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5章 天下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33 2019.03.25 11:35

  八股文只要破题奇妙,便已经成功了一半。

  “盖秋波非能转,情转之也,然则双文虽去,其犹有未去者存哉。”

  承题完毕,接下来就是起讲了。

  “张生若曰:世之好色者,吾知之矣。来相怜,去相捐也……”

  萧离读到这里,三位秀才纷纷将笔弃在桌上,长叹一声,终于低下了他们高傲的头颅。

  这才思,我等皆不及矣!

  “……吾不知既去之后,秋波何往。意者凝眸于深院,掩泪于珠帘,不过怨粉愁香,凄其独对耳……”

  萧离摇头晃脑读完第四股,狠狠一拍桌面。

  “好!写的好!”

  听到神医如此评价,头昏脑涨的一众部下跳了起来,将桌子擂得震天响。

  “好。”

  “太好了。”

  “好的不得了。”

  三位秀才也将脑袋抬了起来,看向李自成的目光中不再有丝毫的轻视,全是仰慕。

  “噫嘻!

  招楚客于三年,似曾相似;

  倾汉宫于一顾,无可奈何。

  有双文之秋波一转,宜小生之眼花撩乱也哉!抑老僧四壁画西厢,而悟禅恰在个中。盖一转也,情禅也,参学人试于此下一转语。”

  萧离念完,端起茶盏来一饮而尽,大叫,“此文可以佐酒一斗矣!”

  “喝。”

  “斟满,斟满。”

  书堂中有茶无酒,一群汉子便抱着茶壶猛灌,借此表达对大帅的强烈支持。

  王沛琪抿着小嘴碰了碰邢凤娇,“你是不是该上前献花了?”

  邢凤娇用小手卷着自己的发梢,小声说道:“妹妹,我可是听不懂,这真的很好?”

  “当然好啦,就是我家相公,也是不及。”

  “这样啊,自成果然没让我失望。”

  邢凤娇笑成了一朵花,像极了一只骄傲的孔雀。

  高杰见三位秀才输得心服口服,眼睛一转,也拿起茶盏找到李过等人,嘴里不停地称赞。

  杜政震惊过后,对魏浩然轻轻说道:“大帅之才,胜过你我多矣,让他好好温书,乡试可期!”

  魏浩然折扇轻扬,“国事如此,大帅哪还有功名之心,天下间唯百姓最重,大帅不会为了功名而弃人民于不顾,此举才是大贤之风啊!”

  杜政听罢,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诗文比试胜负已分,一群部下兴奋过后,开始向三位秀才索要银两。

  桌上下注的银两粗看也有四五百两,这三位秀才哪里拿得出来,心中又羞又愧,恨不得地上有条裂缝,让自己可以钻进去。

  看到大帅笑着举起双手,学堂中立即静了下来。

  “今天是元旦,是新的一年,新的开始,也是咱们书院开学的第一天,就不谈这些阿堵之物,咱们要谈文章学问。”

  听大帅这话明显要为秀才们开脱,大家嗯哼了几声,斜眼看了他们两眼,也就不再说话。

  魏浩然走到三人跟前,轻声说道:“这些银两不用还了。”

  秀才们互视了几眼,虽然心中喜悦,但脸上还是流露出难为情的神色。

  “老友不必如此。”魏浩然扇子快了几分,“这书院还差先生,三人不如和杜秀才一起,在这里教小童读书识字,这样就不欠大帅什么了。”

  “这个……”

  三人还在犹豫,一旁杜政走了过来,“在这里教书,还有薪水,不但自己管饱,家人也不会饿肚子呢。”

  见杜政现身说法,其中一位秀才忍不住问道:“不知这里的薪水是多少呢?”

  杜政神秘的比了三个指头,“一月三两白银,还不算束脩,足够一家人生活了。”

  “可以换成粮食吗?”另一位秀才也问出声来。

  “当然可以,咱们读书人,可是大帅最为看重的资源呢。”

  “这样啊。”最后那位秀才仿佛下定了决心,“咱们一一定会将学生们教育成才的。”

  另一位秀才感慨道:“山长文章的水平,如果进京应试,不说桂榜,只怕黄榜上也会有名呢。”

  ……

  大家安静下来之后,李自成让学生们坐在学堂中间,一众部下坐在两边,其它坐不下的就在门外两旁列听。

  看着偌大的学堂人满为患,鸦雀无声,李自成心中也有些激动。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里,便是梦开始的地方。

  定了定心神,他看着学生们那双求知的大眼睛,特别是李定国和红娘子,两人坐在同一案几上,跪的笔直,便用荀子《劝学篇》作为第一堂课的开篇。

  “……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

  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

  把《劝学篇》讲完,众人听得津津有味,李自成并不似老夫子那样讲书,而是带上了很多的寓言故事,小道理,大学问,就是那些秀才和童生也听得入神。

  高氏轻轻叹了一口气,“妹妹,我真有些羡慕你了,晚上睡觉前听他讲讲这些故事,怕是做梦都很香甜。”

  这本是她随意说了一句,不过话有岐义,几名女人都转头看着她,眼神中充满着无限的韵味。

  高氏一愣,方才发觉这话说得不对,脸色一下就红了。

  ……

  李自成建立学院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讲千家诗、增广贤文、四书五经这类道德文章。

  因此将《劝学篇》讲完之后,趁着大家听得兴趣盎然,他巧妙将课题转移开来。

  将那个圆球摆在讲案之上,李自成问道。

  “谁知道这是什么?”

  李定国立即举起手来,得到允许后高声答道,“这是用木头做的圆球。”

  “对。”

  红娘子马上为好友加油助威。

  “正确。”

  “定国就是聪明。”

  听到堂下一片赞扬之声,李自成脸皮抖动了几下,让定国坐了下去,轻声说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这一个圆球,就是咱们所处的天下。”

  “天下?”

  大家都疑惑不解,这小小的圆球,怎么就是天下了呢?

  “先生,听不明白。”红娘子站了起来,代表全体学生发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