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抗外星神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思辨

抗外星神剧 夏姬水 2392 2019.03.07 07:00

  夜半,许未央惊醒后,总感觉眼皮突突的跳。

  烦躁之下,她轻轻地起身,给自己倒了杯热水。

  而也就在她醒来没多久,辛眉也爬了起来。

  “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她坐到了许未央的旁边。

  “没事,做噩梦了吧。”许未央下意识道。

  然而下一刻,眼神立刻冷峻下来。

  这一晚的梦里,她不断梦到那张个陶瓷脸,一直往复到惊醒。

  “算了,噩梦做完就好了,该睡觉还是要睡啊。”辛眉抱了会许未央。

  “嗯。”许未央躺下来,又翻了个身儿对着辛眉,“我要是再梦见怎么办?”

  “那是许凰阿姨的怨念吧……你抱着我睡好了。”辛眉叹道。

  “算了不说这个,越说越来气……”许未央说着话,一看已经凌晨三点,穿上衣服就从床上弹了起来,“我醒了,出去溜溜。”

  “天还没亮呢……”辛眉打了个哈欠,“你干嘛去啊。”

  “晨跑。”许未央穿好衣服。

  “我妈说这个点不安全,最好别出门,你要不等会?”

  “不了。”许未央拿了把水果刀插进口袋里,关上门就离开了这个房间。

  而辛眉实在困的不行,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

  又缩进被子里,抱着许未央的枕头睡了起来。

  下楼以后,许未央出了校门,一个人晃荡在城市里,漫无目的地看着这个新时代的建筑群。

  现在的建筑都是模块化建造,水泥成分少了很多,合金替代了钢筋。

  但是从外表看去,其实和以前还是差别不大。

  除了鳞片般的一块块太阳能电池板以外,外立面上并没有什么具备高级科技含量的东西。

  夜晚也不如以前那么冷清了,因为随着新时代的演进,夜间职业越来越多。

  夜里的城市也丝毫没有危险,至少人群密集的地方是这样的。

  50年前的那场大战,曾让春申市成了残垣破壁之地。然而一旦世界迎来和平,经济恢复以后,战争的创伤总是很快被掩盖。

  而在少许的不平等条约下,人类也重新彻底掌控了这块地区的管理权,可很多外星人还是拥有治外法权,部分地区也有外星警察维持秩序,说白了还是有特权存在的。

  RMB的货币系统还健在,但是全球流通更多的还是联合国发行的地球币……以物易物被禁止,地球币全面绑定星际货币,外汇市场也只能在各路星际资本的博弈下起伏跌宕。

  晃在春申市的街道上,满目望过去都是喝醉回家的男男女女。

  在这个新的时代,喝酒已经成了男老少都喜欢的东西,未成年人甚至都可以喝低度酒。其中琳琅满目的外星酒和外星饮料最受欢迎。

  很多外星饮料甚至成了孩子替代饮用水的东西。

  很多专家质疑这类外形饮料里面含有毒品或者成瘾的成分,但是不管怎么使用最先进的生物科技,所有成分检测都以失败告终。

  老百姓则管不了这些,只要喝不死人就行。

  只要兜里有钱,只要还活着,总归要找点乐子。

  相比二十一世纪,这个新世纪的老百姓更加看得开,不再考虑长远的未来。

  多数人习惯不买房子,而是租房,甚至打零工住酒店。

  多数人不再考虑结婚,男男女女更青睐短频快的一夜之欢,爱情成了小说里才有的东西。

  至于生孩子,反正养老院设施很完善了,谁也不想养娃带娃,给自己遭罪。

  有些人挥霍完了又不愿意工作,便找了个楼一跳了之。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颓废。

  比如很多有钱人就更倾向于逃出地球,去往别的更发达的星系繁衍后代。宁愿当个二等公民,只为活得体面。

  至于人类宗教也逐渐式微。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放弃了本土信仰,选择更为神秘的外星信仰,开始恪守外星的戒律,一方面这样看起来更加有逼格,其次也是混入上流社会的敲门砖。

  许未央对宗教并没有深入研究,对深入国人的儒释道的理解也自然比较浅。

  但她知道,人世中的许多纷争在佛道眼里是毫无意义的,这样一种至高眼界下的人生人世显得十分可悲。

  复仇或许是许凰加给她的怨念,如果不复仇,这个噩梦会一直下去。

  她会这样做,但不会把复仇当成她自己的布道辞。

  看透了竞技的本质后,她在此世维系下去的或许只剩下人类基本的情感、真心和宽容。

  以及和上一辈子的自己一样,仅仅为了坚持自己的信念而不断忍耐、牺牲与努力。

  身为时代潮流正中央,却选择和时代对抗。

  打破秩序,宣称自己所信仰的那份自由。

  或许这就是她即将要走的路吧。

  至于承载着这个本心的身体……纵然其本身是年轻而完美的。

  在创作一个个小说的同时,许未央也在不断自我思辨。

  而进入这个世界之时,其实已经把自己的内心洗的干干净净,完全可以与世无争了。

  可笑的是,外界却总还存在着各种障碍,阻止她这样做。

  又或者说,只要有外物存在,人终究是不自由的。

  哪怕是冠以名义上的自由,人也有诸多精神束缚,比如排名和规则,比如伦理和道德。

  于是人类开始无能为力,只好自欺欺人,甘愿活在骗局里。

  如果说竞技是一个让人沉醉在自由里的骗局的话。

  那么忽视自己的女身,成为一个男人一样奋起自强,难道不也是说自己骗自己吗?

  那么,所谓人的双重标准就是这样可笑吗?可以警醒他人,却自己骗自己?

  当然如此。

  但同时,自我欺骗也是我们最大的同伴。

  同时也是自我最大的保护者。

  我们不想死,仅仅想要自我存在的权利。

  就连我们所身处的行星和文明也不想沉寂下去。

  相较于死,一种更加勃发的本能让人觉得,自己更愿意在这个宇宙永存下去。

  所谓的自我欺骗正是这个。

  是任何生物都会具有的一种能力,觉得存续下去一天,就多了份概率永远存续下去。

  就算死亡来临的那一天,也会用宗教教典来告诉自己,我死后会去另一个地方,一个更加美好的地方,进而永存下去。

  为了这个本能,不惜牺牲和压榨别的生灵维系自己的存续。

  于是那部分人,自然而然成了侵略者,施压者,成了恶。

  随着自我能力的越发强大,欺压别人的手段也会越来越多,集权便会出现,所有人都为了满足一个人、一个集团的长存欲,哪怕是形象上的。

  而随着压力一层层传递,人们内心的愤懑也将日渐滋长。

  直到有一天,这个顶层的人被杀死,这个顶层的秩序被瓦解。

  那么毁掉这一切的人,便称之为英雄。

  不过被压迫者到了现代又有了新的逃避方法,比如抑郁或自杀,这些人通常被冠以精神病,被社会视为不正常的病态存在,而渐渐掩盖此人被欺压而不抗争的本质。

  如此一来,警醒的作用渐渐消失,英雄将会逐渐稀缺。

  人类也终将在赫胥黎描述的前景上归于沉寂。

  许未央想着想着,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处十字路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