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0章 初胜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21 2019.03.12 17:54

  将士们紧张地屏息无声,隔着箭眼和墙缝注视着敌人蜂拥而来。

  己经进到三十步内,又进二十步内,正在拉开临时布置的障碍物。

  有一个小校焦急地询问大帅是否动手,却见他轻轻地把手一摇。

  等敌人拉开了堆在路上的大树枝子还没有来得及向石墙上猛扑,李自成擎出灭虏神弓,大喝一声。

  “射!”

  刹那之间,官军有很多人在箭雨中纷纷倒地,有的遇袭之下,本能回身逃命,队伍立即混乱起来。

  李自成看得真切,连珠三箭射翻几名正在组织阵形的百总,大声下达了进攻命令。

  “停射!长枪杀出!擂鼓!”

  五十名长枪手突然从大门杀出,门前的障碍物已经被官兵们帮忙拉开,长枪出击毫无阻挡,使正在混乱中的敌人措手不及,登时被戳死一堆,在后边的见势不妙,立即一哄溃逃。

  看到官兵掉头而逃,初经战阵的士兵们完全放下了恐惧的心思,在李自成的带领下杀了出去。

  官兵们没料到这些寨民们竟敢开门出击,好几名军官不停地试图组织反击,可惜李自成早已在墙上就看准了他们,箭无虚发点杀着这些基层军官。

  看着官兵的阵型已经崩溃,李自成这才收起灭虏弓,舞动破军枪一马当先,势如破竹从官兵的中路杀开一条道路。

  官兵们士气全无,仅存的几名将领也被崩溃的人流推拥着向后奔跑,愈加不能组织抵抗,被长枪戳死戳伤,死伤惨重,人人想要夺路逃命,势如山崩,有不少人被挤落在地,开始互相践踏。

  伍烈和冯小凡张大了嘴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辛思忠突然大喝一声,带着手下的数十位亲兵向山上奔去。

  “伯通小心。”

  伍烈刚喊了一句,就被冯小凡止住,“且看伯通能不能挡下对方那名贼首,咱们人多,只要阻挡片刻,便有胜机。

  李自成一路突袭,势若疯虎,破军所向,鲜血狂抛,他突入官兵内部很长的距离,完全不顾后面士兵的支援。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李自成身先士卒,大多数从未上过战场的士兵们顿时勇气百倍,呐喊着追着官兵屁股后面追杀。

  “当……”

  李自成感到虎口微麻,心中一惊,放眼看去,对面却是一位手持长枪的明军千总。

  “贼子休得猖狂!”

  辛思忠接了一枪,微退了半步,心中也是一沉,暗想这人好大的力气。

  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硬功,辛思忠都有涉猎,是嵩山后辈武僧中第一人。

  长枪一翻,绞住破军枪,辛思忠用的是少林快枪,一枪疾似一枪。

  “好手段。”

  李自成明白了此人就是辛思忠,这可是自己以后的帅标左威武将军,在中军的地位仅在权将军刘宗敏之下。

  李自成的攻势被辛思忠挡了下来,两枪并举,枪花交融,如两条飞龙对战,杀得酣畅淋漓,山腰上风沙吹石,好似刮起了一阵龙卷风。

  后队督战的伍烈和冯小凡见之大喜,喝令溃兵从两侧退下,伍烈手舞大刀,带着自己的标营冲了上来。

  “退……”

  李自成荡开辛思忠长枪,转头飞奔而去。

  辛思忠见他枪法未乱,只怕有诈,停下了脚步,并不追赶。

  伍烈只道他大战一场,体力不济,便大声狂呼让他下去休息,自己带着标营继续冲锋。

  李自成独自断后,带着部下退入寨门,伍烈见有机会抢门,冲得更加快速,官兵们的阵型已经乱了,盾牌、长枪、短刀、火器各自为战。

  第二队士兵倚着颓圯的石头寨墙,拉满弓,李鸿恩一声令下,箭如雨浇,一时间射倒几十名官兵。

  “盾、盾!”

  伍烈正在大叫,突见寨门又开,李自成再次擎枪杀出。

  “擂鼓!不要停!”

  李鸿恩一见形势大好,喝令旗鼓官继续擂鼓,将手中红旗一挥,埋伏的第三队人马在李双喜的指挥下,呐喊着拦腰杀出。

  官兵阵型顿时大乱,伍烈喝止不住,李自成见他是领军之人,率领十余名亲兵径直向他杀来。

  李鸿恩派出三十名骑兵随在长枪队背后,遇机会就将官军射死一批。

  伍烈无心恋战,挡开李自成三枪,并不还手,在亲兵簇拥下回身便走。

  官兵再无斗志,潮水般向下涌去,李自成在后面追赶了好几百米,辛思忠早有准备,带着一队弓手齐射,这才将李自成的攻势挡住。

  辛思忠早已经盯上了李自成,指挥弓手对其进行攒射,顿时他四周箭下如雨,亲兵们见官兵箭矢太密,恐主将有失,一起拥着李自成向后退去。

  辛思忠这一阵乱箭,救回了不少士兵,看着李自成的后背,他抽出一枝轻叶箭,觑得较亲,铁胎弓拉至满弦,一箭射去。

  轻叶箭是少林绝技之一,箭枝较轻所以射程更远,不过威力比起普通箭枝就差了许多。

  但对辛思忠却不是问题,他苦练十余年易筋经和洗髓经,可以附上内力,这样的轻型箭枝就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

  看着轻叶箭就要射中贼首,却见他转身回来,两指如剪,将箭枝夹住。

  “听风辩器?”

  辛思忠只见贼首远远对着自己一笑,带着士兵从容而去。

  “历害,真是平生仅见的高手!”

  辛思忠放下弓箭,微微有些遗憾,要是能一箭将贼首射死,自己就能带着部队抢下此关。

  见贼人虽然鸣锣收兵,阵形并不散乱,各小队交叉掩护缓缓退去,惊异之下,辛思忠更加歇了追击的心思,护住伍烈退了下去。

  三员大将喘息方定,再看着前方这道石墙,静悄悄,好似刚才那些士兵突然凭空不见了

  辛思忠将双手一摊,问道:“这是流寇?咱们好像还没遇上过这样历害的流寇吧!”

  “他妈的。”伍烈大骂起来,“党家兄弟该死,说他们俩便是十八寨中最出色的人物,放他娘的屁!”

  冯小凡从旁感叹,“这俩人在报复咱们,这是骄兵之计,果然让咱们上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