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选择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11 2019.02.11 21:42

  李过得了提醒,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一磕马腹,“知道了,不会误了大事。”

  见流贼来迎,刘宇浩唤出手下一位把总,让他挺枪应战。

  那名把总大叫着为自己壮胆,两马相交一枪刺去,却见李过将头一埋,头盔早已经被挑落马上。

  “哈哈,乌合之众,乌合之众啊!”

  刘宇浩将心放回了肚中,想着贺人龙虽然勇悍,自己先拔了他的头筹,扬鞭大叫起来。

  “兄弟们,冲上去,抓住贼人,重重有赏。”

  李过跟把总战不三合,料敌不过,将大刀一收,伏鞍加鞭,嘴中大叫,“官兵来了,抵挡不住,大伙儿跑啊!”

  他所率三十余骑全是骑兵,闻言拨马就逃,官兵们闻声一通乱箭射去,只听到惨叫连天,流贼片刻就不见了影踪。

  “不许再追,小心埋伏,全军交插掩护,进镇休整。”刘宇浩审时度势,果断下达了军令。

  黑夜中跑掉几个毛贼,他根本不在意,这些毛贼只会将自己的神勇转达给镇上的其它余孽,不出意外的话贼人立即就会崩溃,省下自己不少的力气。

  刘宇浩足智多谋,自然不会在黑暗中追敌,只要拿下了镇子,等到明天天亮,砍上几十个民众的脑袋,在他们脸上划上几刀,就可以充当流贼的首级,交付上去后自己等着立功受赏便是。

  二千人马毫无阻拦的进入碎金镇,部队开始尚能保持阵型,看着镇上堆得密密麻麻的箱子,刘宇浩双眼中发出了饥渴的光芒。

  “将军请看!”

  一名亲卫知道自家将军的心思,用长剑拨开一口箱子的前盖,顿时闪闪的银子便呈现于众人眼前。

  “好东西啊!”

  刘宇浩兴奋的眼冒金星,心中暗暗后悔,早知道贼人如此不堪一击,就该把韩金儿这个妖妇带在军中,今晚金银美人在一起,便是人间极乐。

  身后的亲兵们怪叫声声,顿时又跑出几个,连续挑开了好几个箱子,里面不是黄金白银就是丝绸粮食,看得一众士兵口水直冒。

  “将这些箱子看住,不许任何人移动它们。”刘宇浩立即下达了军令。

  “将军,这贼人都跑光了,整个镇上连居民也没几个,哪里会有人来抢这些财宝呢。”亲兵队长笑呵呵说道。

  用鞭子轻轻抽了他一记,这是刘宇浩高兴时的表现。

  “越是胜利,越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可大意。”

  “遵将军将令!”

  亲卫们异口同声,说着好话捧着自家将军,顿时街道上响起阵阵笑声。

  唤过一名亲兵,刘宇浩想了一想说道:“你辛苦一下,去迎接贺守备,就说碎金镇已经被本将拿下,明天午时,本将军会在镇中摆酒,为他洗尘。”

  “妙啊,将军大才。”

  “贺守备但凡有一些脸皮,必定不好意思前来。”

  “就算来了,咱们将肉吃干净,看在袍泽的份上,没准将军会给他们一口汤喝。”

  刘宇浩为自己这欲擒故纵之计很是满意,好生勉励了亲兵几句,见他打马而去,自己跳下战马,细细看了箱子中的财富一回,这才将马缰丢给亲卫,伸了一个懒腰。

  “这镇上有没有体面的地方?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松松筯骨,不想却如此无趣,只好喝上几杯酒庆祝一下。”

  心腹们知道自家将军需要养精蓄锐,才好将精力发泄在美人肚皮之上,也不点破,早有亲兵上前,领着刘宇浩去往镇上最豪华的大院休息。

  ……

  贺人龙得到刘宇浩已经攻入碎金镇的消息之后,将战马停了下来。

  挥挥手打发了那名传信的亲兵回去,他拔出佩剑,斫在一根大树上,咬牙切齿的吼道:“还是迟了一步,咱们离镇子只有十里路,十里路了啊!”

  一众亲卫纷纷下马,站在他的身边,眼中都闪着不平之火。

  “娘的,他如何知道李贼的老巢就在碎金镇。”

  “看来是有人将消息透露给他。”

  “这真是白辛苦一场,为他人作了嫁衣裳,我敢打赌,李贼绝对是听了将军的名号才跑的,刘宇浩算个什么鸟蛋,李自成出身李继迁村,在米脂除了咱们贺家,谁能镇住他?”

  亲卫们说完,见自家主将的宝剑还留在树身之上并未抽出,有几人开始火上加油。

  “依我说,趁着黑夜,咱们贺家骑兵在镇上那么一冲,只怕就能将刘宇浩吓得屁滚尿流。”

  “要不咱们蒙面,扮着马匪,将其惊走,财宝自然就是将军的了。”

  “这年头,胆大的有粮吃,胆小的死道边,将军,咱们干了!”

  贺人龙听着亲兵们出谋划策,心中也有些蠢蠢欲动,却又想到自己现在正处于上升的黄金时期,要是这事被有心人拿住不放,只怕会影响到自己的前程。

  眼前的财富虽然诱人,但前程明显更重,贺人龙一时下定不了决心。

  冷风刺骨,当身上的热汗渐渐冷却,他的心也静了下来。

  “铮……”

  贺人龙拔出长剑,“龟儿的,便宜他了!”

  “将军……”

  一众亲兵等来这个结果,自然是满心的不甘,却又不敢再行劝说,也都将刀剑拔出,对着身边大树一阵乱砍。

  贺人龙一见部下士气可用,两条眉毛像刀锋一般渐渐向眉心聚拢,杀气不可遏抑的透了出来。

  “不去碎金镇,未必就不能发财。”贺人龙用长剑在地上划出了两座山的轮廓,脸上杀意愈加浓厚。

  一众心腹全部围了上来,看着将军用剑尖画的图案,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贺人龙的声音虽然不大,在冷风中却充满了透骨的冰凉。

  “你们看,咱们米脂县境内,除无定河一条长谷是肥沃低地以外,两侧皆是黄土高山。”

  他一边说,一边用剑尖继续图画。

  “无定河两边,成了锯齿状的两排高山,河东诸山以吴家山最为雄峻,

  河西诸山以党家山最为优美,各山之上皆有耕地,也有山泉,那里有十八个山头民户自行结寨抗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