里!”老卒看了一眼申灿与张钦,“此时还有机会,再晚我们就真走不脱了!”

  其实不必他说,众人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此时成都城中,到处都是火光与黑烟,到处都是哭喊与惨叫。除了仓促举事的流民帅,城中那些无赖地痞,此际也开始乘火打劫,若不是老卒家这边住的都是贫苦之人,暂时还没有吸引来太多作乱之辈,只怕他们连脱身的一线生机也没有。

  宝儿听得父亲的话语,脸色已经没了半点血色,不过她还是依言冲回屋中。

  老卒目露凶光地看着张钦,张钦一缩脖子,强笑道:“老人家……”

  “我去去就来。”申灿明白老卒的意思,当即开口道。

  他拨马便走,便刻之后,远处传来一声呼喊,再过了会儿,申灿便一人双马跑了回来。

  “杀了一贼,现在宝儿也有马了。”申灿笑道。

  老卒没有开口,张钦倒是先忙不迭地道谢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圣者晨雷

圣者晨雷

抱歉抱歉,这段时间去恰饭了,忙得焦头烂额,今天开始恢复更新了。

2021-04-11 20:4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