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抗外星神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征程

抗外星神剧 夏姬水 2283 2019.03.11 12:00

  “没有。”

  袁小牧说是没有,却怔怔地看着北方的夜空。

  “这件事影响太大了,估计咱们全都被竞技圈封杀……”武楠继续叹道,“我以为请严家打打招呼,说不定……”

  袁小牧摇摇头,朝武楠道,“我还可以去医学院,你呢?”

  “嗯,我不知道去哪。”

  袁小牧突然站了起来,“我准备回家去了,没事的话我就走了。”

  说完她就转了身。

  武楠:“???”

  “队长。”她转过头看她。

  “嗯?”

  袁小牧的眼睛深邃平静,有条不紊地问道,“我打算明天就走了,队里还有些经费,我是打给你还是发给队员们?”

  晚风吹过,树林间响起沙沙声。

  袁小牧一双眼眸就这么看着她,一动不动。

  武楠微微垂首,大概意识到袁小牧话里的意思了。

  刚刚燕双飞的那份宣言,在场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现场甚至有很多人慷慨激昂,当场表示明天就去加入反抗军。

  而当时武楠就下意识看了一眼袁小牧,发现她的眼睛里闪着光。

  武楠以前就听袁小牧私底下说过,袁小牧的祖父正是战死在50年前的那场战争里。

  如果今晚的遭遇让袁小牧心里起了什么念头的话,武楠丝毫不意外。

  可是她又未尝没有那种火苗呢?

  每每看到或者听闻外星人驻军强X人类女孩,却最终逍遥法外时,武楠心里就怒火中烧。

  然而她知道自己的力量有限,除了日复一日地参加训练和竞赛,不温不火地混碗饭吃,又能帮得上什么忙呢?

  而在这一晚,她亲眼见证了燕双飞和许未央的惊人举动后,震撼之余,心底却渐渐有了新的答案。

  一阵寂静后,袁小牧此刻的表情平静得令人难以捉摸。

  语调未变,“有需要你再找我,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武楠看着她的背影离去,却终究没有叫住她。

  ……

  夜空开始下起雨,接着不停的下着。

  一片黑暗的古老街道上,准确的说是上一个时代留下来的一片残垣断壁中。

  柳真倚坐在墙边。

  许未央从操作舱里醒了过来。

  视野渐渐明晰了起来,无法抗拒的惊醒感开始包围她。

  在那之前,她确实难以想象,如果不是这个化身机器,她很难能亲自上阵并且那么沉着地击毁一架架飞船。

  “总算结束了。”许未央如大梦初醒般大口喘着气。

  “我来善后,未央你先撤吧。”

  柳真此刻表情的淡漠。

  虽然感觉有点悲哀,但离别时刻,她只能把这句话说出。

  尽管许未央难以做到,她不能安心这个安排。

  被抛弃,然后孤单一人的滋味她知道,太让人难受了。

  好在她们所在的位置是绝对安全的。

  那么就在告别前好好叙叙旧吧。

  不知多少年前,大概是某个礼拜四,和这里一样的下雨天,从早上便开始下着雨。

  她来到了那个事务所后,摘下墨镜。

  和预想中的心理医生不同,那仅仅是一个狭小的住宅空间,加上一个接待厅而已。

  她不是要真的避开媒体的风头,找一个不靠谱的心理医生。

  相反,她只是想找一个人说一些难以启齿的事。

  她说完有关那个秘密后,柳真只是一脸理所应当地笑了笑。

  “你觉得很好笑吗?”

  许凰拨了拨长发,用一种傲然的态度瞪着她,但她却放下茶杯,平静地看回去。

  “既然是外部压力导致的,那么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就能解决你的问题,解约则可以根除,不需要什么疗法。”柳真边说边泡茶,然后一手撑着脸思考着。

  “休息只会错过联赛,解约会有巨额违约金,这些早就考虑过了,你只管负责治疗。”许凰一脸不以为然。

  “那你也不能经常过来吧……除非我到哪都跟着你?那我开的工资可是很高的哦,而且你毕竟是个公众人物,我还要隐瞒心理医生的身份才行,作为你的队友或者专职照顾你这样。”

  “钱不是问题。”

  “还有治疗过程一但开始,大概率会发生移情的问题,以及一些副作用,比如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的原有人格一定要彻底沉睡,否则会失控,灵能也会容易遭到入侵。”

  “我并不认为自己的意志力有多弱。”许凰很认真地看着她,“至于你,我能接受。”

  “仅仅是因为是你哥推荐的?”

  “他说你是战友,也是不错的心理医生,我可以放心。”

  她表达了决心后,柳真点了点头,端着茶杯仔细看她的眼睛。

  “既然如此,要塑造更为坚固的自我,那必须做到更深层的手术,把灵魂一层层剥夺和蜕变。所以……”柳真在思考一阵子后,又提出了奇怪的问题,“你相信前世或者转世这种东西吗”

  “佛教的东西吧?我不否定,也不肯定。”

  “在我另一个研究领域里是相信有的,在灵能学者里,这是一个治愈精神问题的研究方向。有人试着唤醒前世记忆和能力,也有人试图让灵魂转移到另一个身体上。当然,这只是一种方向性而已,我也会尽可能保证不对你使用灵能……但如果情况危急的话,希望你能允许我对你这样操作。”

  柳真停住不说了,虽然感觉最后有点科研上的动机,但没有什么大问题还是尽量不去用。

  其实她说的事,许凰也都知道。

  灵魂转换这件事,其实也就是和过去的身体告别。

  那么她的本体会是灵魂还是大脑呢?

  “如果移情了,你对我还会这么理智吗?”许凰反问。

  柳真默了默,“时间会给出答案。”

  ……

  “我……想起来了。”

  雨夜里,许未央喃喃道。

  没错,这些对话,此刻毫无保留地浮现在脑海里。

  她虽然一直重视并遵守这份契约,但此时此刻,开始怀疑起这份契约是否还有效。

  准确的说,这些年柳真一直在默默地关注她,陪伴她,等她觉醒,等她承担起一份责任。

  但面临漫长的岁月时,她已经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份感情。

  但是,两人也都明白,伴随着许凰社会身份的消失,很多麻烦已经解决了,治疗也早已结束。

  许未央也不等于许凰,不用背负徒劳的感情和记忆,许未央现在是这么想的。

  至于柳真,在她微笑的眼神中,许未央实在读不懂她的心思。

  “……我要走了。”许未央站起来说道。

  “去吧。”柳真一脸不在意地笑笑。

  “你不和我一起去吗?”

  “这里也有很多事要做,比如转移成员家属,筹集资金……”

  “这些轮不到你做。”

  “……我胃不好,去不了那么冷的地方。”

  听到这里,许未央沉默了一会。

  “就到这里吧,太阳还会升起,我们后会有期。”柳真看着她。

  “嗯。”

  许未央敬了个礼,旋即转身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