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5章 送礼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10 2019.03.10 09:12

  魏浩然到达吴堡县城,把带来的手下安顿好,便带着亲随小校来见杜文焕的承启官。

  通过一位中间人,魏浩然送了贿赂,很快就见到了承启官。

  两人坐着饮茶时,当听说眼前这位秀才是从吴家寨来的,那名承启官吓了一跳,溅了满手的茶水,小声问道。

  “老友何事来到此地?”

  魏浩然神色自若地笑一笑,回答说:“无事不登三宝殿。”

  承启官截住他的话,低声警告说:“这里不是三宝殿,是龙潭虎穴,不是随便可以来的,老友真是大胆!”

  他自己也是由秀才进入京都国子监读书,毕业后通过关系,现在作到了承启官一职,见魏浩然也有功名在身,先有几分亲近,所以言语中有些紧张。

  “谢谢大人关心,学生是奉寨主之命,前来晋谒总镇大人,还请设法引见,学生带有些许薄礼,还清大人笑纳。”

  看着魏浩然拿出两锭元宝和两个金锞子,承启官立即眼冒金星,轻车熟路地装入袖口之中。

  魏浩然看在眼中,接着说道:“这只是聊表微意,请大人莫嫌礼薄,一俟大事告成,另当重谢,务乞费心通融。”

  承启官想了想问道:“你们给杜镇带来些什么礼物?”

  果然是财帛动人心啊!

  魏浩然见对方已经有了些意思,也就将礼单拿出来给他过目。

  承启官不看则已,看罢之后,脸上露出笑容,将礼单藏在自己怀中。

  礼单上的东西,大都来自于杨庄,都是名贵的美玉和古玩,这礼着实不轻。

  “老友,请不必瞒我。你们寨主行事十分诡诈,善于用火攻,这是否是缓兵之计?”

  魏浩然笑了一笑,说:“大人所见差了,咱们并没有反意,只不过是自保而已,这不已经请求官府前来安抚,如果官府给出良好的政策,流民们自然回家务农,成为寻常百姓。”

  “好吧,我替你传禀传禀。只是如今朝廷耳目甚多,万一被人识破,诸多不便,老友千万不可随便露面。”

  “这是自然,就请大人费心,我就在城西稻花村停留,等侯大人的好消息。”

  ……

  一更过后,承启官见杜文焕身边没有别人,只有他的中军侍立身旁,便趁机将魏浩然送礼的事悄悄禀明,并将礼物单呈上。

  此时看到承启官摆在面前案桌上的礼单,杜文焕笑骂道:

  “不知火贼又在捣什么鬼!”

  承启官躬身小声说:“不管火贼捣的什么鬼,这一份重礼不妨收下。”

  “嗯……”

  杜文焕点点头,对承启官说:“把礼单念给我听听。”

  李自城的礼单上开着纹银三千两,黄金一百两,另有珍珠、玛瑙、古玩、玉器等宝物数十件。

  杜文焕听毕,又轻轻点点头,说道:

  “小山破寨能拿出这么多,也算有诚意了,对了,那个魏什么来到这里可有外人知道么?”

  承启官说:“回大人,并无外人知道。”

  杜文焕轻轻站起身来踱了几步。

  “本镇就不出面了,你出面接待他,就说此事本镇知道了。”

  承启官见将军这番回答,显然是领了李自成的情,欢喜的说道:“大人军务繁忙,哪有空见一位无名小卒,我这就去打发了他,免得夜长梦多。”

  看着承启官出门而去,刘应遇从礼物中拿出一柄玉如意细细揣摩。

  作为一方大员,他很喜欢玉器,特别是玉如意。

  玉代表的是高贵,他觉得有了玉,自己就能平平安安,还能一路高升。

  轻轻用手摸着玉如意,杜文焕慢慢收敛了笑容,对中军将校轻声说道。

  “你亲自去一趟,将洪大人请来,本镇有心腹之言与他商议。

  ……

  陕西督粮参政洪承畴接到杜文焕的邀请,带着亲随廖锐坐轿前来。

  他出生于福建泉州,童年入溪益馆读书。因家境贫寒,十一岁辍学,在家帮母做豆干,后遇才子洪启胤,发现其极有天份且抱负不凡,免费收他为徒,这才重返书堂。

  少年时,洪启胤便对自己爱徒写下,“家驹千里,国石万钧”的评语,洪承畴也没有辜负老师的期望,万历四十三年乡试,为乙卯科中式第十九名举人,万历四十四年赴京会试,连捷登科,为丙辰科殿试二甲第十四名,赐进士出身。

  在仕途上他也是一帆风顺,初授刑部江西清吏司主事,历员外郎、郎中等职,在刑部任事六年后擢升浙江提学佥事,两年后升迁两浙承宣布政左参议,去年又升任陕西督粮参政。

  不过十余年,他已经升任为四品大员,到了陕西,眼见民变四起,他曾经上书抚台大人,要求重兵清剿流寇,与巡抚制定的以抚为主的策略不合,因此不受重用。

  “你说杜镇这么晚找本官有何要事?”洪承畴轻声问轿外的忠仆廖锐。

  虽然看不起武之望和胡延宴的一系列作为,但他比张可立圆滑很多,并不主动去破坏规则,只是在自己职务之内,按自己的方案作了不少的准备工作。

  “老爷,一定是有要事相商,杜镇同样不满抚台大人迁就流寇,这和老爷的心思不谋而合。”

  洪承畴在暖轿内点了点头,不再说话,思绪却回到了受抚一事上。

  对于受抚,自己是坚决反对的,这些穷棒子没有读过圣人之言,不辩忠奸事非,根本就无法教化。

  这样的人,就应该施展铁血手段,反一人杀一人,反百人杀一群,只要用钢刀杀尽那些敢于反抗之人,民变自然就会平息下来。

  人都是怕死的,像自己这样,从小接受忠君爱国思想,以岳武穆、文文山为偶像之人,在这些穷棒子中自然是没有的。

  临到绝路,自己可以慨然就义以报国恩,这些穷棒子一定会屁滚尿流。

  只要刀快,快刀斩乱麻,很快就能处理掉二王,让陕地恢复和平。

  近来仔细研究陕西的乱民和杆子,除了王嘉胤和王左挂,他还注意到一人,就是吴家寨寨主李自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