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2章 碎碑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29 2019.03.08 21:23

  伍烈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眼前此人看来练过气功,只怕余下这两拳……

  “哎呀。”

  一记抱怨声打断了他的思路,却是辛思忠走了出来。

  “伍兄,你不厚道,什么好事都让你占全了,一看到比武,兄弟我就手痒,要不让我来试试?”

  伍烈心中大喜,辛思忠是少林弟子,武功惊人,想来是他看出情况不妙,这才出头替下自己。

  “这个……”

  伍烈心中乐开了花,并不立即回答,而是看向党世雄,“你意如何?”

  党世雄对自己的铁布衫有着绝对的信心,就算对上李自成,他也没有丝毫的惧意。

  这次受抚回去,党家寨有了抚台大人的命令,必然要整合十八寨,要是李自成不听话,自己并不介意送他早日归西。

  看着辛思忠的形像比起伍烈来显得瘦小,周身上下毫无锐气,党世雄心中冷笑,嘴上却是恭敬的说道。

  “这位将爷如有兴致,不妨玩玩最后两拳。”

  伍烈心中大定,看着辛思忠背着众人对自己挤眉弄眼,连忙作出一副不肯相让的态度。

  “你为何要抢我风头,不行,绝对不行,你敢上来,我便不当你的兄弟。”

  辛思忠忍住笑意,上来一把抱住伍烈,这时冯小凡也知道了他的用意,这三人平日里交好,自然一点就透,于是也上前拉住伍烈。

  “你是大哥,大哥就该让小弟,这才算有风度。”

  “不行,不行。”

  伍烈嘴上叫着,脚下却没有生根,被两人一拉一扯,便离开了原地。

  冯小凡紧紧抱着伍烈,回头挤着眼说道:“伯通,你上吧,快快打完好收工。”

  辛思忠走到党世雄面前,就那么随意一站,嘴上客气道。

  “我打啦。”

  党世雄见他即不运气,也不扎马步,心中鄙视之极,这群边军武功的确不行,怪不得这么久也没战胜王嘉胤。

  想到这里,他不露半点表情,只是点点头,示意自己准备好了。

  “我要开始啦?”

  辛思忠再次确认了一次,然后出左拳,就那么轻轻的击了出来。

  “噗……”

  一记败革声响起,观战之人就见辛思忠在玩一样,随随便便一拳打在党世雄的肚子上。

  “还有一拳喔。”

  在党世耀和其它两位寨主的嘲笑声中,辛思忠脸色不变,依旧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这次党世雄即没点头也没摇头。

  因为他在恐惧,无比的恐惧。

  刚才那一拳,看似轻飘,却打得自己体内翻江倒海,铁布衫的劲力被这一拳完全打散。

  也就是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内劲护身了!

  这人才是真正的内家高手!

  党世雄心中叫苦连天,不停地骂娘,第二拳这样,第三拳如何接的下来。

  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刚才话已出口,如何还能反悔。

  痛啊!

  腹中翻江倒海,感觉那一拳是越来越痛。

  不等他作出作何反应,辛思忠面色一冷,身体一个侧旋,脚下划出一团黄沙,大喝一声,一直没动的右拳打了出来。

  拳刚出手,雄浑的内家真气迎面而来,党世雄不是一个认死理的人,他一直认为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什么脸面、名节等等狗屁不值。

  他面容扭曲,再不想其它,飞身闪了开来。

  辛思忠和众人没料到他在紧要关头竟然怂了,连挡都不挡,直接闪躲,那拳已经收不住了,砸向了石碑。

  “轰……”

  一声巨响,众人都捂住了嘴巴,从指缝中发出阵阵喝彩。

  那块一尺多厚的石碑,竟然被辛思忠一拳击得粉碎,腾起一阵阵烟雾。

  “我滴个乖乖!”

  就连伍烈和冯小凡这对铁哥们也吓了一跳,这拳打在人的身上,只怕骨头都会碎吧。

  党世兄弟面如土色,这场面让他们冷汗淋淋,要是党世雄不果断一些,只怕这时已经倒地不起了。

  辛思忠心中有一些小遗憾,这些天来他破了色戒,天天和瓶儿腻在一起,女人的温柔和妩媚是他这二十年未曾体会过的,只觉得身心俱爽,尝到了人生的乐趣。

  瓶儿虽然是逍遥阁的红牌,却并不接客,认识辛思忠之后更是一心一意跟他在一起,谢绝了其它邀请。

  那位贺人龙却不知趣,三番五次来请,惹得自己火起,将那位董承礼直接揍趴下。

  自己虽然只是千总,却并不怕他,有着伍烈和冯小凡等人的支持,真要打起来,自己肯定会将贺疯子打得满地找牙。

  双方还算克制,因为逍遥阁属于刘宇浩的产业,便闹到了他那里去。

  刘宇浩也是左右为难,没想到两员大将为一个女人争风吃醋,最后得了一个主意,让瓶儿自行选择,旁人不得干涉。

  瓶儿果然未负自己的深情,在贺守备那吃人的目光中毫不犹豫选择了自己。

  那一刻辛思忠觉得自己就是为她死了,也是值得的,因为她在自己耳边说过一句话。

  “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辛思忠知道,自己一生都不会弃她而去,昨晚她让自己狠狠揍党氏兄弟一顿,自己自然是满口答应。

  最后一拳竟然没打到,这算不算违了诺言,瓶儿会不会生气?辛思忠心中不停嘀咕。

  一拳之威让所有边军脸上有光,党世雄也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主,主动上前承认自己接不下这拳,输了此局,也承认不是延绥边军的对手,任由他们处置。

  面对如此光棍之人,本来得了刘宇浩的暗示,要狠狠折辱党家寨的这群将校反而没了主意。

  党世雄低声下气,说尽了好话,参将王威闻听此事也派人前来喝止,伍烈等人才放过了这四位寨主。

  千亲万苦进了城,却在客栈被晾在一旁,四人不知道抚台大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又不敢随意走动。

  今天天气不错,虽然正是数九季节,却罕见的出了太阳,党氏兄弟和另两名寨主得不到任何消息,也没有人前来告之,只好坐在二楼上喝闷酒。

  “大哥,该如何办才好?那位主薄也不来透露一丝信息,咱们就如同摸黑的瞎子一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