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chuan越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光杆司令姜统领

重生之chuan越归来 小妖精不黏人 2260 2019.07.12 02:18

  这一夜,真正被震动了心神的,是被派来陪何宝慧“春游”的两千老兵们。

  老兵最看不惯什么?最看不惯年轻人在大好的年华,在最有力气也最该出力气的年纪,却混吃等死消磨青春。

  可这一千六百个精挑细选的昔日伏虎营的勇士们,如今却连一个残疾的老兵都不如。还没开战,便先投降。如若传将出去,镇北军的声名威望必将损毁。

  姜怀远这个新任伏虎营统领,被逼到不得不在新上任的第一天,便斩杀了伏虎营的十六个百夫长。

  十六颗人头骨碌碌的落了地。在火把的照射下,在夜晚的寒风中,看起来格外阴森和萧瑟。

  对待剩下的伏虎营将士,姜怀远也不敢轻易饶恕,立时修书一封,派人连夜送回边城,交由大将军处置。不战而降,对于军人而言,是莫大的耻辱和悲哀。

  收拾好刚刚杀过人砍过头的操练场后,众人纷纷归营安置。何宝慧带着一众丫鬟婆子,住进了元敬宗从前住的“守乌阁”,这是一幢与营地其他营帐决然不同的砖瓦结构的房屋,两进的院落,看起来清雅而庄重。

  姜怀远则与那两千老兵一起,挤在伏虎营的营帐内打地铺。伏虎营的将士们,刚刚接受了一场诛心的教育,哪里敢让统领和老兵们打地铺,纷纷让出自己的铺位。一番折腾后,总算安定下来。

  第二日一早,鸡啼一声,老兵们便起了床,在姜统领的示意下,连踢带踹的将伏虎营的将士们踢出去操练了。

  一时间,乌恒山前面的几座山峰都能听到士兵们操练的声音,山下的永乐村村民,也被这震耳欲聋的练兵声给震撼了。没人怨怪被吵了清梦。只觉得,有这样一支队伍驻守在此地,竟增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安全感。

  何宝慧也一早就起床了,喊醒了几个婆子丫鬟,让她们跟着自己一同去四处转转。婆子们立时心生不满。在将军府中,她们可从来不用起的这么早,这天寒地冻的,起这么早做什么呢?这不是折腾人嘛。

  倒是那三个丫鬟,好似被吓破了胆一样的,老老实实跟在何宝慧的身后,让干嘛干嘛。

  何宝慧见喊不起那几个婆子,也不多说,带着三个丫鬟便出了守乌阁,先往厨房重地去了。

  何宝慧带来的二十个伙夫,并伏虎营原有的四十个伙夫共计六十人。六十人做三千六百人的饭菜绝不是件轻省的活计。何宝慧的到来,让大家感到意外。

  何宝慧道:“我就是过来跟着学习学习,你们该做啥做啥,不用搭理我。”

  还是昨日那个胖伙夫,主动过来招呼何宝慧道:“这大冷的天,大小姐起这么早做什么?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大小姐应该多吃多睡,才能长的好。你长的好了,咱们将军才会高兴。将军高兴了,我们才有好日子过。大家伙说对不对啊?”

  一众伙夫边干活边应是。

  何宝慧也不吱声,只笑嘻嘻的观察这简陋的厨房和简单的食材。又是杂面馍,又是麦粥,不同的是,菜色照比昨天差远了。清水炖萝卜,一点油腥都看不到的那种。

  从厨房出来,何宝慧又去了各营帐绕了一圈,然后带着三个丫鬟,在操练场旁边,找个不起眼的角落,也开始运动起来。

  三个丫鬟初时还有些放不开,可看姑娘做的一招一势都很认真。她们便也慢慢放开了。活动开了,便出一身汗,身上也不再觉得冷了,只是肚子有些闹亏空。

  早饭依然跟所有将士一样,吃着杂面馍,喝着麦子粥,还有那咸死人的清水炖萝卜。

  北地的冬天,确实没有什么新鲜的蔬菜。

  吃罢早饭,何宝慧带着老兵们往山里逛。姜怀远继续给伏虎营的将士们操练。

  直到中午,正准备吃饭的三千多人,迎来了边城的何大将军。

  何谨行带着一众亲卫,大门金刀的坐在练兵场正前方,他对伏虎营的士兵不战而降之事,表达完羞恼和鄙视后,做出最后指示:所有伏虎营的士兵,全以逃兵论,施黥刑后遣散回乡。

  镇北军,不要不战而降的懦夫。

  他何谨行,不带夜不闭户的蠢兵。

  此命一下,哀嚎之声遍野。逃兵,对于儿郎而言,就是一辈子抬不起头的耻辱,就是一辈子无论如何努力,也只能混在最底层。连街头的乞丐都可以随意唾弃的东西。

  更有甚者,逃兵被遣返回乡后,有家族的,会被其家族视为耻辱,并将其一家驱逐出族。无家族的,会被村老视为该村的耻辱,并将其家人驱逐出村。

  何谨行对于伏虎营众兵卒的惩罚,可谓极其严苛了。基本就是断送了这一千六百人的未来。

  何宝慧在远处默默的看着坐在练兵场最前端冷面发号施令的父亲。她忽然间就明白了,上辈子的父亲对她到底有多包容了。上辈子的她那么蠢还那么作,他爹也从未放弃过她。一边打骂教训着她,一边替她铺未来的路。足以堪称慈父之典范了。

  一千六百个伏虎营将士,纷纷跪地求饶。声声知道错了,哭喊着一定悔改。却无论如何都哭不软主帅的那颗心。

  亲卫们已经准备好了火烙,所有逃兵,皆有在其额头处烙上“逃役”二字。

  第一个被烙上“逃役”二字的士兵,忽然之间崩溃大哭,然后一头撞向练兵场旁边的树干,晕死过去。

  伏虎营中,有人忽然振臂高呼:“与其一生受辱,不如就地起义,反了他娘的”。

  这方刚一要起义造反,山下马上涌上来两批人马,嘴里喊着口号:清镇北军之耻,扬镇北军之威。声音震天,久久不停。

  何宝慧就是在这时候,被人控制住,并扭送回“守乌阁”的。

  没有丝毫的慌张,因为她知道,控制她的人,是她爹的亲卫。将她送到守乌阁,仅是因为怕一会的兵乱伤到她。

  一阵厮杀后,久未操练的伏虎营,死伤大半。死者烙上“逃役”二字后,拖出去扔在乱葬岗即可。伤者和生者一样,烙上“逃役”二字,再涂上墨汁后,遣返回乡。

  忙到傍晚时分,残阳西下,才将所有原伏虎营的兵卒们烙完字,捆上手脚,由降龙营的将士们亲自将他们送往各地府衙,再由各地府衙接着执行遣返回乡的命令。

  没有家乡可回的,何大将军直接让人将他们送往灵宝山去干活。听了这话,那些本想借无家可归,来帮助家人逃脱被除族风险的兵卒,马上不敢撒谎了。

  姜怀远姜统领有些失落的望着天上的冷月。短短不到十二个时辰,他竟混成了光杆司令。真是意想不到,并悲哀之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