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7章 土地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31 2019.03.01 17:33

  李自成开始给他们算起帐来。

  “进士每人免税两千亩,如果有三千名进士,就是免税六百万亩,举人每人免税四百亩,咱们依据黄册估算有一万五千人左右,也就是六百万亩,秀才每人免税八十亩,九万多人差不多就是八百万亩。”

  简单的加法大家都会,都在心中计算起来。

  “这样加起来就是二千万亩免税的土地。”田见秀忍不住站了起来,“所有进士、举人、秀才免税的田加起来才占整个耕地面积的百分之二左右,这并不多啊!”

  “错的,错的,完全不对。”萧离喝了一口香茶,悠悠的开了口,赞同田见秀之言。

  魏浩然轻笑一声,摇着扇子说道:“你们别忘了,还有很多人的地都能免税啊,比如皇室宗亲,比如公侯勋贵,比如当朝和致仕的大臣,比如各地的屯卫,还有太监。”

  魏子优总是能和自己心意相通,李自成神情严肃起来,“你们忙什么?先算的是小头,后面才是大头呢。”

  “嗖……”

  屋里响起一片凉气声,两千万亩土地,在寨主嘴里,只是小头而已。

  敲了敲黑板,李自成说道:“下面才是重点,你们认真听,听完大家讨论。”

  土地不均、贫富悬殊的事,自古以来就是个极关重要的症结。

  明朝二百八十年积弊至今,田土极其不均,贫富极其悬殊,全国土地大约有九百万顷,可是到处都是没有土地或仅有很少土地的人,土地都到哪里去了?

  十之八九的土地都被皇室、藩王、勋贵、宦官、大臣、乡宦所强占!

  明末以皇室占去的土地最多,由宫中太监经管,称做皇庄。

  各地分封藩王,又各有许多王庄。

  公主、郡主,也有庄田,太监有庄田,勋贵有庄田,都是夺之于民,其数目十分惊人,并且都是免税的!

  所以全国垄断土地最多的是皇室、藩王,其次是勋戚、太监、大臣、乡宦,真正民众手中的土地已经很少,却要承担极其繁重的税赋。

  土地兼并最严重的河南、山西、陕西、四川等行省,良田几乎都集中在皇室宗亲和土豪乡绅手中,所以这些地方起义如星星之火,终成燎原之势。

  魏浩然见大伙还在震惊之中,摇着扇子,说:“皇庄之名,始于宪宗朝,但宪宗以前即有许多官庄,实际也就是皇庄。

  孝宗时候,在畿内有五处皇庄,共地一万二千八百余顷,武宗即位一个月就建立了皇庄七处,后来增加到三百余处,包括宦官、外戚庄田在内,共二十万零九百余顷,另外还有先年侵占的庄田共二万零二百多顷,武宗以后,皇庄所占土地的情况更加猛烈!

  李过一拍椅背,愤愤地说道:“可恶!真是可恶!”

  魏浩然接着说:“再以诸王来说,所占民田之多,更为骇人听闻,如今分封在全国诸省的亲王有数十人,郡王更多数倍。

  以河南一省而论,郡王且不去说,亲王有八位,在开封的是周王,南阳唐王,汝宁崇王,禹州微王,彰德赵王,沁阳郑王,洛阳福王,卫辉潞王。

  这几个王爷,每家有良田大约数千顷到万顷。

  如今潞王是第二代,他的父亲是万历皇帝异父同母的兄弟,在之国之前,他住在北京的潞王邸,其王店、王庄遍于整个京畿。

  除在河南、湖广两省占有良田四万顷外,潞王还有皇帝赐的盐引专利。王店之中有许多是当铺,专放高利盘剥小民,可谓是富可敌国。”

  刘芳亮伤势大好,虽然还不能走路,但人精神很好,今天也由罗丹扶到了登龙居,此时插言道。

  “在寨主的领导下,将来有朝一日,我们会将所有皇庄统统交还于百姓,以后永不许皇室再霸占百姓土地。”

  李过点头赞同,“这就是咱们为之奋斗的目标!”

  见大家意见很是统一,李自成心中欣慰,继续说道:“从万历以来,皇店很多,不惟与商人争利,而且买贱卖贵,盘剥百姓,甚于商人。

  大部份的皇店还利用漕运,从江南运米到京畿牟取暴利,还勾通运粮官校,将国家粮食作为店中私粮出售,没人敢吭一声。

  咱们九边也运来不少粮食,宁愿买给外族,决不给民众一粒粮食。”

  突然有人嘤嘤哭出声来,众人一看却是邢凤娇捂着小脸痛哭起来,一旁高氏和王沛琪正在不停劝解。

  “皇帝老儿好狠的心肠,咱们不是他的子民吗?为什么像对待仇人一般对待咱们呢?”邢凤娇边哭边问了出来。

  李过跳将起来,骂道:“他妈的,什么皇帝、亲王,尽是吸血鬼,吃人魔王!”

  “就是,不造反,根本就没有活路,跟着寨主干,杀贪官,除污吏!”刘芳亮也恨恨的叫了起来。

  李自成继续说了下去,“至于靠手艺吃饭的各色工匠,小商小贩,也有不少人因受官绅大户欺压,高利盘剥,活不下去。

  不论耕田之家,小康之家,百工技艺,今日都有水深火热之苦,其根本症结还在贫富悬殊,即土地愈来愈掌握在少数人之手。

  俗话说‘有钱有势’,又说‘有土厮豪’。一县中有几个富豪之家,这一县的各色小民就必然遭受剥削蹂躏之苦,何况还有官府的横征暴敛,永无宁日!”

  听到这里,大家齐齐点头,心中有了方向和目标,萧离见李自成谈的如此深刻,想了想,从怀里取出两张用白绵纸写的单子。

  李鸿恩性急,一把抢过单子来看,却见第一张写着福王两个大字。

  “福王的两万顷田地分散在河南、山东、湖广三省,后来各处王庄不断侵占民田,以及百姓不断向王府投献,王府土地数目与日俱增,如今三万顷都不止。”

  萧离拱手道:“寨主,这头肥猪比起杨庄,那可是大巫见小巫了,寨主岂有意乎?”

  李自成摇了摇头,“千羊在望,不如一兔在手,攻下杨庄就能立解咱们的燃眉之急,福王,太遥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