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小楼,佳人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90 2019.02.05 22:05

  李自成将烧碱倒进了铁锅里加热,让狗娃负责用棍子不断搅拌。

  碱和油脂在高温下发生皂化反应,油脂渐渐消失,铁锅上层生出一层粘稠的液体。

  “啊……真是神奇的东西!”李过小声嘀咕了一句,他现在对二爹有着盲目的信任。

  李自成用勺子把这些液体捞出来一些观察,发现还有一些油脂,就继续加入剩余的火碱溶液。

  第二次还是不好,于是有了第三次、第四次,直到脂肪全部消耗掉,粘稠物里不再有油脂为止。

  这些粘稠的液体中,就有需要的肥皂了,不过此时肥皂还和其他杂质混在一起溶解在水里,必须用盐析的办法使它们分离出来。

  大功就要告成,李自成将工作交给狗娃,让他将纯碱粉末一点点倒入粘稠液中盐析,加热搅拌,纯碱中的钠离子就逼迫肥皂从水里分离出来。

  加热搅拌后静置一会,想要的肥皂就聚集在了溶液上方。

  不过这样的产品还是不够纯,于又进行了加热碱析处理,这才得到了纯度比较高的肥皂。

  碱析完成后,厚厚一层黄色半透明的固体浮在溶液上面,这就是高纯度肥皂了。

  此时肥皂的温度较高,还是半凝固的状态,狗娃用锅铲把这一层肥皂捞出来,放在专门制造的木盒子里挤压成正方形,凝固后倒出来,平放在地上阴干。

  肥皂干了之后呈现出暗黄色,看看第一次就获得了成功,李自成也有些小兴奋,用手抓起冷却后的锅灰,忍不防的抹了正在弯腰细细研究的魏浩然一脸。

  大家知道李自成很在意读书人,不会无的放矢,也不阻止,都在一旁偷笑起来。

  “自成,这是为何?”田见秀边笑边问道。

  李自成并不回答,只是取出一块肥皂交给正在跺脚的魏浩然。

  “子优拿去洗洗,看看魔术的效果。”

  魏浩然在众人疑惑的眼神中洗完脸后用铜镜一照,不禁张大了嘴巴。

  镜中的他,比平时白净了许多,玉树临风,好一个翩翩佳公子。

  “太神奇了!”

  “我也用用,会不会也帅起来?”

  “要是美人用了,怕不是如嫦娥般飞天而去?”

  现场一片欢呼声,大家拉着魏浩然左看右看,细细评说,感情一下就亲密起来。

  魏浩然放下铜镜,突然想到了什么,顿时露出了狂喜的神情。

  “这东西估计能让咱们发大财!”

  一语惊醒梦中人,众人再看向肥皂时,眼珠中尽是黄澄澄的金子。

  “先别高兴。”李自成一语打破了他们的美梦、“这东西在咱们手上可是一文不值,要卖出去才能变成钱。”

  “酒好不怕巷子深!”沉稳如田见秀,也豪气满怀,只觉得满眼的真金白银正扑面而来。

  ……

  月明小楼人独倚,烛火轻摇剪剪风。

  魏浩然有了六、七分酒意,走近小楼,想着楼里的佳人,心中一片火热。

  陕地已经开始乱了,想要给琪儿和家人幸福,自己今天终于做出了人生最重要的选择。

  他握了握双拳给自己打气,步履沉稳的向楼上走去。

  二楼就一间正房,房外挂着细帘,看不清里面情形如何,只是帘里透出的烛光就如美人眼里的秋波一般,流转间让人想入非非。

  “红绡帐里佳人多情,千里疆场公子智深。”

  家的温馨让魏浩然偶得了这两句诗,念完后他整了整衣衫掀帘而入。

  房间并不是很大,靠里放着一张大床,床上铺着合欢被,而靠门处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书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中的毛笔如树林一般林立。

  床边有一园桌,桌上一壶酒,几个冷碟,而左面墙上挂着一幅仕女出浴图,屋角伫立一个大花盆,插着数枝白海棠。

  右面墙上则有一副对联,上书于少保的一联名诗。

  “千锤万击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

  王沛琪早已卸装完毕,一副临睡少女的模样,淡扫蛾眉、绛点朱唇,人如珍珠,面似满月,看的魏浩然心中一荡,美艳红妆都不及闺房素女来的诱人。

  “相公。”

  “娘子。”

  两人成婚不久,正是情浓之时,沛琪见相公意兴遄飞,便知他已经拿定了主意。

  递过一盏香茶,她轻声问道:“相公,可是已经见过李自成?”

  魏浩然点点头,将今日所见所闻诉说了一遍,见娇妻听得认真,笑道:“他能文能武,比之庙堂诸公强的太多,本朝自太祖以来已历二百余年,这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只怕……”

  王沛琪小脸有些发白,她自小读书识字,如何不懂兵连祸连之时,不但民众遭殃,就连皇帝也不能幸免,而战争中最无助的便是美人。

  红颜薄命,有几位美人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

  “相公,我心里好怕。”她投入相公怀里,娇躯不停发抖。

  这条路的尽头,到底是什么?前面黑云沉沉,根本无法让人看清楚。

  魏浩然轻拥娇妻,声音中带着无比的信心,“浩然读书十五载,不但读懂诸子百家,四书五经,前朝史书兵法亦不遑多让。“

  说罢他拍了拍自己的腹部,笑道:“腹有诗书气自华,你家相公绝非一般书生可比。”

  魏浩然声音虽然轻了一些,但气势却升了起来,“这是人生一场豪赌,有琪儿在我身边,咱们在这个风云变幻的时代中,一定能活的更好,活出人生的精彩。”

  “相公,我相信你的眼光。”王沛琪恨不得将娇躯挤进魏浩然的身体中,这样就看不到满地的灾民,遍野的白骨。

  魏浩然拍拍她的肩膀,“我既然下定了决心,自然要全力辅佐于他,就是你,也要忙起来了。”

  “我?”王沛琪抬起一双好奇的眼睛,“相公,我一介弱女子,能做什么?”

  “能做的事情很多呢。”魏浩然想起肥皂的功用,脸上笑成了一朵花,“你们王家世代经商,这次要发财了!”

  王沛琪将信将疑的试用了一下肥皂,顿时笑容满面,“父亲正为商路发愁,咱们王家在江南被微商打压,现在有了这个肥皂,江南那边的市场,我们王家有信心稳定发展,和那些奸商们一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