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哈利波特之晨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残缺的骑士(一)

哈利波特之晨光 金吾不禁夜 2378 2021.09.28 09:59

  高乃依所处的时代正好是三十年战争时期,“北方雄狮”古斯塔夫二世率领瑞士介入了神圣罗马帝国的内战之中。

  有不少难民离开了瑞士和德国,逃到了布列塔尼,这些人中不少是年轻男性。

  在当时的巴伐利亚、特里尔及奥地利公国曾经活跃着一个名为“杰克”的巫师。他就像开膛手杰克一样,从来没有被抓住过,人们就给他取了个名字叫杰克·科勒,许多他的追随者都是年轻的男性乞丐。

  一般来说,教会会通过施舍救助他们,不过他们并不接受,普通居民也不接受他们。

  鲁昂的土地是曾经被血洗过的,战乱无疑会给世人带来灾难。她之所以不愿意签那份契约除了自身原因,还因为拿破仑·波拿巴也和那些权贵一样,将战争带给了平民。

  凯撒所统领的罗马军团是一面鹰旗,比起不切实际的梦,她觉得自己还是现实点。

  要过清苦的日子对她来说不难,不过那也要看她陪着过日子的那个男人是不是值得。

  “你在想什么?”他忽然问道。

  “我在想威尔士亲王。”她放下手里高乃依的调查报告看着他“他有没有试图为玛利亚放弃王位?”

  “你怎么会这么想?”

  因为温莎就曾为辛普森夫人放弃过王位,即便当时英国正面临着战争。

  “如果没有王位,他以后要怎么生活?”乔治安娜问。

  “费兹赫伯特是个有钱的寡妇。”

  乔治安娜恍然大悟。

  “告诉我你在想什么?”他好像发现了有意思的事,不怀好意得笑着问。

  直觉告诉她最好别告诉他自己在想什么。

  “你是不是在想以后要赚钱养我?”他放下了手里的公文。

  “不。”她立刻予以否认。

  他却放声大笑了起来。

  她有点生气,却还是没有打断他。

  这是个很大的转变,超过了个人,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承受这么大的责任。

  这时他走了过来,坐在了她所坐的沙发扶手上。

  “今天和大主教聊了什么?”

  “家庭稳定和睦的问题。”她盯着他的眼睛说“只有家庭稳定了,社会才会稳定,不过很多家庭的收入变少了,影响了稳定和睦。”

  “你想怎么样?”他问。

  “第一,多种植点苹果酒,第二,开辟牧场,生产肉和乳制品,第三,路不能盲目乱修,他跟我提起了西班牙的例子,路修好之后不仅带来了游客,还带来了匪徒。”

  他长舒了一口气“拓荒?”

  “如果有可能,尽量不要轻易将犯人送到国外去。”她低声说“海运也可以将他们送到海外的殖民地。”

  他没有说话。

  “英格兰希望保持现有边界,别忘了第二次反法同盟是如何缔结的。”她提醒到。

  “这就是你之前跟我提的要求?”

  她回忆着。

  “图书馆里,你跟我说,‘利昂,我能提一个要求吗’。”

  他绘声绘色得学着她说话,她气得想挠他。

  “我以为你该想送什么画到鲁昂。”

  “如果发生战争,美术馆里的画都会被人抢走,你觉得我该分名贵的画给他们?”

  他又不说话了。

  “你每到一个地方都去高地查看,你觉得鲁昂的防御该怎么做?”她又问。

  “你真的感兴趣还是借题发挥?”

  “我不会在手无缚鸡之力的情况下戴着昂贵的珠宝,同样太多的财宝,如果鲁昂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一样会给他们带来伤痛和灾难,比起那些细节……”

  “你把匕首藏在哪条腿上?”他忽然问。

  她怒视着他。

  “威尔士亲王说,玛利亚的美是妖冶的、动人心魄的。”他的手开始在她腿上摸“你把匕首藏哪儿了?”

  “你觉得我呢?我也是那种妖冶的?”她问。

  她觉得他根本没有听到她说什么,明显的魂不守舍。

  “我并不支持一夫多妻制,利昂,如果那天你在运河边……”

  “他对你好吗?”他又问。

  “绝大多数时候,他对我寸步不离。”她回答“只有少数问题他才会跟我起争执。”

  “我算不算少数问题?”他问。

  鉴于目前的第一执政,未来的皇帝是个麻瓜,于是她说道“是的。”

  “他怎么评价我的?”

  “他没怎么说。”乔治安娜回答,因为对20世纪的他们来说,这些人都是历史中的古人了。

  “那你们怎么起争执?”他又问。

  “是关于你们这一类人,没有魔力的这一类人。”她说道“你还记得中世纪猎巫吗?”

  他收回了手,站了起来。

  “那个给我安上脚镣的人,他是个肃清者,他这类人很危险,你不要以为他现在给你工作,他就对你是忠心的。”

  “你图我什么?”他又问。

  她懵了。

  “你希望我成为男子汉,没别的了?”他又接着问。

  “你可能觉得我疯了,但我确实这么想的。”她苦笑着说“在大问题解决之前有些问题可以避而不谈,但是今天有人跟我说起了,北方法院还是用习惯法,对法典上的条款不予理会,这以后会成为一个问题。”

  “还有呢?”

  “我不是在告密,总之你们不能忘了妇女的意见。”她徒劳得说,觉得可能根本没人听得进去。

  “你不想要自由?”他问。

  “如果人人都得自由,人人都会被伤害,我觉得自由是该有限制的。”她平静得说“在上帝面前我们都是平等的,因为我们在他面前没有区别,只要有区别就会有区别对待,然后就会有不平等出现了。”

  他盯着她。

  “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那么多自由,不像约瑟芬那么管束你么?”他低沉得说“这就是为什么。”

  “别给我太多自由,西弗勒斯也给我自由了,但你看我。”她看着穿着华贵的自己“我成了攀权附势的女人了。”

  “威尔士亲王把自己折磨得不成人形,希望费兹赫伯特能留下来,但她还是执意要走,我想我要是和威尔士亲王一样,你也不会理会我,对吗?”

  她没有回答。

  “很多人说你是特洛伊的海伦,他们那是恭维你的美貌,但我觉得你真的是海伦,有一座城市会因为你而毁灭。”他无奈得叹息着“别跟格拉西尼一样说走就走。”

  “我不会……”

  “这不是你第一次了,上次你忽然失踪,还有如果不是吕西安,你是不是也要走?”他又打断了她。

  她这次无法辩驳了。

  “你们妇女是真的狠心,可能只有纳尔逊的艾玛。”

  “纳尔逊不是把他的原配妻子抛弃了?还有那可怕的三人同居。”她站了起来“艾玛和他的妻子同时住在一个房子里!”

  他笑了起来“看来我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幸运厨娘’。”

  她被激怒了,却没有动手打他,虽然他值得被扇一个耳光。

  “那天我告诉你,你怎么对我,我怎么对英国,这句话我再重复一次,我和威尔士亲王达成共识也是因为你和费兹赫伯特,他那天来见我,也是想看看我究竟长什么样,是不是和他一样英俊。”

  “什么?”她惊讶得说。

  “一打首相。”他说着没人听得懂的笑话,独自发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