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0章 春风得意贺人龙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56 2019.03.02 13:43

  贺人龙心中满满的欣喜,自己这是飞黄腾达了啊!

  现在抚台大人和延绥巡抚、商洛兵备道斗的历害,自己这是给胡抚台、陈总兵大大涨脸了。

  他知道这次的会见将会对自己的前途产生决定性的作用,不过他还是强忍着那份冲动,算着时间,打马进了葭州城。

  不能给上官急切的感觉,为将者要有稳重的气度!

  果然不如所料,酒宴结束之后,抚台大人竟然要私下接见自己!

  想到这里,贺人龙对李自成竟然有了一些感激。

  要不是他想到受抚这招,双方血战下去,还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呢。

  散席之后,胡廷宴酒兴颇浓,回到签押房,正在挥毫作画,忽然承启官走了进来,把一个红绫壳职衔手本呈给中军,中军打开手本一看,赶快向胡廷宴躬身禀道:

  “贺守备自米脂赶到,现在门外恭候参见。”

  胡廷宴略微向打开的手本看了一眼,放下画笔,接过毛巾擦拭双手,嘴里说道:“他的游击衔已经下来了,记得改了称呼,有请”!

  贺人龙全副披挂,精神抖擞,大踏步走进县衙,两行肃穆无声、刀枪剑戟闪耀的侍卫武士都用崇敬的眼神看着他。

  他们见过朝廷的统兵大将不少,可是看见这样威风的将领还是第一回。

  胡廷宴虽然没有出门迎接,却也站了起来,示意贺人龙就了坐,严肃中带着亲切的微笑说道。

  “米脂县距此地数十里,山路险恶,将军这么快就到了,果然是当世良将!”

  贺人龙立即起立回答:“末将接奉钧檄,即刻轻骑就道,一路不敢耽搁。”

  “将军如此鞍马劳累,请下去休息休息。”

  “末将不累,听训要紧。听训后末将还有剿贼军情面禀。”

  胡廷宴见其恭顺,心中高兴,点点头说:“也好,将军只好多辛苦了。”

  跟贺人龙聊了一会,胡廷宴不由得想起吴自勉来,自己曾用心笼络于他,希望这位骄横成性的大将能够俯首帖耳地听他驱使,为朝廷效劳。

  没想到吴自勉走了礼部尚书钱象坤的门路,跟大司马府拉上了关系,得了延绥总兵一职,便跟岳和升混在了一处。

  这次自己亲来葭州,岳和声称病不至,吴自勉也借口军情紧急只派几位部下前来,一个要扶植和依靠贺人龙的念头就在这一刻在他的心上产生了。

  他明知贺人龙报功不实,但他一字不改上奏朝廷,正是要利用战功让贺人龙畏威怀德,为自己所用。

  毕竟陈洪范已经老了,说到斩将冲阵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他推荐的贺人龙,通过这次的胜仗,彻底让胡廷宴起了抬举的心思。

  于是他的态度更加亲切,像同世交子弟闲话一样,问了问贺人龙的家庭情形,得知他“投笔从戎”的经过,更是赞赏不已。

  当贺人龙说到部队欠饷三个月时,他立即答应补发,关于如何向王嘉胤展开进攻的问题,他也做了一些补充指示。

  贺人龙恭敬地表示听了抚台大人的金石之言,自己如拨云雾而见青天,三军用命之下,王贼已经命不久矣!

  又谈了一阵,胡廷宴端起了茶盏,贺人龙立即起身告辞。他把贺人龙送出签押房,拍拍他的肩膀说:

  “贺将军,戮力杀贼,不要辜负朝廷。俟将军再打几个胜仗,我一定保奏将军为参将。”

  贺人龙强忍住内心喜意,赶快转过身来躬身说道:“卑职感谢抚台大人栽培!”

  ……

  回到住处,贺人龙立刻叫亲兵们拿来热酒佳肴,拉两位亲将陪他痛饮,并赏给每一个随侍左右的亲兵一大杯酒。

  “他娘的,想来是饿的狠的,这酒菜十分的好吃,本将的舌头都差点被吃下去了!”

  一个亲兵赶快说道:“将军,方才我到逍遥阁索要酒菜,王掌柜悄悄告我说,他们酒楼现在不但有特色菜肴,还有特色服务呢。”

  “喔……”

  贺人龙今天十分高兴,想到自己从此青云直上,笑着骂道。

  “他娘的,有什么特色服务,叫来让老子见识一下!”

  亲兵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小人详细问过了掌柜,实在有趣,不过现在抚台大人就在城中,会不会……”

  听了亲兵之言,贺人龙更加有兴趣,将两眼一竖。

  “咱不敲锣打鼓,他又深居衙门,如何得知?”

  见亲兵还在迟疑,他飞起一脚踢在亲兵屁股之上。

  “快去,趁静街以前,叫一乘小轿把人抬来。”

  “将军,怕的是抚台大人下边耳目众多。”

  贺人龙笑骂道:“他手下人同本将素无嫌怨,谁管这种屁事,招惹麻烦?现在大人还得重用我呢,废话少说,快去,用轿子把她们抬来助兴!”

  见亲兵出门而去,贺人龙觉得十分高兴,他吩咐亲将们把带来的贵重礼物分送给胡廷宴的左右亲信,伸了一个懒腰,快意的想道。

  “老子今番真他妈交了好运!”

  ……

  来到葭州的军队中,本地卫所兵多是陕西人,少量边兵也都来自穷苦之地,这群人聚在一起就是喝酒赌钱。

  当兵的大都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也许就成了无定河边的一具枯骨了。

  葭州现在有个好玩的去处,刘宇浩名下的逍遥阁,不过那里的茶水钱很高,普通的士卒只能去红灯小巷,只有一群将官听完介绍之后,相约在一起,大呼小叫的冲了进去。

  打了败仗的刘宇浩本来已经成为被嘲笑的对象,大家都知道他中了美人计,被名为陕地一枝花的女人坑得不轻,回到葭州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其毒杀。

  不过最近刘宇浩剿匪有功,很是剿灭了好几处杆子,自己的损失几乎忽略不计,这样的战绩让他舅舅刘应遇面上很是有光,其它几位上官也交口称赞不已。

  历史上败在美人计上的名将很多,一群中下层军官说笑了几句,同情了一番,在逍遥阁美酒佳肴的攻势下很快就改了口,不说兵事,只谈风月。

  这里的酒味和别处大不一样,醇味更浓一些,而这里的菜,都是份量十足,并且大家几乎从来没有见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