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3章 爷爷生在天地间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48 2019.03.14 09:55

  官兵的骑兵已经加速,双方距离在不停地接近。

  跑到一处悬崖边,前面再也没有路,李定国回身看着官兵,脸上没有丝毫的惧意。

  “不要放箭,抓活的!”

  黎国栋咬牙切齿的下达了命令,“你这小贼,等会本将要剥你的皮,抽你的筯!”

  “哈哈哈哈,爷爷生在天地间,不怕朝廷不怕官。”

  定国一挺小胸膛,“来吧,就凭你们这群傻鸟,难不成还能咬下小爷的屌来?”

  “他娘的!”

  黎国栋快要被定国气疯了,一群亲兵蜂拥冲上,却见小娃骂完,向着悬崖纵身一跃,小小的身形如轻叶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黎国栋等人勒住战马,向下一瞧,只见崖下雾气沉沉,不知道有多深。

  “可恶!”

  狠狠一拍剑柄,黎国栋气得眼冒金星,终日打雁,反教雁啄了眼睛,自己竟然被这小娃耍得团团转。

  “将军,他死了吗?”

  一旁的副将看来看去,好似并没有听到崖下有响声。

  “蠢货!要不你跳下去试试?”

  黎国栋拔马转向,对着麾下士兵吼道:“全体后转,火速进军,灭了吴家寨!”

  ……

  看着官兵向着观音台而来,前面已经没有了定国的身影,所有的人都沉默了,不少女兵遏抑不了情感,哭出声来。

  邢凤娇只觉得心正在被撕裂,疼得无法呼吸,但想到这里以自己为首,事关重大,不可作小儿女状。

  狠狠地作了几次深呼吸,她压住了心中的酸楚。

  “定国为咱们争取了两个时辰的时间,李将爷的援军很快就到,观音台是咽喉之地,咱们就算死绝了,也要支持下去。”

  “是。”

  定国舍身饲虎的精神感染了每一个人,观音台上杀气腾腾,大家将愤怒压在心底,准备发泄到官兵身上。

  悬崖边清静了下来,不多时就见一只小手露了出来,慢慢地,又露出一个小脑袋,左看右瞧,确定没有了危险,李定国才攀了上来。

  看着那根树蔓,李定国甩了甩酸胀的手碗,笑得非常灿烂。

  “在小爷眼中,你们就是一个屁!”

  ……

  李自成赶到大寨时,高氏快步迎了出来,一问方知连田见秀也带着精壮寨民赶去了观音台。

  大寨没有失守,看来观音台挡住了官兵的进攻,李自成来不及休整,吩咐李鸿杉和高氏看好山寨,急急引兵前往观音台。

  黎国栋终于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看着离前方的石堡越来越近,心中很是得意。

  这些山上的农民,虽然有几分急智,却也没有大用,在正规的官兵面前,任何小聪明都是无济无事。

  一千官兵在大山中走了好几个时辰,早先的士气已经没了,双腿也沉重起来,好在看着前方的小堡,大家鼓起余勇,想着赶走了这些村夫,多少可以休息一会。

  邢凤娇将秋水雁翎刀插在背上并未取下,显示出沉静的心态,这让部下们紧张的心理得到了放松。

  她让寨民和女兵守在石墙上,将一百士兵分为两队,五十人为长枪兵排成整齐的队列站在大门内,另外五十人改为骑兵,分列两翼。

  黎国栋到达观音台后,大声激励士卒,官兵们蜂拥而上,战斗正式打响。

  官军依仗人多,又有火器和弓箭,打得石墙上的人抬不起头来,几十名士卒抬着巨木,开始撞击寨门。

  邢凤娇一挥小旗,石墙上的守军开始还击,同时她下令打开寨门,步骑同时杀出,而以长枪步兵为主,骑兵分在两翼。

  这里有大片浅山丘陵,骑兵也能够发挥威力,他们冲进抬巨木的官兵之中大砍大杀,让火器和弓箭无从发挥作用。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大家想着区区八岁小孩都能为吴家寨作出巨大贡献,因此个个悍不畏死,将官兵的前锋冲的七零八落。

  “火枪。”

  “弓箭。”

  后面督战的黎国栋吼了起来。

  “将军,不行啊,咱们的兵马和他们揽在了一处,这样会打中自己人。”一旁的副将大声劝说。

  由于官兵没料到堡中人马竟然敢出寨对战,一时防卫不及,前锋已经有了败退的兆头。

  邢凤娇主动出击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巨木被点燃之后,在寨门前熊熊燃烧,出击的部队听到鸣金声,阵容不乱的退了回来。

  “蠢货!”

  黎国栋气得挥起马鞭狠抽了副将一记,“咱们人多,死几个算什么,就算用人命填,咱们也能获胜。

  可惜战机稍纵即逝,敌人已经退了回去,只留下那根燃烧的巨木。

  黎国栋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失利,将败退回来的几名百总臭骂一顿,开始组织第二次进攻。

  李过带着人马已经接近了观音台,看着这里尚未失守,将士们都大喜过望,纷纷要求立即进入观音台,增加防守的力量。

  李过将手一摆,说道:“咱们读过孙子兵法,凡战以正合,以奇胜,现在人数不及官兵,只能出奇才能致胜,进入观音台打消耗战,非名将所为。”

  仔细看了看地形,李过将手指向山腰左边一处小山包。

  “官兵马上又要进攻了,这不是第一次进攻,说明咱们防守很成功。”

  “可是李将爷,咱们那里士兵很少,只怕不能支撑多久。”

  李过闻言笑了,仔细察看了观音台的地形,说道:“你们看那根燃烧的巨木就应该明白,官兵连寨门都没撞开,就被凤营开门杀退。”

  几名头目这才反应了过来,“将爷,没想到这不会说话的木头,也能告诉咱们很多战场信息。”

  李过脸上有一份得意,“大帅过完年要开学院,你们表现的好都可以去学习,出来后个个都是火眼金睛,我这本事也是大帅教的哩。”

  “好,我一定去。”

  “将爷,看我的表现,等会冲杀在最前面。”

  见一众手下士气提升,李过下了马,留下三人照看马匹,带着部队向着左边山头摸去。

  官兵的第二次进攻十分凶猛,邢凤娇想着自成说的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高声鼓舞士气,只要打退这次进攻,观音台就能坚守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