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1章 审讯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45 2019.02.26 11:26

  “补之,坐下。”李自成心中也是微微一沉,心中有了一个大体的判断,没想到这么低调的自己,竟然也被注意上了。

  “急什么,把人带上来,补之,你现在已经是标营大将了,做事要沉稳一些,孙子兵法在读没有?”李自成指了指座椅,让李过先行坐下。

  一听说孙子兵法,李过苦着脸,小声应道:“二爹,我和十二、十三叔最近都在苦学呢,不过里面的文字有些好难懂的。”

  “这里不是有现成的老师吗?”李自成指了指魏浩然和萧离,突然想起一事,侧头问向田见秀。

  “玉峰,前些天不是说有一秀才前来讨粮,原意加入咱们山寨吗?”

  田见秀苦笑道:“这名秀才姓王,听说才学不错,虽然没考上举人,但咱们现在缺少的就是读书人,我亲自把他迎进寨来,好吃好喝伺侯着。”

  “然后呢?”看着毫无喜色的田见秀,李自成仿佛预感到了什么。

  “唉,别提了。”田见秀脸色微红,叹着气说道:“前些天他说要回家取了家眷前来,我便信了,还给了他一些银子和粮食。”

  “哈哈。”李自成笑道:“玉峰果然是老实人,被他摆了一道?”

  “是啊!”田见秀无可奈何的说道:“阴沟里翻船啦,这么老实的人,竟然也会使诈,听人说,他回了家,连夜带着家人逃了,逃到葭州城去了。”

  “可恶!”一旁李过听得心火直冒,“玉峰叔,不要让我遇上他,一旦遇上,立即挥成两断。”

  “补之。”李自成眼神凌厉,“你有这样的精力,明天多抄一遍孙子兵法。”

  一听说要抄书,李过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在椅上不再说话。

  “千金市骨的典故你们知不知道?子优给他们讲讲。”

  魏浩然笑道:“不用了,纵火之人已经带了上来,大家记住这名王秀才就是那副马骨就行了,下次遇上还是要礼遇人家,男人嘛,大度一点,诸侯武侯对孟获可是七擒七纵,最终让孟获忠贞无二。”

  领着双手反绑的三名嫌犯,李双喜一人一脚踢到在地,拔出宝剑。

  “说,谁派你们来的,不说的话,将你们的脑袋砍下来喂狗。”

  三人看上去都是一身破烂,像逃荒的难民,当中一人将头一昂,暴烈地说道:“要杀就杀,咱们是半个字也不会说的。”

  李过一听气往上涌,正要拔刀,一想到要抄书,瞟了二爹一眼,不动声音的缩回了椅中,只把那眼神往屋梁上乱扫。

  李双喜气得用剑柄砸了他后背一下,却不料那人吭都不吭一声,只管将挑衅的眼神看向李自成。

  “来啊,让爷爷的头,试试你们这群穷棒子手中的刀快是不快。”

  众人心中均是大怒,齐齐将眼光看向李自成。

  他们看到寨主脸上古井无波,好似没有听见这句挑衅之言,只是淡淡说道。

  “拉出去,分别关押起来。”

  李过实在忍不住,跳了起来,“二爹,就这样饶过他们?”

  “怎么可能。”李自成笑咪咪的走向萧离,“神医有没有什么迷幻药物,吃了让人连爬房看小媳妇洗澡的事都能说出来。”

  萧离大汗,连连摆手,“寨主,学生的医术还没有到那般境界,就是寨主所说的极品养颜丹和六味天黄丸也正在试验之中,还没有太多的眉目呢。”

  魏浩然一见李自成的神情,心中已经了然,笑道:“寨主那日在米脂县做过狄仁杰和包青天,要不今天再来断上一案,查出这三人是何方神圣派来的?”

  李自成点了点头,“就让我来试试,应该比你们的鞭子有效。”

  见寨主说的如此有信心,大家将信将疑,夜已深了,损失也已经报了上来,除了几间草屋,大火并没有烧着粮仓,于是大家都放下心来,陆续散去。

  ……

  回到房音,香气依然,可惜玉人无踪。

  看着凌乱的书桌,想着刚才热血的一幕,李自成身体上又有了反应。

  凤娇对自己是任由索取,但刚才双人那份难言的默契,看来很难酝酿出来了。

  叹了一口气,将书房整理了一番,他唤来亲兵。

  “应该安排的差不多了,咱们去牢里。”

  山寨临时的牢房是将一间大房格拦成了三间小房,房里的人被绑在椅上动弹不得,虽然不能听到另两间房中的声音,却能看到自己的同伴。

  昏暗的油灯下,李自成进入第一个房间,也不谈其它,直接了当的说道。

  “你们三人,只能活一个,谁说实话,谁就能活,你排在第一个,说,还是不说?”

  那人看来是个死士,闻言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李自成心中大体有了数,也不多问其它,很有耐心的在室里转起圈来。

  左三圈,右三圈,几名亲卫不知道寨主这是意欲何为,但进来之前已经得到命令,不许说话,不许发问,只好懵逼的站立当场。

  大约两柱香的时间,李自成没有说一句话,看看时辰到了,便转身离去。

  听到‘晃铛’一声,门已经被关上,这名犯人才抬起头来,满脸的疑惑之色。

  李自成又走进了第二间房里,又问出了同样一句话,犯人还是一言不发。

  这次他并没有转圈,而是饶有兴趣的说道。

  “反正闲得无聊,吟一首诗,聊以助兴。”

  说完也不等人回答,他便念起了李太白的“将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那名犯人更是懵逼,有这样审问奸细的吗?

  他很想问一下这人是不是喝醉了,不料李自成理也不理,只管继续吟诗。

  吟完了“将进酒”想来是还没过瘾,李自成又来了一首“石壕吏”抑扬顿挫的声音颇有节奏和磁性,让犯人竟然听了进去。

  旁边两间房里的犯人见李自成脸露笑容,和自己的同伴相谈甚欢,情不自禁在心中骂了一声。

  “叛徒!”

  这时第一位犯人心中颇有些后悔,谁先说出来,谁就能活命,自己可是第一个呢。

  自己纵然不说,可是同伴也会说,这样的坚持还有什么意义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