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5章 你太自信了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36 2019.03.20 11:52

  李自成也不说破,自己这好色之名看来是众人皆知啊,党守素将自己引进小院,又有这样美丽的小寡妇,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呢。

  叶氏红着小脸,只说自己十分仰幕火帅,特来敬酒一杯。

  “能不能不喝?”李自成认真的询问叶氏。

  “火帅酒量惊人,千杯不醉,难不成还怕和小女子喝上一杯?”

  叶氏眼见大功就要告成,鼓起了全身的勇气,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十分正常。

  这样老套的激将法,让李自成笑了起来。

  “怕自然是不怕的,不过我这人有个坏毛病,李自成似笑非笑的望着她说道。

  “是什么呀?”

  “这酒啊,是好东西,不过喝多了,可就不好了,‘酒是色媒人’很容易出事呢。”

  叶氏一听他出言调戏,心中更加愤怒,强自支撑着神情,将玉壶向前一递,“火帅,来,不怕啦,奴敬你一杯。”

  李自成玩味的看着这位白衣俏人,含笑点头道。

  “既然美人有意,那咱们就先喝三杯,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嘛。”

  叶氏年轻时也喜欢在闺房里吟诗作画,只不过家道中落,天灾不断,再也没有那份舒适的生活。

  李自成这两联名诗,唤起了她对以前生活的向往,不自觉将柳眉收了一收,浮现出一丝惆怅之色。

  那样幸福无忧的生活,大概是再也回不去了吧!

  眼前这人明显将自己看成了水性杨花之人,死了最好!

  可是看着李自成饮下美酒,叶氏心中又开始慌的不行,想着他快要吐血而亡,再也劝不下后续两杯,扭身就要离开。

  “哎哟。”

  就听身后的李自成叫了起来。

  偷偷回头看了一眼,见他捂着肚皮难受的模样,叶氏心中没来由更加慌乱,小脚也走不动路,站在那里左右为难。

  “痛死人了!”

  李自成继续叫喊起来,“呀哟,这酒有毒!”

  叶氏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马上又摇了摇头,“这并非我的本意,是大头领让我干的。”

  “能不能……拿壶茶……来,谢……谢……你呢。”李自成很是辛苦,话说的很慢很慢。

  “好的。”叶氏先应了一声,突然想到自己是来毒杀于他,又怔在了那里,作声不得。

  “小寡妇,何必这么诚实呢?”

  随着声音,门口现出了大红狼的身影,见软倒在地的李自成,他心中舒了一口气。

  只要李自成死在了党家寨,他们除了投靠王大帅,再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吴家寨现在兵强马壮,连官兵都奈何不了,他们的怒火,党家寨承受不起,只有投靠大帅,才能转危为安。

  眼见她已经得手,大红狼狂喜之下,禁不住现出身来。

  他用不屑的眼光看着软倒在地的李自成,大笑道:“火王力敌万人,不想却栽在一位小寡妇手中,不知心中作何感想?”

  叶氏脸色苍白,转身欲走,却被大红狼一把拉回。

  “最毒妇人心,火王竟然忘了这句名言,无愧是米脂好色第一人呢。”

  听着他的耶揄,李自成倒在地上,用尽全身力气问出一句话来。

  “党……寨……主……知道……吗?”

  “我不知道。”

  随着声音,党守素从黑暗中走了出来,随行还有四名全身盔甲的亲兵。

  看着眼前这副场面,他苦笑道:“大头领,你这是要陷我于不义吗?”

  大红狼脸色不变,“男子汉大丈夫,当断则断,优柔寡断是不能成大事的。”

  党守素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说道:“大头领说的不错,其实我已经作出了选择,正四处找寻大头领告之呢。”

  “喔。”大红狼笑的十分灿烂,“寨主说与不说,已经不再重要了。”

  “喔。”党守素应了一声,“大头领,你就这么自信吗?”

  “哈哈。”太红狼笑了起来,“现在的形势,寨主还有得选择吗?”

  党守素摸着鼻子不说话了,只是将眼光看向叶氏。

  叶氏又羞又怕,见太红狼还抓住自己的小手,连忙使尽甩开,转身想走。

  大红狼哈哈大笑,“还这么害羞呢。”

  他伸手再抓叶氏,党氏兄弟恶了党守素,他相信这样一个妇人,党守素是不会在意的。

  一只大手恰到好处的挡在了大红狼面前,让他抓了一个空。

  眼神一凝,大红狼收回了右手,看着党守素问道:“寨主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没有什么意思,这位算是我的嫂子,我只想问她一句。”

  “问什么?”

  党守素转过头,看向叶氏,“你要跟大头领吗?”

  “不……”

  叶氏情不自禁应了一声,看着大红狼那阴沉的目光,又急忙转口。

  “这……这……这……”

  她心乱如麻,这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党守素眼中闪过一丝怜惜,挥了挥手。

  “嫂子,夜深了,你走吧。”

  “喔……”

  叶氏逃也似的离开了左厢房,回到自己的屋内,“砰”的一声关上屋门。

  大红狼缓缓转过头来,脸上全是笑容。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没想到寨主也有这样的爱好,也罢,这小寡妇咱不要了,君子不夺人所爱嘛。”

  党守素并不接话,而是轻笑一声,“大头领,你真不想知道我内心的选择是什么吗?”

  “哈哈哈哈。”大红狼笑了起来,“寨主,你没得选择,一只虎李过,翻山鹞高杰并不是好相与的。”

  叹了一口气,党守素摊开双手,“大头领,你真的太自信了!”

  大红狼一怔,就听身后响起了另一人的声音。

  “自信是一件好事,但盲目自信就是蠢啦。”

  他如闻鬼声,飞快转头,就见李自成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哪里有一丝中毒的迹象。

  “臭表子!”

  他只道自己是被叶氏出卖,连退了三步,手按在了刀柄之上,虎视着李自成。

  这样一位高手,就这样随意的站在那里,仿佛全身上下都是破绽。

  无论是大红狼还是党守素,脸色都是凝重无比,他们能感觉到,只要对方一动,那些破绽便会消失不见,随之而来的就是狂风骤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