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攻占粮仓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42 2019.01.21 21:50

  明末,连北宋都不如了啊!

  可误的程朱理学,可误的时文刊本,可误的风声雨声读书声,知识到最后都用于了党争。

  明末的党争,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不光要消失思想,还要将肉体也一并抹去。

  然并卵,到最后,都只为他人作嫁衣裳!

  李自成来不及感慨,俯身拾起一截枯枝,对着这些犯人吼道:“如果咱们不团结,不能努力同心,就如同这枯枝一般。”

  说罢他手碗轻轻一动,便将枯枝折成了两段。

  然后他拾起了一把枯枝,交给身边一位年青人,“你来试试。”

  那位年青人涨红了脸皮,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这把枯枝却无一折断。

  “看见没有?”李自成知道跟这些犯人讲不通什么大道理,只能以直观的方式告诉他们最基本的道理。

  “如果咱们不齐心,就如一段枯枝般脆弱,如果咱们同心协力,人心齐,泰山移,就算是官府也不能随意欺凌咱们!”

  说完李自成又是一声大吼。

  “谁敢去斩了知县?”

  “我敢!”

  人群中三三两两的附和,声音一点不整齐,显得底气不足。

  终于有了互动,李自成趁热打铁,重复着高声吼道。

  “我敢!”

  这两个字就如同口号一般,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附和,声音渐渐整齐起来。

  “我敢!”

  “我敢!”

  “我敢!”

  呐喊声越来越响,整个县衙大牢激荡着风雷之声。

  县衙大牢外面安静的像一副剪影画,晚上的月亮虽然很圆,却没有一丝的温暖泻下,凄厉的霜风,拂着枯枝败叶,发出渗人心脾的声响。

  三三两两饿得已经走不动的流民,将单薄的身子靠在墙角,无神的双眼看着满天的繁星,那闪烁的星星,仿佛就是他们心中无尽的问号。

  关外的战事,他们是不懂的,帝国的政策,他们也是不懂的,死了的人将双眼一闭,活着的人只能苦苦的等待又一个天明,期待着青天老爷大手一挥,开仓赈灾。

  “我敢!”

  口号声传到了大牢外面,这些行尸走肉般的流民,死灰般的眼神渐渐亮起了丝丝火苗。

  “我敢!”

  县衙外面饿的两眼发直的妇孺老幼们听着这越来越响的声音,将身体缩的更紧了,但青壮少年们听着这雄壮之声,眼中的火苗却是越烧越旺。

  人都有从众心理,李自成将大牢里的犯人全数放出之后,率领他们冲出大牢,身边已经聚齐起了百十号人。

  “去粮仓!”

  粮仓在大伙的心中比玉皇大帝的金峦殿更为重要,一听李自成要带大家去粮仓,一旁早有人喊了出来。

  “我知道粮仓的位置,掌盘子,我领你们去。”

  李自成叫过一名熟悉李继迁村的汉子,让他将消息传回村里,便带着人马开始行动。

  兵贵神速,趁着县衙还没反应过来,只要打开了城门和粮仓,米脂县就彻底变天了!

  自己家族中有几头猛虎,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只要他们同自己汇合,就县里的那些差役,根本就挡不住革命的洪流。

  一路上队伍越来越壮大,李自成带人来到粮仓时,身边已经有了五百多人,后面还有无数携家带口的流民,看上去如一股黑色狂飚。

  “开仓放粮。”

  “开仓放粮。”

  队伍的口号不知什么时侯已经改变,听着这鼓舞人心的口号,所有人都焕发出光彩,全身血液涌上心头,浑身充满着无穷的力量。

  米脂县的粮仓重地已经关上了大门,大门的木楼上站着几名兵丁,手执长枪钢刀,还有几副弓箭,战战兢兢看着下面越来越多的流民。

  紧闭的大门并不能湮灭大伙生的希望,一想到大门里面就是活命的粮食,每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犹如野兽作势欲扑时的低吼,大门外一阵阵的杀意在迅速蔓延。

  李自成没有理会楼上那几名兵丁,让人抬过一棵大树,转头吼道:“里面就是白花花的粮食,有了它,咱们就能吃饱肚子,不过是几名衙役兵丁,咱们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他们淹死,想吃粮的就跟着我向前冲!”

  说罢李自成站在队伍的最前列,将钢刀咬在口中,暴动初始,自己身先士卒,才能赢得这些流民们的爱戴,增加自己的威望,进而掌控住这些流民。

  毫无组织的流民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乱窜,他们根本不懂兵法,也不知道如何作战,本质上就是田地中的农民,很多人只怕连鲜血都没见过。

  掌控住他们,才能让暴动的的规模和形式按照自己的意志发展,这样可以少流很多无辜的鲜血,造福更多的民众。

  看见李自成第一个抬着大树冲向粮仓大门,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流民们如梦初醒,潮水一般涌了上来。

  “撞啊!”

  “撞开大门!”

  “抢粮啊!”

  没有经过加固的大门经受不住大树的冲撞,发出声声悲鸣,楼上的几名兵丁看着下面火山喷发般的民众,手脚都发了软,拉不开弓,举不得刀。

  他们这几人,要是被下面的人潮淹没,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

  “跑啊,再不跑只有等死。”

  李自成看着大门被撞得吱吱作响,好心提醒他们。

  孙子兵法中第一招就是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

  “跑啊……”

  得到提醒的兵丁们抛下兵器,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下了门楼拼命向后面逃去。

  “轰……”

  不过半柱香的时间,粮仓的大门被撞开,股股人流蜂拥着冲进了粮仓。

  李自成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叫过身边一名勇猛的汉子。

  “你叫什么名字?”

  “俺叫狗娃。”

  “现在我命令你带着这只部队守好粮仓,粮食让流民们排队来取,你们维持秩序,尽量不要发生踩踏事件。”

  李自成现在已经被公认为掌盘子,接到这个命令,狗娃满面红光,大声应诺后带着众人向粮仓冲去。

  李自成则率领二十多名一直紧跟自己的青壮,拾起武器,穿上兵丁的衣服,向着县衙而来。

  “大当家的,咱们不去抢粮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