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7章 文华殿奏对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42 2019.03.21 11:51

  文武百官每次呼喊“万岁”,教坊司的乐工、仪仗队、锦衣卫以及所有太监便一齐呼喊,声震午门。

  心情有些抑郁的崇祯,只有这片刻才感到一丝欣慰,觉得自己是真正的四海共主。

  朝贺完毕,崇祯并未去中极殿休息,而是让太监传谕,让大臣们前去文华殿奏对。

  虽然此刻他十分想去承乾宫见田妃,近段时间他是越来越喜欢这位来自扬州的美人。

  想着田妃,崇祯不自觉露出了笑容,带着淡淡的疲倦躺在她的怀里,这位小巧的女人很快就能将自己一身的劳累抚平,化作一对快乐飞翔的小鸟。

  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跟她在一起,总有缠缠绵绵翩翩飞的遐思。

  不过他素来以明主自居,一坐进御舆,便生生按下了这一份欲念。

  几位辅臣在首辅韩爌的带领下,向着文华殿行去,礼部尚书温体仁、侍郎周延儒,吏部尚书王永光、都察院都御史曹于汴、新任兵部尚书王洽,兵部右侍郎杨鹤等人也一同前往。

  一众人互视了几眼,虽不说话,但彼此心中都明白皇上所召何事。

  高迎祥起事的消息传来,像一记闷棍,敲得皇上好些天没有笑容。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三边总督武之望送来急奏,奏言固原兵变,兵变的士卒劫取了固原州库的财物,接着转攻泾阳、富平、三原,并有向东进兵的企图。

  固原州大将李英派兵镇压,却被叛军打得大败,连他本人也成了阶下囚。

  文华殿内,崇祯语气沉重,毫无一丝新年的喜色,问道:“陕西之事靡烂到如此地步,诸位如何教联?”

  诸阁臣跪伏地上,以头触地,首辅韩爌代表大家说道:“臣等菲才,罪该万死。”

  “如今高迎祥、王大梁等乱匪正在进攻汉中府,府谷、青涧两地亦有乱匪横行,诸位都是国之重臣,今日便议议这陕地之事。”

  他说完之后,将眼光看向了兵部尚书王洽。

  王洽貌美,仪表颀伟,危坐堂上,望之若神明,加上他为官清廉,朱由检很是喜欢,上个月罢免了王在晋之后,便让王洽升任了兵部尚书。

  王洽对皇上的爱护之意铭感五内,也知道圣上十分关注兵事,上任之后便全力支持辽东。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现在帝国的重心就是辽东,陕地的民变,只不过是癣疥之疾罢了。

  看着皇上看向自己,王洽垂下了眼敛,在心中念道。

  “平地起风波,看来陕地官场将要迎来一场大地震。”

  内阁首辅韩爌是袁督师中进士时的老师,自然是全力支持弟子在辽东的经营,关宁锦防线耗费甚大,军饷和粮饷更是一个惊人的数值,他将重心放在辽东,对陕地并不关心,因此只是泛泛说了几句没有营养的话。

  崇祯并不满意,他心中不痛快时,右脚不自觉会抖动几下,礼部尚书温体仁看在眼中,立即站了出来。

  “首辅大人心系辽东,但陕地亦是九边之一,固原兵变可不是一件小事,依臣看来,三边总督武之望辜负国恩,陕西巡抚胡廷宴也难辞其咎。”

  礼部左侍郎周延儒向来和温体仁共同进退,也马上出列,“皇上,陕地之事不可大意,须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听了温、周之言,崇祯心中更加烦闷,他本就不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

  脾气不好时,他就喜欢杀人,登基一年,他已经杀了不少的人。

  这时,他的杀气已经开始慢慢堆积。

  “联也认为,武之望有负朕的期望,既然老了,那就许他乞骸骨吧,不知各位大人认为谁去合适?”

  这根本就不是商量,直接就定了调子,就犹如审理魏阉一案,所有主意都是皇上出的,内阁只是秉承旨意办事罢了。

  温、周二人听出了皇上的意思,均在心中得意的笑了起来。

  这次廷推,东林党大获全胜,吏部左侍郎成基命及礼部右侍郎钱谦益等人尽皆入阁,温、周二人却名落孙山。

  搞垮东林党的念头,早在二人心中盘算很久了。

  “王卿,你来说说。”崇祯迫不及待点到了王洽。

  王洽见皇上问到自己,便提出了自己的主张。

  “皇上,东虏憨王今年侵犯黄泥洼,在袁督师面前损兵折将无功而返,臣以为辽东战事已经结束,北方威胁已除,以臣所见,当派出关宁铁骑前往西北,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将这伙乱贼清剿干净。”

  崇祯听得意动,脸色刚缓和了一分,温体仁见势不妙,急声奏道。

  “皇上,辽东重地,关宁铁骑不可轻动,前两月宁远军中四川、湖广官兵因缺饷发生兵变,其余十三个营起而应之,巡抚毕自肃、总兵官朱梅、通判张世荣、推官苏涵淳皆被乱兵所持,全仗袁督师和郭副使才稳住了辽东局势。”

  这意思就是关宁铁骑全是大爷,要打仗就会张口索要银两粮秣,不然他们就会甩锅,如果要动用关宁铁骑,只怕户部必须要大出血。

  崇祯登基之后,最怕听到的两个字就是银子。

  他真是穷,很穷,虽然他十分的朴素,十分的节约,但还是穷得叮当响。

  周延儒立即顺着温体仁的话说道:“温尚书所言极是,方今宁远局势初定,更有东虏时刻虎视,定然不可轻动。”

  想着关宁铁骑需要钱财,崇祯立即便犹豫了。

  周延儒长得一表人才,又是当今状元,名满天下,此时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指向其中一人说道。

  “皇上,臣听过兵部右侍郎杨修龄的高见,并且深以为然。”

  “喔,”崇祯来了兴趣,招手让杨鹤出列,“杨卿有什么见解?”

  杨鹤是东林党人,见首辅韩大人不热心此事,反而是温、周二人在这里夸夸其谈,心中很是不忿。

  好容易斗倒了阉党,东林党惨胜之后亦是元气大伤,不少精英都倒在了魏阉的屠刀之下,现在急需在朝廷上做出些成绩,重聚名声和人气。

  温、周跟东林党尿不到一壶去,这党争已然不可避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