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杀尽狗官正乾坤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51 2019.02.01 10:55

  李自成没有提审艾诏,这人口才很不错,没必要为自己的判案增加难度。

  晏子宾和艾虎在民众们铺天盖地的怒火中,心中有言也吐不出来。

  “饶……饶命啊……”

  晏子宾终于喊出了李自成期盼已久的话。

  “啪。”

  李自成狠狠一拍惊堂木,厉声喝道。

  “良心狗肺的贪污知县,连连大旱,你派人收我们的税不说,还比往年多收一倍,把我们往死里逼。”

  他快步下堂,一脚踢翻晏子宾,“那么多粮食不拿出来救济我们,眼睁睁的看着我们饿死,谁家有人饿死的,站出来!”

  “我!”

  “我家除了我,全死了!”

  “狗娘养的昏官,还我娘亲的命来!”

  场面又几乎失控,众杆子们手足并用,才将民众们挡了下来。

  晏子宾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威风,在李自成脚下浑身发抖,紧闭着双眼再也不敢说话。

  人群中哭泣声越来越大,此时县衙中一阵微风起,满天眼泪在飞……

  “今天我要替天行道,斩了这两个昏官的狗头,大家有没有意见?”李自城用脚踩在晏子宾的脸上,举起狗娃递过的快刀,高声喊道。

  “没有。”

  “杀了这些狗官!”

  “杀了他们。”

  田见秀和李过带着一群人振臂高声附和。

  这些狗官一点骨气都没有,到了这个时侯,就该将腰杆挺直,梗起脖子,不要丢读书人的脸。

  学了一肚子忠君爱国的思想,全TM成了大肠中的粪便,‘子路结缨’的典故,他们没学过吗?

  李自成鄙视的看着地下发抖的二人,指望他们和鞑子厮杀?不是每个读书人都是卢象升、孙传庭!

  “只要是狗官我们都杀,为富不仁的地主我们也杀,我们劫富济贫,均田免赋,再也不饿肚子,我命由我不由天,大伙赞同不赞同?”

  “同意。”

  “跟着掌盘子,就能吃饱饭。”

  “杀尽狗官正乾坤!”

  李自成将钢刀再举,如雷的声音如同被划断的线一般,顿时没了声音。

  “你们谁还想过以前饿肚子的日子?”

  “不想。”

  “不想。”

  听到饿肚子这个词,民众的神情变得凶恶,为了粮食,很多人可以付出一切。

  怎么样死法也比活活饿死强啊!

  胃到最后缩成了很小的一团,整个器官活生生失去了功能,人生之惨,还有比这更悲凉的吗?

  李自成双眸一冷,倏然转身,钢刀如一道冷焰,闪着正义的光芒。

  艾虎一动不动,连表情都没有任何改变。

  慢慢他的咽喉处出现了一丝血线,有丝丝血渍渗了出来。

  然后血线变成了瀑布,整个头颅掉了下来,颈血冲天三尺高。

  “漂亮。”

  “好活。”

  堂中自有内行之人,见李自成露了一手不俗的刀法,不由大赞出声。

  这时,李过身后的一名壮汉上前激动说道:“掌盘子,我也要砍狗县令一刀!”

  “好兄弟,有胆气。”李自成大笑着将手中的钢刀递了过去。

  钢刀上的污血还在漫漫往下趟,壮汉犹如饥饿的狼,闻到了强烈的血腥味,两眼泛起了嗜血光芒。

  也许他以前只是一头比较强壮的山羊,然而,此时他就是一头准备猎杀的狼。

  晏子宾完全被吓破了胆,在地上翻滚着求饶,下体流出冒着热气的液体。

  “啊呸!”

  壮汉狠狠吐了一口唾沫,“头掉了不过碗大的伤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怕个锤子!”

  晏子宾还在惨叫,壮士上前将他拖了起来,对着他的肩膀斜着就是一刀。

  “这叫蝴蝶飞!”李自成向观众们进行说明,“第二刀还从这个位置砍进去,就能将人斜着剖成两半,这壮士手上的活,也有十数年的光景了。”

  “我们沦落至此,家破人亡都是这些狗官害的,今天有怨报怨有仇报仇,谁还要来?”壮士扬起钢刀对着周围的人吼道。

  人群晃动,又一个人默默的走出来,接过壮汉的刀,在众人的目光中走到晏子宾前面,两手哆嗦的连刀都拿不稳。

  李自成笑了,“好兄弟,我来帮你。”

  那人听了这话,浑身有了些力量,闭着双眼砍向晏子宾。

  李自成伸掌在刀背上一拍,轻柔的犹如情人的呼吸,那刀刃入骨之声乍起,晏子宾顿时被斜剖成两半,内脏臭哄哄的流了一地。

  县衙里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欢呼声。

  “劫富济贫!”

  “均田免赋!”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李过带人上前,将两人尸首拖了出去,不多时连着艾诏,好几颗血淋淋的人头便丢在堂上。

  “各位,俺李自成斩了狗官,还米脂县一个朗朗晴天,大明朝有很多这样的狗官,我们要擦亮钢刀,斩尽这些吃人的畜生,让老人露出欢颜,让孩童们能放声的歌唱……”

  “劫富济贫!”

  “均田免赋!”

  县衙中欢呼和口号声,如春雷般向天边滚去……

  ……

  李自成的酒量很好,并且也很好酒,不过从现在开始,他提醒自己,不能喝醉,喝酒误事的案例历朝历代屡见不鲜。

  各路马贼和杆子见李自成请他们喝酒,都将心放回到肚子里,一见到酒肉,便吆五喝六的热闹起来。

  李自成并不约束他们,见他们一轮一轮的轰炸,田见秀和几位亲兵挡不下来,心中一动,便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玩色盅,管他们多么猛烈的攻势,自己也不怕。

  于是李自成亲手示范都众人开始玩色盅,这可是佐酒的好道具,想当年和学妹去酒吧玩,女人不喝醉,男人哪来机会呢?

  色盅玩法简单明了,众人学会后,各找对手开始战斗起来。

  顿时助威声、喝彩声、打赌声响成一片。

  田见秀走了过来,脸上并没有半分的喜悦,轻轻叹了一口气。

  李自成已经有了些酒意,见他如此,笑着问道:“玉峰因何事叹气?”

  田见秀欲言又止,见到李自成有些红润的面孔,犹豫着说道:“要不咱们明日再议。”

  李自成摆了摆手,“玉峰,咱们两兄弟从小玩到大,有什么事不能说?明天又有明天的事,咱们这几日连睡觉都是一种奢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