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白马银枪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25 2019.02.05 12:14

  李自成和一个翘鼻子青年士兵一人一下抡大锤,打得火星四溅,魏浩然皱了皱鼻子,不动声色离的远了一些,生怕火星溅到自己身上。

  他今天穿了一套丝绸制衣,这是明末读书人最喜欢的长袍。

  对今天与李自成的会面,他内心十分看重,这身他本是准备高中桂榜时才穿的鸿运袍。

  宁无隔夜粮,不无丝绸衣!读书人对衣饰就是这般任性。

  一身普通丝绸制衣就需要一两多银子,更豪华的丝绸衣服可以卖到五十两白银,现在买个美人还不用二十两银子,战马也就一百两银子呢。

  李自成看在眼中,心中好笑,也不点破。

  打了一阵,一个枪头的模样打成了,吴师傅把这个半成品送进炉里,笑着说:

  “大当家,你是天上的星宿下凡,谁也不敢收你当徒弟。别看我有了一把年纪,我也怕折寿!”

  “能者为师,谁也不敢说他上知五百年,下知一千年,那是吹牛呢。”

  李自成把枪头使了钢,将大锤放下说道:“比如紫禁城中的那位皇帝老儿,是真龙天子转世吧?你让他打造这样一个枪头,他累死都做不出来。”

  “哈哈哈哈。”

  屋里响起了一阵大笑。

  李自成又说笑了一阵,带着魏浩然离开了工匠营,看着他不停拍着长袍,摇头道。

  “子优,千金散尽还复来,一件长袍,哪值这么用心呢?”

  魏浩然闻言脸色一红,长袍可是娇妻王沛琪一针一针为自己缝出来的,那密密的针脚,每一点都是她对自己的爱呢。

  “大当家,学生认为你没有必要在这里浪费太多的时间,皇帝的确不会打锤,他只要关心民事就可。”

  “你认为这些不重要吗?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保证能改变你的看法。”

  看着李自成说得信誓旦旦,魏浩然心中有了些期待。

  这位流贼头子,总能给人不小的惊喜。

  ……

  米脂县衙后院是李自成的临时指挥所,这座占地七十余亩的府邸,能装下好几百人。

  后院分为三个部份,中间的荣庆堂是议事之地,左边厢房是休息之所,而右边厢房,被李自成临时改造成了作坊。

  几名头领应邀陆续来到,看着李自成正在忙碌,李过不禁问道。

  “二爹,放了这么多玩意,做什么用呢?”

  李自城将各种用品整理齐备,拍了拍双手的灰尘,笑道。

  “看我给你们变魔术。”

  一众人大眼瞪小眼,米脂县城虽然已经安定了下来,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众人哪有时间和精力看这些江湖小把戏。

  李自成知道众人的心思,也不点破,只是示意大家安静的坐下,不要影响自己的工作。

  屋里已经准备了几个大铁锅,锅里装满井水,李自成将八两左右的生石灰扔进水里,只听见嗞啦一声,那一锅水翻滚起来变得滚烫。

  这是由于生石灰和水反应生成氢氧化钙溶液,也就是熟石灰,反应过程中释放出大量的热,加热了锅里的水。

  “这真是太神奇了!”狗娃在这里年纪最小,好奇心最重,忍不住称赞起来。

  “你们看下去,保证会兴奋的三天三夜睡不着觉。”李自成卖了一个关子,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锅里有了熟石灰,李自城试着将一斤左右纯碱倒了进去。

  锅中的水再一次如同烧开那样沸腾起来,冒出一大片水气,不同时就把三分之的水蒸发掉了,整个房间笼罩在烟雾之中。

  “好看吧?”

  李自成刚问了一句,众人还没有回答,却听见一声巨响,紧闭的房门被人一脚踢开。

  实木做成的房门,没有上百斤的力量不可能踢坏,只见一道人影凌空飞起,向那铁锅踹去。

  动作矫健,虎虎生风,标准的无敌鸳鸯腿!

  要是踢翻了铁锅,锅里可是石灰,被人沾上可不是小事!

  心中一急,李自成横身挡在了铁锅之前,伸手去抓来袭者的右脚。

  那人见李自成来的凶猛,身形一纵,在空中翻了一圈,如羽毛般飘落下地来,一记冲天拳顺势打出。

  “来的正好!”

  李自成见他身手高明,不敢大意,领了一个‘卸’字诀,跟他战在一处。

  两人你来我住,在作坊里转眼就过了四五招,竟然势均力敌。

  “明远住手!”

  来者不过二十左右,生的英气逼人,一身窄衣箭袖,黑带束腰,气势不凡,田见秀生怕双方有失,连忙下场喝住。

  高手一过招,便知道短时间分不出胜负,两人依言停下手来,那人见铁锅中的热气渐渐散去,知道刚才是自己鲁莽,脸上一红,抱拳说道。

  “在下刘芳亮,得了玉峰兄的指点前来投军,在外面看到大量烟雾,以为屋里着火,情急之下破门而入,还请各位当家见谅。”

  白马银枪刘芳亮!

  李自成一听是这员猛将,心中乐开了花,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明远的刘家枪法谁人不知,今番前来,我们如虎添翼,今晚一定要多喝几杯!”

  刘芳亮得知李自成在变魔术,也来了兴趣,告了罪,走到一旁驻足观看。

  李自成抖擞精神继续着皂化反应,向着锅里加了些冷水,降低了水温,等到锅里平静下来,里面已经是混浊一片,再也看不清锅底。

  熟石灰氢氧化钙和纯碱碳酸钠反应生成了碳酸钙和氢氧化钠,碳酸钙沉积混浊了水桶,反应释放出来的大量的热烧干了水。

  这些基本的化学反应还难不倒李自成,可惜火药的配方大体知道一些,李自成不是诺贝尔,没有哪种牺牲精神去尝试TNT。

  如果有了烈性炸药,将紫禁城炸个底朝天,把魔鬼的宫殿彻底埋葬,那也是平常之事。

  静置了一会,碳酸钙渐渐沉倒了桶底,透明的氢氧化钠溶液,也就是烧碱就浮在了碳酸钙上面。

  一众人小心翼翼屏住呼吸,生怕一出声便影响到李自成的魔术。

  算算时间,李自成用勺子将氢氧化钠溶液勺到另一口锅里,又用麻布过滤了一遍,将碳酸钙除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