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西厢记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53 2019.01.31 14:05

  不过他运气不行,考了好几次科举都没中举人,虽然秀才已经是读书人,见官可以不拜,但从举人开始,才能算得上是特权阶层。

  有了举人的身份才能做官,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中举就是人生赢家的开始。

  所以范进中举后欢喜的疯了,也没哪个人会去笑话他,只会去巴结他。

  魏浩然一边复读备考,一边却有了心爱之人,他的隔壁是王姓的大户人家,有一女儿长的千娇百媚。

  这边读着子云,那边弹着《高山流水》,两颗相爱的心在星空中越靠越近。

  趁着昨夜混乱,魏浩然听到王大小姐弹的是名曲《凤求凰》,那里还按捺得住,手脚并用翻过高墙来与王大小姐约会,不料被王家逮了一个正着,五花大绑押上了大堂。

  这不就是一出西厢记嘛,李自成看完状子,又看了看堂下的魏浩然。

  虽然被绑成了一团,但此人眉清目秀,果然生得是一副好皮囊。

  这人智商还是不够,要泡小姐,先要搞定丫鬟,没有红娘的帮助,张生能够轻易将崔莺莺放倒在床上?

  李自成觉得有必要找个时间跟他就这类问题进行深入、细致的沟通。

  想着鬼才金圣叹点评西厢记张生翻墙偷莺莺那一章,李自成觉得自己丹田中冒出一股热气。

  这副身体,好像很好色啊!

  “啪……”

  堂下无人为魏秀才说话,李自成一拍惊堂木,大声宣判。

  “按律,拉下去先打一百大板,然后枷在西市示众三日,以儆效尤!”

  堂下的掌声又响了起来,看着衙役走上前来,魏浩然挣扎着喊道。

  “学生有话要说。”

  李自成摆了摆手让衙役停下来,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有话快些说来,如说不好,再加二十大板。”

  魏浩然一开口,这气氛就变了,此人谈吐优雅,风度翩翩,话讲的是深情缠绵,将一众人慢慢绕了进去。

  先是博同情,说自己是家中独苗,父亲早亡,母亲在重病之中在床上拉着自己的双手,让赶紧找个婆娘生个娃传承魏家香火,不然她死不瞑目。

  孝道总是动人心,县衙大堂一片宁静。

  “喔,许你继续说下去。”

  听完这一节,李自成对他的口才很是满意,神情表演也很到位,比那些动不动家中就有八十岁老娘的套路言语更能打动人心。

  然后他又开始谈科考,说自己头悬梁,锥刺骨,寒天数九也读书不倦,听得堂下不少人抹起了眼泪。

  至于为什么没闯过秋闱大比,魏浩然列了一长串的理由,从陕地的粮食谈到天灾,对天灾谈到边地,从边地谈到时局,总之自己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导致精神不济,所以才会失手,下次大比,自己一定能桂榜高中。

  “这人十分有趣!”

  李自成见气氛已经向着有利于魏浩然的情况发展,不少小媳妇大姑娘看向他的眼神中多了不少的温柔,于是顺水推舟一拍惊堂木。

  “巧言令色,既然有如此才情,本官到要考一考你。”

  魏浩然抬起头看着李自成的目光,心中一动,这贼首难不成有意帮助自己,故意转移了话题,要自己发挥强项以脱此罪?

  “学生虽不能七步成诗,却也有几分急智。”无论是时文还是对联、试贴诗魏浩然都有些把握,想这区区一个贼首,能出多难的题目?

  “如此,你就将这份感情,作成一首诗,如果能感动大家,本官便判你无罪,如果写的不堪,罪加一等!”

  魏浩然心中大定,活动了一下被绑的发麻的胳膊,一边磨墨,一边思考。

  不过一炷香时间,他便一挥而就。

  李自成有些诧异他的速度,敢情自己遇上了真正的人才!

  让狗娃取过来一看,李自成大为满意,便朗声读了出来。

  “花抑平生债,风流一段愁。逾墙乘兴下,处子有心搂。谢砌应潜越,韩香许暗偷。有情还爱欲,无语强娇羞,不负秦楼约,安知漳狱囚。玉颜丽如此,何用读书求。”

  “好……”

  堂下几位生员被他的才情所征服,纷纷大声叫好。

  文绉绉的诗,一般民众却听不太懂,李自成便将其翻译出来讲给大家听。

  我虽然是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但是熟读春秋,有情有义。

  昨天见到意中人的传书,便下定了不畏艰难的决心,翻墙去见意中人,虽然前方有刀山火海,无惧矣!

  王大小姐有心和自己相依相偎,从今日到永远,我们这样做虽然违反了媒妁之言,但是爱情的伟大让我和王小姐忘记了世间的冰刀霜剑,只要彼此能真心相爱,厮守一生,我又怎么可以只考虑自己的声誉呢?

  生命虽然是可贵的,但爱情却比生命更加珍重,学生为了这份爱情,纵然抛弃了生命,也决不后悔!

  李自成看到有好些小媳妇大姑娘听完后感动的双眼通红,不少人忍不住抽泣起来。

  太伟大了。

  太恩爱了。

  太美好了!

  李自成满意的点了点头,‘啪“的一拍惊堂木。

  “本官判王家将女儿嫁给魏浩然为妻,而且要厚赠嫁资,不得有误,不然便打王家家主五十大板。”

  这次堂上的掌声更加热烈,

  见自己在民众中的威望渐高,李自成连拍惊堂木,一连声让狗娃将晏子宾和艾虎提上堂来。

  县衙大堂顿时成了诉苦大会,准备好的几个托还没用上,早有民众纷纷冲上堂来,众情激奋。

  要不是众多杆子维持秩序,这两人当堂就会被怒愤的民众拍成肉泥。

  一句句血泪的控诉,一个个悲惨的故事,将众人心中的怒火完全点燃。

  晏子宾和艾虎瘫在地上,看着一束束充满怒火的眼神,浑身不停地发抖。

  罄南山之竹,书罪未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

  随着民众的情绪越来越燃,县衙里响起了震天的吼声。

  “杀狗官!”

  “除奸贼!”

  “青天老爷要为咱们作主啊!”

  “砍了他们的狗头!”

  李自成见目的完全达到,一拍惊堂木,看向堂下软成一团的两人。

  “你等还有什么话要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