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 知己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63 2019.02.20 11:22

  邢凤娇嘟了嘟小嘴,想着寨主和神医的万千叮嘱,慎重的将文章放入匣子的夹层之中,见张可立向自己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快走,只恐迟者生变,轻叹一口气,快步离开了这间小号。

  ……

  回春堂的内屋中,李自成饶有兴越的看着萧离的那些瓶瓶罐罐,对这个时代的医术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现在已经可以进行初步的外科手术了,只是没有抗生素,一不小心就会死人,就像肺结核,得了这病基本就快见阎王了。

  这人离神医的境界已经不远了,自己成立伤兵营,这营长之职非他莫属啊!

  李自成想着水浒传中那些逼人上山的种种手段,还没选出一个稍微温和的办法,就被萧离的长叹声打断。

  “文谦兄看来是要用他那腔热血,让更多人的了解陕西,了解边塞的真实情况,真是可歌可泣。”

  看着眼神微红的萧离,李自成接过张可立的大作拜读起来。

  本来只是出于礼貌随意看看,他并不认为这些官员会有什么真知烁见。

  却不想他眼光一看上去就再也移不开了,甚至忘了自己是客人,毫不客气的坐在了萧离的座位上,端起人家的茶盏就向自己嘴里倒去。

  邢凤娇小蛮鞋轻跺,正准备提醒寨主注意仪容,却被萧离眼神所阻。

  这篇好友的毕生心血之作,萧离看的并不是太明白,只是感觉到其中那份躹躬尽瘁的信念。

  看着李自成的表现,他在心中暗暗诧异,并不认为这人比自己学只渊博,秀才那是要经过童子试和县试才能考上的,是有功名之人!

  萧离很有耐心的等待着李自成看完文章后抒发读后感,饮了自己的茶盏,将杯子丢掉就是,区区汝窑的杯子还不会让他心痛。

  如果李自成故意以这样的行为来引得自己的好感,那他可就打错了算盘。

  这样的人实在有些可厌,没文化又没人笑你,本就是一流贼,偏要去装读书人,可算是恬不知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李自成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文章,长长一叹。

  “真是人不可貌相,这位县令真是国之栋梁啊!”

  萧离眼神有些迷离,问道:“大当家,你这是何意?”

  “现在我明白了。”李自成又端起茶盏,这才发现原是神医用的。

  抱歉笑了笑,换过自己的茶盏,他看着萧离说道:“这篇文章,从去年后金征服朝鲜谈起,将大明朝塞外形势分析的入木三分,让我明白了一件事情。”

  “喔?”萧离可不相信他能说出什么道理来,不过心中还是有些期待。

  “十年寒窗苦读,终究是有用的,不可轻视读书人。”

  李自成用这话开头,然后话锋一转,“张可立这样能够理论联系实际的读书人,大明朝没有几位。”

  看了张可立这篇文章,李自成大有感慨,此人殿试在三甲最末等,说明学问并不出众,但是当了几年县令后,对时局的把握比大明朝内阁的阁部们要精准太多。

  三鼎甲的状元、榜眼、探花,本都是有大才之人,可是不让他们去底层做官,了解时局,而是直接进入翰林院,熬满资历后,只要不出大的问题,便可以领六部衔进入内阁,成为大明朝最有权势之人。

  可是他们除了书本上的知识,还能懂什么呢?

  就说以后入阁辅政的礼部侍郎周延儒,万历四十一年状元,入翰林授修撰,年方二十,文才高,相貌美,风动一时。

  要他作文章,论诗才,自然是名士风流,但让他去辽东和皇太极干上一架,只怕会输的屁滚尿流。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内阁大学士们天天召开会议,所议者无非是空中阁楼,对时局根本没有争对性策略。

  像张可立这样的官员才是大明朝的栋梁之才,可惜朱由检只会相信内阁的判断,而不会选择相信一位小小的七品芝麻官。

  “景立,他们犹如盲人摸象,安能了解百姓的实际情况?焉能不为东虏所败?”

  李自成最后用了一句问话,结束了自己这番感慨。

  萧离的眼神从轻视到震惊,最后只剩下钦佩。

  他终于懂了,懂了张可立的一腔热血,懂了李自成为什么会喝下自己杯中的茶水。

  可是,由于懂了,想着缇骑,想着烽火边关,他的心突然痛了起来。

  虽然是神医,虽然这里有不少的药丸,萧离知道,这些药都无法医治自己的疼痛。

  这种疼痛,名叫绝望!

  李自成讲完之后,轻轻一叹。

  “书赠有缘人,这篇文章交给我吧,不会让他这番心血付之东流!”

  萧离眼眶一下就红了,他没料到这位贼首竟然将张可立当成了知己,也没料到他能放下官匪敌对的那份心态。

  “你说的话当真?”

  “当然。”李自成叹息道:“人们终会记得,在陕西,有一个小小的县官,他看到了明王朝的隐疾,可惜,他不是神医,他有丹方却无药材,只能徒呼奈何。”

  萧离突然流出了两行清泪,这让邢凤娇大感意外,没料到一个大男人就这样哭了起来。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李自成走了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实在难受,借你一个肩膀,伤心太平洋,好好哭一场。”

  “哇……”

  名震绥德州的萧神医,便扑进了李自成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邢凤娇站在屋里手足无措,还是寨主给她使了眼神,这才长松一口气,蹑手蹑脚的退了出去。

  ……

  葭州,后花院。

  韩金儿穿着厚厚的大衣,看着院里的白雪,禁不住折下一枝梅花,深深的嗅了几下。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盖君禄身上就有一种淡淡的味道,那种味道令韩金儿十分入迷。

  虽然她玩过的男人不在少数,但最令她着迷的还是风流郎君盖君禄,其它的不过逢场作戏而已。

  比如刘宇浩,那根牙签就算吃了药,自己随便摇上几摇就能让他精关大泄。

  不过盖哥哥还得依靠他的关系才能向上走,所以自己还是会在床上多叫几声让他尽情欢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