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0章 赏罚分明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89 2019.03.17 16:08

  这次战斗缴获了不少的兵器,但明军自己的甲胄也很差,吃了败仗丢掉兵刃容易,没有逃兵会为了减轻重量而脱衣甲,所以山寨现在最吃紧的便是盔甲。

  棉甲是用棉织品制作的战衣,火器运用于战争之后,传统的重型铠甲变得不堪一击,元代开始,出现了外面为布料,内里在要害处装有铁片的布面甲。

  棉甲为对抗火器,内衬铁片,外用铜钉固定,这样的盔甲制作容易,价格低廉,且不像传统重型铠甲需要量身定做,方便大批量生产,重量轻,对早期火器有很强的防护力。

  陕西气候寒冷,棉甲还有一定的防寒的作用。

  先进的兵甲,能提升士气,亦能震撼敌人,这场战争打完,一段时间内吴家寨并无大的战事,李自成将重心放在了整顿军队,发展内政,吸收人才这几方面。

  一听二千件棉甲,所有人开始觉得不可思议,便想到军中无戏言,部队有了棉甲将会如虎添翼,全体大声欢呼起来。

  魏浩然也作了检讨,作为军师同样受罚,取消了所有战功的赏赐,暂时保留军师之职以观后效。

  大帅军法如此严历,所有的人都感觉到脖子上凉嗖嗖的。

  “如果觉得自己受不了这样的军法,你们都可以自由的离开。”

  李自成站在座椅之上,声音中带上了杀气。

  “带上来!”

  李强将那日在杨庄抓到的三名侮辱妇女的士兵押了上来。

  将他们的丑事说了一遍,因为有定国作证,这事板上钉钉,这三人只能不停地哀求饶命。

  “定国,这是给你的奖赏,你亲自去将他们的狗头砍下来,敢吗?”

  “有何不敢!”

  定国大步走了出去,叫来一队娃娃军,牵的牵,推的推,很快就将捆成粽子的三人拉出门去。

  “小将爷饶命啊!”

  “饶了咱们一条狗命吧!”

  李定国一声大吼,“贪生怕死,将来在战场上面对狗官们的士兵,你们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害群之马,早杀早干净!”

  看着娃娃军将三颗血淋淋的首级扔在堂前,众人对军纪,对纪律,对法规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再说一次,觉得自己不能适应的,可以自由离开山寨,过完年,咱们就要进行更加严格的训练,到时违反了军法,上自大帅,下至士兵,必将一视同仁。”

  大堂上寂静无声,李自成见气氛压抑之极,突然笑了起来。

  “快过节了,咱们准备了不少的礼物,现在就按各位的军功发放,大家欢欢喜喜过大年。”

  一听到过大年,大伙脸上露出了笑容,看着李强指挥亲兵抬来一箱箱的金银珠宝,一叠叠的绫罗绸缎,一袋袋的粮食,人人振奋不已。

  “第一位上前领赏赐者——李定国。”

  “第二位上前领赏赐者——高杰。”

  ……

  高杰回到屋里,见到其族弟高见正爱不释手摸着各色礼品,不禁从鼻孔中轻哼出声。

  “你就这点出息?”

  高见知道高杰的脾气,并不在意,拿起两个金锞子,在空中飞舞起来。

  “咱和你可不一样,咱只爱金银,不爱美人。”

  高杰又哼了一声,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咱们来吴家寨,只怕是来错了。”

  高见听了这话,不由的愣住了,看向自家表兄。

  “李自成性格太过深沉,只怕不好相处,虽然咱们和他是老乡,又是贫农出声,但今天他演的这一出苦肉计,就是用来恐吓咱们的,要求咱们听他的,不能有二心。”

  高见轻轻点了点头,放下金锞子,走到门前看了几眼,回头紧闭了房门。

  “我说兄长,咱们初来乍到,背靠大树好乘凉嘛,暂且忍耐一时,咱哥俩单独造反只怕是不成,听说葭州城中的刘宇浩,征剿杆子十分历害。”

  高杰摸着下巴,看着族弟苦恼的眼神,慢慢的笑了。

  “虽然他演了这出戏,不过我还是决定留下来,至少要留下来一段时间。”

  他那份笑容对高见来说并不陌生,他又将声音压低了几分,“看上哪家的娘子了?”

  “嘿嘿,这个不可说,也不能说,只怕是掉脑袋的事,你我兄弟在这乱世造反,无非就要过上那些官老爷的体面生活,跟着我,你会过上好日子的。”

  高见又将金锞子拿在了手中,“说的正是,我就听兄长的,你让我左,我决不向右。”

  “好兄弟!”

  高杰想着邢凤娇那美丽的容颜,狠狠一掌拍在高见身上。

  ……

  新年越来工近,就连天上的小鸟都少了很多,估计都在准备过节的食物。

  葭州的官兵却匆匆忙忙出了城,分成了几股,有的向北行军,有些向着南边而去。

  吴自勉听从了兵备道刘应遇的建议,暂时抛开十八寨,将注意力转移到府谷的王嘉胤和青涧城的王左挂身上,不让这三股流寇汇合,对陕地产生更大的破坏。

  十八寨结寨的目的只是抗粮,并非造反,这些官员们也知道陕西连续三年受灾,指望他们拿出粮食来无疑于痴人说梦,便也不再紧逼。

  葭州、吴堡、绥德、延安几处官兵频繁调动,不约而同将李自成忘之脑后。

  贺人龙成功升到了游击之职,这时奉上官严命向南方运动,阻击高闯王。

  贺人龙无法,只好在冰天雪地中骂骂咧咧的向着南边而去,而葭州守将不是别人,正是李自成的老熟人刘宇浩。

  他已经向抚台大人立下了军令状,葭州绝不会被流贼攻破,自已誓死扼住这条通往山西的要道,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敢夸下如此海口的将领太少了,特别是如此年青的将领,这种人才,必须要大力提拔,何况他还有一个本事不弱的舅舅。

  刘应遇百战名将,鲜有败绩,刘宇浩朝气蓬勃,当众立军令,一时间老刘小刘两翼齐飞,陕西军界将星闪烁。

  也有很多人在心中置疑刘宇浩的能力,不过目前要紧的是团结齐心,征剿三处流贼,自然没人出言反对。

  督粮道参政洪承畴也自告奋勇留守吴堡,同样立下军令状,必能守住另一条通往山西的通路,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过危难之时有人挺身而出,大大增涨了官兵们的士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