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 全灭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42 2019.02.24 17:38

  这次战局并不艰难,只要拉进双方距离,半天云对自己的雪花刀法有着极强的信心。

  “嗖……”

  这次弦音拖的很长,就像流星的翅膀。

  三名杆子应声从雪地中飞起,张牙舞爪的在空中扑腾了几下,重重摔了下来。

  三星连珠,这是超强的箭术!

  半天云觉得自己中了大奖,对方这人是谁?他想不出谁会有如此神技。

  “冲……冲……冲!”

  这次的呼声,在寒风中哆嗦不已。

  “啊……”

  一名,又一名杆子应弦声而倒,半天云骇得全身发抖,当面这人难道是养由基再世,飞将军重生?

  他躲在最后面,利用松树作掩护,命令手下冲锋,当下之局,只有冲开那人的拦截,才能逃出生天。

  终于有人冲到他十丈之处,半天云刚露出一丝笑容,马上又凝固在脸上,变成了震惊。

  却见那人不慌不忙,脚下一动,竟然在雪上飘了起来。

  这是什么招法?是轻功吗?

  半天云使劲揉着双眼,也没看懂他施展的是燕子三抄水还是踏雪无痕。

  却见他将弓背上,双手各持一个木棍,脚下长长的木片,整个人轻轻的在雪上飘了起来,一下又拉开了很远的距离。

  这样的速度让所有杆子心中只剩下绝望,就是最优良的战马,在这样的积雪中,也不可能追得上他!

  拉开距离之后,那人犹如打猎一般,再次取下那张强弓!

  “跑啊!”

  “逃命啊!”

  杆子们的士气彻底崩溃,再也没有一丝战意,发一声喊便四散而逃。

  这是赌运气的方法,被他盯住就只能怪自己命不好了,这样总能逃脱几人。

  可惜,有着雪橇这种雪地利器的李自成,加上手上这把来之不易的‘灭虏’弓,将速度和技巧完美的结合起来,一一点杀杆子,朵朵血花在地面上不停地绽发。

  邢凤娇的美眸追寻着那道矫健的身姿,将手中的双刀放了下来,看着雪橇的妙用,懊恼的一拍脑袋。

  “哎,早知道听寨主的话,跟双喜他们一起学习这个雪橇了。”

  猫捉老鼠的游戏玩了一会,全场就只剩下一只猫,一只老鼠。

  但这只老鼠并不惊慌,脸上还浮现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因为李自成的牛皮箭囊中再没有一枝雕翎利箭。

  半天云紧了紧手中的九环大刀,心中暗暗欢喜。

  自己这运气,一等的好!

  “阁下报出万儿,这等深仇,我半天云一定会为兄弟们找回场子。”

  他一定要知道这人是谁,竟然有着这样恐怖的实力。

  其真实的意图是从此离他有多远躲多远,再也不要相见。

  “告诉你也无妨,因为死人是会保守秘密的,这东西叫雪橇,本人李自成!”

  “火王!”

  碎金镇的那一把大火,让李自成在江湖上有了一个“火王”的绰号。

  有着火王名头的李自成,在雪地中同样可怕。

  难道这人是神!

  他的心里又开始慌乱起来。

  “我不但会火,还会水,剑法也不错。”李自成缓缓拔出长剑,“给你一个公平决斗的机会。”

  半天云不信邪,他不相信一个人,竟然可以会这么多的技艺。

  “还我兄弟命来!”

  半天云想着自家兄弟已经全灭,浑身的战意增强了几分,看着他空空的箭囊,狂吼一声,举起大刀直劈李自成。

  看着冲上来的半天云,李自成嘴角抹出一丝冷酷的杀意,脚下的雪橇一动也不动。

  双方在急速的接近,半天云士气如虹,而李自成都像极了大雪中的青松。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

  “斩!”

  半天云在心中大叫一声,双臂上的血液快速地游动,掌中的大刀轻若鸿毛,双眼充血,死死盯住那道黑影,鼻中喷出两道粗重的白气。

  就在这时,李自动双腿用力,雪橇动了。

  静如处子,动若脱兔。

  没有兵器碰撞之声,没有一丝火星溅出,两人的身形交错之后,雪地中一片宁静。

  慢慢有鲜血溅在了雪地上,又一朵血花开始绽放。

  李自成收剑归鞘,向着邢凤娇滑去,而他身后的半天云,腰间沽沽的冒着血泡,慢慢跪倒在了雪地之中,再无声息。

  李自成看着笑成一朵花的邢凤娇,伸出了大拇指。

  “做的漂亮!经此一役,你们都成为了合格的女兵!”

  “是吗?”

  本来没打胜仗,她已经将小嘴嘟得可以挂油瓶了,一听寨主之言,立即绽放出甜美的笑容。

  “当然,这可是支悍匪,好不容易将他们钓出来一举歼灭,全是你们的功劳。”

  “嘻嘻,寨主才是好本事,我们大开了眼界!”

  “寨主,教教我。”

  “寨主,可不能藏私呢。”

  “寨主,你事情忙,可以先教给娇姐嘛。”

  邢凤娇和一群女兵聚拢了过来,围着李自成,雪地里就如同盛开了一朵白莲花。

  看着雪地里模七竖八的尸首,李自成笑道:“打完要收工,将首级砍下来,然后你们都是女菩萨,行行好,挖个坑将他们埋了。”

  有位大胆的女兵厌恶的看着那些尸首,皱眉问道:“寨主,这些坏人的脑袋,拿来干嘛?”

  “当然是有大用,这些可是白花花的粮食啊!”

  一听粮食,女兵们欢呼雀跃,立即拿起武器行动起来。

  “寨主,不许骗人喔。”

  邢凤娇同样为那些忍饥挨饿的乡民们发愁,一听到粮食,情不自禁冲上来拉住李自成的袖口。

  “可不许反悔,咱们来拉勾勾。”

  ……

  “哗啦”一声,门外落了锁,李自成陷入了尴尬境地。

  以他的身手气力,不难破门越窗,但他不能这么做。

  对邢凤娇这样一位漂亮的女侠,相处了一段时间,他已经有了情愫。

  但是心中对她投入高杰怀抱的那个梗,依然无法磨灭,并且如何对待她和高桂英,这段时间太忙,也没时间去细细思量。

  怎么办?望一眼低头站在身边、艳丽非常的邢凤娇,他轻叹一声,没想到女侠竟然使出了这招,真有些进退两难了。

  李自成坐进他平日惯坐的红木圈椅,看着桌上正在编写的各种条令军规怔怔发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