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 落锁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81 2019.02.25 11:16

  吴家寨是一个很好的试验田,李自成准备在这小小的山寨中开始推行各种部队纪律和规范。

  饥荒越来越严重,人民生活越来越困苦,一旦时机成熟,拉起数十万人马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只要将大军往紫禁城下一摆,那些智无四两,肉重千斤的官员们就该相约着开城投降了。

  历史上李自成进入河南之后,破洛阳、杀福王,短短时间就打到了京师,如若无人之境。

  明朝就是百年笑话,北宋好歹由李纲和种师道干了一仗,完颜宗翰和完颜宗望第一次没能攻下东京城!

  那时的女真铁骑打遍天下无敌手,现在的鞑子未见得能打过关宁铁骑。

  如果李纲不被贬,如果种师道没死,第二次东京保卫战,结果难料。

  而明末根本没有进行有效抵抗,直接大开城门,任人取索。

  当然了,自己对明朝官员这样的尿性自然是欢迎的,他们才是这个时代最可爱的人!

  但是只要吴三桂放开山海关,李自成不认为大顺军的实力能打过多尔衮的满洲八旗。

  虽然兵马众多,但精锐很少,没有经历过真正的血战洗礼,而且广大读书人并未完全认可大顺政权,其它如商人、官宦也不为大顺出力。

  所以一片石决战失败之后,局势完全一边倒,大顺军从此再无还手之力。

  发展太快了,太顺了,不是什么好事,强如曹孟德,破黄巾、擒吕布、灭袁术、收袁绍,深入塞北,直抵辽东,纵横天下。

  结果在赤壁遭遇大败,幸好他在北方有根基,孙刘两家又忙着消化刘表的势力,才有喘息之机。

  前世不忘,后世之师,在攻占紫禁城之前,要获得民心,要稳定政权,要拉拢大多数的明朝旧臣,这样方能和满清进行战略决战。

  冲冠一怒为红颜,那只是小说中的情节,吴三桂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改变自己。

  李自成相信吴三桂早就有了投靠满清的心思,陈圆圆只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

  看看他得到陈圆圆以后,并不宠爱,在云南,他喜欢的是大小观音,秦淮红牌就如一只笼中小鸟。

  吴三桂和明末的地主、官僚阶级一样,在满清和农民军之间,最终选择满清,就如同范文程、洪承畴这些汉人一样。

  这就说明他们并不看好大顺政权,这些人和满清、农民军都打过仗,自然有着敏锐的分析能力。

  所以自己必须稳扎稳打,将内功练好,地盘稳定,科技领先,兵精粮足之后再横扫中原,鼎定北方。

  桌上写的那些文章,都是他准备在吴家寨实验的种种措施,正在仔细推敲,邢凤娇却飘了进来,一般红衣,看上去娇艳非常。

  居然落了锁,这小妞今天是准备霸王硬上弓吗?

  四周一片寂静,灯花跳动、烛芯轻爆,衬得雪夜无比安宁。

  不知过了多久,一盏香喷喷的茶水放在他手边。

  又不知过了多久,一双从鲜红的绫袖中伸出的纤纤素手打开案头的博山炉,续进一把龙涎香末,随着书房内骤然转浓的芳香气息,飘来一声似吟诵又似叹息的低语:

  “寨主,这算不算红袖添香夜读书?”

  人家姑娘都主动了,李自成无法作出置若罔闻的样子,点了点头,为了排饰心中的慌乱,拿出一本书看了起来。

  纸页上渐渐添进一片红光,邢凤娇轻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寨主看的什么书?”

  李自成没敢回头看她,机械地答道:“《通鉴》。”

  “能不能教教我呢,我很想学习一些文章。”邢凤娇靠的越来越近,一阵阵的香风直窜向李自成鼻孔。

  这小妞,一定是找过萧离,弄得一身芳香,神医会不会正在外面听墙角呢?

  “寨主……”

  李自成只好掩卷扭头看她一眼,心下一惊,却见她已把外面的大衣服脱了,只穿着薄薄的淡粉色纱衫纱裤,不但能看见绣了荷花鸳鸯的大红兜肚、果绿的绉纱汗巾,就连粉颈酥胸以至丰腴柔美的全部体态,都像薄雾中的山峦一样若隐若现,逗得他意马心猿。

  最是那一双星眸,眼波荡漾着的柔情蜜意,像泛滥的春水,足以把任何男人淹死在里头。

  “这样肯定要感冒!”

  李自成不顾丹田热气直冒,先下了这个评语,然后站了起来。

  “寨主……”脂粉香、发香、肌肤香混合在一起,越加浓烈,她如一片花瓣向李自成怀中飘来。

  温香软玉抱满怀,李自成感觉着良好的手感,嘴里却言不由衷的说道。

  “虽然有炭火,但这里好冷。”

  “寨主,那该怎么办呢?”

  “当然是回房睡觉,躺在床上,盖上十三层被子。”李自成紧了紧她的小腰。

  “太重了,其实不用这么多被子,寨主抱着人家,一点都不冷的。”

  李自成觉得怀中的女人突然聪明起来,只好说道。

  “我还要认真思考呢,每日三省吾身,这可是圣人说的。”李自成突然觉得有时侯圣人之言还是有些用处的。

  “我知道我是个只知道喊打喊杀的女人……配不上寨主,可我好喜欢寨主,”

  邢凤娇断断续续、呜呜咽咽地说着,泪落粉腮,浸湿的长睫毛恰如花蕊,好似一枝带露的桃花。

  美人落泪,百花失色,这招对李自成是绝杀,是没有解法的。

  他安慰地抚摸一下她的柔发:“不要哭了,这样不漂亮了!”

  “不,不!我要都说出来,都说给寨主听!”

  邢凤娇身体轻轻一扭,李自成下身反应无比的强烈。

  她好像也感觉到了,小脸更红了,那泪水却少了许多。

  “家人死的时侯,我只有拼命之心,上了吴家寨,前寨主要我作小,我也愿意,因为我当时看不到任何希望,只是过一天算一天罢了。”

  “但是寨主来了!……”她仰起脸,满含崇拜和爱恋的眼睛烈火般燃烧着,两片鲜艳丰润的嘴唇诱人地翕动着,把一阵阵快意的颤抖注入李自成的心中。

  “寨主骑着高头大马,身披红袍,头上的盔、袍内的护甲像是金子打造的那般金光灿烂!威风凛凛,相貌堂堂,是神将,是天将,下凡显圣来救我出苦海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