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 交易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64 2019.02.19 10:38

  旁边有不少人围了上来,看着担架上的李自成,好奇的议论起来。

  “全身上下好好的,不像有病的样子。”

  “脉像上看不出什么,估计是疑难杂症。”

  “看这人,好像一副僵尸,只怕是中邪了。”

  “这种情况只能找神婆来给人过阴,郎中只怕是不行的。”

  邢凤娇依着李自成教她的话,哭天抢地的说道:“郎中,这是重症肌无力,再不救救我家相公,他就要死了。”

  “重症肌无力?”诊脉的郎中一脸懵逼,这病名他连听都没听说过。

  担架上的李自成心中暗笑,“六十万分之一的奇症,也不知道那位萧神医有没有所耳闻。”

  “曾经有一位仙人说过,这病一旦发作,相公就活不成了,全身的神经和肌肉的接触末梢出了问题,神经指挥不动肌肉,相公就不能自主呼吸,会被活活闷死!”

  邢凤娇边哭边说,李自成也很配合的呼吸急促,好象咽喉处的神经已经快要罢工了。

  “这个病本人没有见过,不知道如何诊治。”那名郎中还在懵逼之中,摊开双手,无奈的说道。

  “萧神医呢?快出来救人啊!”邢凤娇突然想到了救命稻草,说完这话,那泪珠不要命的四处飞洒,哭得是死去活来。

  “等等……我这就去请师傅前来。”郎中被她哭得手忙脚乱,说出这句话后,急步向着后堂而去。

  成功了第一步,李自成在被子中轻轻捏了捏邢凤娇的小手,以资鼓励。

  得到赞美的她将小嘴一咧,哭得更加伤心起来。

  不多时,一位年轻的男子在几位郎中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只见他一身蓝色半旧圆领湖等绿绵袍,腰系紫色丝线,戴一顶七成新元青贡缎折角巾,前边缀着一块长方形轻碧汉玉,显示出读书人的身份。

  深沉的黑色眸子,黑白分明而转动灵活,带着温润如玉的通透之色,令人倍觉温馨,凭空生出一种亲近之感。

  “不用担心,放松。”他的声音带着磁性,配合眼神,让人十分心安,有着一丝催眠的效果。

  李自成这几日连续调兵,作战,又兼程南下,本已经疲倦之极,被这样的声音这样一催,差点就睡着了。

  细细把了脉,萧离又查看了李自成的脸睛、喉舌,缓缓站起身来。

  邢凤娇伸出双手就要去扯萧离,不料却被他不着痕迹的闪过。

  “这病果然奇特,将病人抬进内室,待我细细诊治。”

  一见萧离如此慎重,大伙方知此人果然身负奇症,看神医的表情,应该是要颇费周折。

  “果然是萧神医!”:

  “悬壶济世的好人啊!”

  “这病人真有福气,神医要亲自动手救治。”

  李鸿恩和双喜连忙应了一声,忍住欢喜,抬着担架向后堂走去。

  几人进入内堂之后,萧离让弟子们出门,只说听见自己吩咐方能进来。

  邢凤娇一见堂中无人,给二李使了一个眼神,却待动手,却见李自成微微摇了摇头。

  好事不在忙上,他心中十分好奇,难不成这个时代就有郎中能治疗重症肌无力?

  MG这病放在后世也是无解之症,无法根治,只能慢慢保养,中、西医都没有完全的治愈把握,眼前这位神医难不成医术已经达到震古烁今的地步?

  萧离关上门后慢慢走了过来,步履从容,潇洒之极。

  “起来吧,说说你们见我,有何目的?”

  邢凤娇一见被萧离识破,就要擎出袖中短刃,手碗却被李自成捏住。

  “果然不愧是神医。”李自成一记乌龙出海站立起来,哪里有半点肌无力症状。

  “有趣,本神医就一个回春堂,并没有多少财物,各位杆子想必是打错了算盘。”

  萧离说完后脸色依然不变,看向李自成,突然有些疑惑,“看你面像,好似有些眼熟。”

  如果现在有整容手术,李自成决定第一个去削骨,再打点玻尿酸,现在这副模样很容易被人认出来。

  要是自己成了整容脸,只怕官府贴再多的画像也无济于事。

  没必要藏着掖着,李自成抱拳道:“在下米脂李自成,有急事相求,还请萧神医施以援手,无论什么样的代价,我等都愿意付出。”

  李自成见萧离的脸色并没有改变,心中有了几分欢喜,说道:“在下一位兄弟,中了火统,整条大脚被铁砂打烂,万般无奈之下来请萧神医,只求他以后还能骑马,还能使枪。”

  萧离一动不动,听李自成把话说完,脸上没有半分的表情。

  邢凤娇一见此人不识抬举,纤纤五指露出利刃,就要动手,却被李自成挥手止住。

  “萧神医,明人不说暗话,你在外堂就诊出我无灾无病,却不说破,邀我等进内屋,还亲自关门,大约是猜出了我们的身份。”

  “不错。”萧离终于说话了,“虽然没猜到你就是李自成,但也相去不远。”

  李自成脸上露出了笑容,“神医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出来便是,水里水里来,火里火里去,绝不含糊!”

  “此话当真?”

  李自成敏锐的感觉到萧离声音中的一份小紧张,心想看来他有一件难以解决的难题,需要借助自己的力量。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萧离见李自成说的斩钉截铁,脸上露出了笑容,“如此咱们便作一个交易,你们帮我做件事,我便救你们兄弟一命。”

  “痛快!”李自成立即答应下来,“不过明远的伤势很重……”

  萧离点点头,走到架子旁,从中取出一瓶药酒,“请当家的命人赶快送回,每半个时辰替病人灌下一杯。只要这药酒先送到,按时照料服用,我就是去晚一点也不碍事。”

  这么历害!

  萧离这句话将四人都镇得不轻,刘芳亮的枪伤大家都是亲眼所见,整条大腿烂的不行,喝这瓶药酒就行了?

  看到他们怀疑的神情,萧离自负的笑道:“此药系用家传秘方金创止血还阳丹外加人参、三七,泡制的药酒,颇有奇效。”

  李自成不再犹豫,唤过李鸿恩和李双喜。

  “你们带着药酒立即出城,我和凤娇帮神医办完事之后自会回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